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只想和你睡+1v1月半喵

  • A+
所属分类:花胶

毕竟是羽灵女王,琉月很快就从失态中,恢复了过来。

当张少尘转移话题般,说起神魔骨玉、冥河鬼藻怎么找时,琉月便很冷静地说,这些具体事宜,还是去浮天玉殿中,和雪华长老、紫辉将军仔细商议。

到了浮天玉殿中,张少尘与雪华、紫辉再次相见,大家的激动劲儿就甭提了!

尤其当雪华和紫辉,听琉月信誓旦旦说,张少尘就是她们一直以来孜孜以求的全系法师时,这两位羽灵国的高位者,震惊和狂喜之情,都让她们失态了!

等再三确认后,雪华长老与紫辉将军的情绪,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情绪才恢复了正常。

此后张少尘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了更多的细节。

比如,别看羽灵国现在在雁荡山边,但在最古时,羽灵国云中陆,是在东海大洋中,比东华洲更东的一座海岛上空中。

这一点,记载在羽灵国世代相传的古籍中。

这本古籍,除了描述历史,还明确指出来,云中陆和这座海岛,搭配最佳,这海岛就是羽灵国的“海空之锚”。

羽灵国只有在海空之锚的上空,才能永葆国泰民安。

只是,这本宝贵的羽灵国古籍,历经岁月,不仅册页散失不少,存留的部分也有许多文字磨灭不清,有关海空之锚这个岛的详情,已经语焉不详了。

所以接下来,羽灵国除了要集齐十个灵物,还要去东海大洋里,找到这个最适合云中陆停靠的岛。

当然,事情分主次,琉月和雪华等人一致认为,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把阵眼所需的十大灵物集齐。

这事情,张少尘觉得难,但羽灵族的首脑们却不觉得太难,比如雪华长老,就是这方面的专家。

当提到神魔骨玉和冥河鬼藻时,雪华长老跟琉月对视一眼,明显心照不宣。

便听雪华对张少尘道:

“少侠,这神魔骨玉和冥河鬼藻,只可在东华洲寻着,我们便派一队精锐,前往那里寻找。”

“方才我与琉月商量,此事事关重大,这队精锐由琉月、紫辉带队之外,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少侠可否听闻?”

“当然,长老请讲。”张少尘说道。

“不知你可否与这一队同行?”雪华满含期待地问道。

张少尘一听,第一反应,就想答应;不过想了想,他还是问道:

“这事倒好说,只是为何特地要我同去?这东华洲有什么特别吗?”

“是有些特别。”雪华长老解释道,“且不说神魔骨玉、冥河鬼藻,只在东华洲之天墟、幽灵沼泽中有;最特别的是,等诸物齐备,巡天渡海大阵驱动云中陆,往海空之锚驶去时,因为能量消耗巨大,并不能直接达到目的地。”

“我等羽灵族千百年研究下来,发现最佳方案,便是中途在东华洲的天墟充续能量。”

“所以这东华洲之行,可谓本次整个准备行动中的重中之重。”

“我们不仅要找到两样灵物,还要实地勘察路线,尤其探清号称‘神魔之坟’的天墟虚实。”

“少尘,您想想,东华天墟,号称神魔之坟,岂是轻易能探明的?所以事关重大,我等便想请您一起往东华洲一行。”

“原来如此。”张少尘道,“我去自然没问题,可贵国万年古国,精锐众多,多我一个,似乎也没什么大用吧?”

他这话音刚落,紫辉将军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怎么没大用?!”

“少尘,你不知道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只想和你睡+1v1月半喵

,经历上回仙空猎手的事情,你在我们羽灵国中,简直就是主心骨啊!”

“啊?主心骨?”张少尘一脸惊讶。

“是啊,紫辉将军说的是真的。”雪华长老道,“其实请你同去,也不要你干什么,但只要你在,我们的人,就会更有信心的!”

“这!”张少尘呆住了,“为什么会这样?”

“真是这样的。”琉月有些脸红地说道,“少尘,其实在遇见你之前,我们羽灵国,很久很久都没做成什么成功的大事了。”

“结果上次你一来,一出手,咱们就大成功了!”

“所以不仅我、雪华和紫辉,而是我们羽灵国所有人,现在都相信,只有你‘张少尘’在,我们做事才能成功啊。”

“刚才雪华长老也说了,去东华洲这么大、这么重要的事,如果少尘你不在,我们很没信心,很慌啊……”

“这!”

张少尘震惊了。

“这不是迷信吗?”

他本能地想和以往一样,抬起手,挠挠头,缓解一下情绪,但一想琉月她们刚才说的话,他立即终止了这样不太庄重的动作。

他也本能地想谦虚谦虚,同样一想她们的话,谦虚的话儿临出口时,却变成了:

“没问题!我会去的。有我在,一定行!”

“哈!太好了!谢谢你!”

琉月和雪华、紫辉等人,非常激动,雪白的脸上都泛起了兴奋的潮红。

兴奋的琉月,温柔地说道:

“少尘,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此事成与不成,我们羽灵族都承你的大情。”

“以后你若有什么为难事,需要咱羽灵国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千万不要迟疑。”

“琉月说得对!”雪华长老道,“少尘大恩,我等一直都想报答的,以后有事,万莫客气。”

“你就是我们自己人!”紫辉激动地对张少尘道,“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只想和你睡+1v1月半喵

你几次帮我们大忙,以后有事尽管开口,我紫辉一定冲在头一个,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言重了,言重了。”张少尘笑着摆手道,“其实义之所在,义不容辞,我张少尘做这些事,并非为了回报。”

“况且,我答应你们,其实还有个更重要的理由。”

“什么理由?”琉月、雪华等人郑重相问。

“理由是,我答应帮忙,更因为琉月是我的好朋友啊。”张少尘笑道。

众人闻言一愣,很快脸上都露出喜色。

琉月在喜色之外,更是脸飞红霞,如玉的面颊上,涂满艳红的羞赧之色。

喜欢剑侠最少年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