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飞萤星域,一个个小天地的崩塌碎灭,因虞渊而终止。

幽暗冰冷的星海,“寒域雪熊”疑惑地挠了挠头,它明亮的兽目,凝望着剑光长河的方位,看着怎么也挣脱不出的溟沌鲲,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然后,还有巨大的喜悦和庆幸!

原本,它已经做好了和溟沌鲲拼死的准备,打算不惜一切代价,即便飞萤星域不复存在,也要暂缓溟沌鲲对虞渊躯体的夺舍。

它本想,尽可能多地给虞渊争取时间,争取等到商会和神魂宗的人到来。

为此,它不惜死!

它所求的,就是那滴源自于它的精血,能够在月亮之中,孕育出新的生命。

它觉得执掌斩龙台的虞渊,或许能够在将来的某天,以它所孕育的新生灵,追溯到血脉源头,将它给再次复活过来。

它知道虞渊是谁!

它没料到的是,尚未三魂觉醒,尚未精炼出元神,虞渊依仗着道道剑光长河的力量,竟然还是限制住了溟沌鲲,让溟沌鲲不能为所欲为。

唔!

它低低咆哮,因为它感受到真正的“擎天之剑”,此刻正在围击溟沌鲲,就在让溟沌鲲最头痛的众多绯红陨石内。

连它,也不知道那柄神剑,何时抵达的深海之底。

就在“寒渊口”?

寒域雪熊很茫然,很困惑,内心有着太多的疑问。

它是飞萤星域的实质统御者,那方有“寒渊口”暗藏的冰寒星辰,简直能够被视为它的一部分。

在这种情况下,“擎天之剑”神秘地到达,还藏在“寒渊口”,它居然都不知道!

嗷吼!

它突然冲着,那三十六根图腾柱所在的星河,发出了吼叫。

一根根千万丈高,数百亩地粗阔的图腾柱,闪烁着或金色,或漆黑,或湛蓝的光泽,每一根图腾之上,都镌刻着繁复奇异的妖文。

那些妖文,如一头头古老妖族,以千万年前的原始形态现身。

此刻。

三十六根巨大的图腾柱,被溟沌鲲的血能点燃,被重新唤醒的古老妖文,居然一个接着一个光华不显。

妖文,也从清晰,变得迅速模糊。

一头头,仿佛下一刻就能冲出来,就能去撕咬阿隆索的古妖,似被某种力量攥住了脖子,被硬生生地拉扯到柱子内。

提着白银战枪,握着奇异水晶球,连尚未修复好的“素落地笼”,都被他召唤出来,裹着自身的阿隆索,长吁了一口气。

他依旧站在“天都古妖阵”中央,依旧被高耸至星穹的众多图腾柱包围,可刚刚那种令空间塌陷,令众生毁灭,犹如一方浑沌炼狱般的恐怖世界,顷刻间支离破碎,再没有令他震颤的妖能淹没而来。

“发生了什么?”

阿隆索提枪缓缓升空,发现每一根巨大的妖族图腾柱,都没再攻击他。

似乎,溟沌鲲注入其中的力量,全部被抽离干净了。

呼!呼呼!

三十六根图腾柱还在这一刻,在虚空中飞逝起来,朝着本该是剑光长河的位置。

顺着方向一看,阿隆索顿时被那一幕神奇的画面,给深深地震撼。

他看到了巨鱼形态的溟沌鲲,看到了包裹着溟沌鲲,如璀璨星海的剑光海,看到了每一霎那,就射向溟沌鲲的千万剑光。

那些剑光是如此的夺目,如此的凌厉,令他隔那么远,皮肤都觉刺痛。

他还看到了,众多的棱形绯红陨石,以传说中的“擎天九斩”,一斩接着一斩,斩击在溟沌鲲的身上,带出大块大块的血肉和白银鱼鳞!

