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主咬的贫僧好疼txt下载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国师问道:“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国师殿会有一个不同维度的手术室?”

顾娇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是你的国师殿,为什么要我想?我发现你这个人好懒!”

国师再次:“……”

国师深吸一口气,走到门口,拉开帘子:“再见。”

……

顾娇与顾琰、孟老先生坐上了回去的马车。

顾琰虽经历了一场大手术,但手术非常成功,他的预后情况也十分良好,倒是不存在不能乘坐马车的情况。

当然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盛都的官道真的很平坦。

顾娇想到前世时常听到的一句话——要致富,先修路,可见交通路线对于一个城市甚至一个国家的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

不知道昭国的路修得怎么样了。

他们如今居住的巷子叫杨柳巷,位于天穹书院东面,比昭国的碧水胡同要大,巷子里居住了二十户人家,其中有三户有租客,一户是顾娇一行人,租下了整座宅子,另外两户则都只租下一间屋子。

由于孟老先生长期遛马,反倒混成了巷子里的熟脸,路上碰到的人全都和他打招呼。

顾琰极少出门,巷子里基本没人见过他,顾娇早出晚归,见到的次数也有限。

“你还挺红啊。”再孟老先生与第七个人打过招呼后,顾娇对孟老先生说。

孟老先生没听懂:“我脸红了吗?”

“没有,是说你人缘好。”顾娇说道。

“这个啊,你们昭国的语言真奇怪。”孟老先生对顾娇道,“刚刚那孩子,教过他两回棋。”

溜达时碰到那书生被

施主咬的贫僧好疼txt下载完整版在线阅读

棋局困住,好心指点了一二。

那书生可能一

施主咬的贫僧好疼txt下载完整版在线阅读

辈子都不知道指点自己的是竟然是六国棋圣。

马车在家门口停下。

“姐!”

顾小顺飞快地窜了出来。

顾娇跳下马车:“小顺。”

“姐你们终于回来了!”顾小顺开心坏了,见顾娇要去扶顾琰,他忙道,“我来我来!”

“不用你来,我自己可以来。”顾琰无比神气地说,说罢,给顾小顺当场表演一个下马车。

特别像是一岁的宝宝和自己的小伙伴展示自己会九(走)了。

“可以啊顾琰!”顾小顺竖起大拇指,“都能自己走了!”

还真是一个敢炫耀,一个敢捧场。

南师娘与鲁师父都放下手头的活儿迎了出来,看见两个孩子好好儿的,二人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其实手术的第二天孟老先生便让国师殿的弟子前来给他们报了平安,可不亲眼见到心里总是不安的。

南师娘扶住顾琰的胳膊,上上下下打量,满意地说道:“不错,气色都好多了,印堂也不发黑了。”

顾琰:师娘,你确定印堂发黑不是中毒吗?

“疼不疼?”南师娘看向顾琰的胸口说。

“不疼。”顾琰说。

疼是疼的,但没想象中的那么疼,属于可以忍受的范围,他整个人沉浸在即将成为正常人的喜悦中,这点疼都不叫事儿。

“还有,伤口不在这里。”顾琰向南师娘炫耀了一遍顾娇的医术,口子开在右侧,不到半寸,以后能够恢复得几乎看不见。

南师娘感叹顾娇医术的高明。

“娇娇也累坏了吧?”她看向顾娇说。

顾娇失血过多,不过这几日在国师殿进补得不错,已经恢复如初了。

“不累。”顾娇道。

南师娘又看向孟老先生,深深地福了福:“多谢老先生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孟老先生没说话,捋了捋胡子。

鲁师父忙道:“好了好了,大热天的,瞧把几个孩子晒的,进屋说话。”

南师娘笑道:“正好,我炖了绿豆汤!”

顾琰馋得不行,眼睛都放绿光了。

顾娇:“你不能喝。”

顾琰:“……”

心脏手术后为减轻心脏负担,要严格控制水分的摄入,尽量在头几天让身体处于一个缺水的状态,每天打的吊瓶已经不少了,喝绿豆汤,想都别想。

顾琰一脸委屈。

南师娘:“……”

她这是又把孩子馋到了?

