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西郊40万天价菜单后 这个局果然不止土豪这么简单

有人说人傻钱多好骗,有人说洗钱做账(就这点钱有啥好洗的??手续费都不够买一个爱疯MAX好么),有人甚至直接艾特税务部门要查账,真的蛮好笑的。

先说说西郊5号,论当下名气,显然不如当红的,唐阁,福系,甬府之流这么如雷贯耳,不过论实力,还真颇有一些old money风范。

装修不已奢华论短长,却从设计到布置处处有典故。致敬高迪的西班牙新艺术主义风格所得上独树一帜,秉承高迪理念从顶到地没有一条直线没有一处直角(高迪说直线都是人为的,曲线才是自然的,去过巴塞罗那切身感受过到人都懂他的感觉。)

就连男厕的墙壁都是由金马奖最佳美术指导、国宝级的喷绘大师李锡坚从《哈利波特》得到的灵感喷绘的“西方龙”(对着嘘嘘感觉颇有气势,寓意深刻)

这些奢华的细节网络上已经被扒的很彻底了,局长不愿重复,大家大可动动手指搜索感受,毕竟也是对公众开放的地方,没什么神秘的。

再说说掌勺人孙兆国,从部队小炊事员做到饭店帮工,再到20年修行拿下中国几乎所有餐饮奖项,早早便成为“中国烹饪大师”,故事又励志又传奇。

配的规矩,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冷菜搭配,开胃结合时令,激发味蕾对于鲜香的认知。价格对于高档餐厅也相对合理,30~100的冷菜规格没有槽点。

西方的餐饮体系里把鱼子酱、松露和鹅肝秉承三大珍馐之王,不过但论价格,鱼子酱远远在后两者之上。

这白鱼子,猜测用的是品级最高的是Beluga鱼子酱,一年产量不足100尾,且只有超过60岁的成熟Beluga鱼,才有资格用以制作。

黑鱼子应该是紧随其后的Ossetra鱼子酱,雌鱼也要12~14年才能产卵。鱼子酱制作工艺和运输条件极为复杂苛刻,鱼子酱就连吃的时候也必须配备用贝母珍珠制作的小勺子。

这么说吧,最贵的伊朗Almas鱼子酱一公斤叫价16万人民币,折合每一克人民币160元,所以你绝对不能用你吃放题寿司上的飞鱼子的价格概念来衡量,菜单上5000一份的价格,应该是黑鱼子拉低了平均价。

