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域名失效请用户记下1962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去找那个白光男?

“主人,你找到他了?”圆球叫道,随后又惊呼道:“不对,主人你什么时候找他的?你派谁去找的?主人你怎么不让小球去找?主人你是不信任小球了吗?主人你为什么不……”

“闭嘴。”

“主人……”圆球委屈了,前所未有的委屈,虽然它一直都没能找到白光男,之前每一次和他对上了都是落败的下场,可它真的很努力很努力的,主人不能这样就嫌弃它!

“没找过,也没找到。”

圆球一愣,“那主人……”话还没说完,就又惊呆了,主人……主人竟然用了那白光男留下的东西,虽说这东西主人之前在西北救娃娃的时候也用过,但那时候也算是大致知道娃娃的位置啊,现在主人说没找过那白光男,而且也没找到,怎么就用了?难道那白光男把自己的消息送上门来的?难道是陷阱?啊!“主人——”

惊呼还没说完,就彻底被白光吞没了,巨大的能量让超级强大的它都抵御不住,在穿越空间的时候,死机了!

一直以来说着但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死机,竟然发生了。

圆球后来重新启动后都觉得后怕,连一只球都后怕了,可想而知这力量有多可怕了。

“主人……”

等重新启动之后,圆球快速进入了防御状态,锁定了主人的位置之后便在周围建立起了防护圈,随后,才有时间去仔细查看主人的情况,“啊,主人你怎么了?”

冯殃半跪在地上,眼耳口鼻不断地往外渗血,气孔流血将整张脸都染成了血迹斑斑,而更可怕的还有其他,除了眼耳口鼻之外,她的皮肤也在往外渗血,似乎每一寸血管都被强大的能量震裂了,五脏六腑也都被震破。

“主人!”圆球吓惨了,想要启动医疗扫描程序,可是根本就做不到,重新启动之后系统混乱,防御程序是因为经过特别加固所以才没乱,其他的乱成一团了!

冯殃没空理会它,闭着眼睛忍受着全身细胞爆裂的痛苦,这估计是一百次的心脏贯穿伤都比不上,而哪怕是她,也需要一刻多钟才算是摆脱了剧痛,之后的修复亦是缓慢,穿越空间带来的后遗症比上一次严重的多了,她无法判定是因为她操作失误还是穿越空间距离长短导致,还是伤害度与空间穿梭的次数相关,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才是连辛每一次出现就消失许久的原因,而上一次他被她重伤之后再使用空间穿梭,创伤必定更加的严重。

“多久了?”制止身体的出血点开始止血了,脏腑破裂的剧痛也开始缓解,冯殃才开口问。

圆球慌忙道:“十五分三十四秒……”

十五分钟。

冯殃睁开眼,缓慢地站了起来,此时此刻的她宛若在血池中泡过了爬出来,浑身血淋淋的,绝对能把人吓死。

“主人,你……你还好吗?”

冯殃看了它一眼,“系统受损?”

“嗯!”圆球答道,“能量太过强大……小球……小球的系统受损……很多程序都混乱了……主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冯殃没有回答,开始环视四周。

四周很黑,也很冷,依稀可以看出这是在山上,四周并无积雪,应该不是在落雪的经纬度内。

“主人,小球需要时间重新启动系统……”

“嗯。”冯殃应道。

“可在这期间,小球没办法保护主人……”

冯殃将它握在了手中,“无事。”

圆球虽然很担心,但是若不重新启动系统,尽快修复程序,它也不能保护主人太久,再担心也只能先修复了,“主人你一定要小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千万不要乱来……”

“聒噪。”冯殃道。

圆球发出了滴一声长响,随后便陷入了死寂了。

冯殃想把圆球收入怀中,但摸到了血淋淋的衣裳,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握着小球便往视线捕捉到的一处微光走去,身体的修复仍在继续,速度也越来越快,但直至她走到了那发出微光的山洞前,身体的受损已然没有完全修复。

而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

哪怕她再被出卖被算计而受重创,都未曾试过今日这般恢复缓慢。

冯殃敛神站定,半晌后才抬脚走进了那山洞,山洞内的通道很是迂回曲折,但并未有预计中的危险,随着光越来越明亮,她也走到了山洞的最深处,豁然开朗的山洞深处,被人为布置了一番。

山洞壁上镶嵌了一大片的发光碧绿珠子,应当是夜明珠之类的东西,整个山洞有百来平大小,装饰成了一个豪华居所,而在居所的中央摆放着一张白玉床,床上躺着的赫然便是消失了许久的连辛。

冯殃走了过去,没有隐蔽行踪,哪怕是熟睡了的人也能因动静而惊醒的,只是,她从走过去到站在他面前许久,连辛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死了?

