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唐门之变态愿望最新章节 长日光阴

  • A+
所属分类:花胶

取小罪而免大祸,是谋士们惯用的伎俩。

谋士这个群体其实很宽泛,不用说后来,到了当世,一些杰出的文人已经渐渐被神化了,李斯,张良那样的世之良相都被人归入了谋士之类。

从商周时的姜子牙开始,春秋战国时的谋士也是一批批的出现,他们展现给人们的是一个专属于文人的精彩世界,有了他们的参与,历史也就变得多姿多彩了起来。

其实谋士们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无所不能,文人们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对有名有姓的前辈给出了无数夸张的评价。

实际上呢,贾诩长于大略,诸葛专于内政,和后来人对他们的评说有很大的差距,而且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缺点,并没有那么完美。

不过能称之为谋士的文人窥探人心,因势利导,这些都是他们的基础技能。

现在马周作为杜伏威的幕僚,差不多就是吴王府的长史,同样也是杜伏威的谋主,给他出点坏主意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杜伏威不想让辅公拓入宫见驾是必然的,甚至可以说是其他江左来人杜伏威都不很在乎,皇帝愿意见谁就见谁,他都不会从中作梗。

但辅公拓就是不行,因为两人从山东起事的时候就在一处,杜伏威所作所为,所思所想辅公拓都是见证者,他知道太多关于杜伏威的秘密,在皇帝面前多嘴一句,说不定就能让杜伏威吃不了兜着走。

别看杜伏威之前说的轻松,还一个劲的说自己念着旧情如何如何,其实这也就是在长安,换个地方的话,杜伏威当即就能宰了辅公拓。

什么兄弟情谊,对于他们这些义军起家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分外奢侈的东西,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才是他们与人相处的常态。

后来人总说仗义每多屠狗辈,其实是因为他们知道的道理少,动手的时候就没有多少顾忌而已,道理懂的多了,是个人事先都得好好想想,脑子绝对比手脚动的要快。

草莽中人交朋友,你当有几个耽于义气,两肋插刀的?利益在前,翻脸才是主题,见利忘义你当说的真的都是读书人吗?

……………………

当然了,读书人确实比较阴损,有了一定的环境,十个文盲也不如一个读书人好用,不过换个环境,则反之亦然。

马周的心思不在阴谋诡计上,辅公拓这人行迹太露,除掉其实是最好的办法,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可谁也没往那里说。

杜伏威现在很看重自己的名声,不想给人以薄情寡义的印象,起码不想让皇帝认为他薄情寡义。

至于那些旧部,他已远离江左,几乎不再关注那边的事情了,部下们会怎么想都由着他们。

马周也不想让人认为自己过于阴狠毒辣,他是想入朝为官的人,对这些尤其注意。

而他给李伏威出这个主意,也不单单是为了赶辅公拓出京,那样的话,以吴王的名义给辅公拓弄个地方上的职位其实并无碍难。

两个人说这么多,想的其实都是一

绝世唐门之变态愿望最新章节 长日光阴

样,那就是怎么才能把这人干净的撇开,而非是让他总是顶着吴王杜伏威结义兄弟的名义四处招摇,胡说八道。

……………………

把辅公拓的事情定下来,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转开了话题。

“明年春天咱们的书院就能动工,慕先得去跟那些有才学的人多聚聚,不然等书院建成了,却没人过来教书,那咱们可就丢人了啊。”

马周笑了起来,冬天里去参加文会有点辛苦,不过正是他求之不得之事。

朝廷开科取士在即,文人们相聚总要拿来说一说,多跟人交谈除了能消息灵通之外,还能增长学识。

他躲在吴王府中闭门造车可不行,“此事大王不说俺也要说几句的,马周身份微贱,与之相会之人便也平庸居多,寻不来什么鼎鼎大名的人物。

这事还是得落在长安书院那边,让朝中之人说话,咱们再去诚意相邀,才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再有就是杜氏兄弟皆乃大才,尤其是杜大郎,乃世之名家,著述遍传人耳,有他一句话,胜却旁人千言无语矣,今其弟与幺娘结下百年之好,正可借力,就是不知大王愿不愿意低头相求了。”

杜伏威自然是不愿意的,杜氏虽非高门,却是书香门第,兄弟几人还有着老大的名声,见了杜氏兄弟一次,让杜伏威有点自惭形秽。

说起来他在江左也不是没见过此类人物,甚至有些人并不比杜氏兄弟差上什么,可那到底不一样,在长安与杜氏这样的人家结亲,让杜伏威多少生出了些高攀的感觉出来,所以他要赚些面子,不能让人小瞧了去。

如今女儿还没过门呢,就让他登门前去求助,他拉不下那个脸。

他转了转眼珠就开始推脱,对上别人他脸皮厚实,说什么都成,可换了是自己亲家,就变成了场面人,得做足面子那种。

所以说啊,读书读到极处,傲视王侯便不是一句笑谈,官职稍微差一点,家世再好,你到了杜正藏面前照样得仰视人家,一句不逊之言也说不出口。

马周心中暗笑,脸色却是一整道:“大王,咱们做的可是正事,由至尊钦许,朝廷备下文录,由工部主持修建,杜氏兄弟皆乃朝臣,寻到他们门上,是他们有近水楼台之优,不然大王去求一求至尊,也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吗?

我看杜氏兄弟皆乃明理之人,必然不会相拒,我可以与大王做赌,他们定会欣然受之,更增两家之好。”

杜伏威喜欢跟人做赌,都是当初在海上行船时留下的毛病,反正他也是大富翁,跟谁赌都不会吃亏。

被马周忽悠了一下,他颇为意动,最后佯装大气的挥舞了一下手臂,“那成,近日我就走上一趟,反正也要去他家门上转转,瞧瞧他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俺嫁女儿,他们可不能敷衍于俺。”

马周再接再励,“在这之前,我看大王先要入宫一趟,让至尊给书院起个名字,再去与旁人说话时许就能省事许多。”

喜欢北雄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