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轻漂亮继坶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在过去的七个世纪里,哨兵之塔一直是游荡在废土中的怪物们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哪怕是没有理智的畸变体和在废弃魔能中滋生出来的游荡灵体都会本能地远离这些充斥着庞大能量、随时会向外释放净化光束的危险设施,极少会有成群的怪物靠近哨兵之塔,主动发动进攻更是前所未有的情况。

然而今日,哨兵之塔的大部分防御功能已经离线,残存在高塔周围的古老警戒装置将无力再对抗集结起来的畸变体军团,而来自上层指挥节点的命令更是驱散了盘踞在这些怪物们混沌心智中的本能抵抗——在一个命令下,数以万计的畸变体和魔能灵体便开始在废土中转向,将它们那令人生畏的锋矢指向位于废土高地上的宏伟巨塔。

而与此同时,大量的畸变体仍然在源源不断地从废土深处涌来,补充进屏障边界的战区,持续给防线上的人类军队们制造着压力,让这些顽抗的凡人无力去阻止畸变体们的行动。

从高空俯瞰,整个废土边界已经充斥着无数道层层叠叠的污浊巨浪,被困在宏伟之墙内长达七个世纪的、数量几乎无穷无尽的畸变体们不断受到“指挥信号”的感召,源源不断地补充进那些冲击边界的“军团”中,曾经阻挡他们的高墙正在一段一段地熄灭,闪耀微光的能量屏障上不断出现越来越大的缺口,凡人的军队在那些缺口前竭力作战,拼命尝试堵上防线中的漏洞,然而漏洞的规模却越来越大,渐成无法收拾的局面。

一个半人半树的怪物站在曾经的刚铎北方边境,从高高的山岗上俯瞰着远方的景象,大军如潮,冲击着屏障尽头的缺口,也冲击着远方那座宏伟的、仍然漂浮在半空中的哨兵高塔,他看到畸变体军团的一股锋矢终于靠近了那座高塔的基座,体型几乎与城门相当的巨型变异个体在基座前的平原上停了下来,在无数炮灰的簇拥下,那些身上涌动着污浊血肉的巨“兽”俯下身子,用变形的手脚将自己固定在地上,其背后平行生长的骨刺结构则遥遥指向那漂浮在空中的高塔——

“巨兽”背后的骨刺之间充盈起明亮的电光,高度压缩的魔能在空气中引发尖锐呼啸,片刻的蓄力之后,如同光束炮一般的攻击便划破空气,猛烈轰击在那壮观的高塔上。

高塔表面迅速荡漾起了层层波纹,塔身自带的能量护盾挡住了巨型畸变体释放出来的高能光束,随后,设置在高塔基座上的一些魔力机关才开始进行稀稀拉拉的反击,奥术飞弹和电弧扫过荒野——这仅剩的自动防御火力击杀了一些过于靠近的畸变体,但更多的“巨兽”却在平原上聚集起来,接二连三的高能光束开始不断轰击哨兵之塔的上层结构。

来自远方的炮火轰鸣声撼动着大地,空气中越来越浓郁的刺鼻气味刺激着战士们的神经,脚下的大地在震颤,天空的云层在燃烧,而在年轻的通讯指挥官眼中,整个世界最重要的事物却只有一样,那就是不远处一座半埋掩体中停止工作的信号中继枢纽。

芬迪尔·维尔德带领着仅剩的四名士兵穿行在遍布着嶙峋怪石、飘动着刺鼻尘埃的有毒废土中,因宏伟之墙崩溃而卷起的气流不间断地卷来,把他的一头银色短发吹的杂乱无章,原本整洁的军装如今满是泥土和破损,裂开的袖子里可以看到渗血的伤口,他越过一道低矮的天然石墙,那座失去响应的通信中继掩体出现在几百米外,半掩埋在地下的混凝土拱顶看上去还算完整。

“没有被袭击的迹象,可能是宏伟之墙失控过程中释放的能量破坏了中继器的什么结构,不幸中的万幸。”

芬迪尔在心中迅速做了判断,在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向前迈出脚步,但就在这时,始终跟在他身后的一名士兵却突然指着不远处的天空喊道:“长官!你看那边!”

“那边有……”芬迪尔下意识地嚷嚷了一句,然而等他抬头望向士兵手指的方向,喉咙里的后半句话却直接被咽回了肚中。

他看到那座漂浮在半空的哨兵高塔表面正不断绽放出一团又一团明亮的电弧,充斥着污浊红色的能量团接二连三地轰击在高塔的中部,哨兵之塔顶端残存的能量原本就已经愈发微弱下来,而在那接连不断的攻击下,高塔两侧勉强延伸出去的光幕更是开始加速崩溃,愈发稀薄的能量屏障摇摇欲坠的宛若风中残烛。

“那些怪物想把高塔彻底摧毁!”另一名士兵惊恐地喊道,“一旦那座塔彻底毁了,哪怕精灵那边重启了屏障,咱们这边的这道缺口也永远没办法堵上了!”

