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重生之我是杨过

  • A+
所属分类:花胶

扎克斯态度蛮横,其他的地方军阀抱着看好戏的态度。而那些索马里军官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阿尔拜特将军干咳了一声,“我觉得,这个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扎克斯……我们认识也不止一天两天了。你这个脾气能不能改一改,这种事情能乱说吗?”

“我乱说了吗?你们难道和索马里青年军之间就干干净净?这么多年了,我想在座的各位,多多少少跟他们都有些联系吧。

是,我是把他们要来的消息给了索马里青年军,那又怎么样?

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而已,又不是我带人去炸了他们的车队。

再说这里可是索马里,是摩加迪沙。阿尔拜特将军都要给我几分面子,你们几个雇佣兵能把我怎么样?”扎克斯冷笑了一声。

林锐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只是随便说漏了嘴。是你的小舅子,把这个情报交给索马里青年军的。是这个意思吧?”

“没错。”扎克斯冷笑了一声,“这事情跟我没关系。”

“那就是跟他有关。”林锐转过头,指着扎克斯的小舅子。

“可他是我的人,没我的允许,我看谁敢动他。”扎克斯抱起了手臂,一脸挑衅的看着林锐。

“唉呀,都是误会……没必要弄得这么……”阿尔拜特将军走上来,打圆场。

林锐却摆了摆手,制止阿尔伯特将军走过来。然后他转头看着扎克斯。

“恰好我也有这样的脾气。动我的人得经过我的允许。不然的话……

谁动我的人,我就动他。”林锐对着扎克斯道。

“你有证据吗?说我的人勾结索马里青年军,除非你现场抓住他们。否则,就是没凭没据。

你没亲眼看到,就别随便胡说。就算你亲眼看到了,我们没亲眼看到,就还是没证据。不要随便冤枉人。

你得给老子放人。”扎克斯声恶狠狠地道。

“万一,我有证据呢?”林锐说完这句话之后,对那两个佣兵挥了挥手。

那两个佣兵快速解开了扎克斯小舅子的衣服。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吓傻了。

因为扎克斯的小舅子,身上捆满了C4。一块一块的橡皮泥一样的C4,捆满了他的全身。

餐厅里全都是索马里军方的高官和地方军阀头目,看到这个场景,一个个都愣住了。

“这个人,穿着自爆背心,混进了这里,准备制造一场自杀式袭击。”林锐慢慢地道。“结果被我们当场抓获。”

“胡扯,他身上的炸弹是你们帮他绑上去的!”扎克斯大怒。

“你有证据吗?”林锐看着他慢悠悠的问道。“如果你没有现场抓到我们给他绑炸弹,那就是他自己穿着爆炸背心来的。

我们可是当场抓获他的。现场抓住就是证据。今天这里有不少索马里军方高层人员,这个人绑着炸弹背心过来,就是意图进行恐怖袭击。

正好,我来索马里就是反恐的。今天,我就拿他开张。”

“你想怎么样?”扎克斯恼羞成怒。

“我还能怎么样?当然是为了各位的安全,把这个人押出去,进行排爆处理。

难道我还能让他在这里引爆炸弹吗?”林锐慢悠悠地道。

精算师将岸挥了挥手,那两个佣兵会意,将扎克斯的小舅子押了出去。

扎克斯的一个手下,刚想跟出去,却被几个佣兵堵了回来。

“炸弹太危险了,为了保护各位,我还是建议各位待在宴会厅里。由我们的专业人员进行排爆处理。这也是为了各位的安全。”精算师将岸笑着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扎克斯咬着牙道。

“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的小舅子是索马里青年军的探子。现在看起来,也许他本人就是这个恐怖组织的成员。

他知道我们今天在这里参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重生之我是杨过

加宴会,穿着自爆背心混进了这里,意图不轨。幸好被我的人发现。”林锐笑了笑,“我们正在处理此事。”

“胡说八道,什么自爆背心,根本就是你们给他穿上去。”扎克斯厉声道。

“哎,扎克斯先生,你没亲眼看到,可不要随便胡说。就算你亲眼看到了,现场这么多人没亲眼看到,就还是没证据。不要随便乱冤枉人。”林锐笑了一笑。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就连餐厅里的餐具都是震得乒乓乱响。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这里大部分人都是军人出身。他们知道这种爆炸是什么情况。

“很遗憾,看来我们的排爆失败了。恐怖分子被他自己的自爆背心炸死了。

所幸的是,我们阻止了一场自杀式袭击。这里没人受伤。”林锐慢条斯理的看着每一个人。

扎克斯大怒,他死死的瞪着林锐。“你是,真的打算惹我么?”

“是你先惹我的。”林锐平静的道。“他害了我四个弟兄,我把他炸的死无全尸。”

“妈的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重生之我是杨过

,你知道我是谁?!”扎克斯咬着牙道。

“我知道你,也知道你是什么人。但你恐怕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并不了解我。

所以你根本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如果你知道的话,你这辈子都不会想惹到我。”林锐拿出了一支香烟点上。

扎克斯的几个手下全都聚到了他的身边,一个个全都把手伸进了怀里。

“这是干什么?”阿尔拜特将军终于忍不住拍了桌子。“扎克斯,让你的人把枪收起来。”

“将军这不关你的事。”扎克斯怒道。

“说的很对,将军。这恐怕已经涉及到私人恩怨了。”林锐吸了一口烟。

“好了,两位都听我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不想追究。你们双方也都别再追究。”阿尔拜特将军低声道。

“好,我今天就给将军一个面子。”扎克斯点点头,挥手招呼他的手下,“我们走!”

“往哪儿去?”林锐慢悠悠地道。

“你还想怎么样?”扎克斯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林锐。

林锐笑了一下,“你觉得,今天你还走得了吗?”

喜欢战场合同工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