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上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黎俏身子一歪,顺势靠在商郁的肩头,又重复了一句,“开过去。”

流云迟疑地看着后视镜,似乎在征询男人的意见。

副驾驶的落雨则伸了伸腿,不耐烦地催促,“你倒是开啊。”

流云轰了一脚油门,车子提速驶向了主路。

半分钟后,车辆被路障拦截。

流云不敢回头,只能偏头看着落雨,眼神里略显挑衅,似乎在说‘要不你来开’?

这时,商郁拢了拢袖口,好整以暇地看向黎俏,沉声戏谑,“闯过去?”

黎俏扯唇,刚伸手准备降下车窗,后方一辆黑色防弹车由远及近地快速驶来。

防弹车一个急刹停在了前面,短促的喇叭声响起,负责封路的警署人员从路边涌来,二话不说就挪开了路障。

随着三辆车依次驶过,警署人员右手握拳抵在胸口,弯腰行国礼。

有了防弹车在前面开路,接下来所有被封锁的路段皆畅通无阻。

流云偷偷觑着后视镜,心里疑惑又不敢多问。

荣耀丹斯里在缅国的地位这么高?

不受封路管制,甚至还能让警署队员行礼相送,这待遇堪比王室了吧?!

而且,那辆防弹车明显就是象征身份的座驾,车牌号:K312。

……

另一边,送走了黎俏和商郁,苏墨时拽着吴敏敏回了客厅,“你胆子够大的啊?”

“什么胆子?”吴敏敏以为他说的是防弹车,梗着脖子反驳了一句,“那车本来就是俏俏的,我让阿达给她送回去那也是方便她在这里出行。”

她顿了顿,撇着嘴又补充了一句,“缅国内比唯一的特权车,不用白不用。”

苏墨时摇了摇头,揉着吴敏敏的脑袋,神色无奈又宠溺,“我说的是衍爷。”

吴敏敏疑惑地皱眉,“他怎么了?”

苏墨时说:“你是第一个见到他直接叫妹夫的人。”

“不能叫嘛?”吴敏敏反问,下一秒似乎想到了什么,踢了下茶几的桌腿,“难道还要让我叫他姐夫?想都不要想哦,我才是姐姐。”

苏墨时叹了口气,轻声细语地解释了几句,末了,耐心地叮嘱,“下次见到他,记得客气一点。”

话落,吴敏敏就撅着嘴,挺不以为意的样子,“要不是俏俏,他就算是世界霸主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俏俏选的男人,如果心胸那么狭隘的话,我建议她离婚。”

苏墨时:“……”

说了个寂寞。

吴敏敏摸着自己的肚子,斜睨着苏墨时,“好嘛,不叫就不叫,反正是俏俏的老公,又不是我的,他除了比你好看一点,身高比你高一点,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苏墨时站起来,似笑非笑地拍了拍她的头,“明天晚上你也自己睡。”

吴敏敏毛了,挺着孕肚就跟在他身后念叨:“你好小气,我又没说错,他最少有一八八,你才一八三……”

……

时间匆匆,又过了一天。

距离苏墨时和吴敏敏的元旦大婚还剩下三天,越来越多的私人飞机落地缅国内比国际机场。

这天晌午,拓印着柴尔曼标志的大型私人客机如约而至。

机场内外全线戒严,包括其他同时间的航班都被迫盘旋让行。

仪仗队和军部副指挥官列队迎接,场面十分气派。

舷梯铺设了红毯,随着机舱门打开,萧叶辉一身西装革履率先踏出舱门。

这等迎接仪式,堪比重要领导人专访会晤。

此时,萧叶辉的身旁跟着一名金发碧眼的女子,两人全程无交流,状态很疏离。

副指挥官疾步而来,站在萧叶辉面前,握手寒暄,“公爵,玛格丽公主,远道而来,欢迎欢迎。”

萧叶辉嘴角挂着礼节性的笑容,“有劳副指挥官。”

“下榻的酒店已经安排好了,公爵请上车。”

萧叶辉看了眼玛格丽,和她一对视,两人便率先走向了车队。

副指挥官只是奉命来迎接,并不清楚这次柴尔曼家族具体有多少同行的家眷。

几个人依次上车,副指挥官还没发话,远处的舱门又徐步走出来几人。

正中间的老者手执拐杖,一名中年妇人搀着他的臂弯,两人身后还跟着几个随行。

“公爵,那几位是……”

萧叶辉低头整理着左手的白手套,淡淡地出声,“不用管,出发吧。”

副指挥官目光微闪,递给司机一个眼神,车队和一众军部的军车便驶出了停机坪。

不多时,几辆黑色商务车缓缓驶来,待所有人上了车,径直朝着最高指挥官柏明寅的住处进发。

车厢,萧弘道敲了敲膝盖,睨着窗外的景色,感慨般说道:“这么多年,内比的变化真是不小。”

他身旁的明岱兰弯了弯嘴角,“我怎么不记得你来过内比?”

“好多年了,那会儿……”萧弘道声线低沉又透着几分调侃,“你应该还在帕玛,被商纵海逼婚。”

明岱兰呼吸一窒,偏头看向了窗外。

她不说话,只是不停咽着嗓子,情绪稍微有些波动。

副驾驶的尹志宏适时接话,“我记得柏明寅就是得到先生的点拨才能成为现任最高指挥官,先生当年在缅国,想必也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

“比不得从

坐在木马上在线全文

前了。”萧弘道摩挲着膝盖,缓缓舒展眉心,“老尹,这段时间,你盯紧小岩,别让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尹志宏应声,明岱兰已然恢复了端庄的姿态,回首问道:“小岩又怎么了?”

萧弘道靠着椅背闭目假寐,摆

坐在木马上在线全文

了摆手,“你那好儿子你还不清楚,整天寻花问柳,缅国不比英帝,文化传统不一样,他别碰了不该碰的人。”

明岱兰睨着他眼角的皱纹,沧桑又布满老态的脸颊,早已找不到当年的意气风发。

她垂下眸,眼底藏着自嘲。

人生当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

别院,萧弘道抵达缅国的第一时间,商纵海就得到了消息。

他翻着手里的医书,头也不抬地说道:“去告诉丫头和少衍一声,让他们自己多加小心。”

卫昂低头,“家主,要不要派点人……”

商纵海抬了抬手,打断了他的话,“不用小题大做,萧弘道还不敢在缅国乱来。”

喜欢致命偏宠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