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天堂最新版 可以访问违规网站的浏览器

  • A+
所属分类:花胶

至此,连续击败4人的绪方,终于彻底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许多人都满面震惊地看着化身为“一拳超人”的绪方。极个别人甚至因太过震惊,而频频发出各种各样的惊呼:

“喂,那个日本人好强啊!已经打倒4个人了!(露西亚语)”

“我看他好像并不懂什么拳击技巧,就只是普通的出拳而已!(露西亚语)”

“瞧他那满身伤,他该不会是日本军队的人吧?(露西亚语)”

“没关系!我们有萨尼亚!萨尼亚应该可以对付那个日本人!”

……

绪方所属的“光膀子阵营”,因为有绪方的存在,使得胜利的天秤大大地向绪方他们这一边倾斜。

虽处劣势,但对面的“穿衣服阵营”的人仍未溃败,他们仍在顽强支撑着。

两名刚解决掉各自对手的露西亚人,几乎是于同时,朝绪方扑过来。

这2人的个子和绪方差不多高,但身上的肌肉却比绪方要壮实得多,身上全是又大又硬的肌肉。

绪方的身材,属于“精瘦”,并不是那种臂膀上的肌肉比婴儿的脑袋都要大的“大只佬”。

这2人一左一右,向绪方展开夹击。

绪方虽不懂拳术,但依旧能从这2人的动作中,本能地感受到这俩人应该是学过一点相应的技巧的。

步法很好,近身很到位,挥拳也不是只会动用手臂的力量,而是懂得调用全身的力量,并且对全身力量的调用,也调用得很好。

然而他们的这些技巧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们的这点技巧,并不足以弥补他们与绪方之间的身体素质差。

在拳拳到肉的徒手格斗中,若是身体素质弱于人,那可是一件非常绝望的事情。

所以在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很好——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各种技巧练得再好,若是力量、速度等各项素质不足的话,即使打中了对方,可能都没法打疼别人。

面对这2人的夹击,绪方一心两用,快速后撤了数步,躲开二人所挥来的来自不同两个方向的拳头。

然后再一个踏步上前,拉近彼此之间的间距,以快到都带出残影的速度连挥两拳,各自命中这俩人的胸口与脸。

这两个人只感觉被绪方的拳头所命中的地方,传来近乎能让他们直接昏阙过去的疼痛。

捂着被击中的地方,努力坚持了片刻后,最后还是像前面的那几位和绪方对打的“前辈”一样,躺倒在地。

绪方没有多看这两个已经被他打倒的人一眼,在将这2人打倒后,又立即去寻找新的对手。

……

……

绪方专心致志地对付着所有穿着单衣的人。

绪方闪转腾挪,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位置。

目前的最高纪录,是一个身上全是腱子肉的矮个子——他挨了绪方3拳才倒下。

绝大部分人都是被绪方一拳一个给撂倒。

直到目前为止,甚至没有人能碰到绪方一下……

“萨尼亚!萨尼亚!(露西亚语)”一名有着一头黯淡金发的青年,朝不远处的一名留着颗铮亮光头的壮汉急声高喊着。

被这名青年称作“萨尼亚”的壮汉刚好将他身前的对手撂倒。

在青年的话语声落下后,他循声转过头来。

“萨尼亚!你去对付那个日本人!(露西亚语)”金发青年道,“那个日本人已经干掉我们8个人了!不将那日本人干掉的话,我们就输定了!(露西亚语)”

