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女王的屎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在我们开辟的那个混沌中,的确是如此。”女娲微微点头。

叶昂则是一脸凝重:“事实上,这不是什么简单的事,也不是什么好事。”

“我神为大道,差点被道的特性所颠覆,险些化去自我的认知,成为彻彻底底的道始源流。”

“我身化盘古,先天成就无上混沌道体,道法难伤,镇压混沌,杜绝了一切演绎造化。”

“甚至某些时候,神躯短暂融合,还有湮灭一切,重归于无的念头。”

“那时候,我已经成为了道。”叶昂叹息一声:“无比强大,可却忘了自我,更别说开天辟地了。”

陆起有些震撼。

他能够想象,那个状态下的伏羲,到底会有多么强悍。

可能没有超脱者强,但是超脱者的强只能在超然的超脱之地表现,真要下而临尘,单打独斗,可能真的干不过那个盘古伏羲。

“真是难以想象,伏羲老师能够从那种状态中挣脱出来。”

叶昂苦笑一声:“却不是我自己挣脱出来的。”

他转头,看向白衣胜雪,银甲如月的两位女娲,柔声说道:“时女娲氏舍弃超脱之身,断去超脱之果,搏杀大道盘古,于无上先天混沌道体中,斩杀盘古,破灭道性,这才让我最终回归,完成了对混沌的执掌。”

“娘娘神通广大。”陆起看着女娲,忍不住感叹一声,只是眼底,却带着淡淡的不忍。

迎着叶昂柔和的目光,白衣女娲浑不在意地摇摇头:“本是一体,何分彼此。”

银甲女娲则傲娇地一仰头,轻哼一声:“某人自以为无敌,于超脱者中俯瞰万古,但是最强状态下,不也被我打败。”

白衣女娲以手扶额,忍不住提醒她道:“我们只是破灭了伏羲之躯内的大道道性和盘古的毁灭本能。”

银甲女娲纤手叉腰,俏脸傲然:“那又怎样,还不是我们赢了。”

白衣女娲好笑不已:“你还知道是我们啊。”

见陆起面有疑惑,白衣女娲解释道:“女娲本为超脱者巨头,然而却在那一战中,对战大道盘古伏羲。”

“过混沌有无边界,鏖战不知几何岁月,终于将大道盘古伏羲的盘古毁灭本能以及大道道性破灭,更是最终打落伏羲氏玄德,使其醒来,完成了对元初混沌的执掌。”

“可惜,这一切并不是没有代价的。”白衣女娲轻叹一声:“自此以后,女娲不复超脱,除了本真化作先天种子外,也就只留下我们这两道应身。”

“原来如此。”陆起微微点头:“那这么说来,元初开辟,女娲娘娘居功甚伟。”

“别提了,那个时候,元初洪荒并没有开辟成功。”银甲女娲摆摆手,一脸无奈。

陆起:“?”

他一脸疑惑看向叶昂,如果没有记错,他才从元初洪荒过来才是。

叶昂点点头:“当时的确没有开辟成功,这主要是我的原因。”他歉意地朝着两位女娲笑笑,道:“执掌元初混沌,以我为盘古,抹去一切过往因果,开辟最为纯粹的元初洪荒,务必得做到自我拟道,这不像大家坐庄盘古时候,随意开辟洪荒,这是元初。”

“可问题也就出现在这儿。”叶昂顿了顿:“我当时已经被打落了玄德,心灵净土之中,多了一缕烦恼。”

他看着陆起,神色严肃认真:“就是这一缕烦恼,让我不敢动手开辟元初洪荒,想来你应该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陆起点点头,他再怎么说也是超脱投影,自然明白:“虽然那只是伏羲老师一念烦恼,可是若洪荒开辟,那一缕烦恼便是先天大道根基。”

“我虽然不知道那缕烦恼之中有什么,可想来不好和不确定的可能性更大。”