这头凶戾残暴的星空巨兽,如刚刚的暴熊般,血洒虚空。

一滴滴鲜血,大若磨盘,重逾万钧,透着磅礴的血能。

溟沌鲲凝炼日月而成的眼眸,已被鲜血填满,猛地看去,他的日月双眸,仿佛浸泡在了两个巨大的血色湖泊中。

状况凄惨的溟沌鲲之上,斩龙台悬空稳稳定住,纹丝不动。

虞渊笔直如剑地站着,一手握着剑鞘,低着头,眼神冷漠地,望着下面遭受万剑袭杀的溟沌鲲。

他看向溟沌鲲的眼神,如传说中的不败神王,望着一位位的手下败将。

阿隆索不由闭上眼。

然后,他轻轻摇了摇头,又再一次举目凝望。

依然是同样的画面!

阿隆索轰然一震,嘴巴大张着,身体僵硬地半天没任何动作。

他的灵魂和肢体,似乎在这时候暂时脱节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全文在线阅读

了,灵魂如出窍离开,没有继续掌握着躯体,没能和他的魂魄一起震动。

直到,他听到了暴熊的嚎叫,他才顿时醒来。

魂魄和身躯合拢的感觉,这才慢慢地被他找回来,他重新闭眼,多闭眼了一阵子再睁开,又看向溟沌鲲的位置……

好半响,这位修罗族的大统帅,深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怎么可能?”

这句“怎么可能”,和三位大剑仙,和君宸,死亡之鹤,还有那周游全然相同。

“大统帅!”

席亚拉,德米安,两个幸存的白金修罗纷纷冲来,散落在阿隆索的附近。

尤其是席亚拉,她刚刚仿佛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成了溟沌鲲的傀儡,竟然不顾萨博尼斯的垂问,一次次地拒绝。

她的醒来,是在溟沌鲲被“启天剑阵”围困的瞬间。

“吾王!要我立即找你!”

席亚拉讲话时,被她炼化的“暗域寒井”,陡然离开她的身躯,落在阿隆索脚下。

脚踩“暗域寒井”的瞬间,阿隆索和修罗王萨博尼斯,灵魂便无缝对接。

甚至……

来自于修罗王萨博尼斯的血能,从那井口内喷薄而出,疯狂灌注到阿隆索的体内,让阿隆索略显纤薄的颀长身躯,如冲了气一般膨胀。

他肩膀,膝盖和肘部,断裂的天然棱刺,重新地生长突出。

且,显得更为的锋锐冰冷!

德米安,席亚拉和另外两位白金修罗,脸上满是激动,他们马上知道修罗王萨博尼斯,意识到飞萤星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剧变,自己虽然暂时来不了,却将众多力量灌注过来,灌注到阿隆索体内。

从而,让阿隆索不仅迅速地恢复战力,变得比之前还要强大。

嗤嗤!

被“星霜之剑”撕裂,遭受了破损的“素落地笼”,在阿隆索恢复期间,就神奇地重新编织缝合。

“素落地笼”中的金色闪电,银色的丝线,仿佛还变得更为密集。

阿隆索神色变幻莫测,他一边和萨博尼斯暗地里交流着,一边时而看向那头暴熊,时而看向被“启天剑阵”围住的溟沌鲲。

“巨兽之血!”

斩龙台上方的虞渊,看着一滴滴,大如磨盘般的鲜血,从溟沌鲲兽躯中飞离,神情微微一动。

轰!

斩龙台一个瞬移,出现于被“启天剑阵”围击的溟沌鲲下方,这块由开天神石打造的,神异无比的斩龙台,忽然放大了千万倍。

就在巨兽下方,斩龙台如倒悬的雨伞,将一滴滴蕴含生命异能的鲜血兜住。

每一滴溟沌鲲的鲜血,落入到斩龙台,在两个玄妙不同的天地,全部如一个生命湖泊坠落。

神奇的斩龙台,照单全收地,将溟沌鲲的鲜血收纳。

那颗,紫金色的龙蛋,龙蛋内的泰坦棘龙幼兽,感受着同类的鲜血洒落,心跳都仿佛加快了许多。

“唔!”

踩着斩龙台的虞渊,还能看到溟沌鲲的一滴滴鲜血,落入斩龙台内部大地,就如水融大海,瞬间成了斩龙台的一部分。

然,地下深处,有无比纯净的生命异能,顺势融入那颗紫金色的龙蛋。

龙蛋,也因此闪耀着紫色和金色的华贵光芒。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