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处破美女完整版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下午四点。

顾芒和陆承洲的专机抵达D国。

走出专机,两人一贯的一身黑。

顾芒站在机舱口,半眯着眼,扫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目光划过下面几个工作人员。

她垂眸,嘴角似有似无的勾了勾,带了几分狠。

来接人的是云陵和林霜的表哥林登。

“陆先生,陆夫人。”林登这时候伸手,“久仰。”

“林副总统。”陆承洲颔首,跟他握了手。

“陆少。”陆九和陆十恭敬行礼,然后走到陆承洲旁边,微微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办妥。

两人接到陆承洲的命令,已经提前来D国清路,防止意外。

他们爷以前虽然谨慎,但远不及现在处处小心排查。

顾芒看向云陵,“幽灵呢?”

幽灵是D国分部的总负责人。

影盟的十二个元老里面,以前大家以为只有林霜和幽灵两个女生。

他们家老大也是女生,而且还比他们都小这事儿,让其他人都挺自闭的。

一堆天才碰上一个逆天变态。

就在这时候,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从远处传来。

众人目光转过去,只见一辆红黑敞篷越野从宽阔的起飞跑道猝然冲进视野。

陆承洲皱眉,本能往前走了一步,把顾芒互在身后。

敞篷越野车身一个漂移摆尾,橡胶车胎与地面尖锐摩擦,留下黑影,“哧”的一声,车猛地停住。

一个娇小的女生从驾驶座跳下来,然后单手从后座拖出一个人扔垃圾似的丢在众人面前。

“砰”的一声砸地上,扑起一地灰尘。

陆承洲皱眉,看见顾芒脸上没戴口罩,又拉着她往后退了一步。

众人看见,这个娇小的女生一脚踩在她扔在地上的男人背上,抬眸看向顾芒,笑起来,格外的嚣张,“老大,这傻逼还想狙你!”

女生就是影盟十二元老之一的幽灵。

日系公主切发型,齐刘海,娃娃脸,妆容精致,个子不高,跟传说中的一样,十分爱笑。

穿着白色针织衫,里面白色衬衣,领口一个红色的小蝴蝶结,灰色裤裙,黑色过膝袜。

一身的高中生打扮,看着人畜无害。

林登看看女生,再看看被她踩在脚下身形几乎是她两倍的男人,陷入沉默。

轻轻松松就能单手把一个大男人提起来的猛女……

人畜无害……?

陆一等人目瞪口呆望着幽灵。

云陵单手插兜,睨一眼地上没什么反应的男人,“你把人弄死了?”

“没,打晕了。”幽灵一开口,就毁她萝莉形象,“就一狙击手,没啥子屁用,这种货色根本接触不到核心信息。”

云陵挑眉。

幽灵说完,又看向顾芒,眸底满是惊艳。

“老大!我好想你!”幽灵张开胳膊十分激动的扑过去,一把抱住顾芒,蹭她的脸,“啊啊啊!老大!你真的好漂亮!”

顾芒大婚那天,人多,参加完婚礼他们也没和她说上几句话,就各回各家了。

毕竟手里都一堆事。

十二元老都是莫逆之交,有事联系,没事消失,关系还铁的不行。

没必要非得见面叙旧联络感情。

顾芒低眸看着脸贴着她锁骨蹭的女生:“……”

陆承洲面无表情的看着幽灵:“……”

顾芒人没动,冷漠的开口:“抱够了就松手。”

“啊……真是和传说中的一样无情。”幽灵皱了皱鼻子,松开她,“老大,我听九尾说你都有宝宝了,怎么还来D国,累着了可咋办?”

她看着顾芒的肚子,衣服宽松,顾芒瘦,她瞧不出什么,完全不是有宝宝的样子。

幽灵是个话痨。

云陵怕她话多起来没完没了,把人扯到他跟前,“正事要紧,想打听八卦先把九尾捞出来再说。”

“噢对对对。”幽灵回过神,“不好意思,见到老大一不小心太激动了,忘了九尾还在监狱里蹲着。”

顾芒道:“先去总统府,路上说。”

“好。”一群人应了声。

影盟的下属把幽灵赤手空拳擒来的狙击手拖走。

临上车时,顾芒动作稍顿了顿,眼微朝那个被带上车的狙击手的方向扫过去,眸底寒光毕现。

早就料到这一趟D国之行不会简单。

顾芒挺久没发火了,收敛了许久的烦躁狠戾几乎要从眉眼间冲出来。

她向来耐心差,不管解决什么问题,都喜欢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当初在极境洲跟长老会那帮人斗智斗勇,因为怀孕,她步步谨慎,是她最有耐心的一次。