这道菜作为头盘,具有非常传统的西餐理念。鱼籽吸收了咸鲜味以及甘甜的回味在舌尖慢慢铺散开来,弥漫整个口腔。虽然一份也就三五口的份量。但是,绝对不亏。

什么意思?香港最早区分鲍鱼的方法看“头数”指的是一司马斤(604.79克)大小均匀的鲍鱼有几头,而且,这个单位用于称量干货,一般是不带壳的。

至于这个半头鲍,一般来说干制鲍鱼经过脱水处理后,质量减少50%以上,……一只光肉就2斤4两?也就是说这只鲍鱼还活着得时候连壳至少要4斤半以上。

经过博士高管汇查阅的众多资料显示,排除鲍鱼干制过程中的手法不谈。国内沿海范围内已经不存在有如此之大的野生鲍鱼品种。

按清朝进贡记录,一品官员进贡一头鲍鱼,七品官进贡七头鲍鱼。所以古代帝王所享用也不过是一头鲍而已。

然后再排除那些产自日本韩国南非较小的干鲍,和产自澳洲及新西兰地区的黑边,青边,乌金,翡翠等个体中等的品种。

这种鲍鱼要经过三十年以上的成长才能长到橄榄球大小。在干制之后还需陈放2年才能达到糖心鲍鱼的等级。因此12800就能享用这汲日月天地精华的极品鲍鱼,不亏。

我们想象一下8位客人一人抱着一个2斤半重橄榄球啃的空前盛况,先不说这么大的鲍鱼你没吃过,你吃2斤米饭试试……

没什么好说的,大闸蟹我们都应该吃过,但是平时酒店、家中常吃3两到4两左右的大闸蟹。半斤以上的大闸蟹已经是宴会礼品级别的了,如果是阳澄湖的估计要卖300+每只。

再说这大闸蟹,据说是长江里野生的,各个青背白肚金爪黄毛。单体比较大,蟹脱壳数次方才成熟。听蟹农说,体型越大的蟹脱壳越费劲儿,上5两就是一个坎儿。

因此,必是这最生猛的大闸蟹才能破这门槛。单重八两的属于的蟹王级别了,万中无一。一般按照时下流行做法用陈年花雕做熟制醉蟹。2800单价合理,不过又是一人一只……撑不死也醉死了吧。

牛排倒是有说头,菜单上的宫其其实是宫崎牛,在日本也属于牛排了,屡屡获得神户牛之殊荣。不过啊不过,日本的牛肉怎么进口过来上了桌的,哎呀,局长多嘴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花胶必须是大型石首鱼或者龙趸魚的鱼泡泡,这些鱼类几乎在海洋食物链的顶端,巨大的龙趸鱼就连鲨鱼也要避让三分。

这鱼泡泡可和我们买的千岛湖大鱼头附赠的鱼泡不是一回事儿。前几年听说南非的某种鱼快被捕捞灭绝了,这多亏了中国的吃货。

花胶富含胶原蛋白和多种氨基酸,非常易于吸收,且有止血养精补气之效,养颜滋补,男女老少皆宜。因此潮汕福建沿海一代常有祖传金钱鳌鱼鱼鳔制成的花胶,用于救产后血崩之危。

不过这花胶,种类繁多,一般老百姓603883股吧)几乎无法辨识之好坏,只能够从色泽,厚度以及口感来判断。

这道5800?的花胶,根据价格判断,应属于东南亚一带的鳌鱼胶。你说这一顿饭吃到十点半。可不得大补精气一番?这道菜算是过度衔接,可见点菜之人功底绝非等闲。

看到这局长不尽虎躯一震,口中生津,相当带劲。要说野生大黄鱼这玩意,跟平时我们吃的一斤的小黄鱼不一样,历来菜桌上就是压阵的东西。

因为这大黄鱼已经无法形成鱼汛,能见到就跟中了彩票一样。一般一年到头,可能也就流入市面十来条。

局长几年前有幸在一次饭局上见到一回6斤左右的大黄鱼,这鱼,通体泛着金光,鱼鳞细腻如玉,用筷子夹取,鱼肉柔而不碎,入口的那一瞬间,什么都懂了。

要说江浙一带的老饕土豪饭桌酒局上不上档次,够不够规格,就认这个东西。您要是今天端上一条4斤以上的大黄鱼,这排场就连局长也要多喝几盅助助兴。

这条7斤4两,上桌不到17万,局长觉得吧,可能整个饭局不是因为其他而开的饭,大有可能是因为这条7斤4两的大黄鱼而攒的局。所以说,亏么?这分明是赚到了。

夏荷合?有朋友好奇,这道菜非常有意思,不知道跟夏雨荷有什么关系。哈哈,这其实是包房的茶位费。

鲜榨橙汁268,听着有点坑?一般5星级酒店里也要150+吧,这种价格确实不便宜,放在总价里也不痛不痒了。

总结一下,这么一桌菜,能配得齐全,做得出手,从某种意义上体现了酒店和大厨的进货渠道和厨艺水平,不是谁谁都能做到的。

既然是天价菜单,网友们都是很好奇的,谁在吃,谁花钱?其实,一般情况下,问这样的问题其实都是个好奇心理,完全请客的人、吃饭的人把这些问题怼一句:“关你P事”,只要不花国家的钱,不花纳税人的钱,不侵犯公众利益,和我等P民真的毫无关系。

但是,这事儿就是那么蹊跷。账单飞一般传播起来的时候,“西郊5号”餐厅前台工作人员大声对媒体否认“天价账单”的存在。而下午,餐厅老板孙兆国却告诉新京报记者,该账单属实,为“迪拜王子请人吃顿饭”,菜品属于私人定制,食材是从各地运送,当天晚宴是其亲自下厨。