“若是不谨慎一些,说不得那缕烦恼在开天辟地之后,能够模因感染整个洪荒,到那时候,别说洪荒,就是随着伏羲老师你们一起轮转的大罗和超脱者们,也免不了遭遇大灾难。”

叶昂点点头:“所以我以元初盘古之躯的额骨,混合自身超脱源流,炼化渡域之门,将那一念烦恼用一点真我包裹起来,让女娲的两道应身带着,返回这诸天万界多元宇宙,等待新的超脱者诞生。”

“因为唯有新的超脱者诞生那个时候,才能够将我那烦恼用来作为引子,彻底做减求空,超脱而去,而我的烦恼,能够借此机会,融合人道气息,归位伏羲。”

“我本来也以为,要等上很久很久的。”白衣女娲看着陆起,十分满意:“没想到你于微末之中迅速崛起,消化了伏羲留下的机缘后,真的成功登上超脱。”

“那是,你也不想想他前身是谁。”银甲女娲轻哼一声。

叶昂看了银甲女娲一眼:“别胡说,他能够超脱,与他前身是谁早就无干系了。”

银甲女娲凤眼一瞪,就要辩解什么,却听陆起开口劝道:“妖皇娘娘息怒,伏羲老师说得有理,我能够成就超脱,与我的前身是谁已经无关系了。”

银甲女娲顿时气势一泄:“算了算了,说不过你们,你也是的,一个妖族太子,以人身成就超脱不说,转世之后还拜入伏羲门下,为人道之路修行。”

陆起淡淡一笑:“也正因为如此,弟子才成功证道超脱,不是吗。”

银甲女娲柳眉一竖,怒道:“好哇,你们师徒现在是要训斥起我来了是吧,是不是看我好欺负。”

“你们倒是好,一个个都超脱了,伏羲你也是,再度补全因果,顺势超脱,诸般烦恼尽去,已经全盘不念我的好了。”

叶昂哭笑不得。

“还有你,小陆起,现在都敢当面顶撞我了,超脱这么久没回来看看就罢了,这一回来,就让我下不来台,真是气死我了。”

陆起一脸无奈,“娘娘,我心里,娘娘如父母一般,如何敢不敬。”

银甲女娲冷笑一声:“呸,我又不是没有超脱过,对于超脱者来说,父母还不如师长呢。”

陆起:“……”

“好了。”眼见银甲女娲还要说什么,白衣女娲出来劝说道:“好不容易度尽劫波归来,发什么火。”

银甲女娲哼哼两声,终于不再说什么了。

白衣女娲看向叶昂:“话说,杨戬和悟空还有九凤他们,如今已经从诸天万界多元宇宙消失,想来是去了那边,是你弄过去的吗?”

叶昂点点头,又摇摇头:“九凤是我带过去的,当年陆起超脱,为了助我成功归位,九凤主动从无上太易跌落下来,浑浑噩噩地成了九道主神,却也因缘际会,被我觉醒之后,带过去了。”

“至于悟空和杨戬,应该是我尚未觉醒前就找到了我,却被渡域之门带了过去。”

陆起忽然眸光一闪:“我似乎在那边,闻到了金蝉子的气味,他又是怎么过去的?”

“金蝉子啊。”叶昂脑海中浮现出某个宇宙的见闻,笑道:“我多少有点猜测,恐怕和深渊有些关系。”

“深渊么。”提起这个,陆起和两位女娲都是神色复杂。

叶昂却不愿在这上面深入谈论,他看向女娲:“当初你搏杀大道盘古伏羲的时候,超脱降临,演绎了一具无上大罗之躯,如今依旧封存在元初混沌深处,你看应该怎么做?”