这次她可没这么好的脾气。

陆承洲手护着她的头让她上车,低低出声,“芒姐,一会儿到了总统府,收着点儿。”

顾芒掀了掀眼皮,瞥他一眼,表情冷漠,“看心情。”

陆承洲沉默了一秒,吐出四个字,“不准动手。”

一字一顿。

顾芒:“……”

陆承洲站在车门前,这次立场格外坚定,“不答应我就不上车。”

顾芒偏过脸脸,眼睛稍微眯了起来,“?”

有病?

云陵都无语了,叉着腰,“我说两位大佬,能不能消停点儿,林霜那货还在监狱里蹲着呢。”

顾芒和陆承洲仍盯着彼此的眼睛,好半晌,她轻吐出一口气,妥协点头,“行。”

幽灵看看陆承洲,然后和云陵对视一眼,那是一种地铁老大爷看手机的表情。

从她的眼神里云陵读出了一句话——

这……真是那个跟我们不对付的……心狠手辣的赤炎老大?

云陵嘴角抽了抽。

陆承洲看向陆一等人,声线又轻又慢的开口,“都给我长点眼色。”

陆一几人惶恐低头,恭敬的拱手,“是。”

其实不是他们没眼色,是他们家夫人出手太快,压根轮不到他们这帮打手……

林霜的事情紧急,大家没再浪费时间。

车队出了机场,直直往总统府的方向开去。

车内。

云陵道:“小肆说总统府提了条件,让你给萨沙治好手,他们就放人。”

“让老大医治?”幽灵一脸天真无害的看着众人,“他们不怕老大直接把萨沙的手给砍下来吗?”

林登目光僵硬的朝幽灵缓缓看过去:“……”

暗黑萝莉?

云陵轻轻一拍幽灵后脑勺,“别捣乱。”

幽灵不满的瘪嘴。

顾芒脸上没什么表情,漫不经心的偏着头,剥了块巧克力。

这巧克力是陆承洲专门给她定制的,适合怀孕的人吃。

女生把锡纸单手折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骨节突出的手腕搭在中间的桌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陆承洲按着耳麦,似乎在听那头的下属禀报什么。

林登看着顾芒,“表妹的事就麻烦陆夫人了。”

“嗯。”顾芒点了下头。

幽灵很不喜欢和政坛那帮人打交道,嫌烦,语气有些危险的说:“老大治好那个萨沙的手,他们最好立马把九尾给我放了,否则我……”

话音未落,车身突然剧烈的颠簸了下,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停在路中间。

幽灵身体惯性的往前撞,连忙扶住桌子,“操,啥情况?”

陆承洲搂住顾芒的肩膀,稳住两人的身形。

后面的车见状,立刻踩下刹车。

了无人烟的马路上,车队齐刷刷停下来。

夕阳猛烈,刺眼的光线给车队渡了一层强光。

与此同时,三辆车逆光疾驰追上来,轰鸣声当头而至,停在顾芒和陆承洲的车旁边。

众人来不及思考,目光下意识转过去。

为首的就是一辆改装后的迈巴赫,十分眼熟的车牌号。

车门打开,霍执从车里出来,手里还拎着新式武器。

不用说,车胎就是被他的枪打爆的。

陆承洲眉心皱了下,漆黑的眸底寒冽阴沉。

一同从车里下来的,还有光头一群下属。

手里全部都拎着武器,围在顾芒的车前,然后转过身去,摆出持枪警戒的姿势。

“霍执?”云陵望着车外,语气匪夷所思,“怎么是他?”

极境洲的事情结束后,霍执就没了踪迹,顾芒和陆承洲也没管他。

忽然,云陵脑子里闪进什么。

来之前他就怀疑,有人故意把顾芒引到D国来,现在看见霍执,似乎所有的疑点都有了解释。

若是霍执为了顾芒,故意弄出这些事情,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顾芒看着车窗外的男人,眸子微眯了眯。

陆一等人从后面的车上下来,大步走到霍执一行人跟前,手里的枪上膛,气势肃杀,将霍执的人马团团包围。

“霍先生,好久不见。”陆一非常礼貌的问候,“您这是,想干什么?”

