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 爱火难酎 齐天大性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丞相府,明月当空。

……

一座月光下的亭台旁,风不闻接待了我,至于这顿酒就显得相当寒酸了,我们坐在亭台一旁,看着一池荷叶,一人一壶酒,而远处则传来了琅琅读书声,风不闻是一位读书人,所以这个丞相府一分为二,一半是风不闻处理国事的地方,另一半则化身为书塾,供一群学子居住与读书,别人养门客以增强自身府邸的实力,风不闻则养了一群读不起书的学子。

“太寒酸了吧?”

我晃了晃酒壶,喝了一口之后,说:“我就不想风相的什么美酒家宴了,一碟佐酒小菜都没有也就算了,连一碟花生米都没有?”

“哈哈,需啊吗?”

这位看起来病怏怏的读书人仰头喝酒的样子格外风雅,一口酒喝完,擦擦嘴,看看天空,有侧耳倾听远方的读书声,笑道:“这世间,还有什么比明月,比书声更好的佐酒菜吗?”

“……”

我有些沉默,他说得对,道理都在他那里了。

风不闻意犹未尽,又喝了一口酒,笑道:“这世上最好的东西,就是书了,逍遥王觉得呢?”

“嗯,是是是。”

我仰头喝酒,懒得跟一个读书人掰扯这些,何况这位还是整个轩辕帝国成就最高的读书人,如果不是文丘山一役修为丧尽的话,或许风不闻这位白衣卿相最终真有可能在儒道上有天大的成就,进文道书院位列圣贤都说不定。

“逍遥王啊……”

风不闻似乎微醺,酒壶摆在一旁,倚靠在身后的亭台柱子上,看着空中一轮明月,道:“今日朝堂上的事情,是不是僭越太过了?那……终究是我们的君王啊,我等身为臣子,竟然就这么当众探查君王的底细,若是被人觉察出来传出去,怕是逍遥王这位权臣的帽子是摘不掉了。”

“无所谓了。”

我微微一笑,说:“今天清晨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抹不祥预兆,感应到肯定有什么东西渗透进王城之中,只是苦于找不到,没有办法,只能探查一下陛下了,毕竟……不能让陛下再重蹈覆辙,当初我们失去了一位沐天成,这次,不能失去更多的贤臣了。”

风不闻看向我:“你是觉得……有人还想掌控陛下的心神?”

“或许呢?”

我皱眉道:“如今,我轩辕帝国自上而下,可谓是团结一致,南岳、北岳、东岳,已经把帝国版图连成一片了,再加上即将敕封的西岳,整个轩辕氏可谓是一片欣欣向好,这种时候,即便是北域的王座,想要从正面攻破我们的防线,也是很难的,所以樊异这种计谋算尽的人必然会从我们的内部入手,瓦解轩辕帝国的朝堂,或许就是瓦解轩辕帝国的一记妙手。”

“逍遥王能觉察到这一点很不错。”

风不闻抬头看着天空,自嘲一笑:“但又怎么样呢?破山易,破心魔难,逍遥王能掌握帝国江山的浮尘,却掌握不了最细微的人心啊。”

我心头一颤,转身看着他:“风相觉察到陛下的不妥了?”

“没有什么不妥。”

他笑笑:“我的这个学生……天资聪颖,许多书上的道理都是一点就透,但始终过不了心关,他太想真正的君临天下了,太想成为逍遥王你这样的人了,当年,先帝走之前对你说过一句,你若是觉得轩辕离不妥,可以代之,这句话你知道对新帝的伤害有多深吗?先帝的苦心,他想不明白的,我告诉了他,他也一样想不明白,心头的不甘一点点的累积,最终就成了心魔,他想成为第二个你,他甚至先帝还活着,还能看他一眼,为他这个儿子感到骄傲,而不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子侄身上,这些道理,逍遥王可曾想过?”

我低头:“想过啊,但又能怎么样?在他们眼里,我不过是一介武夫,我没办法把道理跟新帝说清楚,他心头的结为什么不能自己想明白、解开?”

风不闻看着荷塘,涩然一笑:“若是新帝因为心魔再犯错?逍遥王打算怎样?”

“可一可二不可三。”

我皱了皱眉:“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不是吗?”

“嗯。”

风不闻轻轻颔首:“那江山,那天下,怎么办?”

“我会摄政,或者取代。”我说。

“……”

风不闻神情复杂的看着我:“逍遥王……似乎也变了。”

我苦笑一声:“变不变又怎样,你我都在大势裹挟之下,这整个天下都要变天了,我们区区的轩辕氏算什么?说没就没了,这时候我还要顾及那些纲常礼仪吗?或者说,风相你希望我做踏碎巨浪的那个人,还是抱着纲常礼仪为江山殉葬的那个人

渴望 爱火难酎 齐天大性

?”