芬迪尔瞪着眼睛,手下士兵的惊呼声在他耳中回荡,远方那高塔上的闪光也在他眼中不断闪耀,然而作为一名手下只有几个士兵的通讯队长,作为一个正陷入广袤战场上的底层军官,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无力阻止这一切发生。

但下一秒,他的目光便落在了不远处的那座通讯中继点上,荒原上呼啸的寒风让他清醒,他无视了自己脑海中那点毫无意义的个人感伤,带上自己仅剩的战士们便朝那座掩体冲去。

掩体的外部并未遭到摧毁,芬迪尔很快便带着士兵冲进了这座半埋结构的工事中,第一眼,他便看到了人工坑洞中心那台已经熄灭的魔网终端,以及两名倒毙在终端附近的塞西尔士兵。

阵亡的士兵周围并无敌人进攻的痕迹,但尸体的胸口附近却可以看到触目惊心的烧灼、贯穿伤口,魔网终端旁的地面上可以看到高温炙烤过的痕迹,而原本应该设置在附近的能源放大阵列和备用的储魔水晶已经尽数化作焦黑的残骸碎片。

宏伟之墙失控过程

我的年轻漂亮继坶小说全文

中向周围随机释放能量脉冲,其中一道能量脉冲恐怕正好扫过了这处通讯据点,导致了关键设备过载失控,驻扎在这里的士兵或许曾尝试抢救最重要的魔网终端,他们扑向了工事中心的设备,随后被突然引爆的能源装置夺取性命——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的致命伤位于胸口。

芬迪尔的目光在阵亡者身上快速扫过,他大致判断出了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这时候却已经没有时间去安葬战友,他命令手下士兵先将阵亡者的遗体搬到一旁,腾出维修设备的空间之后便立刻趴到那台魔网终端旁边,开始替换掉里面已经过载烧毁的结构。

而在他开始忙碌之后,一名在旁边打下手的士兵突然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安地小声说道:“长官,你有没有感觉……咱们身子底下一直在震动?”

“整个带状平原都在震动,”芬迪尔头也不抬地说道,“那是远方的炮火,还有那些怪物进攻哨兵之塔的动静——别废话了,如果在这里浪费的时间太多,那你要面对的可就不只是这点震动了!”

“是,长官,”士兵听到教训赶忙大声答应,但过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着,“好像震动越来越强了……就跟什么东西正在靠近似的……”

芬迪尔没有理会手下的念叨,他只是飞快地将新的组件安装到通讯装置的空槽中,又直接用自己的魔力在终端内的某些结构上刻画着已经被彻底烧融的符文基板,一边忙于操作,他又一边飞快地抬头,带着担忧的神色看向工事内朝向刚铎废土的那道狭窄窗口——透过窄窄的气窗,他看到那座漂浮在半空中的哨兵之塔表面护盾闪烁,整个塔身都已经开始剧烈震动,而一种令人极端不安的刺耳呼啸声不断从平原方向传来,摄动着每一个人的心神。

而就在这时,一阵低沉的嗡嗡声突然从他面前的魔网终端基座中传来,这熄灭损坏的装置终于在他手中恢复生机,和远方的通讯也随之接通。

聚焦水晶勉强点亮,投影出模糊不清的幻影,芬迪尔顾不上继续调试系统,他压制着过快的心跳,一边将装置切换到紧急转发模式一边对他在这里能够联系到的所有终端发出呼叫:“这里是塞西尔通讯士官芬迪尔·维尔德,紧急情况,畸变体正在进攻98号哨兵之塔!畸变体正在进攻98号哨兵之塔!我这里能看到他们的集结方位,进攻主力大致在黑色丘陵西南……”

一声轰然巨响便在此刻响起,打断了芬迪尔连续不断的呼叫和广播,也打断了通讯掩体中所有士兵的动作——甚至一度打断了战场上呼啸的炮火声,打断了在怪物和人类之间呼啸回卷的混乱狂风。

随后是第二声巨响,以及一连串刺耳的呼啸和轰鸣。

远方那座哨兵之塔表面最后的护盾光辉在呼啸声中熄灭,威力强大的光束炮击毁了高塔内的某条主要能量管道,巨响从高空传来,殉爆从塔内开始——充斥着火焰的裂隙瞬间便布满那高塔,紧接着失控的能量便在高塔的基座和塔身的反重力机关之间产生了致命的共鸣。

守护这段防线七百年的哨兵之塔表面开始发生无数的连锁爆炸,坚韧的古代合金框架让高塔的主体并没有在这些爆炸中彻底四分五裂,但塔的全部机能已无可挽回地走向终结,在片刻的摇晃(这摇晃更像是一个垂死巨人最后的挣扎)之后,那漂浮在天空的

