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小说 色五月婷婷

  • A+
所属分类:花胶

哈士奇发明的巫师自走棋,规则其实还算比较简单。

让安南在接触这个游戏的第三把,就以大比分赢过了哈士奇——

安南这边摆着的棋子,是黄金阶的玛利亚和安南,还摆着另外三个各不相同的青铜阶失能巫师。

而哈士奇那边的棋盘上,则是摆着七八个白银阶的巫师军团。

结果在开战的第一时间,迷你玛利亚便卷起了风暴——那是甚至能够真实的卷动安南发丝的飓风。它将那些巫师吹的七零八落,施法都变得困难无比。

而迷你安南则突然化为了大约一掌高的纯白巨龙……一口霜息便将大多数白银阶的巫师送走了。

“可恶,这就是脑子好使的感觉吗……”

哈士奇一脸不甘:“为什么脑子好使的同时运气还能这么好……玛利亚和安南明明都是稀有度最高的棋子啊……”

安南有些微妙。

讲道理,他其实不觉得这个游戏和智商有什么关系……

而且其实在哈士奇进阶到白银后,就不可能再存在“智商不够用”的情况了。

所谓的白银之躯,就是《赞颂天车之名》中所描述的“服用过精灵的不老泉后的精灵之血、纯净之魂”。单纯比较记忆力和逻辑思维能力的话,哈士奇现在直接去最强大脑都没问题。

她的智商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哈士奇下意识的选择不去使用而已……

“我觉得你的游戏还有不少改进的余地。”

安南轻咳一声,提出些许意见:“思路上没有什么问题……但这个游戏是不是太简单了一些呢?

“你所说的这个‘派系羁绊’——它的效果我已经感受到了,比如说失能巫师每到两个、四个、六个就会增加失能法术的威力和控制成功率……但为什么我和玛利亚之间就没有什么‘血缘羁绊’呢?

“而且是不是也可以用国家来组成某种属性?比如说三个诺亚人、三个凛冬人之类的……只有单纯的派系组成的话,它其实很难吸引那些巫师们购买。”

“我其实也考虑过这个问题……”

哈士奇顿时眼睛一亮,往安南身边坐的更近了一些。

她将那些棋子都拿了出来,摆在桌面上。

——那并非是实体化的手办,而是某种幻象投影。就像是盗版Amiibo一样,放在棋盘上就可以召唤投影。

大约每一枚棋子、都类似于宝可梦圆卡的大小。上面有着圆形的立绘,正下方标注了法术学派、身份、名字、效果。

青铜阶就是完全相同的棋子、重叠一到三层,而白银阶就是四到六层叠在了一起,黄金阶就是七层以上……

这些棋子随时可以合并,也可以进行拆分。当它们贴在自己这边的棋盘上时,等到下一个回合开始、它们就会被具现出来。

而当它们战斗的时候,这些圆形棋子并不会移动。假如哪个棋子战败了,它们就会自行翻转过来、背面向上。等到下一个回合,对方还可以继续将卡翻回来、并且调整位置或是合并拆分。

等到战斗阶段,某一方全部正面的棋子被翻过去的时候,就可以得到等同于败者那一方“背面向上的卡的数量”的全部积分……也就是【胜者通吃】。

这个积分并不是从对面那里扣除,而是直接得到。但是,完全避战不放棋子、来遏制对方分数上涨的手段也是不可行的。

为了模拟“背靠巫师塔、无路可退”的环境,手里的巫师棋子至多只能闲置七张——其他的棋子全部都要上场。但积分却是可以储存的。

而在每个回合结束之后的等待阶段,每个人都可以抽五张卡、并且可以用积分额外抽卡。本回合的第一张额外卡按一分算、第二张是两分、第三张是四分……因此虽然积分可以存储,但也不能完全存储。

与此同时,多余的卡牌也是可以处理掉的。在准备阶段将手牌投入废弃池,就可以以“一张一分不二价”的回收价格得到象征性的分数。

但比起用这种方式来拿分,“处理掉拖后腿的菜鸡”才是更重要的目的。

如此进行五个回合、或者其中一方先拿到五十分,就算是比赛结束。

这些棋子本身战斗时,是依靠AI驱动、全自动施法的。但它们也不是完全的自走棋……因为他们还是可以“有限手动”的。

棋手可以通过在战斗时,将某个迷你巫师身上叠着的一张卡弹出到废弃池的手段,来发动它写在卡面上的特殊效果——这相当于永久去除了一张卡、或者说一枚棋子。

迷你安南的那个变龙,就是这个效果。

哈士奇的思路,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模拟巫师的“底牌”、或是“歪曲法术”之类不通用的能力。