霍执瞥他一眼,没说话。

他把枪往斜后方一抛,扔给光头,指关节敲了敲车窗,“顾芒。”

车里头,林登看一眼霍执,再看看顾芒和陆承洲。

霍执和顾芒的关系,他倒不是很清楚。

但车内有些微妙紧绷的气氛,尤其是陆承洲周身突然低沉的气压,告诉他这当中的事情不简单。

极境洲前段时间发生过内乱,不过平息的很快,消息封锁的极其严密。

D国派人去查过,被陆承洲的人警告了。

陆承洲握着顾芒的手,轻笑一声,按下车窗控制键,撩起眼皮,看向霍执,薄唇淡淡的勾起来,一贯的慵懒淡漠,“霍先生,拦我的车,叫我

第一次处破美女完整版全文完整版

夫人,有何贵干?”

第一次处破美女完整版全文完整版

个男人气场都十分强势,一碰上,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冷了几个度,变得稀薄紧绷,剑拔弩张。

云陵有些烦躁,“霍执,我们现在有急事儿,我不管你想干嘛,一边儿去,排队。”

霍执没理他和陆承洲,目光落在顾芒身上,“我收到消息,有人故意引你来D国,前边路口有炸药。”

顾芒:“……”

霍执视线稍微一偏,跟陆承洲对上,“陆少,匆匆忙忙来D国,怎么也不知道把路清干净。”

陆一上前一步,恭敬道:“夫人,沿路确实有炸药,我们都清理干净了,还抓了几个狙击手,已经送去了红蝎分部审讯。”

霍执:“……”

陆一看向霍执,“霍先生,您的手下,消息似乎有些落后。”

霍执:“……”

光头:“……”

云陵无语,眼神阴飕飕的,“霍执,你有事?”

他们这帮人要是能被随便炸死,干脆都别在道上混了。

再说堂堂极境洲前任理事霍执是不知道用手机吗,非要这样?

大概是现场十分尴尬,没有一个人出声。

霍执闹这么大动静,就是知道顾芒现在怀孕了,许多事不方便,怕她这边出事,才匆忙露面。

甚至都来不及解释什么,直接把陆承洲车胎给一枪打爆了。

结果陆承洲这边早就处理好了。

霍执若是想帮忙,很明显,没帮上反而拖了后腿。

陆一打了个手势,招呼下属换车胎,一切都在安静中进行。

霍执就那么站在落到底的车窗前头。

最后是光头硬着头皮开口,打破死寂,“顾小姐,先生他也是担心您,我们的线人收到消息您已经到D国了,先生立马就过来了。”

顾芒没有出声。

“您……别怪先生……”光头声音越来越小,胆战心惊地看着顾芒,怕耽误她的事儿。

这时候,下属换好车胎,过来回禀,“陆少,夫人,可以出发了。”

顾芒瞥了眼霍执,下巴一抬对面的空座,声线偏寡淡,“上车。”

刚说完,手指就被陆承洲用力捏了下。

顾芒:“……”

……

车队继续开往总统府。

只不过多了霍执的三辆车。

“谢了。”顾芒抬眸,看着霍执。

男人愣了下,勾起唇角,“没帮上忙,这声谢受之有愧。”

陆承洲淡淡说了句,“逮着个机会报复我?”

霍执面对陆承洲,没有好脸色,“我没那么闲。”

“没那么闲?”陆承洲笑了,“带一堆人过来一枪给我车胎打爆?手机是摆设?”

霍执:“我……”

“提个建议。”顾芒忽然出声打断两人,声音冷漠,“停车,你们下去再打一架,活着的来找我,我这儿还忙着,就不奉陪了。”

众人:“……”

陆承洲和霍执瞬间都没了声音,就是彼此的眼神都是那种看不惯对方的。

顾芒又不紧不慢的剥了块巧克力,再抬眸,两人挺安静的。

她这才开口,嗓音偏低,问霍执,“你怎么在这儿?”

102基地那一晚过后,霍执就离开了极境洲,这几个月她大概知道霍执在哪片儿,具体位置没管过。

还是林霜偶然跟她提起来的。

霍执道:“有人想跟我谈合作。”

顾芒没说话,等着他下文。

“他问我,还想不想当极境洲的第一把交椅。”霍执说完,嘴角勾了起来,缓缓往后靠。

幽灵眨了眨眼,语出惊人,“好家伙,这跟问你想不想死有啥子区别?”

霍执笑容僵在嘴角:“……”

陆承洲胳膊搭在顾芒肩上,不客气的笑出声。

云陵也想笑,憋着,摸摸鼻子,“就是那个人把白狐引到D国来的?”

