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轻岳坶100章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圆珠笔钢珠磨削机床是一种专用机床,全球一年的销售量也不过区区四五十台,用户仅限于圆珠笔头的制造商。也正因为销售量少,所以市场上只能养得起米朗这一家公司,再多一家生产商,大家就都要喝风去了。

随着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许多商品的制造都被中国企业垄断,圆珠笔头便是其中之一。全球90%以上的圆珠笔头是在中国生产的,而这又导致了米朗公司的产品主要是销往中国。

如果把整个中国当成一个买家,则钢珠机床这个市场就是一个典型的一对一的市场,只有一个卖家,同时也只有一个买家。

在杜兰蒂送来的那些中文报纸上,记者们声称中国使用的钢珠机床全部来自于海外,一旦出现海外向中国禁售此类机床的情况,中国的圆珠笔企业将会被“卡脖子”。这样的论断,寻常中国人看了会觉得很有道理,但在普勒和杜兰蒂看来完全就是荒唐可笑。

我吃饱没事卡你的脖子干什么?

试问,米朗公司的机床不卖给中国企业,还能卖给谁?

卡中国人的脖子?没等中国人被卡死,米朗公司自己就先饿死了,我有必要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吗?

“中国人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这种卡脖子的说法,一定是他们玩弄的一个花招。”普勒断言道。一件事一旦太不合常理了,背后一定有阴谋,这是谁都能想到的。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玩这个花招呢?”杜兰蒂诧异道。

普勒想了想,说道:“或许,他们是想用这样的方法,诱骗我们降价吧?报纸上说的这个春泽市,有咱们的好几家客户,他们曾经以订购数量较大为由,要求我们给他们一个优惠价格,但被我们拒绝了。我想,这是他们想出的一种新的谈判策略。”

“有可能。”杜兰蒂点头说,“他们通过这样的方法,向我们发出威胁。如果我们不答应他们的降价要求,他们就会自己开发同类机床,替代我们的产品。”

“那么,杜兰蒂,你认为他们真的会这样做吗?”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小说完整全文

普勒问。

杜兰蒂摇摇头,说:“我觉得不会吧?他们自己开发的机床,就算品质和我们的相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小说完整全文

仿,价格上也不会便宜多少。如果一台机床便宜5万欧元,他们先期投入700万欧元,至少需要卖出140台机床才能收回投资。

“而春泽市每年从我们这里采购的机床还不到10台,这意味着他们的投资回报期要超过14年,这还没有考虑到700万欧元的利息。如果考虑到利息支出,他们恐怕永远都无法收回这笔投资,所以这是完全不符合理性的一个决策。”

“没错,这完全就是一个骗局,任何一个小学生都能够看出来。”普勒笃定地说,“杜兰蒂,给你寄这些报纸的那家中国企业,肯定也是参与了这个骗局的。你等着瞧吧,不出一个星期,他们肯定会和你联系,商讨降价的问题。”

“那么,我们该如何答复他们呢?”

“坚决地表示拒绝。他们如果想自己开发机床,就去开发好了,我不相信他们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行为。”

普勒信心满满地说。

普勒的预言很快就得到了印证,仅仅过了三天,杜兰蒂便带着两位中国人来到了普勒的面前,称他们是专程从中国飞过来与米朗公司谈判的。

“我叫李甜甜,是中国临河机床集团公司下属销售公司海外业务部的高级业务经理,这位是我的助手刘江海。我们是受我们临机集团总经理唐子风先生的委派,来与米朗公司商谈合作事项的。”

领先的一位女子用流利的英语向普勒做着自我介绍。

普勒的英语不错,听到女子的话,他同样用英语回答道:“李女士,非常欢迎你们。我听说过临机集团,知道你们是一家值得尊重的企业。我还知道,博泰公司现在就是你们的子公司。自从你们收购了博泰公司之后,它的业务比过去增长了一倍多,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谢谢普勒先生的夸奖。”李甜甜微笑着点了一下头,接受了普勒的善意,然后说道:“我们唐总经理也曾多次说过,米朗公司是一家卓越的企业。在我们出发之前,唐总还专门交代我们,要代他向普勒先生表达他的敬意。”

“谢谢唐先生,谢谢李女士。”普勒应道。他心里明白,所谓那个什么唐总要向他表达敬意之类的话,估计也就是李甜甜随口说说的,反正他也不会去找唐子风对质不是?