白衣女娲看向银甲女娲,两人对视一眼,终于是默契地点点头。

“那女娲战斗之躯,我们如今拿来也没什么用,不如等到那边的女娲登上无极境界时,你再来接我们过去,实现女娲归位,一举超脱。”

叶昂想了想:“也好。”

“能不能问一下,那边元初洪荒,演绎到那个时代了?”银甲女娲好奇地问道。

陆起悠悠一笑:“回娘娘话,那边此时,应该是巫妖落幕,女娲补天,昊天归位。”

“如果接下来没有什么意外,应该是人族崛起,远古人族始祖登上舞台。”

见白衣女娲看着自己,叶昂微微颔首:“却是如此。”

白衣女娲了然,她略微沉吟,随后道:“可有偏差?”

叶昂想了想,斟酌了片刻,道:“自然是有的,只不过如今来说,偏差还不算大,只不过可以预见,越到后面,偏差定然会越来越大,终究会完全不同。”

白衣女娲松了口气:“那就好,顺其自然就好,不必刻意强求什么。”

“咦,不对。”银甲女娲忽然发现了什么,她狐疑地看着叶昂:“我如果没有记错,你有一化身,解化燧皇之名,也是远古始祖吧,那你现在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白衣女娲也是一双妙目看过来,充满探寻,唯有陆起好笑不已:“二位娘娘,伏羲老师这不是急着过来看你们吗。”

闻言,银甲女娲轻哼一声:“谁要他来看了。”

白衣女娲睫毛微颤,柔声道:“不必如此如此的,大事为重。”

叶昂哑然:“那边总归还有一些时间,不必太着急。”

顿了顿,他柔声说道:“再说了,我来这边,也是有正事的。”

此言一出,陆起,白衣女娲,银甲女娲都目露好奇之色,还有什么正事,比那边的燧人氏还要重要?

叶昂解释道:“这诸天万界多元宇宙,乃是当初收集了无数大域破灭的核心组成,潜力无穷,虽然没有了盘古轮转,也不曾有天道高高在上,但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在短短的岁月之中,已经诞生了数十位无极,可谓令人惊讶。”

“现在我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哪位无极哪天超脱,到那时候,我们做下的事情,虽然大多隐蔽,却也有一二手尾,太过显眼,若是被发现,只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和争执,所以最好是将这些漏洞补上。”

“能够瞒得过超脱吗?”陆起疑惑。

叶昂笑笑,“至少能够让他们想到别处去。”

“他们?”

“对,就是他们。”叶昂点点头:“无边虚无太过于广大,即便是你我超脱,也只能知晓力所能及知晓的范围,谁知道在我们已知的范围之外,还有没有更多的大域,有没有别的超脱群体呢。”

“杞人忧天。”银甲女娲撇撇嘴,“我们当初成就超脱时,曾经一度觉得超脱是正常想象,结果伏羲收集了无数大域破灭后的核心,才发现超脱根本就是个意外,绝大多数大域之中,就连大罗诞生的,都是寥寥无几,大多数物质界的生灵,终其一生不过就在一界之内罢了。”

“大罗都是罕见的,超脱则唯有我们,否则哪里至于最终孤寂,灵性衰竭。”

“伏羲一直宣称已知域海之外,应该还有其他超脱,我们一开始还是信的,到后来都不信了。”

“烛龙和杨梅都是老实的,超脱之后,都不再现身,直接一头扎进虚无中,希望能够找到其他超脱,结果等到我们再造元初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找到,最后还不是和我们一起再造元初。”

银甲女娲好奇地看着叶昂:“伏羲,你不会现在都还相信有域海之外的超脱吧?”

叶昂点点头:“我一直都信。”

“为什么?”这次是白衣女娲问的。

叶昂哑然一笑:“不然,你们觉得我为什么始终灵性饱满,始终维持着进步。”

“什么意思?”银甲女娲皱了皱眉。

叶昂解释道:“因为我对未知永葆好奇,所以我灵性永远饱满,我知晓自己永不全知,所以我时时刻刻都在更新。”

陆起若有所悟,“也就是说,有没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伏羲老师你认为有就好?”