顾琰进院子便开始找黑风王。

“能走了,去后院了。”南师娘笑着说。

顾娇离开前留下了足够的药物,南师娘与顾小顺每天都给黑风王换药,黑风王的情况大为好转,从前院挪去了后院。

顾琰喜欢黑风王。

一是黑风王太漂亮了,二是黑风王很安静,不像马王那么闹腾。

黑风王身上自有一股高贵的贵族之气,但又不失霸气与凌厉,很符合顾琰的审美。

顾琰拿了刷子给它刷鬃毛。

黑风王没踢开顾琰,温顺地任由它刷。

顾小顺与南师娘偶尔也给他刷,家里唯一不能给它刷毛的是鲁师父。

顾娇、顾琰与顾小顺在黑风王眼中是幼崽,黑风王对他们的包容度最高,南师娘是女子,黑风王对她的包容度也不低,孟老先生是老人,黑风王不欺负老家伙。

只有鲁师父与幼崽、女人、老人挨不着边儿,每次靠近黑风王都被黑风王尥蹶子痛揍。

“家里遭了一次贼。”南师娘一边洗菜,一边与顾娇说着家里的事。

“哦?”顾娇问道,“然后呢?”

南师娘说道:“那天正巧我们都出去了,小十一也出去赶车了,家里只有那匹黑马。一共来了三个小贼,都会点儿功夫的样子,进来翻箱倒柜,倒还让他们把银票翻出来了,可是你猜怎么着?他们全被马蹄子踩晕了,一个都没逃走。”

“它干的?”顾娇看着乖乖任顾琰刷毛的黑风王,“唔,这么厉害的吗?”

顾琰喘气道:“你太高了,我站着刷好累呀。”

顾小顺:你就没刷两下好么?

黑风王缓缓地趴在了地上,顾琰搬了个凳子过来,继续给它刷鬃毛。

另一边,韩家。

韩世子失去黑风王整整六天了,他无时无刻不想找回黑风王,然而始终没有黑风王的消息。

“难道是已经遇害了吗?”

不怪韩世子如此揣测,实在是黑风王的战绩太可怕了,全京城没人不想得到黑风王,也没人不忌惮黑风王,保不齐就哪个死对头暗中对黑风王下了杀手。

“世子!找到黑风王的下落了!”

一名侍卫匆忙前来禀报。

韩世子忙让他进来,问他道:“黑风王在哪儿?”

侍卫拱手道:“外城,天穹书院附近的一个巷子里,好像叫……杨柳巷!有人看见一匹马,很像黑风王!”

午饭过后,家里人都去午睡了。

顾娇睡不着。

这几日在国师殿她专心照顾顾琰,没怎么训练,回到家里自然要将这几天的全都练回来。

后院比较宽大,马王已经躺在地上呼啦呼啦地睡着了,黑风王警惕地站在那里。

它偶尔也小憩一下,但都是站着。

顾娇先从简单的入手,练了会儿鞭子。

随后她拿出红缨枪,练起了美和尚教给她的枪法。

顾娇练鞭子时黑风王没什么反应,但当顾娇把红缨枪开始练红缨枪时,它停止了小憩。

它就那么看着顾娇,一直到顾娇练完也还在看。

顾娇香汗淋漓,拿着红缨枪走过去,摸了摸它的头。

黑风王凑过来,在红缨枪上嗅了嗅。

顾娇好奇地问道:“你喜欢这杆红缨枪?”

黑风王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继续嗅,好像在确认什么曾经见过的东西。

这是顾娇第一次见到黑风王对家里的某样东西产生兴趣,顾娇于是没将红缨枪拿走,就那么插在了空地上

黑风王继续嗅红缨枪,眼底似乎是闪过了一丝迷茫。

等顾娇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爽的衣裳出来时黑风王已经躺在红缨枪的边上睡着了。

马一般都是站着小憩,只有在感到极度舒适与安全的状态下才会躺下睡觉。

穿堂风习习吹来,枪头的红色小辫子在夏风中猎猎飞舞。

一枪守疆土,镇四面妖邪,驱八方敌寇。

枪在,轩辕之魂不灭,大燕山河不破!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