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韩剧网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陆西爵去外面接电话,把贺之樟一个人丢在酒吧。

长得帅,一身的名牌,手上还戴着百达翡丽,就差没在脑门上写上‘有钱’两个字。

虽然前面有失败的案例,可架不住妹子们心动啊,而且他都喝一晚上闷酒了,看着就让人心疼。

不少人都在蠢蠢欲动,最后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抢占先机,端着酒杯走过来。

“你好,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没有回答,女生有些紧张的朝后看,只见她的同伴们对口型的对口型,打手势的打手势,只好硬着头皮坐下。

“那个,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

贺之樟是被香水味刺激,才发现身边的位置换了人,而跟他一起来的郁子韬和陆西爵都已经不知去向。

贺之樟盯着这个面容白净的女孩儿看了足有一分钟,看的女生直低头,心想他干嘛这样看着我?

似乎终于看清这个人,贺之樟失望的收回视线,“滚!”

女生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猛地抬头看向贺之樟,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见了什么?

他刚才是说了‘滚’吗?

怕他把自己当初刚才那些拜金女,女生连忙解释,“你别误会,我跟朋友玩游戏输了,他们让我来加你微信,如果你不愿意,加完以后可以删掉。”

贺之樟像是没听见一样,接着喝他的酒。

女生从刚才就一直在注意他,不然也不会被朋友起哄来要微信,犹豫着开口询问:

“你朋友是走了吗?看你一直在喝酒,是不是心情不好?要不要跟我聊一聊?”

贺之樟正烦的不行,偏偏有苍蝇在耳边嗡嗡,‘砰’地一声撂下酒杯,“听不懂人话吗?让你滚!”

女生被吼得面红耳赤,浑身颤抖着转身,就看见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儿站在那里。

把她当成跟自己一样来搭讪的,女生忍住眼泪好心劝道:“他喝醉了发酒疯,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他没醉,只是心情不好。”

一来就看见贺之樟被人搭讪,季南堇本来挺生气的,可看见女孩儿眼睛里噙着的泪,又懒得再计较了。

“可以让让吗?”季南堇问。

见她这么不识好歹,女生也有些生气,“你要找骂随你。”

两人交换了位置,季南堇站到贺之樟旁边,而后者从听见她的声音开始,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她。

四目相对,最后还是季南堇打破沉默。

“怎么就你一个?他们呢?”

“不知道。”

贺之樟刚才光顾着生闷气了,根本没注意到这俩人什么时候走的。

看着桌子上的空酒瓶,季南堇有些担心他的胃,“你怎么喝这么多?胃不难受吗?”

贺之樟眨了下眼睛,然后把酒杯往旁边一推,现场甩锅给陆西爵和郁子韬。

“就喝了一点。”

“一点?”季南堇表示不信。

贺之樟抿着唇不说话了,他以为这个人是来哄他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生气,哼!

贺之樟生气的方式是把头扭到一边不理人,季南堇有些想笑。

“你是不是喝醉了?”

“老实说你到底喝了多少?”

贺之樟面无表情的看过来,刚刚挨骂的女生心头倏地一紧:来了来了,这个男人又要骂人了。

然而她等了半天,也没能等到喝醉酒的男人一个‘滚’字,只是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挨骂的女生居然觉得他有点怂?

季南堇觉得她家贺总真是可爱,生气了也不冲自己发脾气,算了,还是哄哄他吧!

挨骂的女孩儿正觉得不可思议,就见季南堇把手放在男人的头上,还揉了几下。

她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这个贼胆包天的妹子下一秒就要被打飞出去。

然而想象中的血腥画面并没有发生,只见那女孩儿揉完头,问他,“还喝吗?”

男人抬头看着她,眼神里有困惑,还有一丝不太确定的喜悦,这个笨女人是在哄他吗?

这样带着一点醉意的贺总太可爱了,像一只刚睡醒的猫,季南堇没忍住又在他头上揉了几下。

“虽然很想陪你多玩一会儿,可我明天还要上课,所以要不要跟我回家?”

贺之樟似乎想答应,可话到嘴边又停住了,艰难的移开视线,他才没有这么好哄。

季南堇知道他在等什么,事实上来的路上她已经悄悄备过课了。

“贺之樟,你知道我的心在哪边么?”

“你一定猜不到。”

“不在左边也不在右边,在你那边。”

“你知道你和星星有什么不同吗?”

“星星在天上,你在我心里。”

“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

“不然为什么在我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了呢?”