萨尼亚看了眼不远处的绪方。

他没有回答金发青年。

仅露出一抹带着浓郁喜色的微笑,然后便用动作回答了金发青年——他如一头对猎物发动冲锋的棕熊一般,朝绪方冲去。

……

……

绪方听到一连串正急速逼近他的脚步声。

循声望去——他看见一颗光头。

一名留着颗铮亮光头的大块头,正朝他冲来。

这名壮汉的身上看不到什么肌肉,只看到一块块肥肉,他那肥大的肚腩看上去感觉像个肚里有了小孩的孕妇。

这壮汉的头顶虽无头发,但他的下巴和胸口、腹部,却有着相当密集的发量,密到让人感觉有些恶心的程度。

不懂拳法的绪方,随便摆了个右手在前、左手在后,侧身站立的架势。

虽说不能用剑,但长年的挥剑战斗所培养下来的种种能力,还是能在拳斗中派上用场的。

比如——计算敌我间距的能力。

在这光头冲进自己的攻击范围的下一刹那,绪方便立即挥拳打向光头他那巨大的肚腩。

绪方没想到——这光头竟没防也没躲。

而是挥开右臂膀,甩动右拳,将自己的拳头重重地朝绪方的拳头甩去。

嘭!

二人的拳头撞作一块。

绪方脸色微微一变。

反倒是光头的表情骤变。

绪方的脸色之所以微微一变,是因为光头的力量比他想象中的强横许多。

竟让他的拳头感到不能将之忽视过去的麻感、痛感——不过这点疼痛和他之前所说的那些伤相比,只能算是不值一提。

至于光头的表情为什么骤变……和绪方之所以表情一变的原因一样,他也错判了绪方的力量。

绪方这精瘦的身材,看上去实在太有迷惑性了——让人误以为他是个力量再强,也强得有限的人。

严重错判了绪方的力量的光头,一边捂着自己那疼得感觉都快裂开的右手,一边惨叫着。

这绝好的分胜负的机会,绪方可不会错过。

绪方用左拳,给光头的那个大肚腩重重来了一击。

在左拳击中这光头的肚腩后,绪方才发现——这光头并不是那种身上只有肥肉的人。

他是那种壮硕的肌肉外包着层肥肉的人。

这样的体型,让绪方想起了那种相扑选手。

相扑选手都是这样的体型——强壮的肌肉外包着层肥肉。兼具强悍的力量、让人难以推动的体重。

在这圈肥肉与肌肉的保护下,这光头的耐打能力极强,绪方足足打了他4拳,他才终于倒下,成功破了“承受绪方的拳头数量”的记录。

……

……

这场拳斗的节奏,因绪方在场,而变得异常之快。

仅过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穿衣服阵营”中的20人便悉数倒在了低声——其中有14人是被绪方所打倒。

而绪方他们这边的“光膀子阵营”,因绪方的活跃,没有被打倒的,包括绪方在内还有足足10名。

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的对手,都是被突然加入进来的绪方给一拳撂倒了……

“哦哦哦哦——!!”

在“穿衣服阵营”中的最后一人倒地后,还能好好站着的“光膀子阵营”的除绪方之外的成员们纷纷欢呼出声。

“太强了!这个日本人好强!我还是第一次打这种这么轻松的拳斗!(露西亚语)”

“大部分的人都被那日本人给干掉了,我有些没打爽呢……(露西亚语)”

“这日本人真应该去我们国家!参加那些有赌钱的拳击比赛!绝对能大赚特赚!(露西亚语)”

……

除了发出欢呼之外,这些人也用露西亚语讲着绪方听不懂的话。

“真岛!你真厉害啊!”

这时,瓦希里凑过来,用日语夸赞着绪方,绪方也终于久违地听到自己听得懂的语言。

“你该不会是军队里面的人吧?”

“不。”绪方摇摇头,“我不是军人。只是一名普通的浪人而已。好了,我已经陪你们打完这场拳斗了,该兑现你的诺言了——说说看吧,你们之前所碰到的那2个日本人长什么样。”

“……真岛,我有一个不情之请。”瓦希里在抿了抿嘴唇后,正色道,“可以请你跟我打一场吗?就你跟我两个人打。”

“哈?”绪方微微皱起眉头。

“我刚才看你的战斗,看得我身上的血液都快要燃烧起来了啊。我想和你较量一下!就打一场!”瓦希里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恳切。

“跟我打完后,我就把我所知的一切告诉你!”