说完这些没营养的口水话,普勒招呼李甜甜和刘江海在沙发上坐下了,自己则坐回到自己的大办公桌后面去。杜兰蒂客串了服务员的角色,帮李甜甜和刘江海各倒了一杯水,然后也在旁边坐下了。

“李女士,刚才你说你是来与我们商谈合作事项的,不知你们打算在哪个方面与我们合作,又将如何合作。”普勒没有绕弯子,直截了当地提出了问题。

“普勒先生,中国的春泽市政府前一段时间和我们临机集团联合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宣称将合作开发钢珠专用机床,不知道普勒先生是否听说了这个消息。”李甜甜问道。

普勒沉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道:“我听我们公司在中国的合作伙伴说过这件事。”

“不知道米朗公司对此事有什么看法。”李甜甜继续问道。

普勒微微一笑,说道:“我们非常高兴有其他同行关注这个领域,就我个人而言,我非常期待早日看到贵公司的研发成果。”

“这也是我的愿望。”杜兰蒂画蛇添足地补充着,想强化普勒营造出来的装叉效果。

因为事先就认定中国人肯定是在行诈,所以普勒和杜兰蒂对于眼前这场谈判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反而是带着几分看戏的心态。他们想看看这两个中国人会如何装腔作势地威胁他们,而他们要做的,仅仅是像一个绅士一样地微笑,看对方表演。

这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情啊。

李甜甜笑得像她的名字一样甜,她看看普勒,说道:“这么说来,普勒先生并不相信我们会真的涉足这个领域?”

“不不不,我丝毫没有这个意思。”普勒耸耸肩膀说道,脸上的表情却在说:没错,我就是不信,请继续你的表演吧。

李甜甜向刘江海做了个手势,刘江海打开自己带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叠资料,站起身走到普勒的办公桌前,把那叠资料放到了普勒的面前,接着一声不吭地坐回了原处。

普勒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拉过资料,想看看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才看了几页,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接着,他便快速地翻看起来,一目十行地浏览着资料中的主要内容,越看脸色就越黑。

“普勒先生,这是……”杜兰蒂当然注意到了老板神情的异样,不由担心地问道。

普勒把资料合上,向前推了推。杜兰蒂明白普勒的意思,连忙上前拿过资料,也同样翻看起来。看了几页,他的脸色也变了,他抬起头看着李甜甜,问道:“李女士,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们公司申报的技术专利,我们唐总觉得,贵公司可能会对这些专利感兴趣,所以专门叫我们带过来,请普勒先生和杜兰蒂先生过目。”李甜甜说道。

“你们真的想做钢珠专用机床?”杜兰蒂惊愕问道,脸上不再有刚才那副装叉的淡定表情了。

原来,刘江海拿给普勒看的这些资料,正是一些与圆珠笔头钢珠专用机床相关的专利申请资料。米朗公司自然是有自己的技术专利的,它生产的钢珠专用机床便是基于这些专利开发设计的。

临机集团要开发钢珠机床,要么是向米朗公司申请使用他们的专利,要么就只能自己开发另外一套专利。钢珠机床并非只有一种设计方法,换一个设计思路,就可以绕开米朗的专利。

当然,米朗公司作为一家从事了多年钢珠机床研发制造的企业,其使用的技术路线应当是最优的。避开它的技术路线另搞一套,机床的成本和效率都有可能更差,而且还要解决一些未知的技术难题,研发成本也是相当可观的。

普勒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情况,所以认定临机集团和春泽市只是做一个姿态,不可能真的去开发钢珠机床。所谓卡脖子的威胁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政府官员和临机集团的高层都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没理由去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可他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却偏偏就发生了。刘江海拿给他看的资料,明显地证明临机集团的确是在开发一种新的钢珠机床。普勒是懂技术的,一看这些专利的内容,就知道肯定是为钢珠机床而开发的。或许这些技术也可以衍生出其他的一些用途,但最直接的用途就是用来加工圆珠笔头上那粒小小的钢珠的。

这是图个啥呢!

普勒在内心里狂躁地质问道。

喜欢何日请长缨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