你说它是自走棋吧,还多多少少带点超量元素……

“是这样的,陛下。我之前就想过,但是……”

哈士奇认真的说道:“巫师们的国别并非是散乱的。比如说失能巫师基本都在凛冬公国,破坏巫师中的大半都来自联合王国。

“在这种国家与学派重复度极高的情况下,以国别来判定‘羁绊’,就很容易出现不平衡的情况。数值稍微出点问题,就会导致某个学派特别强、或者某些特别弱。而我们的游戏是要卖给全体巫师的,平衡性很重要。”

至少不能光明正大的说某个学派比较菜鸡之类的话……不然就有了公然引战的嫌疑。

“但就算不以出身地来做属性和羁绊,像是一些特殊情况还是可以有羁绊吧。比如说亲属啊,师徒啊,情侣啊,战友啊之类的……总之就是要做两套属性、第二套最好要跨学派。

“再一个,就是强力棋子的出现频率会少一些……要么就调低属性。黄金比白银强很多,这也是合理的,但强力棋子还能出黄金就不太合理了……”

“其实我概率调的挺低的,这里两百多张卡一共就只有九张安南,结果这才第三回合你就抽到了八张……”

哈士奇苦着脸:“我觉得这显然不是概率的问题,是陛下你有问题……”

“那就把无名菜鸡卡再多来两倍。”

安南当机立断,发出了污染卡池的声音:“把强力卡的概率进一步下调……或者说,以‘每人两百张’左右的标准,将卡组互相洗牌。

“其实我觉得这个游戏,两个人玩不如多个人玩好玩。你应该试试弄一个多人对战模式,如果能凑到六到八个人的话,就可以以每人六十张到八十张为基准、混合在一起抽牌了。甚至可以让他们自己来准备自己的卡组,这样你也好卖牌不是?”

“……您的意思是,一包一包的卖卡吗?”

“那不然呢?”

安南发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还想一次买断吗?”

“我本来想要让他们买棋盘的……这个卡的制作成本也不高来着。”

懵懂的新策划哈士奇发出了纯洁的声音:“我打算让他们买了棋盘,就送他们配套的六百张卡,然后让他们自己尝试着精简卡组、把不要的剃掉……”

而安南立刻斥责道:“笨蛋,棋盘的价格可以调低一些。给棋盘想办法做个识别码,然后收他们成本价就好了……初始送他们一百张卡就够了。强力卡给他们尝个鲜,以33%的概率塞进去十一个有名有姓的巫师、但每个只给三张,特效可以做好看一点,叫它们‘彩卡’。

“然后做成盲盒、以一包三十张的比例,大约每包给一到五张彩卡。等那些巫师们意识到,强力巫师没法进阶到白银的时候,就会购入卡盒。等巫师们使用了强力棋子的黄金阶效果,肯定会爽到去购买其他卡盒的。

“卡盒也不用太贵,虽然巫师们都非常有钱——哪怕排除转化巫师,其他巫师们一个月的收入也普遍超过二十银币。那么卡盒的建议零售价,就可以收大概三盒一银币的价格。”

“这个没问题。”

哈士奇很快回答道:“这种卡的成本非常低,因为投影仪式其实是在棋盘里、卡牌里面只存了数据……做一千张卡估计也就一银币左右。

“而且其实如果是白银阶的偶像巫师,他们应该是可以自己改卡数据的……这个加密能挡住大多数巫师,但和我同阶的偶像巫师就挡不住了。”

“问题不大,让他们改。反正玩家主体还是巫师学徒,或者低阶巫师。”

安南摇了摇头:“他们以为自己占了便宜……其实没有。我们并不靠棋盘、或者卡盒来挣钱。我们是靠这个概念来挣钱……甚至都不是赚钱、而是宣发。

“因为巫师们哪怕花了钱,也不会变强——最终他们下棋的时候,还是要将所有人的卡组混在一起的……那么当有一个人有强力卡组的时候,其实提高的是所有巫师的游戏体验。那么他就可以成为一个玩家群体内的话语主体。