望着身前的瓦希里,绪方用无奈的口吻在心中嘀咕着:

——又是一个热爱打架的人吗……

自己目前到底遇到过多少这种喜欢和人打架、喜欢和人切磋的人了?绪方自个也有点数不清了。

不过他此前所遇到的,都是喜欢械斗的。喜欢拳斗的,绪方现在还是第一次见。

“才不要。”绪方不假思索,“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参加你们的这传统活动,你就告诉我你们之前所碰到的2个怪模怪样的日本人的详情。”

“现在你突然又要我再跟你打一场。”

“你这是想不守诺言吗?”

从绪方的口中听到“不守诺言”这几个字眼后,瓦希里面露急躁和难色。

瓦希里抿紧嘴唇,在思考片刻后,他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轻声“啊”了一声。

随后赶忙说道:

“啊,对了,那不然这样吧!”

瓦希里快步奔向自己那件刚才被扔到一边的上衣,在上衣内摸索了一阵后,掏出了一根长管状的物体。

“这东西叫‘望远镜’!”瓦希里拿着这根长管状的物体奔回到绪方身前,“能够看清远处的物体!是十分好用的东西!”

“只要你现在再和我打一场,这望远镜就送给你了!”

“望远镜?”绪方扬了下眉。

望远镜是啥玩意,身为穿越者的绪方当然清楚。

这倒的确是一个好东西。

“可以给我看看吗?”

“拿去。”瓦希里爽快地将手中的望远镜交给绪方,“只要将这两根筒子拉开,就能使用了。”

瓦希里手中的这望远镜,是在这个时代非常流行的单筒望远镜。

非常小巧,在将其拉开之前,只有绪方的巴掌长。

绪方接过瓦希里递来的望远镜,将其拉开并试用了一下——看得还挺远的,并且也很清晰。

“阿町!”绪方朝站在不远处的阿町喊道,“你要不要过来试用一下这望远镜?”

此时的日本,仍奉行闭关锁国的国策,所以这样的西洋玩意在市面上十分地少见。

阿町此前虽有听闻过“望远镜”的大名,但还从未使用过。

在绪方出声询问她要不要试用一下这望远镜后,对望远镜感到十分好奇的阿町便立即小跑过来,接过绪方递来的望远镜。

“哇!”将一只眼睛贴向镜头后,阿町立即发出一声惊呼,“能看得好远啊。原来这就是望远镜吗……”

望远镜的实用性,自不必说。

在现在仍闭关锁国的日本,望远镜是有价无市的奢侈品,大概就只有那些达官贵人才有渠道将望远镜弄到手。

“只要你跟我打,不论输赢,这望远镜我都送给你们!”瓦希里补充道。

看着正捧着望远镜,玩得不亦乐乎的阿町,绪方仅思考了一会,便看向瓦希里。

“……行吧,我就和你再打一场吧。”

“感激不尽!”瓦希里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阿町,你稍稍站远一点。瓦希里,在打完后,你可要遵守诺言,把你们之前所碰到的那2个日本人的详情告诉我。”

“不要再给我整出点别的什么事情来。”

“放心吧!”瓦希里按压着双拳的关节,“在和你较量过后,我会立即将我所知的一切告诉你的!”

绪方和瓦希里刚才一直是用日语在交流,所以瓦希里的那些部下们完全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打算干什么。

