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了宝贝是不是想要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噗噗噗……

接连不断的锤了三四百下!

星光暴散……

小白啊小酒冲锋而出……快抢,不然就要被那把枪吃了……

祝融真火亦随之冲出,一如之前……

气运点,如雨下落。

落在已经呆若木鸡的左小多脑袋里,半晌愣是没回过神,平白浪费了那份爽利……

左小多现在已经傻了……战雪君……怎么会这么强?

“雪君!”

眼见战事终了,项冲狂喜地冲了过来。

甚至还没忘记用补天石恢复了一下伤势,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

“阿冲。”战雪君的眼中乃是满满的深沉爱意,却是脸色复杂的后退一步:“你……你先不要过来,听我说……”

“雪君,你……怎么了?”项冲眼中全是欢喜。

“我……我身上有魔气……我控制不了……杀气……我……”

战雪君满眼尽是痛苦的喃喃道,其身上的强横威势,并不因战事告一段落而稍歇,反而有余未尽,渐次升高的趋势。

“你…你这是怎么了?”项冲心中一紧。

“我被魔孽入身,注定不再是你的良配了……”战雪君脸色很痛苦。

“啊?什么?”项冲目瞪口呆。

正待分说之际,却听见左小多收起手机,不耐烦地说道:“现在情况这么紧急,哪里有时间看你们两个演苦情戏?有时间儿女情长,莫如赶紧的分头行动去救援其他人等!”

两人正是满心痛苦的当口,竟被无情话语打断,不禁愣在当场,不知该作何反应。

“不过就是一点点魔气,怎么就魔孽入身了……整得跟戴了个绿帽子怀孕了似的……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

左小多手一指,气咻咻道:“战雪君,你男人现在忒不争气,你赶紧给我去干活,看看其他人什么情况了……嗯,你俩人还是一起行动吧,看项冲现在这幅德行,驰援碰上强敌,非得把他自己也给搭进去不可!”

“你们俩现在关注的就不是重点,真有什么事儿解决不了的不是还有我吗?快点滚蛋,别光顾着谈情说爱,就你们俩也妄想给我喂狗粮?你们这点伎俩,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赵子龙跟前耍花枪!花枪懂吗?我可告诉你们,你们俩刚才耍花腔的哪出,我已经录像了,不想被公开处刑,赶紧给我干活去!”

项冲与战雪君满脸通红。

什么久别重逢的喜悦,什么难言的苦痛,什么满腔的伤心,刹那间都是飞到了九霄云外。

两人都是恨恨的看着左小多。

这贱逼说话怎地这么的难听么!

什么叫做戴了绿帽子?你丫会不会说话的?

还有还有,我们俩刚才那说的都是心里话,怎么就耍花腔了?

此花腔跟彼花枪能是一回事么?

不过听到左小多这么一说,战雪君登时放下了心来,就是,有啥解决不了的事情,有左老大呢!

甚至就算左老大也解决不了,不还有左老大老爸老妈么,当初御座大人貌似提了一嘴自己的状况,说了需要一定的过渡时间的……

这么一想,顿时神清气爽起来,连魔意扰神的状况都一下子好了许多。

其实想来也是,战雪君又回想起自己被魔族抓去当做工具人那样折磨,在那等根本没有半点希望,根本就应该放弃相救自己的时候,左小多仍旧挺身而出,于绝无可能的情况下,生生将自己给救了出来!

那已经是断断不可能的事情,他还不是做到了么。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有心,只要不放弃,这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项冲也想到左小多的相法神通,左老大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肯定是心有定见,肯定没事了,自己两人就是自己吓唬自己,杞人忧天了。

此念一生,登时宽心大放。

放心之余,旋即便向着左小多比个中指,以报复这货说自己绿帽子啥的之仇,然后拉着战雪君,一路如飞而去。

动作虽快,但是怎么也都看着有点儿甜甜蜜蜜的意思……

显见两人放宽心得太早了,竟忽略了左小多所言的另一个重点,当日九重天劫变故之余,以左长路吴雨婷无良夫妇为首,左小念为帮凶,开启了无良人的另一操作模式——录像!

刚才左小多说的录像可不只是说说而已,是真的录像了,这样优质的素材,若是不留念,日后不作为要挟、公开处刑的手段,岂不可惜!

嗯,若是从某种意义,或者从长远角度来说,这个素材,这个录像,才是项冲夫妇未来的心腹大患,其可怕程度,哪

流水了宝贝是不是想要无删减全文阅读

里是区区一点魔扰可比的,差天共地,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这份明悟,项冲夫妇还远远没有体悟到,等到体悟到的时候,早已经晚了!