“遇见你之前是青春,遇见你之后是余生。”

“自从你出现后,我才知道原来爱一个人是那么美好的事。”

“从此嘴角边情话是你,心里所念所想是你,眼中星辰也是你,余生所爱都是你。”

“所以你要理我一下吗?”

贺之樟早就绷不住了,被捧着脸转过来的时候,眼睛里的寒冰已经融化,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意。

“你以前也这样哄过别人?”贺之樟问。

“当然没有了,我只哄过你一个。”季南堇连忙表态,事实上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哄她,要她哄的天上地下也只找得到这一个。

于是贺之樟满意了,把她的手拿下来抓在手里捏着玩,“跟谁学的这么油嘴滑舌。”

“没学,遇到你之后就无师自通啦!”季南堇冲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而且这怎么能叫油嘴滑舌呢?明明都是我的真心话。”

唇角已经完全绷不住了,贺之樟轻‘咳’一声,“你来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来接你回家啊!”季南堇语气夸张,“我老公这……么帅,我怎么放心让他一个人出门,万一被人抢走了怎么办?”

贺之樟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嘴上却一如既往的傲娇。

“知道就好。”

“嘿嘿。”

季南堇顺势抱住他的胳膊,白白净净的小脸在他胳膊上蹭啊蹭,然后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所以到底要不要跟我回家啊?贺先生。”

她已经洗过澡了,香香软软的身体靠在胳膊上,带着牛奶沐浴露的气息飘过来,贺之樟突然觉得有些热。

“阿堇。”

“嗯?”

“你想不想亲我一下?”

“啊?”季南堇呆住,“现在吗?”

贺之樟抿着唇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季南堇的性格,不太习惯在公开场合做这样亲密的事,可同样的,在讨厌被关注和哄老公开心之间,她的立场很明确。

那个挨骂的女生已经回去了,却还一直关注着这里,她看见刚来的女孩儿摸了男人的头,抱了男人的胳膊,然后现在她站起来了。

只见她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撑着沙发靠背,弯腰时海藻般漂亮的卷发垂下来,挡住了绝大多数人的视线,然后……

然后季南堇亲了贺之樟。

不过酒吧毕竟不是家里,季南堇只是贴着他的唇蹭了几下,然后用力啾了一口。

“好了。”

季南堇很满意自己的表现,正要离开,腰突然被人圈住,刚刚退开一些的唇被人狠狠吻住。

这是一个充满掠夺气息的吻,带着威士忌的强硬气息与她的交融,季南堇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醉了。

唇分开,气息却还交融在一起,季南堇愣愣看着面前的人,此时心里想的居然是:还说就喝了一点,大骗子!

两人头挨着头,鼻尖蹭着鼻尖,享受这一刻的安宁。

然后某人终于满意了,手指擦过女孩儿晶亮的唇角,然后轻轻落下一个吻,“算你过关。”

贺之樟确实很好哄,几句土味情话就能让他心花怒放,甚至有点后悔没有录下来。

既然都和好了,那自然是要回家睡觉觉啦。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那两位人不在,外套却还在这里,而且郁子韬手机也没带。

陆西爵的手机一直占线,季南堇决定等他们一会儿,然后就看见了舞池里跟人杠上的郁子韬。

果然这个人在哪儿都是焦点,倒也省的她干等了。

季南堇给陆西爵发了条微信,拿上衣服,牵着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没醉的老公下楼。

吧台前,郁子韬正跟一个穿着年纪差不多的人对峙。

刚才跳舞的时候碰到个女人,两人合作的很愉快,郁子韬觉得今晚上有着落了,于是就把人领到吧台请她喝酒,然后这个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非要跟他抢女人。

“之前听说郁少在C市我还不信,没想到你还真在这里,听说开了个经纪公司,这是打算混娱乐圈了?也不怕郁书记被你气死?”

“黄伟亮,你他妈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

黄伟亮嗤笑一声,“离开京城这么多年,郁少的脾气还是这么大。”

郁子韬懒得理他,撞开他的肩膀就要走,黄伟亮却不肯放过他。

“上次出去玩碰到你哥,你猜怎么着?你之前那个哥们小兵还记得吗?他跑去问你哥你是不是出国了,还问他要你的联系方式,结果你哥当场黑脸走人。”

郁子韬转身,脸上的表情跟平时不太一样。

黄伟亮就喜欢看他生气,勾唇一笑道:“大家私底下都说你不是郁书记亲生的,所以被赶出来了,到底是不是真的?”

喜欢名门婚宠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