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医生的占有欲 完美世界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侍女本就是剑仙钟鼎派遣来护着自己那独子安稳的,已经踏足风亭,虽说时日并不长久,但总得在外面,也得称呼她一声剑君。

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位风亭剑君,居然在一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面前,剑不能出鞘。

侍女脸色大变,一身剑气升腾,尤其是腰间长剑,更是剑气大作,犹如蝉鸣之声,长鸣不止。

她这柄剑名为秋蝉,也是万梅宗难得的名剑,是剑仙钟鼎亲手赐下,而她修行的剑诀,正好也是秋蝉剑诀,威力之大,不可言说。

只是如今,即便如此,她想要拔剑出鞘,仍旧困难。

年轻人的手好似轻飘飘的放在剑柄上,任由秋蝉之声如何长鸣,也不见能出鞘半寸。

年轻人一脸笑意,“这会儿不是秋天,更非盛夏,哪里有蝉?”

侍女身体僵硬,心中更是寒冷,除去她此刻很难拔剑出鞘,她也感觉得到冥冥之中有一道剑气正在“看”着自己,若是自己还有异动,很有可能,便会被一剑斩杀。

她相信这个世间肯定有很多人能杀她。

但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可能?

顾泯看向那个在遗墟里见过的钟山雨,没急着说话,仿佛在想些什么。

钟山雨看着这边,自然是第一时间认为顾泯已经被自家侍女制住,仰着头冷笑道:“识相一些,便离洛仙子远一些,要不然你即便没死在战场上,也很难活!”

赤裸裸的威胁。

他身为剑仙钟鼎的独子,即便是一些大仙山也要对他以礼相待,更不敢轻易对他做些什么,毕竟一位剑仙在身后,而且是那种不招天下人讨厌的剑仙,即便是那些个大仙山,也要慎重对待的。

而因为如此,当初天玄山的粟千云也不敢轻易动手杀他,也让钟山雨行走世间,多了好几分肆无忌惮。

这样的骄奢性子一旦养成,便更改不了。

顾泯瞥了一眼侍女,笑问道:“摊上这么个公子,你的日子一定过得提心吊胆吧?”

那侍女脸色不变,她已然知道眼前这年轻人的境界不低,说明身后也有一座大靠山,钟山雨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了,只是她也不好对钟山雨说些什么,多年下来,她早就知道自己身后这个公子是个什么性子了。

“道友见好便收,毕竟我家公子乃是钟剑仙的独子。”

独子两字,侍女咬得极重。

出门在外,若是一身本事足够,不管碰到谁,自然能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若是能力不够,也就只能将身后靠山搬出来了。

顾泯眼神渐冷,不见什么动作,只是身形瞬间便抹过侍女,来到了钟山雨身前,然后下一刻,钟山雨便倒飞出去,摔出巷口。

重重摔在地上。

生死不知。

侍女脸色难看,死死盯着顾泯,“敢问道友师承名讳!”

今日钟山雨在这里受了如此大的羞辱,肯定是要找人找回来场子的。

顾泯冷笑道:“我要是告诉你名字,你还能活着离开?”

侍女一怔,只感觉一道剑气直扑心口,她避无可避,被剑气击中,同样倒飞出去,落在巷口那边。

站立之后,低头一看,只见胸前伤口,血肉淋漓。

仅仅是一剑之间,她便已经重伤!

眼前这人是剑修,又如此强大,她其实内心,已经有了些想法。

如今世间,年轻一代里,最出名的那位,可恰好是剑修!

侍女看了一眼钟山雨,后者已经昏死过去,只是生机仍在,没有性命之虞,想来也是,不过是言语冲突,便要取人性命的话,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侍女背起钟山雨,深深看了一眼小巷里面,转头便走,绝对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而顾泯也没有追杀,只是目送两人离去。

他要是真要动手杀人,只怕是在大战前,这座城里就会迸发出一件大事。

谢宝山在那边古董铺子里喊道:“小子,怎么不一剑宰了?怕了那啥钟鼎?”

胭脂铺妇人也搭话道:“尽管杀了就是,我保你没啥大事!”

然后巷子里也响起些声音,最后甚至于老摊主都笑呵呵说道:“其实杀了无妨,该杀的。”

顾泯挑了挑眉,没有理会这些前辈的撺掇。

而是又走向那边那个顾字旁去继续想如何参悟晚云真人的剑道。

实际上巷子里的几人说的话不完全是糊弄顾泯的,即便顾泯今天在这里杀了钟山雨,大战之前钟鼎来找麻烦,其实也不是什么麻烦事情。

就一点。

如今顾泯是晚云真人的剑道传承者,在大战之前,谁要想着杀这位,晚云真人会眼睁睁看着?