但是很快,这事儿又反转了。新京报记者打探到,账单发生的当晚,“富二代”蒋鑫曾在该餐厅用餐,并自带了48万元酒水。“但并不是蒋鑫结账,蒋鑫只是把账单拍照发了微博,没想到之后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这张天价菜单是从一个名为蛇哥的人在微博晒出的。不过因为引发的太过热烈,目前这位蛇哥已经清空了自己的微博,只留下一个竖起中指的微博向公众“”。

此次“天价账单”事件爆料人微博名为@Snake_Kane。他先是于9月18日晚间10时许发微博称,“人均五万的晚饭(不是炫富)我反正是第一回吃”,并配有鲍鱼、海螺、螃蟹等菜品图片,定位地点为上海西郊5号。随后,上述博主又发了上述消费40余万的“天价”账单。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微博用户@Snake_Kane,人称“蛇哥”,系中国富人榜排名第37名的蒋泉龙儿子蒋鑫。公开资料显示,蒋泉龙个人财富为103亿元,其企业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稀土和耐火材料生产商之一,公司中国稀土控股为上市公司,是中国南方最大的稀土生产企业。

且事发当晚,蒋鑫确实和朋友在该餐厅就餐,并自带48万元的酒水。“但并不是蒋鑫结账,蒋鑫只是把账单拍照发了微博,没想到之后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网上搜索发现流传一篇2017年的旧文,描述了蒋泉龙的一些经历:1952年出生,1972年左右开始在宜兴当地一家耐火材料厂任职。至1982年,蒋已经在耐火方面积累相当经验。1984年,蒋带着积累“第一桶金”–3000元人民币资本金–杀回宜兴,创办了戴红帽子的集体企业“宜兴镁质耐火材料厂”。 蒋泉龙在1987年转入稀土行业,成立新威分离厂;1988年又成立宜兴稀土冶炼厂。

进入了90年代以后,蒋泉龙的事业越做越大,他又先后成立了几家公司。1994年,新威集团公司成立,此时蒋泉龙据说身家达到1.3亿。1999年,蒋泉龙的宜兴新威(后更名“中国稀土”)在香港主板上市,蒋泉龙也开启了中国内地民营公司赴港上市的开端。

利用在香港的融资,他在国内购买了许多稀土矿产。之后国际稀土价格大涨,蒋泉龙的公司市值一路上涨,在2001年的时候他已经身家达到了11.4亿元,排名全中国的39位。

之后几年蒋泉龙的中国稀土发展都不错,2004年到2007年连续4年,公司的利润都超过了1亿,2007年甚至达到了2.99亿元。

新浪汽车以前有一篇文章就指出:蒋鑫非常的喜欢购买和收藏的跑车,目前他拥有着总价值超过2亿的豪车。

蒋鑫和林志颖两个人是好朋友,上图中左边的是蒋鑫正在驾驶法拉利恩佐,右边的是蒋鑫与林志颖的合影。他拥有的豪车主要由:价值2600万的布加迪,价值3000万的帕加尼风之子,价值4100万的帕加尼760RS,价值1500万的法拉利恩佐。

价值648万的兰博基尼LP700,价值800万的卡雷拉GT,价值1100万的劳斯莱斯幻影,价值400万的宾利欧陆,价值400万的法拉458,价值700万的SLR722S,价值500万的迈卡轮MP4,价值400万的马丁和同样价值400万的F430,同时他还拥有一辆价值2600万的白色科尼塞克。

2017年8月,有“中国稀土大王”之称、上市公司中国稀土控股有限公司主席蒋泉龙,被新加坡滨海湾娱乐城通过入禀法院追债,讨回所欠下的1亿港元的赌债。

据新加坡滨海湾娱乐城状告词,蒋泉龙于2014年8月至10月期间,于新加坡金沙娱乐城欠下共2,244万新加坡元(约1.28亿港元)赌债,但事后只归还部分欠款,仍有1.08亿港元赌债未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