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结亲情会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不过他的速度可是一点也不慢,山上黑的早,如果不加快速度,天黑了路就更难走了。

而孟得寿打算在天黑前到达第二个标记点。

C点休息处。

王唯民再次和冷媚儿确定:“你确定这样就行了,这个计划肯定没有漏洞吗?”

“天底下就没有没漏洞的计划,区别在于对方能不能发现。”

“可是八十一个小时赶路加上找吃的,你确定他们能做得到?”

“那就看他们够不够聪明了,聪明人自然能按时回来,回不来的,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冷媚儿的话有些残忍,但王唯民知道按她接下来的训练计划,没脑子的人即使侥幸留下来也仍然会被淘汰!

c点休息处现在只有四个人,一个食堂的李师傅,王唯民,冷媚儿和身为队医的秦胜男。

至于其它几名教官此时全都进了山,明后天才会陆续回来。

因为他们的任务就是给这些队员们制造一点点小障碍,让他们没那么顺利到达目的地。

第二天中午,正在解决午餐的石玉雷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经过教官几个月的训练,对于搞吃的他是半点不怵,虽然他做出来的味道不是最好,填饱肚子还是没问题的。

但就是这么一顿勉强能吃的食物却是给他招来了一头饿狼。

眼前的灰狼哼哧哼哧的呼着气,凶恶的双眼紧紧盯着石玉雷……手里的那半只烤兔子。

石玉雷觉得,弄不好,今天他有可能成为狼的口粮了。

一人一狼僵持了大约两分钟,石玉雷悄悄摸出身上的匕首,双腿积聚力量,一双眼却是死死的盯着几米外的那头恶狼!

那头狼也已经弓起了脊背,紧跟着四肢发力,身体猛的向前一窜,张开血盆大口朝着石玉雷的方向便扑了过来。

好在石玉雷的反应极快,身形一侧,手中的匕首朝恶狼的脖子上直直划去。

可惜,那狼同样侧头,躲过了那把能将它至于死地的匕首!

石玉雷心有余悸,那狼也心余悸,双方都感觉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石玉雷觉得相比成为狼的食物,他还是好好活着的好!

不然他怕自家老娘会哭死,哭他的,死无……尸!

石玉雷这次选择主动出击,手中匕首照着那狼的眼睛就扎了下去,那狼抬起前爪就要抓石玉雷的胳膊,石玉雷的手刷的一收,抬腿照着狼腰就踹了过去。

恶狼不防他的动作如此迅速,这一脚着着实实踹在了它的腰上,狼发出一声惨叫,稳住身形后,看向石玉雷的目光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石玉雷一招得手心下信心大增,身体一蹲抓起脚边的一块石头,照着那狼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那狼被吓的急忙往后躲了几步,石头砸空,石玉雷趁机将背包背在了身上,见那狼一脸防备的看着自己,再次故计重施弯腰捡石头照着那狼就用力的砸过去。

几次三番之后,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十几米,石玉雷眼见他升起的火堆已经熄灭,干脆撒丫子在林子里跑上了。

那狼一看到嘴的食物想要逃跑,抬腿就追,速度快的吓人!

石玉雷眼见自己马上就要被狼追上,在那狼就要扑倒他时闪到一棵大树后面,趁那狼反应不及,手中匕首猛的

大团圆结亲情会小说完整全文

刺出,正中狼腰!

那狼吃痛伸着脖子,“嗷呜”的惨叫了一声,石玉雷乘胜追击,手中匕首不管不顾的照着那狼的身上就刺了过去。

狼也是知道审时度势的,它现在受了伤,若是再和眼前的猎物硬碰硬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再它又有两处受伤后,腰身一拧,逃了。

等狼逃走后,石玉雷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里喘着粗气,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好半天后他才平复下来,狼的凶残尽人皆知,他今天虽然没能将那头狼杀死,但能从狼口逃生,也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石玉雷想到那头恶狼离开时仇恨的眼神,赶紧从地上站起,重新辨别方向快速的离开了这片山林。

他走之后,林子里走出两名手持步枪的男人,“走吧,咱们也能回去交差了,这小子的身体素质是真不错,就是经验差了点,竟然还把那头狼放跑了!”

“一次任务都没出过,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知足吧。”

“嘿,我是真佩服文教官,你说她也不知道咋弄的,竟然连招狼的药都能弄出来,还只来了一头,这要是多来两头,咱们两个也未必能招架得住啊。”

“你有枪你怕什么,来的再多往树上一趴,还不都解决了。”

他们这次出来

大团圆结亲情会小说完整全文

身上配的可都是实弹,弹匣也配了好几个,即使碰上狼群也丝毫不怕的好吗?

“哎,这小子被吓的不轻,估计以后都得有心里阴影了。”

“算了吧,他应该感到幸运才对,要知道这样的待遇,可仅仅只有五个人,说明文教官到底有多看中这五个人!

没错,所有新队员中,只有五人获此殊荣,孟得寿,石玉雷,刘玉良,林兵,曹昕宇。

而且这五人的考察各不相同,全都是根据他们的性格设置的障碍,就是不知道最后的考察结果文教官是不是能够满意了。

……

当晚,孟得寿在天黑后找到了一个能让他栖身山洞,将帐篷在山洞中支好,又在洞里点燃了火堆,白天赶路时随手打的猎物也收拾干净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柴火噼啪作响,孟得寿累了一天,坐在火堆边有些昏昏欲睡,就在他差点睡着时,外面传来了一道清晰的脚步声。

他迅速的从地上站起,握着匕首藏在门口,警惕的看着外面的小路。

只是待人走进时,他立刻收回了匕首,在门口站好,朝外面的人打起了招呼,“老蒋,你怎么也跑到这儿来了,咱们的路线应该是不一样的吧?”

“孟得寿啊?我老远看着这边有亮光就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竟然是你!”

来人正是蒋炳贵,两人可是一起参加过缅甸的那次行动,再加上这么长时间都在一个基地训练,也是挺熟的。

喜欢系统之农妇翻身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