“如果这个游戏非常流行,那么巫师之间还会形成一种排斥风气——假如某个人的卡组水平太低,其他的小巫师可能就会不带他玩。这就会形成一种社交压力。

“哦对,你还得做一个‘归属码’。让他们开包之后的棋子,能够登陆自己的棋盘、一键回收到棋盘内部。防止在游戏结束之后,就找不到自己的棋子了。

“然后再预留一个交换功能,但是每月限制交换数量。通过这种方式,让他们抽卡之后再集换交易。这样的话,所有在玩这个游戏的巫师,他们之间就有了新的共同话题,于是就有了新的社交途径、能够轻而易举的形成一个新的社交圈……

“唔,我还有一个想法。你不是有很多游戏嘛?

“如果你游戏的质量都不错,

色色小说 色五月婷婷

我就给神秘女士举行仪式询问一下,能不能建立一个基于神秘领域的共用、常驻神术。它的效果就是记录你的游戏数据,包括玩了你的哪些游戏、玩了多少小时,胜率是多少

色色小说 色五月婷婷

“哦对,你还可以加上一个‘成就系统’!让在所有你制作的游戏中取得特殊成就的玩家,永久获得一个成就徽章、或者一个计数器——比如说在这个巫师自走棋中,使用‘失能法术冻结了多少人’;或者在那个机甲游戏中,‘极限规避了多少次攻击’……”

“假如你之后的对战类游戏做的多的话,还可以用你的游戏为主体,做一个世界范围内、以巫师为主体的竞技比赛。比赛地点就开在凛冬,正巧我最近有点钱可以用来投资……

“你要争气啊,哈士奇!争取让你的游戏的竞技比赛,能够吸引世界各地的巫师前来——通过这种方式筛选出来的,肯定就是比较缺钱的巫师。那么这就给了我们一个拉拢他们的机会,也是给了他们一个重新认识凛冬公国的机会。

“毕竟之前的凛冬公国,围剿巫师的传统太过古老、时间又太漫长。精灵时代姑且不算,如今这个时代,巫师——尤其是转化、塑形两家的巫师,更是最大的生产力来源。凛冬公国现在也需要大量的巫师资源。

“而从我这一代开始终止这种传统,又很难不会让人觉得我是在钓鱼……不如用这个比赛作为噱头,让他们亲自来看看‘冬年结束之后的凛冬是怎样的繁荣’,用亲身经历来消解错误——或者说、‘过时的’认知。”

看着滔滔不绝分享心得的安南,哈士奇瞳孔剧烈颤抖。

——他还说他不是什么阴谋家!

从来没有接触过地球上的游戏,只是看了她做出来的十几种还处于胚胎状态下的游戏,就能直接想到如此缺德而完善的运营方式……

甚至还能从巫师游戏上,一拐转到凛冬政局——而且根据哈士奇的推测、安南的计划似乎还真的能实现……

这些才只是能够跟她这个外人说的!

哈士奇都不敢想,安南还有多少后续的阴谋藏在心底……

“正巧,我们快到熔岩禁塔了。”

安南当机立断:“等到了之后,你就去跟他们兜售这个游戏。”

“但不是还没改呢……”

“不要紧,等战斗结束,我估计他们也活不了几个。”

安南沉声说道:“主要用他们做个内部测试,也不指望从他们身上挣钱——破坏巫师也不算很有钱。就是看看这个定价如何,他们能不能接受。测试完了之后,你可以把别的游戏也试着卖给他们,尽量卖个高价。

“毕竟等战斗结束,估计他们身上的财产就也要淹没于火山熔岩中了。那就不如便宜了你,用于做你后续开发的资金。

“正巧,我们还可以用你作为幌子,先混进去。”

直接从外面打进去的话,等于是挑战一个巫师塔的对外防御力。

安南可不想作为木桩,去挑战“在巫师塔的加成下、熔岩禁塔的所有破坏巫师集火一个目标,究竟能打出多少输出”的成就。

让哈士奇那张颇有亲和力的憨憨面容作为盾牌,他们混进去的概率就高了不少——如果见到英格丽德再开战、如果战斗结束的快,说不定还能有点幸存者呢……

而哈士奇的直觉,让她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安南的意思。

她的瞳孔以三倍速剧烈颤抖。

你还说你不是阴谋家!

我把游戏给你玩,你甚至想用我当盾牌!

我只是一只无辜的哈士奇啊——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