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交小说 军人教官肉H

  • A+
所属分类:花胶

如果能靠种菜获得一个随意出入正义宫的资格,大概很多人会趋之若鹜吧。

当然也有人不理解,吕四的孙子吕嘉就不太理解,尤其是对于每天都要亲自送菜到正义宫这种事,吕嘉内心是抗拒的。

吕嘉的父亲就是担任保护伞伊丽莎白负责人的吕韶,吕四是吕韶的叔叔,吕嘉在南部非洲出生,现在正在尼亚萨兰大学读书,每逢假期,吕嘉都要返回比勒陀利亚,往正义宫送菜,是吕四给吕嘉布置的唯一任务。

“我今天和几个朋友约好了要去国立图书馆读书,就不能让老笨去送吗?”吕嘉清晨提着菜篮跟着吕四去摘菜,睡眼惺忪还没有回过神,一边打哈欠一边走,不小心踩到一颗菜苗。

吕四顿时面带寒霜。

吕嘉激灵灵打个寒蝉,蹲下老老实实把菜苗扶正。

对于吕四,吕嘉打小就惧怕。

毕竟是保护伞和布拉德的创始人之一,而且还曾和罗克并肩作战,吕四亲手杀掉的人没一百怕是也有八十,俗话说就是浑身煞气那种人,鬼神都敬而远之,人就不用说了。

关键吕四本身形象不太好,毕竟少了一颗眼睛,年轻的时候还知道用眼罩遮一下,年龄大了愈发肆无忌惮,尤其是在自己家里,从来不戴眼罩,黑洞洞的眼眶看上去还是挺吓人的。

“老笨现在已经工作了——”吕四声音还是一贯的阴恻恻,情报行业干久了,改不掉:“——还有不要叫立群老笨,人家可一点都不笨。”

吕四对自己的孙子还是口下留情了,老笨笨不笨先不说,在吕四看来,老笨其实比吕嘉更聪明。

老笨是吕嘉给幼时同伴取的外号,老笨姓陈,爷爷同样是最早在罗克手下那群人之一,可惜早年战死,吕四就把后人接到身边照顾,陈立群的父亲现在在国防部特别调查科工作,算是接了吕四的班。

至于陈立群,他今年刚刚进入正义宫特勤局,前途无量。

“老笨工作了?在哪儿工作?”吕嘉对陈立群其实没恶意,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

“正义宫,特勤局——”吕四转过身继续走,

肛交小说 军人教官肉H

声音断断续续。

“正义宫特勤局有什么好,我可不想去——”吕嘉还没有意识到吕四的情绪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吕四停顿了一下才问:“为什么不想去?”

“特勤局管理太严格了,每天还要轮班执勤,不执勤的时候就要训练,每天要打上百发子弹,还要学格斗,学驾驶,学爆破,最好会三到四种语言,上到战斗机下到潜艇最好都会开——我可受不了。”吕嘉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话里也有淡淡的羡慕。

这种标准根本不是针对普通人的,吕嘉感觉只有铁人才能做得到。

其实还有一些原因吕嘉没说,基于正义宫特勤局的工作特殊性,特勤局对于特勤队员们的个人感情都是有要求的,谈恋爱都不能随便谈,最好是身家清白根红苗正同在系统内工作的女孩。

吕家不说荣华富贵,几十年也积累了一笔对于普通人来说堪称庞大的财富。

小时候吕嘉还意识不到这些。

现在进入尼亚萨兰大学读书,吕嘉已经意识到财富的价值,别的先不说,单单是对个人感情有要求这一点,吕嘉就接受不了。

吕嘉并不愿意为了一颗树放弃一整片森林。

至少现在不愿意。

吕四不说话,随手摘下一个特别粗壮的大茄子。

然后缓缓转过身:“过来!”

“爷爷你要干吗?”吕嘉马上半转身,摆出一副随时就跑的架势。

“我说过来!”吕四再次重复。

吕嘉终于意识到吕四不是开玩笑。

生气也是分等级的。

一般情况下吕四要生气,如果性质不严重,跑了就跑了,等吕四气消了再回来,花言巧语给吕四找找含饴弄孙的感觉,风平浪静。

如果性质比较严重,跑了的话会更严重。

有一个曾经控制着保护伞和布拉德的爷爷,跑——又能跑到哪儿去呢——

吕四一个电话就能把吕嘉抓回来,然后戒尺打手心就会上升到板子打屁股的程度,之后还要禁足和限制零花钱。

板子其实不可怕,禁足忍忍也就过去了,限制零花钱对于吕嘉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就跟要了命差不多。

以吕嘉的观察,吕四现在明显是很严重的那种生气。

所以吕嘉真不敢跑,可是又不想挨揍。

只能期期艾艾慢慢凑到吕四面前。

“哼哼——”吕四冷笑,算你这个孙子识相。

就在吕四扬起手的时候,吕嘉马上扔下菜篮子抱头蹲下,动作熟练的让人心疼。

“让你扔菜篮子——”吕四一茄子打下去,吕嘉马上把菜篮子捡起来抱怀里。

“让你刚才踩坏我的菜苗——”

“我给扶好了——”吕嘉试图辩解。

“让你狡辩——”

“——”吕嘉终于面对现实。

呵呵,爷爷想打孙子,还需要找理由吗?