但在见到绪方和瓦希里纷纷摆出各自的拳击架势后,他们纷纷发出欢呼——虽然不知道绪方和瓦希里是因为什么而打算进行单挑,但他们只要知道有好戏可看便可以了。

某些刚才倒地、但受伤不重的人,此时也再次爬了起来,一起围在绪方和瓦希里的不远处,准备观看绪方与瓦希里的单挑。

绪方现在只想速战速决。

所以刚拉开架势,绪方便如离弦之箭般,冲向瓦希里。

瓦希里的眼睛完全跟不上绪方的速度。

反应不过来,那瓦希里的下场自然就只有一个了——他的肚子重重地挨了绪方一拳。

不过瓦希里却并没有就此倒下。

用力咳嗽了几声后,对准绪方的脑袋来了记摆拳。

绪方仅将脑袋一矮,便躲过了瓦希里的攻击,然后对准瓦希里的胸膛和肚腹又各来了一拳。

然而瓦希里还是没有倒下。

绪方的眼瞳中此时已经浮现出诧异。

绪方之所以感到诧异,不仅仅是因为瓦希里竟

中文天堂最新版 可以访问违规网站的浏览器

然能连挨他3拳还不倒。

更是因为他发现——连挨他3拳的瓦希里竟然露出雀跃的笑容。

好像被绪方殴打是一件多么高兴的事情似的……

……

……

瓦希里出身自靠近莫斯科的农村。

他的父亲给过他许多的教诲。

其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教诲,就是——“带着拳头去过节”。

在瓦希里的老家,不仅仅会在谢肉节跟人打架,每逢佳节,都会跟自己村的人、其他村的人打架。

所以瓦希里自有记忆开始,他就开始跟人打架了。

或许是性格使然吧,他非常喜欢跟人打架。

尤其是跟那种很强的人打架。

只要击中那些很强的人一拳,或者是被那种很强的人打中一拳,瓦希里都会感觉非常地开心。

那种感觉,就像在荒郊野岭突然肚子疼,忍了大半天,终于找到厕所,最后成功一泻千里了一样。

只有在打中强者,以及被强者打中时,瓦希里才会感觉非常地开心。

他们这伙人中,只有在跟他们的红发老大打架时,瓦希里才会感到开心,其他人太弱了,跟他们打,没有半点喜悦可言。

而现在,瓦希里终于久违地在除红发老大之外的人中,体验到打架的乐趣。

每当绪方的拳头击中他时,他虽然感到疼痛,但也感到十分地快乐。

有种异样的快感。

痛并快乐着——这大概就是瓦希里现在的感受。

从小就打架,这令瓦希里锻炼出了十分强悍的抗击打能力。

这种异样的快乐,也让瓦希里面对绪方的重拳能撑得更久一些。

因为完全躲不开绪方的拳头,所以瓦希里一边硬扛着绪方的拳头,一边对绪方展开反击。

然而他的拳速太慢了,绪方轻轻松松就将躲过他的拳头,并对瓦希里发动如暴雨般的攻击。

发现瓦希里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皮厚后,绪方稍稍加大了点力道。

但绪方还是越打越诧异。

瓦希里露出笑容——他总归还是能感到理解的。

绪方猜测,大概是因为碰到久违的强者,才露出这样开心的笑吧。

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瓦希里的这抹笑,看起来非常诡异。

对准瓦希里的胸膛,挥下了第9拳后,瓦希里的身体在摇晃了几下后,终于倒地了。

“哈……哈……哈……”

呈大字型躺在雪地中的瓦希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多谢……指教……”

瓦希里转动舌头,说出稍微有些别扭的日式敬语。

明明身上都被打得各种淤青了,但他却仍旧露出有些诡异的开心笑容。

不得不说,瓦希里是真的耐揍——挨了那么多拳,除了身体有些淤青之外,没有其余的大碍。

虽然这也跟绪方手下留情了有关。

“满意了吧?”绪方道,“可以告诉我们你所知的一切了吧?”

“当然……不过……哈……请让我稍微休息一下……”

……

……

躺在雪地中,休息了一会后,瓦希里让绪方他们跟他过来,说这里不适合说话,让绪方和阿町到他营中来。

艾亚卡此时已经离开了——毕竟现在已是中午了,他的妻子等他回家吃午饭,已经等了蛮长一段时间了。

紧随瓦希里身后的绪方和阿町,在其带领下,进入了瓦希里他们这伙露西亚人的营地中。

刚进入瓦希里他们的营地没多久,阿町便发出了一声惊呼。

“阿逸!快看!他们的马都好高啊!”