眼见两人满身轻松的联袂而去,左小多长长松下了一口气,赶紧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而去。

战雪君身上的问题当然很大,但是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丫头有了逆天气运、不劳而获的得到登天修为,不付出相当的代价怎么可能?

不过这些随着修为增长,都处在可处理的范围之内。

说到底还真不算是啥大事。

再说了,只等项冲收取了气运龙,让他俩出去看看有合适的再抢一条给战雪君,综合他们两口子的气运并流,何事不可为……

浓雾翻滚。

陈啸天已经将面前的祖龙高武学子击杀,收取了气运龙,正待转身离去,却见浓雾一阵翻滚,一个黑衣少年,急疾而来。

左小多触目所及,登时看到地上的尸体,玩味的笑了笑:“居然已经完事了?”

陈啸天淡淡的道:“左小多?你来晚了一步。”

左小多看着手中的天机批令,脸上的表情更加玩味了:“陈啸天?”

陈啸天微笑:“幸会。”

左小多眯起了眼睛,道:“北斗第一星,阳明星,天之太尉,贪狼太星君;古天枢,乃是妖庭一等一的大人物,相逢便是有缘,怎地还不出来一见?”

陈啸天瞳孔收缩,眼眸中,星光点点,看着左小多,淡淡道:“所谓巡天御座之子,果然不同凡响,端的见识过人。”

一听这句话,左小多如何还不知道面前人的芯子已经换人了。

淡淡的笑道:“不知道我应该称呼你贪狼星君好?还是阳明星君?亦或者是天枢星君?”

陈啸天道:“本座天枢!不过,贪狼之名,倒也其名不虚,随你怎么叫吧。”

“那好,贪狼星君你好。”左小多笑眯眯的:“星君大人此际附身在我的老相识身上,我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贪狼星君眯起眼睛:“老相识?”

左小多哈哈一笑:“梦沉天,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那陈啸天目光一寒,旋即恢复成为了陈啸天本尊的声音:“左小多果然是目光如炬,佩服佩服,但我心下仍是不解,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在动手了断之前,可能解开我的这点疑窦吗?”

左小多淡淡道:“以你的这点微末道行,真以为可以弄出来多么机密的事情?你所有的筹划,一应筹谋,在我眼中不过是笑话而已。”

左小多此际委实非是虚言恐吓,他的确是早就发现了梦沉天。

之前在初初聚集人数的那时候,左小多早早的甩出去三十六张天机批令,而通过天机批令的反馈,意外发现竟有梦沉天在内,登时让左小多吃了一惊。

他是真没想到,梦沉天居然能够混进祖龙高武的队伍之中!

而更让左小多讶异的还不止是梦沉天,尚有另一位熟人,只闻其名而没有当真照过面的熟人——宁倾城!

左小多乍见这两个名字,登时就感觉到事情很不对劲,这祖龙高武,难不成已经沦为筛子了不成?

怎么会被渗透成了这样子?

自从进来,他就一直在致力寻找梦沉天,他可是很知道这家伙有多阴的!

自己当日一个局将梦家打了整个户口本,唯有这个梦沉天竟然没事,逃出生天不得止,还能潜入祖龙高武,列席今朝的群龙夺脉!

左小多固然早就知道这货绝对不是梦家血脉;而宁倾城亦逃脱活命,那么宁倾城也不是宁家之人!

仔细想想,这两个家伙非止命大,运道亦是远胜常人,从前一个天道局跑出来,兜兜转转,居然又进入了第二个天道局,而且现在看起来还是主力!

若不是自己的相法神通已经更进一步,只怕还看不破这两人的真实身份,个中胜负之处,难有定论!

梦沉天的声音悠悠传出:“梦家……还活几人?”

左小多嗤了一声:“连你在内,即将死绝!现在整个梦氏家族,就只得你梦沉天仅有的死剩种,还没有销户。”

梦沉天不说话了,取而代之的变成了贪狼星君的声音:“左小多,你们现在杀人,都时兴灭人家全族么?”

左小多哈哈

流水了宝贝是不是想要无删减全文阅读

大笑,言语间尽是嘲讽的道:“贪狼星君大人,你说的这话,可是让我诧异莫名啊,据古典所记,你们妖族主宰大陆之时,不是动不动就要吃一整个城的人,怎么,现在不过仇杀灭人一族,你就看不惯了?装什么大瓣儿蒜啊?”

贪狼星君呵呵一笑,星光璀璨,一柄降魔杵出现在手中,淡淡道:“既如此,本星君就代天巡狩,替天行道了。”

喜欢左道倾天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