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荷小说林致远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长洛。

皇宫。

年轻的皇帝正在龙榻上酣睡。

外面矗立的宫女与太监眼观鼻、鼻观心,连呼吸都没有一丝声音。

深夜寂静,一如往常。

一道青气下落,躺在床榻上的皇帝翻了个身。

……

“朕……这是在何方?”

皇帝朦朦胧胧间,走到了一处满是桃花的庭院内,望着满树桃花,蓦然觉得有些熟悉。

他最近正为政事疲惫不堪。

天下承平日久,百姓繁衍,耕地不足,加之人心欲壑难填,已经宛若干柴烈火,只需要一点火星就要燃烧起来的危险局面。

更火上浇油的,则是各地宗派四起,各种奇门术士层出不穷。

虽然在修炼界,号称是千百年来修仙界难得的盛事,但修仙者不尊朝廷,江湖术士多喜用邪法害人,都是不稳定因素。

炎汉不得不组建‘禁咒司’,设禁咒将军、禁咒校尉等职务,遍布各郡县,又下令,凡遇妖道以邪法害人,直接以黑狗血破法,浸粪坑而死!

即使如此,也依旧挡不住涛涛大势。

但如今,望着这一片桃林,皇帝蓦然觉得心情松快了不少,嘴角不由勾起。

“陛下还请满饮此杯!”

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带着一行侍女,突然出现在桃园中,其中一位英气勃勃的侍女,就捧来了一杯清酒。

皇帝刚刚想拒绝,却似乎被其威势所慑,不由自主地照做。

当酒液灌入喉咙之后,他才有些后悔:“怎么回事?朕莫不是中了法术?但天子有龙运护身,炎汉更有两位老祖坐镇,怎么会有术士能害了朕?”

然而,下一刻,他的表情就忽然变化。

一股最深处的记忆,在他心中浮现出来。

“炎汉第二帝国、朕……小妹?”

这时候,他望向那位雍容华贵的女子,却突然认了出来:“清源?”

“哥哥能复返本源,实在可喜可贺!”

西王母淡淡一笑。

“朕……两位老祖……这是怎么回事?”

神武皇帝骇然道:“当日大日摇落,几如灭世……然后呢?”

“是夫君救了我等。”清源坦然道:“如今炎汉两位老祖,正是合一与九

碧荷小说林致远在线全文

灵龙母,我炎汉第二帝国,算是嫁接到了炎汉帝国之中……哥哥能再做皇帝,也是天命所归,理所当然!”

当厘定天地人三界之后,地界,或者说冥界之中,就有轮回之能。

作为西王母,清源也知道钟神秀正在不断将炎汉第二帝国的人送入轮回,转世投胎,在炎汉帝国之中复活。

这倒不是钟神秀不可以直接复活他们,只是不想打乱自己世界的发展罢了。

否则突兀多出一个炎汉第二帝国,也实在太过惊悚。

“两位老祖也在……”

神武皇帝吐出一口长气:“那朕便放心不少,唉,如今这天下,却也麻烦……”

碧荷小说林致远在线全文

叹息一声,有些遗憾,自己为何不能生在霸兴之治的时代呢?

“哥哥此时降世,却也有几分天命。”

清源虽然是西王母,但在这时还念着旧情,道:“他定天规,此时仙道大昌,却有盛极而衰之厄……甚至,可能还会绝地天通!”

“绝地天通?”神武皇帝笑了:“如今天地人三界互不相犯,岂不早已绝地天通了?”

“绝地天通,乃是末法!”西王母却抛出一个炸弹:“此事之后,人间恐怕再难见修行者了……但在此之前,仙道必有一次最后爆发……兄长作为人间帝王,需把握此次机会,或许能飞升天阙,成仙做神呢!若过错此次机会,怕是日后就要永世冥土沉沦了……”

即使是神武皇帝,骤然听到这个秘密,也不由心里一颤:“为何……会有末法?”

“不知,他也没说。”

清源又将一面镜子交给神武皇帝:“此镜有神通,能护佑于你,我言尽于此,希望来日能昆仑相见!”

“昆仑……你是……西王母?!”

神武皇帝目瞪口呆,突然间,又感觉自己似乎身处高空,猛地下坠。

“啊!”

龙榻之上,神武皇帝一个鲤鱼打挺,全身一抽。

“陛下?”

几个太监宫女立即跪了下来。

“朕……无事!”

神武皇帝斥退众人,又重新躺下:“刚才的,是梦?不对……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或者说,我还是从前那个我,但多了一段前世记忆……真的如梦似幻啊。小妹……她怎么可能变成西王母?那驸马便是东王公?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他手掌一抹,又摸到了一片光滑之物。

神武皇帝不动声色,将此物拿在手里,发现是一面青铜镜子,背面隐约有两个篆文——昆仑!

“昆仑镜?”

神武皇帝喃喃自语,突然宫外一阵喧嚣传来。

“出了何事?”

他皱起眉头,喝问道。

“启禀陛下,天有异象!”门外一人战战兢兢地回答。

神武皇帝将昆仑镜收入怀中,走出殿门,抬头望天,面色不由一滞。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无数流星划过天空,更有五轮明月降下。

‘这就是……盛极而衰中的盛?’

神武皇帝心里有底,但还是沉声道:“立即传钦天监入宫!”

“喏!”

……

“哦?清源也见过神武皇帝了?”

钟神秀行走在一处乡间,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他是主动示意清源暴露自己身份的,反正纵然不暴露,太平广妙他们猜也能猜到。

不是有些情分者,又怎么会专程复活他们?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就是了。

他抬头望天,只见金乌东升,原来已经到了凌晨,天色将亮未亮之际。

‘嗯,那五道明月,都已经顺利托生了。’

钟神秀可没有坑人,虽然天降明月,声势浩大,但落下之后,那些明月都隐匿无踪,没有大大咧咧地被修仙者发现。

最多,就是生产的女子,或许有些梦兆,比如明月投怀什么的。

吱呀一声。

前方一处木门打开,一名男子满脸喜色,抱着还在襁褓中的婴儿走了出来:“感谢上苍,让我一举得男,我江家有后了。”

他望着钟神秀,忽然叫道:“这位公子请留步,俺们这有风俗,孩子名得请第一个路过的起,您一看就是学富五车,还请给小儿取个名吧……”

“江流儿!”

喜欢神秀之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