更何况实在该打。

其实第一下打过去,茄子就已经被打断了。

吕四才不会用手抽呢,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用手抽,手也疼啊。

所以吕四就有什么用什么,茄子、豆角、西红柿、黄瓜——

最后吕四终于找到了洋葱——

这个好,三两下砸不烂。

吕嘉就很倒霉,彻底变成僵尸,随便打,我就抱头蹲着不说话。

这时候要是有个铁皮桶就好了。

老年人吗,耐力有限,这个策略是对的,吕四打了没几下就气喘吁吁,停下手看着顶着一头烂菜叶子狼狈不堪的吕嘉恨铁不成钢。

“知道为什么揍你吗?”吕四照例做总结,总得让孙子知道为什么挨揍,这叫有始有终。

“不该叫立群老笨——”吕嘉被洋葱砸的有点懵,没有抓住重点。

吕四感觉自己还应该再活动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事打打孙子就当锻炼身体。

“不该说特勤局坏话——”吕嘉感觉到周围气温又低两度,这下终于接近标准答案。

等了半天,吕嘉没听到吕四说话,偷偷抬眼看吕四,发现吕四脸上的怒气又在积聚。

“老老实实读书,全心全意为建设伟大南部非洲做贡献!”吕嘉声音大语速快,求生欲也是很强烈了。

“你往正义宫送了一年多的菜,一无所获,立群往正义宫只送了三个月的菜,就直接加入特勤局,你觉得送菜是苦差,或许还低人一等,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你就留在这里永远种菜吧——”吕四也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为什么小时候挺聪明的孙子会变成现在这样。

大概就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爷爷,在尼亚萨兰大学读书,毕业之后一样能找到好工作,一样能实现人生价值。”吕嘉是真委屈,他和吕四中间隔着一代人呢,思维不一样也很正常。

更何况陈立群顺利加入特勤局,跟陈立群毕业于尼亚萨兰陆军学院有很大关系。

吕嘉不想加入军队,他选择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

至于前途如何,吕嘉并太不在乎,话说有个当过特务头子的爷爷,又有个身为保护伞公司高层的父亲,吕嘉的起点,大概就是很多人的终点。

处于吕嘉这种环境,很多人或者就选择更轻松的吃喝玩乐混吃等死了,吕嘉还能老老实实到尼亚萨兰大学读书已经算不错了,至少没有沦落成那种一事无成的纨绔子弟。

“你认为的人生价值是什么?你和立群的年龄和起点都差不多,现在选择不同的行业,未来的生活会截然不同,你如果想庸庸碌碌过一生,以我和你父亲为你打下的基础,你即便不付出任何努力也可以轻松做到,但那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吕四对吕嘉并没有彻底失望,否则吕四真的会狠下心来让吕嘉留在农场里种一辈子菜,当个繁衍家族的工具就行了。

吕嘉蹲在地上低着头不说话,道理其实吕嘉也懂,可是十八、九岁的年纪,谁还没有年少轻狂中二过呢。

“你现在还有资格叫立群老笨,因为你们是朋友,可是你如果不努力,不需要再过二十年,再过十年,你们的人生就将出现巨大的差距,到时候你连跟立群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了,你小时候很聪明,立群需要一个星期才能学会的东西,你一天就能学会,所以你去了尼亚萨兰大学,立群去了洛城陆军学院,我们的这些老兄弟的儿子孙子,难道你没有注意到吗,只有你去了尼亚萨兰大学,我知道尼亚萨兰大学毕业,比洛城陆军学院毕业挣钱更多,可是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再多的钱能有多大意义?挣再多能多过勋爵吗?勋爵的长子就在尼亚萨兰大学踏踏实实搞科学研究,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吕四真的是恨铁不成钢,他这时肯定也看不到,低着头的吕嘉呆若木鸡。

对于普通人来说,挣钱确实很重要。

可是对于吕嘉来说,有他爷爷和父亲积累的财富,未来的路怎么走,确实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啊。

喜欢开普之鹰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