绪方他们正从一处马厩前经过。

马厩里面,关着一匹匹雄壮的马匹。

望着马厩里面的这些马匹,几分惊讶也不受控制地在绪方的眼中浮现。

阿町的身高,大概为1米55。

而这座马厩里面的马匹,每一匹的肩高都在阿町之上。

光是肩高就在阿町之上,加上脑袋的高度的话后,这座马厩内的每匹马的身高都在1米7到1米9之间。

自穿越到这江户时代后,绪方已经看惯了那种比驴高不了多少的马匹。

现在骤然看到这么多如此高大的马,让绪方都感到有些不适应了起来。

日本这边也有产马,但日本本土的马普遍偏矮,基本上并没有比驴高大太多。

绪方以前所见过的所有马匹,其肩高大概都只在1米到1米4之间。

去年在从蝶岛那逃出来的时候,间宫他们曾送了一匹马给绪方。

绪方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了骑马。然后靠这匹马,跟随间宫和牧村从纪伊骑到尾张,接着又独自一人从尾张骑到京都。

绪方当时所骑的马,即使算上脑袋的高度,都没绪方高……

论总高度,大概只与阿町并驾齐驱。

光论肩高,绪方当时所骑的那匹马,大概只有1米2吧。

“哈哈哈哈!”走在前头的瓦希里大笑了几声,然后偏转过头,朝旁边的马厩里的马投去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孩子般的温柔目光,“如何?很惊讶吧,我们哥萨克人所用的马匹都是顿河马。”

“顿河马可是世界上最强的马种。”

“速力兼备,持久力强,还耐粗饲。是最适合用来充作战马的马匹。”

“这些马对我们来说,就跟我们的挚友、妻子一样,伴随着我们一起从遥远的东欧草原,跑到这遥远的东方来。”

“哥萨克人?”阿町脑袋一歪,露出可爱的疑惑表情,“你们不是露西亚人吗?”

“哈哈哈哈。”瓦希里又大笑了几声,“虽然你们叫我们为露西亚人也算不得错,但我更喜欢你们称呼我们为‘哥萨克人’。”

“我们自个也喜欢自称我们自己为‘哥萨克人’。”

“哥萨克……是像‘和人’、‘阿伊努人’这样的民族名吗?”阿町接着问。

瓦希里摇了摇头。

“不是民族名。该怎么说呢……你可以把‘哥萨克’理解成一个团体的名字。”

“‘哥萨克’是一句突厥语,意思是‘自由自在的人’或是‘勇敢的人’。”

“我们‘哥萨克’的历史,简单来说就是在差不多200多年前,有一伙人不堪压迫,决定外逃他乡,最终成功在一片肥沃的土地上定居了下来。”

“这伙人中什么民族都有。他们一起顽强地在异国他乡扎根、生存了下来。”

“这支群体不断壮大,久而久之,大家开始称呼他们为‘哥萨克’。”

“我们不问民族,只要你到那片土地上加入我们,你就是‘哥萨克人’。”

“所以在‘哥萨克’里面,你能看到各种民族的人。”

“就比如在我的麾下,就有2名日耳曼人,他们既是日耳曼人,也是哥萨克人。”

“还有我们的老大——他既是苏格兰人,但也是哥萨克人。”

说到这,瓦希里顿了一下,然后赶忙补充道。

“对了,我好像还没跟你们说过呢,在我头上还有一个老大呢,只不过他现在为了绘图外出了。”

“我知道。”绪方点点头,“艾亚卡昨天有跟我说过一些你们老大的事情。”

“那按你这么说,我们也能成为哥萨克人咯?”一旁的阿町插话进来。

虽然阿町并不认得瓦希里刚才所说的什么日耳曼人、苏格兰人,但她勉强听懂了瓦希里的意思。

“可以这么说吧。”瓦希里点点头,“只可惜我们哥萨克已经不再是‘自由自在的人’了。”