“你如何选,都值得敬佩。”

风不闻仰头一口酒,笑道:“风某人知你逍遥王不是那种人。”

“多谢!”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风相,我不希望你死,也不准许你死。”

风不闻轻笑:“我尽量!”

说着,风不闻转身看向身后立于亭台之外、背负长剑的英气少女,那是一位龙域的结印龙骑将,实力强悍,负责守护白衣卿相的周全,于是风不闻扬起酒壶,笑道:“真心姑娘,来一壶酒不?”

名为“真心”的龙骑少女摇摇头,笑道:“不了,你们读书人的酒,太酸,我喝不惯,等明天上朝的路上,我自己买吧。”

“好。”

风不闻摇摇酒壶,笑道:“丞相府拮据,省出来的钱都拿去给逍遥王打仗去了,所以真心姑娘的买酒钱,

渴望 爱火难酎 齐天大性

我丞相府可不会开支的哦~”

少女翻了一个大白眼。

我看着月光下的白衣卿相,看着那远处靠在树旁的少女,没来由的鼻子一酸,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似乎……一切都已经注定了,我再努力又如何,改变不了什么的。

……

这一天,我没有冲级,也没有去打宝,就只是站在空中,俯瞰凡书城,守着这座城,守着那些在乎的人,哪怕他只是一个NPC。

就这样,一连三天过去,无事。

于是返回混沌森林,在混沌森林的遗址上刷新出了新的怪物,虽然不是混沌军团的怪物,但等级相当,有刷新340级的铁血蜥蜴,这已经是我目前在人族版图上能找到的最高等级的怪物了,所以在混沌森林冲级别最快,至于异魔领地,如今高高于王座上的君王横行,还是不要去触霉头了,万一被哪个王座盯上了,我这个人族逍遥王很有可能会因为练级而死,那就太丢人了。

……

夜晚,灵鸢来了。

她就站在别墅前方的树下,一身戎甲,与城市的灯火霓虹格格不入,好在夜晚看到她的人不多,而按照约定,她也不敢进入别墅,一旦敢进来也就只有一个结束,在我被林夕打死之前我会先把她给打死。

一步跨出,来到了两条街外的苏街上。

灵鸢也一步跨出,与我并肩而行。

“最近,星联那边没有什么动静了。”她秀眉轻蹙,身材高大,几乎比我还要高五厘米左右,低着头看我:“你这边有什么消息吗?又不知道星联在搞什么大动作,总之一定会很麻烦,我有一种十分不祥的预感。”

“我也觉得。”

我点点头:“这是化神之境的感应?”

“不知道呢,我这辈子也是第一次踏入化神之境。”

她看着我,我有些尴尬。

于是看着远方的小摊位,说:“来都来了,我请你吃一点我们这边的好吃的?”

她眼睛一亮:“好呀。”

事实上,这位化神之境的风雷女帝虽然实力极强,但在地球上是没有“社交”能力的,别说是去馆子吃饭,哪怕买个东西都要靠我,这里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是陌生的。

十几分钟后。

我和灵鸢相对而坐,麻辣小龙虾三斤,蒜蓉小龙虾三斤,外加半箱啤酒,化神之境是人间最强,饭量也应该是人间最强,结果吃得灵鸢一脸香汗淋漓,却又觉得十分过瘾,说:“这东西好吃,我能不能带一点回去犒劳三军,他们最近正在远征北方的冰雪族。”

“可以啊!”

我一拍手,笑道:“甚至可以做生意,我这里负责供应货源,以及制作成品,你那边收获,给我钱就可以了。”

“钱……”

她伸手拿出几块宝石:“用这些宝石交易,可以吗?”

“可……”

我心都颤了,又看到了财源广进的一幕。

……

送走灵鸢之后,返回工作室的时候已经很晚,洗洗睡了。

次日,清晨。

于噩梦中醒来,梦中,我被一群僵尸追着咬,手臂上的咬痕跟文才当初的伤口似的,从梦中惊醒之后,一股没来由的预感笼罩心头,游戏里必然出事了!

于是,脸都没洗,直接上楼上线。

“唰!”

人物出现在凡书城广场内,一名龙域的年轻龙骑将一掠而至,脸上带着怒意与悲戚:“出大事了,白衣卿相和真心南巡途中经过云溪行省……都被杀害了。”

……

我一个趔趄,顿觉天旋地转。

喜欢斩月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