不会,胸膛的起伏以及顺畅的呼吸证明他是活着的。

也绝不会是睡着。

哪有睡的这么死的?

冯殃站在他面前观察了半晌,发现他身上的穿着似乎还是当年她砍杀他的时候那一身,甚至身上还留着血迹以及长剑贯穿的破口,也就是说,他当日逃离之后便回到这里,此后,便一直昏迷至今?

为何?

因为受创过重,所以昏迷不醒吗?

冯殃很快便肯定了这个猜测,便在方才她就有晕厥的感觉,当年连辛几乎被她砍杀的活不下去,又经过了空间穿梭,受创必定更重,抗不过晕厥也是可能,而之所以昏迷这么久,便是身体需要时间回复?

多少年了?

从当初他逃离到现在,一直在沉睡?

冯殃皱紧了眉头。

利用仪器找人本来只是盛怒下的一试,她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而如今成功了,却又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不是连辛告诉叶晨曦的?

那是谁?

冯殃脸色越发的阴沉了,不是眼前这人,而能够知道她秘密的,她

老域名失效请用户记下1962全文在线阅读

能够想到的也就是那个安皇后了!

她没死?

当初是殷承祉亲自确认她已经死了的!

殷承祉自然不会说谎,那便是有人替她掩饰了,而这人会是谁?

冯殃就这么站着沉思了许久,直至圆球完成了系统重启,又开始修复受损程序了,她才有了下一步的行动,亲手再确认一下连辛的情况。

人的确没事,脉象有些虚浮,是人体受到重创之后的脉象,但并不严重,所以,他的沉睡的确是因为修复躯体所需,而这一点也几乎能肯定一件事,那便是他们的躯体并非真的不死不灭,只不过还未达到受损的极限,一旦突破了这个季羡,那也是会死的。

要不要试试?

最好的试验品就在眼前。

冯殃眼神越发的冷,神色也诡异的

老域名失效请用户记下1962全文在线阅读

可怕,然后最终,她还是没有这样做,这是在这世上唯一与她有关联的人了。

就这么死了,到底还是可惜了。

“主人!”圆球又活过来了,“主人这是哪里啊?啊?主人,这……这白光男怎么躺在这里了?主人发生什么了?主人……”

“闭嘴。”冯殃有些疲惫地说道。

圆球不敢在聒噪,赶紧干起正事来,第一件自然是先建立起防御圈了,第二件事就是给主人进行医疗扫描,结束了第一轮又开始了第二轮,最后不得不惊恐地宣布,“主人,你的身体受损还未完全修复……”

这怎么可能?

先前叶扬一刀刺进了主人的心脏,主人恢复也不过是十来秒的事情!可现在过去多久了?它系统重启加程序修复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再加上先前的十多分钟,都快两小时了,主人的身体居然还没完全修复,而且……而且还很严重,搁在平常人那里,已经是很严重的重伤了!

“主人……”

现在的惶恐才是真正的惶恐。

“我没事,慌什么。”冯殃说完,“去找找有没有水,你主人得先把自己洗洗,然后才能更好地修复。”

“啊……”圆球觉得修复这词很是奇怪,还是自己先说的,“小球这就去,主人你等我一下,小球这就去!”

这山洞并不是随便找的,应当是连辛花了不少功夫找的,除了这富丽堂皇的居室之外,还有一个“后花园”似的地下河,河水流动,水中甚至还有鱼类,水草,除了没有阳光以及瓜果蔬菜之外,在这里绝不会饿死,把外面的山洞封了,在这里生活个百十年也不是问题。

冯殃觉得她应该是在好到连辛的老巢了。

将自己清洗干净,换上了居室中的备用衣物,竟然还有女子的衣服,用圆球的话来说便是连辛蓄谋已久,冯殃便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圆球一边在旁边守护着一边把昏迷不醒的白光男扫描了个彻底,发现他的情况虽然比主人严重的多,但情况是一样的,都是受了重伤,而白光男一直昏迷不醒,主人……

它看着沉睡了过去的主人,开始担心她会不会也和那白光男一样醒不来了。

呸!呸呸呸!

