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句哄女人开心的话 沈兰舟萧驰野第一次肉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两日之后,洛言也是在函谷关外看见了墨家的机关兽朱雀。

火红色的造型,纯木与青铜的完美结合,打造出来的飞行器,类似于鸟类羽翼的翅膀轻轻挥舞,尾部翎羽摆动间,似乎有着无形的气流直接浮动,拖着这只机关兽漂浮在半空之中。

那股无形的气流赫然是充斥在天地之中的灵气,牵引的同时,化作一股向上的力量。

来自兵魔神的符文吗?

洛言站在函谷关上,看着远处盘旋不敢靠近的朱雀,心中默默的嘀咕了一声。

不得不说。

秦时这个世界当中,最神奇同样也最离谱的便是这些机关兽。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潜行地底的……

可惜不能大规模生产,不然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当真难以想象。

“请洛太傅让函谷关的士卒将弓弩收起,让墨家机关兽朱雀靠近,若是洛太傅没有其他东西需要准备,可以出发了。”

燕丹神情冷漠,看着洛言,沉声的说道。

至于更多的话,燕丹都没有说,因为没这个心情,更没这个义务。

此番他完全是被胁迫,岂能有什么好情绪。

“那便出发吧,我没什么东西需要准备的,不过此番还得麻烦殿下了。”

洛言微笑的看着燕丹,轻声的说道。

燕丹默然不语。

随着洛言挥手,四周函谷关上的弓弩都是陆续收了起来,同时燕丹也是给墨家机关兽朱雀挥舞手势,得到安全确认的机关兽朱雀便是俯冲而下,速度奇快且灵敏,不一会儿便是腾空在函谷关上,漂浮在半空之中。

翅膀挥舞间,巨大的气浪席卷开来,完全与翅膀的动能不成正比。

其上驾驶机关兽朱雀的是两名墨家弟子,他们的表情有些警惕的看着函谷关上的众人。

“走吧。”

洛言对着身旁的焱妃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跃上了墨家机关兽朱雀。

至于燕丹。

他并不会随着洛言和焱妃一同前往镜湖。

因为他是人质。

洛言虽然对墨家的信誉很信任,但他对燕丹这个人并不怎么信任,将他留在秦国更好,如此,墨家剩余的那些弟子也会忌惮一二,不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他可没兴趣将自己的小命赌在燕丹的手中。

洛言看着驾驶机关兽朱雀的两名墨家弟子,轻声的说道:“麻烦二位了。”

为首的一名墨家弟子一言不发,只是点了点头,便是拉动了一个把手,下一刻,机关兽朱雀的羽翼猛然挥舞,巨大的气流自尾部喷吐而出,朱雀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

洛言默默感受了一下,发现这朱雀的飞行速度达到了近百码的样子,最关键,这朱雀的脑袋很有意思,似乎可以划开前方的气流,保护上面的乘客不至于被风侵扰。

总之……就很离谱。

同时,也让洛言对墨家和公输家的机关兽符文更感兴趣了。

“刷~”

很快,机关兽朱雀便是飞到了云层之上,之后速度缓缓放缓,以一种均衡的速度向着远处飞行而去。

“二位认识墨八和墨十一吗?”

洛言欣赏了一会高空的风景,便是开始套话,能驾驶机关兽朱雀的墨家弟子显然也不会是普通级别的墨家弟子。

闻言。

驾驶机关兽的两名墨家弟子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浮现出了一抹疑惑茫然之意。

不认识吗?

洛言目光微微一闪,心中嘀咕了一声,莫非墨八和墨十一并不是那两人的真实姓名?

“我与你们墨家巨子相交莫逆,你们无需防备我。”

洛言发挥了自己强大的PY能力,开始与这两名墨家弟子交流了起来。

两人虽然警惕,但心机不深,没一会儿便是和洛言交谈了起来。

可见墨家弟子还是普遍极为淳朴的。

都是老实人。

绯烟站在洛言身旁,对此不发一言,陪伴在洛言身边。

聊了好一会儿,洛言也是套到了自己想要的讯息。

此番前往镜湖,一切顺利的情况下,比如不遇到极端天气,大约飞行四个时辰就能抵达,换算成公里数,八九百公里的样子。

洛言又说了几句,便是拉着焱妃到了后面,抱着焱妃的腰肢俯瞰着大地的景色。

“焱妃,怕高吗?”