叶昂点点头,“对,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见两位女娲陷入了沉思,叶昂笑笑,对陆起说道:“走吧,随我去将漏洞补上。”

……

水蓝星。

“各位,你们所看到的眼前这所老旧的房屋,就是两位总督的在地球岁月时期的度假房屋。”

“别看它十分破旧,相比于周围的高科技大楼显得不值一提,可是我们市政府为了妥善保护它,让它数百万年以来一直保存下来,其花费可是天文数字………。”

导游还在喋喋不休地讲解着,其他人都在讨论着。

“你们说邵总督和郑总督还会回来住一住吗?”

“怎么可能,她们两位女神,一个是仙女座总督,一个是室女座总督,怎么可能还有空回来住呢。”

“仙女座,室女座,听听就觉得遥远,我这辈子无忧无虑活够八百岁就满足了,去一趟仙女座,怕不得累死累活。”

“嘿,八百岁就满足了,好好修行,八千岁也不是梦。”

“算咯,星空危险,宇宙进入人类纪元都近千万年了,还不是有那么多危险地带,不去冒险也罢,命不好,没那条件继续修行了。”

“要是能够得到哪位总督青睐,说不得我也能踏上三阶四阶,活上百万年千万年。”

“想屁吃!”有人呸了一声:“别说总督,要是有个舰队国际总长能够看上我,我都觉得幸福死了。”

“嘿嘿,我就想想。”

“嗨,导游,能不能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参观一下?”有游客问道。

“对呀对呀,能不能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参观一下呢?”

“……”

一时间,游客们纷纷嚷嚷。

面对这种局面,年轻俏丽的导游却应付得十分娴熟,只听她拔高了声调,道:“各位游客,想来你们也听说过,这处住宅,有时候会有两位总督神女回来,对于这一点,我只能说,很有可能是真的。”

此言一出,诸位游客皆是哗然,惊讶之色溢于言表。

对于如今的水蓝星来说,从这里走出去的诸多传说人物,皆是流传在传说中,偶尔从星际广播的新闻中看到一点画面罢了。

不可否认,水蓝星是泛人类联盟的发源地,是整个文明的圣地,可惜,如今这里算得上文明老区,边远星区。

那些推动人类迈入星空,步入群星文明时代的传奇人物,一个个都遨游星海之中,几乎没有谁怎么返回这里了。

水蓝星上,唯一能够称得上与星空最近的,应该是首席执政官,毕竟这里是文明圣地,在这里镀金再好不过。

而其他的嘛,想要久居星空,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这导致了那些水蓝星上的大人物们,每每花费大价钱前往星空,最终都纷纷黯然归来,不能在外立足。

不过据他们传回来的消息看,星空如天国。

而在星空之中,除了泛人类联盟的各个加盟国首脑,最为著名的,应该就是仙女座邵总督和室女座郑总督。

关于这两位总督的传说,蔓延了整个文明史前期,直到中后期,她们的身影才渐渐淡去,却更加令人崇敬。

在泛人类联盟中央大厦外,有一尊星碑,上面记录了群星文明时代以来,人类的英雄人物,这两位总督赫然在上面。

每每想到这样的名传宇宙的大人物居然是这个水蓝星小小城市的一员,都会让这座城市的人自豪不已。

导游自然也是这座城市的“土著”,她目光中带着憧憬,“这里是两位总督神女住所,所以很遗憾,并不对外开放,各位可能也知道,在我们省博物馆里,还有关于这座房屋的房产证,上面的就有两位总督神女的名字,可惜据说由于特殊原因,从未展出。”

此言一出,诸位游客虽然失望,却也并不如何失望,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准备。

……

在城市中心,超过九百米高的观光大楼顶层,银色的单透玻璃建造的大厅,明亮十足。

市执政官正毕恭毕敬地陪伴着两位身材修长,面容姣好的女子缓步走向边缘。

“执政官阁下,感谢你的陪伴,只是这么陪着我们,会不会耽误市政工作?”一名温婉的女子轻声说道,只是她的语气虽然温婉,却有种淡淡的疏离。

执政官闻言,赶紧笑道:“两位将军说笑了,首席星官吩咐,让我务必照顾好两位,在两位将军巡视期间,做好一切服务工作。”

他脸色有些紧张,看着面前的玻璃墙壁上缓缓浮现出的画面,上面人山人海,簇拥在一座两层小楼前。

另外一位女子,神色冷漠,此时有些惊讶:“人这么多?”