胡说八道什么?

主人怎么可能和白光男一样!

……

殷承祉和张华赶到了前线驻军营地,一路上很顺利,并未碰上什么麻烦或者危险。

而张华的紧张也并非是过度。

前线驻军守将李芒在除夕之夜擒住了一行试图穿越边界前往蛮族领地的人员,人数还不少,足足十来个,做了寻常百姓打扮,被抓住了之后,亦是口口声声说是要潜入蛮族去为死去的家人报仇!

可不管是从手上的茧子还是行为举止,怎么看都不像是寻常百姓,潜入蛮族去为死去的家人报仇一说更是荒谬。

寻常百姓哪怕再恨蛮族也不可能私自潜入蛮族复仇,而且还是时隔多年之后。

那些在当年闾州大屠杀中失去家人的,要么忍痛继续生活,要么参军入伍在战场上杀蛮人!

李芒并不是瞧不起寻常的老百姓,而是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经过一夜审问,威逼利诱、严刑拷打,总算是将个别人的嘴巴撬开了,可得到的信息却不是他们能够处理的了的。

殷承祉看完了供状,又亲自审问了开口的人,即便是硬扛着不愿意开口的,也都审了一遍,最后,只觉得浑身冰冷,毛骨悚然。

这支队伍,是皇帝派来的!

目的是潜入蛮族之中,向蛮族中如今势力最强的部落转达大殷皇帝愿意的宽宏大量,只要他们愿意臣服,便赐予其藩王爵位,助其统御蛮族领地,甚至只要他们真心效忠,皇帝还可以将锦东的一部分富饶的土地赐予他们作为封地,已解决土地贫瘠的问题。

若是当年先帝做出了这种决定,可以说是无奈之举,也可以说是想以此挑拨蛮族内部争斗以缓解边境压力,甚至可以说他是被安氏蛊惑了,可如今的皇帝,无论如何都不该做出这种事情来!

大好形势下,哪怕还不能一举歼灭蛮族,也根本就不惧蛮族!

皇帝为何要这样做?

卖国尚且是为了求荣,可皇帝还求什么荣?他出卖了锦东,出卖了锦东的百姓,求的是什么?!

赐予蛮族锦东土地?

他忘了大殷的每一寸疆土都是如何得来的吗?!

他忘了这近百年来,殷家的李祖列宗,锦东的将士百姓是如何地为了保护这方土地而血染边境的吗?!

他忘了他是大殷的皇帝吗?!

“殿下,这事不能这么算了!”张华红了眼眶,悲愤到了极致原来连愤怒都生不起来的。

殷承祉没有说话。

张华恨不得自己跑去京城当面与皇帝对峙!

“或许……”殷承祉很想说也许这是别人挑拨离间的阴谋,可怎么也说不出口。

“殿下!”张华低吼道。

殷承祉闭了闭眼,“你放心,只要我殷承祉活着一日,便绝不会让任何人将锦东的一寸土地送给蛮族!”随即神色一冷,下令道,“将这些人全部处理了,边线各个哨站换防……”一连串的军令下达,前线再一次被紧张气氛笼罩。

而燕王大过年的跑去前线这事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不过军中很快便给出了解释,说燕王是特意前去前线慰问将士的,随后也的确没传出什么战事来,大家也就信了。

殷承祉从边线回到闾州军主营,提笔坐在桌案前整整一个时辰,方才落下了第一个字,一气呵成的奏折连同那份供状一并呈送至京城。

然而,奏折还未送出,京城便来人了。

来人传了皇帝的旨意,让燕王回京,理由是皇帝要亲自为燕王加冠,举办成人礼。

皇帝亲自主持加冠礼,对燕王的恩宠可想而知了。

所有人都这般认为。

殷承祉却觉心里更加的发寒。

若是那支队伍没有被截住,而他又在这时候离开了锦东,后果会是怎样?

可是殷长乾——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

皇帝派来的人不仅是来传旨的,还是担负着护送他回应的任务,与其说护送,不如说是以防他抗旨或者半路跑了。

张华当即便稳不住了,阴沉的脸差点就要去将人给砍了。

殷承祉冷静地将人稳住,随手将那份来不及呈送出去的奏折收了起来,将帅印交给了张华,“我走了之后,锦东大军全权由你掌控,崔怀那边你无需担心,哪怕他不愿意和皇帝翻脸,但也绝不会愿意看到锦东成为蛮族的封地!”他顿了顿,又道:“若是我回不来,将帅印交回给崔家,告诉他们,不是他们负了殷家,而是殷家对不起他们!殷家既然不仁,他们也无需有义!”

