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狂龙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翌日早上,醒来已经是九点多钟。

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口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一楼花园里,苏衍和孙伯蹲在那里侍弄着花草。

也许两人有心电感应,苏衍抬头看向她,林楠朝他摆摆手,奉上一张可爱的笑脸。

“主人,你的病,真不打算跟林小姐说吗?”

“孙伯,既定的事实,说了又有什么用?”

“也许事情会有转机。”

“我的好运在前面都用光了,不奢望还有什么意外惊喜。”

“主人!”孙伯痛苦的看着他。

“乔医生都没有下最后定论,你不要太悲观。”

“我知道孙伯,不谈论这件事,林楠醒了,你去安排一下早餐。”

孙伯叹着气离开,起身的时候一阵眩晕,他差一点摔倒,腋下突然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扶住他。

“老师,你生病了?”林楠惊慌失措的看着他。

苏衍有些生气,“穿的这么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天气?”

“可是这里是暖棚啊!”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还学会了顶嘴是吧?”

林楠撅着嘴巴,显然不同意他的说教。

“你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我又不是老师养的小狗。”

“你还说?”鬼使神差的,苏衍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

“哎呦,老师你体罚我?”

一张小脸鼓成了小青蛙,苏衍又忍不住掐了掐。

“生气了?”

“……老师,我一直以为你是不苟言笑的老师。”

“你希望我是那样的?”他反诘道。

“当然不是,老师只不过比我大六岁而已,我才不要一个思想大我六十岁的老古董来管我。”

苏衍一愣,低头轻声说道,“不是让孙伯准备早餐吗?快去吃吧。”

“可是孙伯说老师你早上也没吃东西。”

“我没有胃口。”

“为什么?你生病了?”

没有避开她探过来的手,苏衍内心做着激烈的斗争。

大概看到她前世死的太惨,才对她有怜悯,想扭转乾坤,给她的重生铺一条平坦大道。

他现在有些不舍,舍不得自己走后,把她孤零零留下。

也好想知道,没有他的世界,她会不会想念他。

这也许都是他一厢情愿,他来这个世界是被诅咒的,他活着阻挡了很多人的财路,是被诅咒多了,所以坏运气才接踵而来。

“叮铃铃~”

林楠跑到洗手台附近拿起手机。

“老师你的电话。”

看了眼电话号码,苏衍没有避讳她。

“喂!”

“小苏啊,近来可好?”是京大的陶校长。

“嗯,还活着。”

摆弄花草的林楠,猛地抬头看他,眼里满是惊讶。

“陶校长有事请说。”

“今天有时间过来一趟吧。”对于自己未来继承人,陶知行有很多话,不知从何说起。

苏衍想了想,“我带一个人过去。”

“好,早点过来,我等你。”

挂断电话,他看了眼林楠。

“吃完饭跟我去一个地方。”

“是见陶校长吗?”

“不是你,是别人。”

“噢!”林楠一头雾水,那带自己干嘛?

雀跃的跟在大佬身后,向他虚心请教了暖棚里几样瓜果蔬菜,没想到工科出身的大佬,说起农事来头头是道,简直叫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老师,还有什么你不会的吗?”

“演戏!”

“……”

就……很突然,大佬的眼神,分明对自己有挑衅的况味。

两人吃完饭,林楠换上一身黑色运动服,将头发束起,扎了个丸子头,素颜,不施任何粉黛。

推门出来,大佬靠墙等着她,一身黑色风衣,略带病娇的模样,两人站在一起十分的登对。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出去,孙伯叹口气。

如果没有疾病缠身,主人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车子停在一个小区门口。

“这是哪里啊?”她好奇问道。

“柳子豪住的地方。”

“他?老师你为什么来找他?”

苏衍看着她,“林楠,柳子豪是你的亲弟弟,有血缘关系的。”

她涨红了脸,小声呢喃着,“我又没说什么。”

“你跟他有仇?”

“没有啊,以前他就不喜欢我,联系的不多。”

但是最近一次,她被网爆时,柳子豪对她表示过担忧,到底还是有血缘关系的缘故。

“他住在6号公寓302室,你去找他出来。”

“老师,可以手机联系他啊。”

“他拒接我的电话。”

呦呵,大佬也有吃瘪的时候呀?

“你什么表情?幸灾乐祸?”苏衍睥睨着她,

欲海狂龙全文在线阅读

不悦的说道。

“嘿嘿,老师,还有你搞不定的事情啊!”

“你当我是神吗?”

“老师,你在我心目中就是神!”

这是什么彩虹屁?苏衍嗤之以鼻。

戴上棒球帽和墨镜口罩,确定周围没有人认出自己,林楠双手插在兜里往6号公寓走去。

远远的,骆芬觉得过来的人眼熟,到跟前了一看,死丫头化成灰她都认得。

“你来做什么?”她突然冲出来抓住自己,吓了林楠一大跳。

“放手!”她没好气的说道。

“我问你,你来干什么?

欲海狂龙全文在线阅读

是不是想找婉儿的麻烦?”

“骆芬,坏事做多了的人,都有被害妄想症,有病赶紧治病,别耽误了最后治不了。”

“你诅咒我?”

“呵,是你自己表现的太病态。”

挣脱她的纠缠,林楠往里走,骆芬紧随其后。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婉儿事业正在上升阶段,你敢给她摸黑,我饶不了你。”

林楠气结。

“骆芬,她是你女儿,我就不是吗?”

骆芬一愣,马上板着脸说道,“你算什么女儿?”

“你这么讨厌我,当初为什么要生下我?”

她也很委屈好吗?别人小时候都有父母接送,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幼儿园都是全托,因为外公外婆经常出差,家里没有人能够照顾她。

不喜欢她为何把她带到这个世界?

谁愿意生活在没有母爱的环境里?

对她来说最奢望的,不是金钱和名誉,是一家人团团圆圆,围着一起说说笑笑,吃顿热乎乎的团圆饭。

可是每次见面骆芬都会用恶毒的语言和淬了毒的眼神打击折磨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当我愿意生下你?你就是我一辈子的耻辱,看到你都会让我做噩梦,你不就该活在这个世上,都是那两个老不死的,非要把你养大!”

“你!你骂我可以,怎么能骂外公外婆?”

“你不配做我的母亲,也不配成为外公外婆的女儿。”

“谁稀罕啊?两个老不死的,早晚有一天死于非命!”

“啪!”的一声脆响,骆芬被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林楠惊愕的看着对方。

喜欢重回二十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