焱妃摇了摇头,依偎在洛言怀中,对于景色她没什么兴趣,她只喜欢靠在洛言怀中。

热恋期的女人总是这般黏人。

当真令人无奈。

一旁。

墨家的两名弟子也是窃窃私语了起来。

“这位秦国的大良造比传言中还要年轻。”

“性格也很不错,难怪巨子与其交好。”

“班老头的担忧完全没必要……”

……

楚魏齐国三国交界处,傍山傍水,风景宜人,更有一处绝美僻静的世外桃源之地,名为镜湖。

镜湖三百里,处处皆可入画。

说的便是此地。

傍晚时分。

洛言也是和焱妃抵达了此处,随着送达,两名墨家弟子却是拒绝了和洛言一起前往,似乎这医家之地有什么大恐怖,让他们不想靠近。

对此,洛言也没有勉强,和他们约定了时间,便是带着焱妃向着湖边小筑走去。

在高空盘旋的时候,洛言便已经找到了方位。

不得不说。

这镜湖的环境相当不错,适合养老。

“夫君,你打算如何劝说医家的人?”

焱妃双手交叠在小腹,气质华贵绝艳,美目注视着洛言,轻声的询问道。

洛言闻言,摇了摇头,没什么底气的说道:“只能试试,强迫不来,说实话,我也没什么把握,见面了才能知道。”

终究还得看医家当代掌门念端的态度。

说实话。

要不是蒙骜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他更愿意将蒙骜带过来救治,可惜,这老头子已经不能动了。

随着交谈间。

两人也是来到了湖边小筑门前。

顿时一个木板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之中,其上刻着三行字。

需要下山出诊的不救。

上山登门求诊的不救。

姓端木的不救。

洛言看着这三行字,嘴角也是扯了扯,这还没见面呢,他这边便已经被淘汰了。

除了姓名这行符合规矩,其他两行完全不符合。

好在,洛言压根就没指望靠这个。

焱妃好看的细眉也是轻蹙,显然她也觉得这个规矩有些古怪,当然,更多的是觉得此番洛言有可能会遭遇到刁难,这让她心中不舒服。

洛言并未考虑多久,伸手轻轻敲响了院门。

这一次是来求人的,不是来得罪人的,他倒不至于冒冒失失的闯进去,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夜晚的镜湖很安静,敲门声随风而动。

很快。

在洛言和焱妃的感知之中,细微的脚步声自屋内传了出来,随后两道人影自屋内一前一后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之中。

为首的是一名三四十岁的妇人,一袭素白的长裙,不修粉黛的面容显得颇为古板,犹如农村妇人一般,毫无特点,当然,哪怕如此,也难掩她那大方得体的气质和端正的五官。

相比起这名妇人,其身旁相伴的少女却是极为清秀脱俗,灵气十足,那份素雅就算是身上麻布衣也难以遮掩。

显然。

这一对近似母女的组合便是医家现任的掌门人以及当代传人。

念端和端木蓉。

念端的名字也很有趣,似乎隐藏着什么故事。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同时拱手作揖,极为客套的说道:“秦国太傅洛言,洛正淳,求见医家医仙。”

话音落下的瞬间,门前的念端和端木蓉也是神情微变。

前者自然是目光微凝,似乎察觉到了麻烦事上门。

后者则是好奇。

前段时间偷听师傅和墨家巨子聊天,其中的主人翁便是眼前这位秦国太傅,而洛言赠送过来的两本医书她也看过了,很厉害的两本医书,也因此,对于洛阳这位能说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人充满了好奇。

“蓉儿,去开门。”

念端沉吟了片刻,才看向了身旁的少女端木蓉,轻声的吩咐道。

洛言既然找上门,自然不好拒之门外。

“是,师傅!”