执政官紧张地看了一眼巨大的屏幕,赔笑道:“这是两位传奇总督神女的故居,是以每天都有无数人来参观,不仅仅是本星居民,还有许多其他星球的游客,大家都想一睹总督故居。”

实际上就是一栋毫不起眼的小房子,但是因为涉及两位传奇总督神女,是以变得不一样了。

“本来两位将军来巡视,我们都决定暂时关闭参观接待的。”说道这里,他欲言又止。

温婉女子笑了笑,并不看他,只是轻声道:“我让你不必禁止自然是有原因的,邵总督虽然远在仙女座,可也知晓老家的经济状况并不算太好,在如今的星际分工中,地位日渐滑落,加上联盟要求保护环境,所以只能发展一下旅游业。”

“所以邵总督说了,这些故物,能够为家乡的经济做点贡献,也是好的。”

闻言,市执政官脸上露出感动的神色,眼睛眨巴眨巴,似乎就要掉下泪来,“总督神女果然是心系文明老区,没有忘了我们这些老区人啊。”

他小心翼翼地看向另外一位女将军,却听那位冷漠的女将军淡淡地说道:“郑总督和邵总督,虽

吃女王的屎在线全文

然远隔星海,却关系莫逆,常常来往,这点上自然是达成一致的。”

闻言,市执政官总算是松了口气。

“只是——”那女将军目光扫过画面四周,眉头紧皱,“这四周怎么修建了这么多高楼大厦,我记得上次我来巡视,大概是三千年前吧,方圆数十里都是保护园林,怎么现在不一样了。”

“这个……”市执政官顿时脸色苍白,不敢说话。

“还是说,这一任的水蓝星首席星官,果然不同于以往?”

那温婉女子柔和一笑,“你还是别为难他了,这一任首席星官,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似乎是姓宋?”

“宋?”冷漠女将军轻声念叨了一声,随后冷笑一声:“难怪。”也唯有宋家子弟,才敢不来接待她们了。

关于宋家和两位总督的些许恩怨,她们作为总督近卫,自然听说一些,不过在她们看来,那些恩怨在两位总督那里,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不知道,当宋家听到两位总督都在准备在暗日边缘行走的时候,还会不会这样。”

听冷漠女将军这么说,那温婉女子也神色憧憬,暗日边缘行走,意味着两位总督即将迈入整个宇宙前所未有的境界。

整个宇宙,芸芸众生,可以说绝大部分都不知道两位总督即将抵达什么层次。

那是超越想象的!

一旁的市执政官一脸茫然,他根本听不懂两位总督近卫在说什么,只是暗暗记下,以后再做打算。

听她们的意思,似乎并没有和首席星官大人起冲突的意思,也是首席星官大人单从地位上来说,和这两位差得远呢。

他松了口气。

现在,他最重要的任务是接待好这两位祖宗,让她们顺利完成巡视任务。

想到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巨大屏幕,下一瞬,他瞳孔骤缩,脸色刷地惨白,面无血色,浑身一软,啪嗒一声软在洁白的地上。

几乎同时,两位女将军骤然抬头,死死盯着画面——

嘎吱!

一声开门的声音,其实并不大,但是刚刚还在有嘈杂声音的千百游客,此时仿佛被人掐住脖子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场面十分寂静。

一双双眼睛,死死盯着那个打开房门,似乎被眼前千百人围观吓了一跳的男人。

然而另一边,负责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游客,导游都是集体宕机了。

尤其是其中几位安保人员,已经被吓晕过去了,出了这样的重大事故,等待他们的是问责和监狱。

“你……你……你是谁?”导游哆哆嗦嗦地回过神来,厉声质问道:“你怎么跑进去的,你知不知……知道,你闯大祸了!”

