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外传之黄蓉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本来还担心大熊猫弄过来之后会不会有什么不适应,但是看他们吃的香,睡得香的时候,赢子婴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

不过内心还是不得不感慨一句,当真是我华夏大地第一国宝,这心态绝对杠杠的。

赢子婴也没有亏待他们,胡亥那倒霉催的,原来的寝宫望夷宫被赢子婴征用过来当作大熊猫的临时家园。

反正这鬼地方一般都没人愿意过来,闲着也是闲着,放上15只大熊猫,感觉正合适。

原本一点儿生气都没有的地方,自从有了大熊猫之

射雕外传之黄蓉完整版全文阅读

后,诸多王公大臣,宫女,太监,皇宫守卫都愿意来这儿看看。

赢子婴也懒得管这件事儿。他寻思着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而且看样子大熊猫也挺喜欢跟人在一块儿玩儿的,也就听之任之了。

直到有一天有人随意给大熊猫投食,造成了一只大熊猫消化不良,赢子婴大发雷霆,规定以后除了专人,不准给大熊猫随意投食。

为了预防以后还出现这种事情,赢子婴在宫廷里边儿又多养了十几个专门儿伺候大熊猫的兽医。

本来呢事情到这儿,赢子婴还是非常开心的。

但是很快,有两件事儿就让他高兴不起来了。

第一件事儿,儒家代表吴胥任上书,皇帝陛下在宫廷当中饲养大熊猫,还专门儿放了几十个人伺候它们,简直就是玩物丧志。

而且把大熊猫看的比人还重,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说到底,大熊猫不过是一个畜生吧。

就这还真的有不少人信了吴胥任的鬼话,纷纷上书赢子婴,必须把大熊猫给杀了,以示他认识到了错误。

之前赢子婴一直对儒家忍让再三。说白了,他自个儿都算是半个儒家的弟子,从小就接受了不少关于儒家的思想。

但是我养几只大熊猫你们都过来管,这就很过分了。

而且打他心里边儿就觉得,这件事儿没毛病啊。

你们是真的没有见过后世是怎么伺候大熊猫的,那简直就是恨不得供起来。

保护珍惜野生动物难道不应该吗?

赢子婴这次也没有惯着吴胥任。

一天天的,没事儿就懂得找茬儿,还有没有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直接把吴胥任叫到了跟前,就问他一句话,你老小的是不是故意找茬儿?

吴胥任明显的能够感受到赢子婴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

但是他吴胥任也不是吓大的。直言不讳的说道:“如果陛下以为如家想让陛下当一个更好的皇帝是找茬的话,那这如您所愿,就是找茬儿。”

我NM,合着老子不按照你们的做,就是不愿意当一个好的皇帝喽。

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大气,赢子婴终于按耐住把这老小子的直接挖坑埋了的冲动,说:“老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咱们秦国之前可是有传统的,你要是不知好歹的话,可就不要怪朕心狠手辣。”

吴胥任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十分刚的说:“如果能让陛下幡然醒悟做一个明君的话,儒家全体上下不介意再一次杀身成仁。”

赢子婴是真的怒了,拍子桌子大喝道:“时迁,给老子滚过来,把这个不知好歹的酸儒关到咸阳狱里边儿去。”

好久没露面的时迁见赢子婴终于想起他来了,喜形于色,施礼说道:“陛下,东厂的监狱已经建立好了。保证比咸阳狱更能给人带来难忘的回忆。”

“那就把他下到东厂大牢!”

“诺!”

时迁早就看吴胥任不顺眼了。这老小子没事儿就找茬儿,要不是陛下一直护着他,时迁早就对他动手了。

此时见陛下已经同意了,时迁心里边儿早就开始盘算怎么炮制吴胥任才能让他明白,皇权大于天的道理。

吴胥任内心一惊。要是下到咸阳狱,他根本一点儿都不带害怕了。

毕竟他在咸阳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而且还是作为儒家的代表,不能说是门生故吏遍天下吧,但是最起码该有的人脉还是有的。

但是如果下到东厂大牢的话,那可就令当别论了。

东昌里边儿现在时迁,这个不是太监的厂公可以说是一手遮天。

射雕外传之黄蓉完整版全文阅读

而且现在陛下正处在气头上,不管时迁想怎么弄他,赢子婴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他现在真的有些后悔想要通过这种方法来提高在秦朝朝廷的地位了。

现在认错还来得及吗?肯定来不及了呀。而且如果真的认错了,他以后在儒家可就没法混下去了。

破口大骂道:“时迁,你这个无耻小儿!东厂厂公本来是一个太监的职位,你竟然能够舔着脸占这么长时间。

而且但凡入了东厂的人,即便是不死也得脱层皮。滥用私刑,损毁秦国的名声,还请陛下明察,将这厮严肃法办。”

赢子婴根本就懒得听他废话,直接摆摆手。

时迁冷笑一声,就你这么一个不长眼的货,临死还要寻思着反咬一口,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如果说之前时迁还准备给吴胥任留下一线生机,但是现在他已经铁了心不准备让吴胥任走出东厂大狱了。

即便到时候陛下怪罪下来又能如何?到了东厂大牢里边,那就是他说的算。

在那里啊难免会有一个磕磕碰碰,谁能够保证一点儿意外都没有呢?

赢子婴明明知道把吴胥任下大狱肯定会捅马蜂窝。毕竟这个老小子在读书人心目当中地位还是很高的。

但是那又如何?如果随随便便一个地位比较高的人都可以来挑战他的皇权的话,那他这个皇帝做的还有什么意思?

吴胥任刚刚下狱,那些求情还有弹劾时迁的折子就上来了。

赢子婴直接给郭嘉下令,但凡是这种折子,都不要拿来给他看,全部直接烧了。

郭嘉本来还想劝两句来着,但是看赢子婴那张阴沉的脸,果断还是放弃了。

还是等等吧,等气消的差不多了再说吧。

第二件让赢子婴头疼的事情接踵而至。

巴蜀发来情报,羌族十万大军上了出来,表明知识太平军的运动。

而且今年天气格外的寒冷,北方过去的士卒到了南方都不是非常适应。

甚至有不少人都长了冻疮。

如果现在强行发起进攻的话,可以想象到时候会增加很多非战斗减员。

一方面是拖的时间越久,太平军这个毒瘤就会蔓延的更大。

另一方的式枪族的加入,使得原本就多变的形势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在一方面,天公的不作美使得这双原本可以快速结束的平乱战争平添了很多变故。

赢子婴甚至在想,他的运气是不是在去年的那一场大战当中就花光了?怎么到了今年什么事儿都不顺呢?

喜欢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