你钟鼎是剑仙不假,杀力也强,可这还得看和谁比吧?

在晚云真人面前,什么剑仙不剑仙的?

有什么区别?

况且老摊主在内的几人,其实都想看看,那位顾剑仙出剑的景象,反正最后只要剑没有落到自己头上,那就是什么都行啊!

……

……

顾泯搬了把竹椅坐到那个顾字边上,他是发现了,自己只要不聚精会神去看,那就不会有剑气勃发,将自己击飞。

晚云真人留下的这个顾字,其实已经留有余地了。

顾泯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先说好,我想清楚了,你这剑道,我不学了。”

这一开口,声音不小,石破天惊。

小巷众人,人人看向这边,神情复杂。

胭脂铺妇人再忍不住,一改之前,在胭脂铺那边大声嚷嚷,“你小子可得想清楚了,这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这人的剑道,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你不学可是吃大亏了!”

这些日子,胭脂铺妇人是真喜欢上了眼前这个年轻人,觉得他机灵,瞧着便欢喜,要是顾泯愿意,她甚至想要收顾泯做干儿子。

这会儿听到顾泯这么开口,当即便慌了。

谢宝山也是帮腔道:“顾剑仙这个人虽然口碑不好,但他的剑道,是真的货真价实,可和我这里的古董不一样,小子你要想清楚了!”

除去这两人之前,其余人也是有些担忧,害怕顾泯错过这份机缘。

顾泯转过头来,病态的脸上有了些无奈,看着在场众人,说道:“之前个个前辈都不肯说,怎么这会儿又这般了?”

胭脂铺妇人破口大骂,“小子,别觉得自己了不起,是天骄榜榜首又怎么样,得听人劝,顾剑仙那剑道,放眼天下,哪个剑修不愿意学?说不定即便是一位剑仙,让他散去剑道再来转头学这剑道,也不含糊!”

顾泯没搭话。

谢宝山也开口说道:“好好想想,多好的东西啊,好比是一座金山,摆在眼前,白要白不要。”

顾泯笑而不语。

老摊主摆摆手,示意他们别在说了。

有些事情,得当事人自己来决断,旁人啊,说的都不算。

顾泯看着那个顾字

许医生的占有欲 完美世界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全文

,笑着摇头,在柢山的时候,他学过晚云剑经,学完之后,气府里生出剑树,但在后来,他主动破碎剑树,不愿意跟着那条剑道继续前行,即便是白寅剑诀这样的杀力无双的剑诀,顾泯也是在一直尝试将它和自己的剑道融合,开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他很明白,若是跟着前人的路走,会走得很远,但绝走不到尽头。

而当年的晚云剑经和如今

许医生的占有欲 完美世界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全文

的这个顾字,有什么区别?

顾泯若是学了这剑道,走上晚云真人的路,那还是自己吗?

那不是自己了。

那便又成为了当初的顾泯。

所以顾泯其实只能去看,却不能去学。

顾泯下了决心,要以晚云真人的剑道来佐证自己的剑道,以一条早已经证明过不凡的剑道,来将自己本来的剑道完善。

这是大手笔,而且是极为奢侈的。

旁人即便有这么一条剑道摆在眼前,也不敢如此做。

可顾泯偏偏又有,又敢干!

片刻之后,他的心神重新凝聚,只是这次没想去看那个顾字,而是放在了那块刻着顾字的地板上。

那里也有散落的剑气。

顾泯要一点点的去肢解拆分它,这样才能看到剑道真意,让自己在其中得到真正的好处。

以彼剑道,完善己路。

世上这般年轻人,有如此胆量的,有几人?

……

……

眼见顾泯又认真的开始打量那个顾字,小巷里几人,都松了一口气,那个小子总算是听劝了,尤其是胭脂铺妇人,更是喜笑颜开。

谢宝山重新躺回竹椅里,眯着眼开始嗑瓜子。

他们几人,和那位顾剑仙之间的恩怨彻底消散,说起来,也也是拜眼前的年轻人所赐,加上这年轻人又这么讨喜,于公于私,他们都愿意这年轻人有个极好的前程。

其实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都会这般,见到了不错的后生,不会去担忧对方要是超越了自己如何,而是打心里觉得,眼前的年轻人,和自己年轻的时候,真他娘的像!

都是一样的天资聪慧,一样的聪明无比!

一样的都是个天才啊!

喜欢仙朝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