那男子一脸茫然和疑惑,“这不是我家吗?”

……

“刷!”

眼前的屏幕在温婉女子操控下,镜头迅速拉进,待看到那男子的面容时,温婉女子和冷漠女子皆是浑身一振,仿佛有电流刹那间掠过她们全身。

作为总督近卫,对这张面孔,她们虽然不曾见过真人,可却再熟悉不过。

“仙女卫队,最高军令,立刻前往故居,保护好从里面出来这位大人,若是他有丝毫损失,你们就不用返回仙女座了!”

“室女座卫队,跟上,保护好这位大人,特殊情况,我允许你们动用恒星级武器,出了事情,我负责。”

几乎同时,温婉女子和冷漠女子都是雷厉风行地下达了让市执政官目瞪口呆的命令。

接着,让他更加震撼的是,两位总督近卫统领,毫不犹豫地直接当着他的面,对着虚空吩咐。

“连接舰队,迅速转告总督大人,在故居中,疑似出现昂,画面中转中……”

……

宇宙深处,仙女座。

“总督战舰启航,发生了什么事?”航空港口处,许多乘客看着一艘无比夸张的战舰启航,纷纷惊骇莫名。

那战舰虽然是最高规格制造,但是总督并不使用,那是联盟特意为两位总督制造,以表彰她们对文明的杰出贡献,怎么今天开动了。

“特大消息,几乎同一时间,室女座总督的舰队,也启航了。”航空港口待机大厅中,总有消息灵通的人士,很快,这一则消息迅速传开,一时间,诸多乘客惊疑不定,两位总督低调太久了,上次像这么高调,还是在数百万年前,宇宙爆发反叛战争,几大家族想要独裁,战火席卷数百光年的战场,两位总督出手,平定了战争。

如今,两位总督再度同时出动,难不成又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

高维时空上,两道身影静静矗立着。

“如此一来,算是补全完毕了。”叶昂笑眯眯地看着宇宙开始热闹起来。

“这便是伏羲老师这一篇章故事的起源吗?”

叶昂摇头:“这是超脱者们能够见到的故事起源,到了你我这等地步,真正的起源不都是被重重加密,层层遮掩,无法直视,不可观测,不能想象,下面的人能够看到想到的都是我们允许他们猜测的。”

“可是对于同层次的超脱者,谁也无法避免哪位同道起了好奇心,非要来探寻一下我的起源,其他时候倒也罢了,可如今我在谋划大事,背后牵涉太多,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真有哪位后来的超脱者无意窥探到真相,免不得大家大打出手,坏了情分。”

“所以!”叶昂说着,随手编织了一个“系统”,化作一点灵光,随手一点,霎时间跨越无穷时光屏障,将那“系统”灵光落在下方叶昂的真灵上。

“这样就好了,既可以作为遮掩,又能作为提醒。”

一旁,陆起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疑惑,“老师,到底伏羲是起源,还是叶昂是起源?”

“风姓伏羲氏,叶落随风止,是先有叶落还是先有风起,谁又能知道呢?”

“如果有人追溯伏羲的起源,会发现叶昂,而若是追溯叶昂的起源,便会发现伏羲。”

“但是真正的起源。”说道这里,叶昂转过身,意味深长地看着陆起,“忘了告诉你,我是第一个超脱者!”

“没有人能够锁定我真正的起源。”叶昂说完,挥一挥衣袖,消失在高维之中,

陆起目光之中,疑惑渐渐消,看向下方被一群英姿飒爽的女卫保护起来,还在茫然中的“叶昂”,轻轻一笑,也转身消失在无尽时空中。

本卷终……

全书完!

喜欢家里有门通洪荒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