他不停撞击她的柔软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杨元帅的脑袋不疼了,但是余恨未消,指着金光大仙、易鼎大仙以及他们的门人弟子,满怀怨毒的说道:“陈仙长,你好结善缘,但是歹毒之辈却不跟你结。这些恶仙心存不善,留着做甚?不如都杀了才叫痛快!”

陈义山道:“自出洞来无敌手,得饶人处且饶人啊。他们在东海称雄为尊惯了,自是难以忍耐旁人欺辱他们,倒并非是成心作恶。我和他们的梁子结的甚是莫名其妙,如果不弄清楚,我总是于心不安啊。先把他们擒到龙宫里去,都关起来,待消弭误会之后再做打算也不迟。”

杨元帅这才无话。

东岳神君双目难以视物,焦躁道:“仙

他不停撞击她的柔软全文在线阅读

长,我的眼睛看不见了,如何是好?”

陈义山便问金光大仙道:“治眼的解药在哪里?”

金光大仙仰着脸子,不看陈义山,傲然说道:“没有解药!”

陈义山道:“你有法宝伤人,却无解药救人么?”

金光大仙冷笑不语。

陈义山微微点了点头,道:“好汉子。”扭头又目视金光洞的三个弟子,道:“你们——”

乌金仙不等他问出来,便抢着说道:“小仙知道!就在他的乾坤袋里!黄色葫芦里装的仙丹用水化开清洗眼睛便能治愈!”

金光大仙怒骂道:“孽徒!悔不该救你!”

乌金仙苦笑道:“师父,人在屋檐下,焉能不低头?当初弟子跟你修仙的时候,你便开篇明义,说这世道弱肉强食,不必讲什么情义,但论修为高低。陈大仙比咱们高明,何必不服呢?”

金光大仙默然无语。

陈义山摘了他的乾坤袋,果然摸出来一个黄色葫芦,取了里面的仙丹,用水化开,叫东岳神君洗了眼睛,霎时便好。

东岳神君欢喜之余,说道:“到底还是要让仙长来翻盘。只可惜逃走了生洲的长生子和妙一真人,也跑了祖州的紫府真人师徒,有道是除恶务尽,依着我,就得去把他们也抓来穿了琵琶歌!”

老龙王也是这个意思,道:“杀奔生洲和祖洲,倒也不费什么事!咱们一鼓作气,去擒了他们!”

陈义山思量着,说道:“经此一役,他们已经胆寒,倒是不必另外再生事端,去赶尽杀绝了吧。”

众神都摇头叹道:“陈仙长真是心善,怕只怕人家未必领情。”

陈义山道:“领不领情是他们的事情,尽不尽心是我的事情,无谓强求。”

老龙王大手一挥,说道:“既是如此,也无须多言了。走吧!把这些成名的仙家都送到龙宫里去,咱们也休整休整。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啊,本王是疲乏透了……”

于是,一众仙神押着金光、易鼎等输家,浩浩荡荡的回转龙宫。

有伤的治伤,脱力的歇力,该去巡海的还去巡海,该宿卫宫掖的依旧执事,闲暇且安然无恙的便去置办宴席,不必赘述……

老龙王拉着陈义山单聊,一口茶刚刚入喉,老龙王便问道:“仙长,你打算什么时候做老夫的女婿?”

“噗~~”

陈义山喷的满身都是水,连连咳嗽。

“阿螭!”

老龙叫唤了起来:“快快,给陈仙长擦擦身子!”

阿螭飞快的跑了过来,道:“怎么了?”

“方才聊起你的事情,陈仙长激动了,一时没有把持住。”老龙冲阿螭使了个眼色,道:“为父还有事,先走啦。”

“师父,你们刚才聊徒儿什么事情了?”阿螭眨巴着眼睛问陈义山。

陈义山连连掩饰道:“没,没什么,就是说你很好,嗯,很好。”

阿螭抿嘴一笑,摸出帕子来,一边给陈义山擦拭茶水,一边说道:“师父,在龙宫多待几日可好?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急着走吧?”

陈义山见她依偎在自己跟前,且换了一身新衣,光彩照人,明艳无比,不禁又想起老龙的话,赶忙摆手道:“不必擦了,没事,会自己干的。”

阿螭道:“师父,徒儿问你话呢?”

“哦哦~~”陈义山道:“自然是要多待上一段时间。东海仙界与咱们结仇结的古怪至极!我总觉得这其中是有人作梗,目的难明。不弄清楚,怎敢回头?”

阿螭欢喜道:“师父要是出去探查,徒儿便陪你一道!东海海域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

陈义山点了点头,又说道:“你今日也辛苦了,以一己之力,独抗八仙,实在是难为你了。”

阿螭道:“师父教得好,他们虽然人多势众,徒儿也不怕。”

陈义山道:“我哪里教得好了?从来都是甩手掌柜,羞为人师啊。”

阿螭道:“就是这样教才好呢,一板一眼,拘泥固执,照着一个模子刻画,如何能青出于蓝胜于蓝?师父是全天下最好的师父了。”

陈义山笑道:“阿螭,你怎么也学会溜须拍马了?”

阿螭脸色一红,忸怩道:“才没有呢,都是心里的实话。”

陈义山道:“便当你说的是实话好了。”

阿螭“嗯”了一声,捏着陈义山的衣角,一点一点的悉心擦拭,陈义山实是受不了她如此耳鬓厮磨,慌张着起身说道:“我,我去见一见金光大仙,还有些事情要问清楚。”

“他被关在了水牢里,徒儿引师父过去。”

“不必了,我单独见他就好。”

“哦~~”

金光大仙的魂魄早就回归了本体,但是被穿了琵琶骨,形同废人,且吊在牢狱之中,颇见狼狈,陈义山不胜感慨,道:“本可以是座上客,何苦要当阶下囚呢?陈某之前只想跟大仙好好说话,大仙却始终不肯。现下怎么讲?”

金光大仙幽幽的瞥了他一眼,冷笑道:“陈义山,你也莫要得意!我们是败在了你的手上,可是你以为我们全都败了吗?东海仙界有二岛三洲六洞呢!今日败在你手上的只是我金光洞、瀛州、生洲、祖州以及落魄的黑云洞、炎上洞而已!方丈、蓬莱、心月、

他不停撞击她的柔软全文在线阅读

鸣沙这四家仙派听过么?他们比我们的实力更强!呵呵~~陈大仙长,你且猜一猜,他们到哪里去了?”

陈义山闻言一愣,眼见金光大仙满脸阴笑,不由得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金光大仙哼道:“什么意思你自己想吧!”

隔壁水牢中的易鼎大仙忍不住说道:“陈义山,你在东海大获全胜,可也防不住后院起火!此时此刻,你的老巢定然已经被抄了!哈哈哈哈~~一窝端!”

陈义山大惊,道:“他们都去了,去了海内,我的家里吗?”

易鼎大仙道:“你的家是不是在颍川郡府城?嘿~~三坛大仙亲自坐镇,两岛两洞精锐倾巢而出,你的门人弟子怕是一个也保不住了!听说你还有父母健在,嘻~~估计他们也难活命啦!”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