端木蓉闻言,轻声应道,便是小跑着来到了庭院前,伸手将院门打开了,同时也是见到了洛言和焱妃。

看着两人,端木蓉眸子也是微微眨动。

洛言比她想象中的要年轻,气质成熟温润,和她心目中的那种心怀天下的人物对上了。

至于焱妃。

看着对方的瞬间,端木蓉心中也是升腾起一种自惭形愧的感觉,对方的美很耀眼,高贵的似天上曜日一般。

“两位客人,请。”

端木蓉拘谨的抿了抿嘴唇,柔声的说道。

“麻烦了。”

洛言看着比红莲小一两岁的少女端木蓉,心中也是有些古怪,原著之中赤练可是称端木蓉为姐姐,结果真实情况是红莲要比端木蓉大,果然,女人在年纪方面都是禁忌,永远不要试图去猜测她们的真实年龄。

端木蓉极为有礼貌的微微颔首,很有规矩的在前方带路。

焱妃眼眸微动,看着端木蓉有些意外,她还是头一次看到这般干净少女,清新的令人意外。

进入院内。

一股浓郁的药香味便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味道很杂。

随着进屋。

念端便是邀请洛言和焱妃入座,苍白的面容略显憔悴,似乎身体不太好,不过眼眸却很明亮平静,默然的看着洛言,似乎看透了洛言的来意:“不知太傅来此所谓何事?”

这女人不太好忽悠。

洛言心中笃定道,没敢哄骗玩小心眼,实话实说道:“请念端先生出山,为我医治一位长辈。”

“太傅应该看见我门前的规矩了。”

念端看着洛言,没什么厌恶和友好,只是平静的阐述一个事实。

同时委婉的拒绝洛言。

这是她的规矩。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此番要救之人乃是秦国上将军蒙骜,他的生死对于先生而言也许只是一条命,但他的生死却关系到天下无数人的生死,秦王加冠礼在即,若无上将军蒙骜支持,必然再起风波,这是其一。

一旦秦王加冠礼受到影响,那秦王与在下的路也必然受到阻碍,无数人也会受到影响。

说这些,并不是想着逼迫先生什么。

只是希望先生能助我一次。

若是先生担心会卷入秦国风波之中,在下可以全程保密,甚至可以以性命起誓,定会护住先生周全。”

洛言看着念端,很真诚的说道。

面对念端这种看破红尘的女子,耍小心机没什么意义,倒不如开诚公布的谈一次。

若是端木蓉的话,洛言倒是无需顾忌什么。

少女肯定要比中年妇女好对付。

与此同时。

端木蓉也是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乖巧的将茶水递给每个人,随后便是跪坐在一侧,默然不语。

茶香清香,别有一番风韵。

不过洛言却没心思品茶,看着念端,等待着念端的决定,她的决定关系到洛言接下来的打算。

“太傅欲建一处学宫,培养医者,精研医道,著书传世?”

念端看着洛言,询问道。

“秦王加冠礼之后,我便会着手建造学宫,除了医家,诸子百家之道也会容纳其中,先生避世不出为的是在这乱世之中护住医脉传承,因此不愿招惹是非,此事我可以理解。

可避世不出就真的可以躲避是非吗?

人是群居动物,先生看透红尘,可以避世不出,但这位蓉姑娘也可以如此吗?

不入世何谈出世?

何况她还年轻。

她终有一天会走出去。”

洛言看向了一旁的少女端木蓉,在端木蓉眼眸的注视下,平静的说道。

端木蓉后期被燕丹哄骗便是受了念端这番教育的影响,被燕丹三言两语骗的去为墨家效力,甚至还给月儿当保姆。

“蓉儿……”

念端闻言,目光微动,看向了端木蓉,一时间目光复杂。

洛言此话,念端也知道。

她更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医者难自医,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到了什么地步了。

她能护住蓉儿一时,但显然护不了蓉儿一生。

这乱世,又哪里真有什么世外桃源。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