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炎炎消防队20集生肉

  • A+
所属分类:花胶

“朱大人,你们继续按照原先计划往前挖,慢一点,要小心。年年,三哥,你们跟我来。”

许问脑中一幅幅画面掠过,他眼神清明,头脑清晰,先嘱咐了朱甘棠,然后叫上了井年年和许三。

许三默不吭声,已经走到了他身边。

他从来都是许问最坚定的支持者,以前是,现在也是。

井年年愣了一下,抹了把眼泪,从地上爬起来。

他紧咬着唇,眼中还有绝望,但也站到了许问旁边。

以他的判断,他爹几乎不可能有生还的希望。

但那毕竟只是几乎,就算只有一线生机,他也要抓住。

如果许问真能救回他爹,他这一辈子给许问做牛做马,死都可以!

“你们也要小心。”朱甘棠没有阻止他们,只说了一句话,接下了这个担子。

“你们也是。”许问应了一声,就带着两个人,离开了这段河岸。

…………

“一件好事,我们还没有挖到最后。”许问一边跑着,一边对旁边的两个人说。

许三和井年年紧跟在他身后,听他说话。

他们抄的是近路,没有延着河岸,而是在山林之间,四周都是灌木,脚下是被雨水泡软的泥土落叶和纠结的草根,一不小心就会被跘倒。

但许问的速度非常快,后面两人也不慢。

他们都很清楚,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抓紧每一分每一秒,井水清才有可能从绝境中乍现生机。

虽然只是一条支渠,许问也做足了规划,开挖得谨慎又小心。

因为人手有限,时间又紧急,所以他们不可能全部重新挖,而是在原有河溪渠等现有支流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宽连接,“拼凑”起来的。

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原先就有水流,可以在他们挖掘的过程中就疏导一些水流,等到最后阶段正式连接的时候,洪水在此基础上进行引导,会更安全。

也正是因为如此,假设井水清被冲入河中,在中途没有停留一直在顺水流的情况下,他们有可能通过引导,让水和人和一起进入预先规划的河道。

然后,他们提前在支流中设下拦截,就有可能拦住井水清,把他救回来。

当然,这中间有大量变数,井水清有可能中途就被树枝或者石头之类的拦住,没有顺着河水的流势往前走;或者中途沉底;或者提前呛水身亡,救上来的也只是尸体。

变数太多了,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线生机,至少不会看着他死,至少他还能有一丝活下来的可能!

许问一边疾行,一边把自己的想法跟身边两人说了一遍。

他前后不止一次地勘测过这个区域,对它各方面的情况都熟知于心,每条支流、它们的流向、汇合位置、当前水势水位,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能直接在脑中形成画面。

他知道如果没有意外,井水清会被冲到哪里,也有了规划要怎么救人。

他说得有条有理有计划有数据,声音清晰,即使在快速奔跑中也显得非常稳定。

井年年低头奔跑,安静地听着。他的眼睛渐渐变得明亮,头也抬了起来,看向前方。

他听懂了!

他迅速开始回想这一路来挖过的位置,以及河渠整体的分布——其实许问没给他看过全图,但仅仅只凭着他走的路以及他对周边的了解,他就想象出来了,八九不离十!

“我们是要去隔川坝?”他试探着问。

“对。”许问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带着明显的赞许。

井年年瞬间雀跃,沉重的心里绽开了一些,莫明多了几分信心。

还有希望,他爹还有救!

…………

“轰隆”一声,白色的河浪冲破岩石的缝隙,争先恐后地挤了过来。

岩石在巨大的冲力下纷纷崩落,水流越来越巨大,迅速铺满了整条渠道。

“是这个时间吗?是这个时间吗?”井年年爬在地上,浑身都是泥水,不确定地问许问。

“是。别慌。”许问说得很肯定很安抚人心,但眼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炎炎消防队20集生肉

睛也紧盯着河水的来向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炎炎消防队20集生肉

,站起身,向着前方跑去。

幸好这次出来他随身带了三个雷/管,是李晟塞给他的,说是新作,让他看看成效。

他一直没来得及,只好带着,这时候竟然派上用场了。

不然,真正炸坝通河,在他们的规划里是必须从逢春调工程队来的。

一路上,他跟井年年以及许三交待完自己的计划之后,开始了全新一轮的计算。

河水走到某处需要多少时间,要什么时候引导水流,才能让河里的人有可能被冲过来,然后他们要在什么地方设置藤网,放水的同时安全拦住冲来的人……

这其实是他不熟悉的领域,他最擅长的还是一个人呆在一个安静的空间里,对着一个固定的材料,慢慢地把它制作成成品。

而现在,他要改变的不是一段木头或者一块石头,而是一条河,几段支流,以及它流经的整片区域!

而且,这一切都要在极快的时间里完成。

人命关天,生机只在瞬息之间。

但就像他知道一块木头的质地、尺寸、哪里有疤哪里有节一样,这时更多的信息进入他的大脑中,经由各种模拟与计算,呈现出来。

哪里河宽、哪里道窄;哪里有礁石,哪里有山壁,哪里会形成漩涡……

经由他的改变之后,河水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形成什么样的情况……

他突然有了一种熟悉感,这让他想起了在流觞园的时候,那次曲水流觞的游戏。

同样是需要用行动来引导水流,让物体达到想要的位置。

何其相似,只是他需要改变的,从小溪变成了大河。

和那次一样,他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

海量的数据纷纷浮现,充塞在大脑中,堆积运转得让他有点头疼。

但很快,它们又散去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玄妙的感受。

它与天人合一非常相似,既是他由心生出,对事物与环境的感受;也是事物与环境的无数细节与数据自然演变之后的结果。

总之,他知道了。

就在此时,就在此处。

他用掉了全部的三个雷/管,第一个炸掉了河坝,第二个第三个炸的全是水流。

李晟改进后的“作品”果然效果出众,同样的体积,威力至少是之前的两倍。

爆炸溅起了巨大的浪花,汹涌地拍打着河岸,上面的泥土与树木簌簌发抖,声势惊人。

许三有点不明所以,你炸水有什么用?大浪过后,水还是会恢复原样。

但井年年仿佛已经明白了,他看着许问,脸上浮现出极度的佩服,几乎是有点崇拜了。

然后,他紧盯着布好的藤网,目不转睛地看着。

一刻钟不到两刻的时间里,他发出一声哭泣一样的声音,但却是喜悦的,极致的喜悦。

“是我爹!”

井水清的身影,在水中载浮载沉,正被激流冲向这边。

许问成功了!

仿佛魔法一般,他操纵着水流,让它把井水清送到了自己的眼前!

许问盯着这一幕,仿佛自己也有点不可思议,又仿佛领悟了什么。

他没有发现,许三和井年年盯着井水清也没有出现,在河的对岸,一道影子若隐若现,仿佛正在注视着他。

而与此同时,许问的身影,也像那个人一样,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喜欢匠心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