我的年轻漂亮继坶小说全文

巨塔降落下来,首先砸毁了它自己的基座,随后压垮了下方的山岗,最后以缓慢却可怖的姿态倒向东南方向的丘陵。

这座高塔两翼延伸出去的能量屏障终于彻底熄灭了,宏伟之墙的一部分结构在这一刻终于永久地消失,化作了一道从塞西尔南部边境一直延伸到提丰北部防线的可怕缺口。

通讯掩体内,一名士兵目瞪口呆地看着远方那可怕的一幕,看着那道在数百年间都屹立在文明世界边境、仿佛某种自然现象般“理所应当”的屏障在自己眼前彻底熄灭消失,巨大的冲击甚至盖过了所有的紧张、恐惧情绪,他只是和其他士兵们一样愣愣地看着那个方向,良久才从喉咙里挤出声音:“长官……墙塌了……”

“我看到了,”芬迪尔几乎咬着牙说道,他只有这样才能勉强维持自己的镇定——尽管他自己也是个刚踏上战场不久的“士官毕业生”,但在手下士兵面前,他必须维持自己的镇定态度,“我们立刻转移,去确认备用线路,刚才的能量冲击很可能再次损坏了我们和提丰之间的通讯,现在魔网终端里到处都是噪声……”

一边飞快地说着,芬迪尔一边迈步朝着掩体外面走去,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镇定,却还是险些被一根从附近土壤中钻出来的青翠藤蔓绊住——他踉跄着朝前晃了两步,好歹抓住了一根支柱才没有狼狈倒地,他站在工事的出口,在粗粝冷冽的寒风中注视着刚铎废土的方向,心中一时间有点恍惚。

但在下一秒,他便仿佛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猛然转头看向了自己刚才走来的方向,看向了刚才差点把自己绊倒的东西。

……

哨兵之塔倒了,那道将废土封锁七百年的、代表着凡人愚蠢顽固的屏障终于被撕开了一道永久的缺口。

负责进攻北方防线的德鲁伊神官离开自己所处的高地,在护卫部队的簇拥下重新调整畸变体军团的主力锋矢,开始将进攻压力集中至那段新打开的缺口方向,而一股振奋的情绪则充斥在他那已经异质化的神经系统中,驱散了从开战至今积蓄在他心中的郁闷恼怒之情。

他的恼怒自有理由——从开战至今,军团的各个分支便都在传来顺利推进的情报,几乎每一支向外推进的部队都如同摧枯拉朽般碾压着那个可笑“联盟”所组建起来的抵抗力量,从废土中冲出来的大军占尽了突然袭击和数量庞大的优势,在所有战线上捷报频出——可唯有他这里是个例外。

塞西尔人的顽强抵抗以及他们那简直不讲道理的、仿佛神经质一样疯狂堆起来的火力让进攻北方防线的畸变体军团吃尽了苦头。

那TM把整片大地都炸翻好几遍的火力根本就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连TM怪物们反馈回来的神经信号都感觉对面那帮人类才是怪物!

但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军官进攻受挫的屈辱已经在那座哨兵之塔倒下的一刻得到弥补。

塞西尔人的意志再顽强,火力再强大,他们也堵不住一道几乎可以把黑暗山脉撕开的缺口。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畸变体的潮水越过他们的防线,冲进他们的家园,撕碎他们的手足亲友。

“给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形态如狰狞树木和丑陋人类合体般的黑暗德鲁伊高声喊道,在他的意志驱使下,畸变体汇成黑潮,汹涌着冲向黑暗山脉东侧的山口。

然后,他感到了大地深处的震动——

起初,他以为那是远方炮火的轰鸣,然后,他以为那是自己麾下大军在撼动这片焦土。

但后来他发现那都不是,那震动来自更深处,来自更远处。

那就仿佛有某种无比庞大的巨型生物正在泥土深处钻行,仿佛有一个可怕的东西……或者大地深处的某种结构正在破土而出。

“教长!!!”下级神官惊恐的嘶吼声打断了黑暗德鲁伊的思考,“地下有东西钻出来了!!”

负责指挥军团的黑暗德鲁伊下意识抬头,看向前方军团的尽头。

在那里,无数噩梦般的狰狞巨藤从大地深处破土而出,又在瞬间重组转化成为参天巨树,带刺的荆棘藤条抽打着曾位于宏伟之墙脚下的焦土,强壮的畸变体,身形巨大的“巨兽”,浑身流毒的生化合成兽以及魔能怪物——这些本该狰狞可怕的生物被接二连三地刺穿身体,卷上半空,在高空拼死挣扎扭动的姿态宛若被食蝇草捕获的飞虫。

一道规模惊人的绿林屏障正在穿透黑森林边界的土地,在极短时间内成型,而一个隐约有些熟悉的女性声音不知如何越过了这片广阔的战场,在黑暗德鲁伊的神经系统中轰然炸响:

“一个惊喜,我的昔日同胞,伯特莱姆教长。”

喜欢黎明之剑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