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死我了贵比黄金的花胶

鱼鳔这个东西并不稀奇,大多数的硬骨鱼腹部都有一个很大的、中空的囊状物,里边是空气,可以帮助鱼调节水和氧气,使鱼能够在水中上升或下降。

也因为这个功能连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都认为脊椎动物的肺应该就是由鱼鳔进化而来的,传说中的“对肺部滋补修复“也是来自以形补形的想象。

鱼鳔主要是一些结缔组织,鱼胶成品因为是干制,所以蛋白质的比例确实非常高 ,碳水化合物含量极低,脂肪含量也非常少,由于经过水发和长时间炖煮,维生素含量并不高。

鱼胶的蛋白质正是我经常科普的胶原蛋白,并没有什么特别神奇的作用,对于来说利用率较低,属于劣质蛋白质。更何况考虑到花胶的单位价格,实际摄入量不可能有多少,意义也就更小了。

如果鱼胶是一种普通的水产品也就罢了,关键并不是所有的鱼鳔都能被称作鱼胶,目前市场上的鱼胶通常来自石首鱼。

我国南方沿海特有鱼种黄唇鱼(金钱鳖)就是石首鱼科的,因为白花胶而闻名——进而被过度捕捞,目前已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IUCN红色名录(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被列为极危。

稀少价格自然就更贵,目前黄唇鱼鱼鳔的价格已经贵过黄金,所以替代品也就出现了——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因为捕捞这种鱼直接导致了加州小头鼠海豚濒临灭绝……

另外,我们还得说说花胶最常见的吃法——煲汤。说起煲汤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恐怕都是滋补、保养……这类正面词汇,然而您是否考虑过,为什么都要煲汤喝呢?

在很多地方,煲汤已经成为了传统,自古有之,传说中那位活了808岁的“活神仙”彭祖就以善煮“鸡汤”出名,可为什么我们的祖辈推崇煲汤呢?

古代养殖业并不发达,很多人获得动物性食物需要靠野味,这类肉肌肉多、脂肪较少,肉柴且腥,而且能入口的肉又不多,加上卫生状况也堪忧。长时间炖煮成本低廉又安全,一块肉还可以分给很多人喝汤,经济方便。烹饪过程中也可以通过调料和其他有香味的辅料来提味。

对于现代人来说,汤的营养价值并不高,我们平时炖鸡真正溶解在汤中的总蛋白质、游离氨基酸不到鸡肉的10%,高温又容易使水溶性维生素被破坏。

我们觉得汤好喝主要是靠其中较多的脂肪、钠,这对一般人群来说都是早已过量摄入的成分。除非是想要促进食欲或者补水,否则汤的营养价值并不大。

更何况对于特殊群体,比如痛风患者来说,高嘌呤食物恰恰是痛风的风险因素,而嘌呤又是水溶性的,痛风患者吃肉弃汤,少吃动物内脏、水产等高嘌呤的食物才是正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