霍执点头,目光转向顾芒,“徐瀛,你认识吗?”

顾芒眸底划过一抹思考。

她认识的人里,没有叫徐瀛的,姓徐的倒是大有人在。

只是对方能联络到霍执,一定跟极境洲渊源极深。

徐。

顾芒眼皮倏地一掀,声音沉了下来,“他和总长老什么关系?”

极境洲中,总长老的府邸牌匾,就是——总长老府。

不同于极境洲内其他家族,府邸牌匾家族姓氏必定在前。

正是因为这点,让很多人都忽略了总长老姓什么。

极境洲长老会所有人的资料,都在影盟的绝密卷宗里。

总长老,他姓徐。

“父子。”霍执道:“其他的不用我说,你应该也能猜到。”

徐瀛和D国政坛那帮人勾结在一起了。

霍执回忆着当年的资料,“我记得徐瀛在八年前的一次任务中牺牲了,现在看来,是假死,他在D国管理极境洲留在这里的间谍网。”

极境洲在各国都有间谍网,一半势力在总长老管理的情报局手里,一半在霍执手里。

霍执手里的势力,在继任仪式上就全交给了顾芒。

而情报局那边,连他也不是很清楚。

霍执道:“徐瀛找我合作,我没答应,自己动手了,总统府的二公主应该和他谈妥了什么条件……”

他的消息晚了一步。

关于极境洲之前的资料,陆承洲和顾芒手里的都极少,两人之前都很避讳极境洲。

对于极境洲的事情,他们远没有霍执清楚。

但陆承洲行事足够谨慎,和顾芒都是见招拆招那一挂的,又狠。

否则赤炎老大和影盟老大不会这么多年都没人查出来。

云陵忽然想到什么,眉心蓦地紧皱,“萨沙和徐瀛合作,那小肆他在总统府……”

顾芒闻言,漫不经心敲着桌子的手指猝然停下,黑眸深处闪过一抹血光。

车厢内一片死寂。

冗长的车队整齐行驶在马路上,连每辆车的距离都像是经过精准计算。

好半晌过去,众人看见顾芒拿起手机拨了个视频电话出去。

很快,屏幕里出现一个家徒四壁的客厅,水泥墙,茶几,沙发,连电视都没。

茶几上有个掉漆的笔记本电脑。

两个卧室连门都没安装。

穷的陆承洲都皱了眉。

屏幕里没有人,只能听到洗手间里传来水声。

顾芒道:“我记得灰色大厦在各大监狱都有特殊权限。”

其他人听到“灰色大厦”这几个字,脸色变了变。

大佬跟那边还有关系?

灰色大厦是国际刑警组织总部,里头是一群超级侦探,在各国的国安部都有极高的特殊权限,和各大跨国财团以及特殊监狱关系密切。

“是有。”一道偏低沉带着困倦的女声传出来,没见人影,她似乎在洗手间,喝了一口漱口水,吐出来,“咋了。”

“帮我去恶魔监狱提个人。”顾芒道。

女人沉默了一两秒,慢吞吞的出声,“恶魔监狱啊,那地方有点难度,毕竟铜墙铁壁。”

顾芒拿过陆承洲手机,单手在屏幕上快速按了几下,接着拿起手机,对准陆承洲,虹膜识别,一笔钱转了出去。

接着,和女人的视频里传出一道金钱入账的响声。

下一秒,与人话音立马拐了个弯儿,十分义气的开口,“但什么难度都不能阻挡我们姐妹坚如磐石的感情!那人资料发过来,我洗个脸马上出发。”

众人:“……”

他们不知道这女人是谁,但是顾芒的朋友……

“算了不洗了,我戴个口罩。”语音挂断前,大家听到这么一句。

打钱的速度决定行动的速度……

包厢里又变成之前的谜之安静。

云陵眼睁睁看着自家大佬无时无刻都能掏出来的王炸底牌……

霍执想到那天他和徐瀛见面的场景。

徐瀛胸有成竹的表情……

惹到你爹了……

……

距离D国首都中央公园几百米的密林深处。

一座欧式古城堡崛地而起,城堡外无数持枪黑衣人守卫。

高至穹顶的菱格落地窗前,一个中年男人正在下棋,两指捻起一颗晶莹剔透的白玉棋子。

棋盘上的黑白棋子几乎布满整个棋盘,难分伯仲。

旁边站着一个黑衣便服年轻男人,正在打电话,“知道了。”