“殿下?!”张华大惊。

“我只是在做最坏的打算!”殷承祉笑了笑,“未必就真的会到这一步!”

“那殿下可以不回……”

殷承祉摇头打断了他的话,“我必须回去!张叔,我必须回去!因为我是殷家的子孙,我是殷长乾的兄弟!哪怕明知道是龙潭虎穴,是陷阱,我也必须回去!”

张华很想再说什么阻止的话,可却又怎么都说不出来。

……

此去京城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殷承祉无法预料的到,甚至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所以,在走之前他必须回去!

总不能死了都还没向师父请罪吧?

他无声地笑了笑,忽然间觉得其实也没有那么难面对了,好像是觉得反正都可能活不长了,还有什么好怕了?而且小球也说了,师父偏心他是偏到了天边去了,说不准也只是骂他一顿罢了。

从小到大,不管他做错了什么,师父都没有不原谅的,这一次说不定会认为他一时糊涂,或者喝醉了,才会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

对,就是这样。

师父向来偏心他偏的完全没有原则。

殷承祉笑呵呵地向京城的人说了要回王府交代一下,自然也没有被阻止,而这般态度也让京城的人松了口气。

然而,殷承祉回到了王府,面对的确是空荡荡的屋子,还有王府遭了刺客,叶晨曦被掳走的消息。

“冯夫人在刺客出现之前便已经不在了。”

殷承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虽然不待见叶晨曦,但也不希望他出事,而师父不在了,圆球也不在,她是在叶晨曦被刺客掳走之前便不见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何处,甚至都没见过她出王府!

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

还有,大年初一的早上,师父将叶晨曦叫去了她那里,不久之后,叶晨曦便口吐鲜血昏迷,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十五说叶晨曦是因为刺激过度方才吐血昏迷的。

那又是什么事情让她刺激到这个地步?

在他做了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之后,师父却将叶晨曦叫来,到底是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父到底去了哪里?

不要他了?

不,若真的是不要他这个大逆不道的徒儿了,第二天就走了,不会把叶晨曦也牵扯进来!

以师父的性子,哪怕是真的不要他这个徒儿了,也会当面跟他说,而不是不辞而别!

还有圆球,也不可能不跟他说一声的!

圆球总是说师父偏心他,总是动不动就骂他揍他,可却也不会比师父关心他关心的少!

况且,若师父真的不要他了,圆球怎么也会跑来幸灾乐祸一顿才走的才是啊!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殷承祉让自己冷静下来,以师父的本事应该不会出事才对,更何况还有圆球跟着,至于叶晨曦……皇帝派人穿越边线入蛮族,王府遇刺客叶晨曦被掳走,而对方却并未提出任何要求,皇帝又派人来护送他回京办及冠礼,叶晨曦是从京城回来的,师父这时候和圆球突然间不知所踪……所有的一切巧合加在一起便不是巧合了,而根源便在京城!

抓住了这个关键,殷承祉便更加冷静了,吩咐封锁王府遇刺客以及冯夫人不在王府一事,对外一切如常,由于事发的事情王府的护卫长便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这个命令执行起来并不难,之后有安排了人暗中查探叶晨曦被掳走一事,刺客不可能凭空消失,尤其是在闾州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哪怕不能将人救回来,也能查到一点线索,之后,便给崔怀写了一封信。

京城的人很是着急,并不愿意燕王在王府久待,托辞说离及冠礼的日子很近,若是不立即出发的话,恐怕就来不及,要求马上出发。

殷承祉颔首应了下来。

严朗一行人严阵以待。

崔怀得知消息赶来,只来得及和殷承祉打了个照面,殷承祉不打算和他多说什么,简单地点了头便上了马车了。

京城来的护卫很快就将马车团团围住,燕王的亲卫也只能在外围。

这哪里是护送,分明就是押解。

崔怀心急如焚,可也只能冷静,眼睁睁地看着燕王被一行人护送着离开,尔后,便从燕王府的人手中拿到了殷承祉的留书,看完了之后,吩咐好身边的心腹配合王府的人搜查刺客,便立即赶去了军营,与张华见了面。

喜欢那位大佬她穿越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