一抹带着无奈的苦涩,在瓦希里的脸上缓缓浮现。

“我们哥萨克人现在受露西亚国的沙皇所控制。”

“在沙皇的要求下,我们不得不前来遥远的远东这里来探险。”

“我已经有4年没回过家了。”

“真想回家啊……”

抬起手抓了抓头发后,瓦希里朝前往努了努嘴。

“我们到了。前面的那顶帐篷就是我的帐篷。”

瓦希里身为他们这伙人的二把手,其所住的帐篷却并没有与其他人的帐篷有任何的不同,非常地朴素。

瓦希里撩开帐篷入口处的帷布:“进来吧,稍微有些乱,请别介意。”

在一前一后地进入这座帐篷后,绪方和阿町便四处打量着瓦希里所住的这地方。

绪方发现瓦希里非常地不诚实——这哪里是稍微有点乱。

帐篷内的3张大小不一的桌子上都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地板上的空间也同样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占据了空间,几无落脚之地。

这种脏乱程度,你跟绪方说这座帐篷是专门放杂物的帐篷,绪方都信。

这座帐篷内虽有着各种各样的杂物,但却有一项东西引起了绪方的注意力。

不远处的某张小桌上放着一个枪架。

而枪架上面则放着一挺很长的火枪。

就是这挺长火枪引起了绪方的注意力。

阿町近乎是与绪方于同时发现了这挺火枪。

双眼放光的阿町,小心翼翼地踩着地板上的那几处没被各种杂物所覆盖的空地,来到摆放着这挺长火枪的小桌旁。

“这就是你们所用的火枪吗?”阿町朝瓦希里问,“这么长的火枪,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哈哈哈!”瓦希里随意地拉过旁边的一张桌子坐下,“这把枪叫‘肯塔基长步枪’,应该算是目前最先进的火枪了。”

“他的射击精度更高,射击距离也更长。”

“8年前,美洲大陆的米利坚人,就是靠这肯塔基长步枪,打赢了英格兰的军队,赢得了独立,建立了崭新的国家。”

“美洲大陆?”阿町面露疑惑。

“你们日本国的东边大海的对面就是美洲大陆。”瓦希里说,“在8年前,一帮之前移民到那大陆的人,刚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

“据说在他们所打的这场独立战争中,有个名叫‘莫西·墨菲’的枪手,击毙了300码(1码=0.91米)外的敌军指挥官。”

“300码……那是多远啊?”阿町问。

“嗯……我也不知道你们日本是用什么长度单位的。”

“从我们的营地到艾亚卡他们的库玛村,大概有30码。”

“所以300码的距离,大概就等于从我们营地到艾亚卡的村子来5次往返。”

“这把枪能打这么远的距离?”阿町因惊讶而瞪圆了双眼,“而且还有办法在这么远的距离下精准命中目标……”

“这种枪,目前在我们哥萨克中也只有小范围装备而已。”瓦希里耸耸肩。

瓦希里看向绪方。

“好了,来聊聊正题吧。”

“你们说是在找2个日本人对吧?”

“在1年多以前,我们的确碰到过2个外貌特征和你刚才所说的很吻合的日本人,但不知是不是你们所要找的人。”

“我们当时正在迁往新地方,探寻新的未知之地。”

“在途径某片树林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感到好奇的我们,策马凑过去一看,发现是一老一少两个日本人在吵架。”

“我们当时离得很远,所以也听不清那俩人在吵些什么。”

“年纪较轻的那一个,不知为何,我总感觉他……”

瓦希里抬起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似乎这里有点问题。”

“因为他当时的样子,看上去实在是有些怪怪的,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

听到这,绪方的双眼微微眯起。

倘若瓦希里所说的这对老少就是玄正和玄真的话,那这和他之前从那个名叫汤神的宠物商那听到的情报相吻合了——玄真的精神似乎有些不正常了。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