话落,他挂断电话,稍微侧了侧身,低头恭敬道:“徐先生,我们的人都被陆承洲抓了,路上安排的那些都被清理了。”

徐瀛没说话,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指尖捻着棋子,目光在棋盘上逡巡。

黑棋虽然和白旗势均力敌,但是很明显白棋将黑棋的势力割裂成无数块。

他倒要看看,陆承洲来D国,能带多少人马。

“霍执也露面了,跟顾芒他们在一起。”年轻男人顿了顿,“他们应该知道您了。”

“知道了,又如何?”徐瀛迟迟不肯落子。

年轻男人犹豫了几秒,有些迟疑的开口,“总统府的人应付得了顾芒他们吗?连总长老和冷长老都栽在他们手里。”

“指望他们?”徐瀛扯了扯嘴角,几分不屑,随即问:“顾肆呢?”

年轻男人道:“在地下室,总统府的人用药似乎过度了,他现在还昏迷着。”

“看好他。”徐瀛吩咐。

“是。”年轻男人应了声,不太明白徐瀛为什么不处理掉顾肆,他说:“徐先生,我们有徐晦,这几个月我们把他训练的跟顾肆的行为举止已经难辨真假,留着顾肆,始终是个隐患,不如……”

比起顾芒和陆承洲,顾肆太容易对付了。

“我答应他了,让他亲自解决顾肆,先等等。”徐瀛道。

他,指的就是徐晦。

“这一次,跟他们玩一把大的。”徐瀛忽然落下一子,孤注一掷。

只见原本难分伯仲的棋盘局势大转,黑棋大片大片沦陷被吃。

死伤惨重。

他要顾芒和陆承洲有来无回。

……

总统府。

“徐先生竟然想在路上解决掉跟顾芒和陆承洲?手下的人还都曝露了。”萨沙躺在床上,嗓音沉冷。

神医是影盟的人,影盟自然会派人来保护神医的安全。

何况陆承洲这边人马也绝对不少。

几方大势力,哪儿有那么容易动他们。

现在曝露,顾芒对总统府起了戒心,只会影响他们接下来的计划。

还有她的手。

“我的手还需要顾芒医治,他这是什么意思?”萨沙抿紧唇,脸色有些难看。

“萨沙,你自己都知道顾芒他们没那么好对付,徐先生怎么会不知道?他一定有自己的安排。”米绫思索着道:“眼下顾芒他们没出事,等她治好你的手,我们再动手。这次是我们失误,没想到你的手会伤的这么重。”

“嗯。”萨沙想起林霜把她拖到二楼推下去,二次伤害差点毁了她的手,眸底满是冰寒。

自她进入D国政坛,徐瀛就一直在帮她,两人之间合作秘十分密切。

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块就站稳脚跟。

徐瀛能力极强,她大概猜得到他和极境洲有些关系。

这一次徐瀛要跟萨沙合作前,直接给她提供了极境洲最先进的情报技术,以示诚意。

解决掉顾芒和陆承洲,未来极境洲会和D国深度合作。

眼下极境洲能如此太平,不过就是顾芒和陆承洲压着。

顾肆一个小孩能干什么?

这次之后,极境洲内部就要大洗牌了。

萨沙嘴角勾了勾,林霜是影盟的人又怎么样,她背后可是极境洲的人。

往后的极境洲,她也能分一半。

这时候,房间里的内部电话响了起来。

米绫直接按了接通,是总统府关卡的守卫。

“夫人,陆先生和陆夫人他们到了。”

米绫和萨沙对视一眼,然后抬眸朝窗外看去,远远的,就看到黑色车队开进了总统府。

……

白长老和那位管家上来叫顾肆。

刚走到客房门口,房门就从里面拉开。

顾肆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似乎还没睡醒,小手正在揉眼睛的唐意。

“你们上来干啥?”顾肆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忽然想到什么,他问:“我姐到了?”

白长老低头,恭敬道:“是的。”

顾肆眼底亮了下,嘴角都有了笑意,和平时听到顾芒来找他的表情一模一样,一下子就能感觉到他心情十分不错。

“行,那走吧。”顾肆径自往前走,步子都比平时迈的大且快。

唐意睡眼惺忪的追上去,“顾肆哥哥,你等等我。”

白长老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失笑。

听到大小姐过来,小少爷连唐小姐都顾不上了,平时就算再紧急的事情,也会先照顾一下唐小姐。

背对着众人,顾肆脸上的笑乍然收敛,黑白分明的眸底是不符年龄的冰冷阴鸷。

喜欢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