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板在办公室BD+中文 学长们(NPH)

  • A+
所属分类:花胶

九月末,清宁宫。

皇后寝宫之中,李破在寝宫外殿不住的踱着步子,神色略显焦灼。

宫人们出出进进,一会从寝宫中端出点什么,一会又送进去些什么,显得很是忙碌。

殿中角落里还有两个尼姑端坐在那,不住的颂念着什么。

贵妃阿史那容真坐在榻上,不动如山,眼睛从来没有旁人,目光只随着李破的身影来回移动,就像看到了逗猫棒的猫儿。

三夫人都到了,外加上扶风郡长公主李春,几个人围坐在阿史那容真不远处,窃窃私语,每当李破厌烦的瞅向她们,她们就板起脸来不再说话,当李破目光移开,他们就又故态复萌,让李破恨不能上去踢她们几脚。

宫中的嫔妃们都已候在殿外,不时的便有宫人出来跟她们说上几句,以便她们能在第一时间献上恭贺之语。

太医署的几个大夫,大多都已头发花白,聚在外殿中,满头是汗的不停讨论着药方。

皇后李碧临产,让九月里的宫廷禁苑当中紧张了起来。

李破第一次能够见证自己孩儿的降生,本来以为也就是那么回事,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却也难免焦虑。

当然了,他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就像现在他心里挂念的只有妻子,如果一旦有人来问他要保母亲还是孩子,那一定不会得到其他的回答。

……………………

好在没让他等太长的时间,王琦匆匆的从内殿中走了出来,只那满脸的喜色就已能知道结果为何。

“恭喜至尊,皇后娘娘又诞下了一位皇子……”

笑容在李破脸上渐渐荡漾开来,“朕与众人同喜,赐赏。”

女人们一下也振奋了起来,外面的宫嫔也得了消息,立即涌了进来,向皇帝皇后道贺之声不绝于耳。

李破和宫嫔们相处的少,人都还认不全,眼见一群女人围了上来,挂着明媚的笑容你一句我一句的叽叽喳喳,李破不由有些眼晕。

大有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有这么多女人了吗的感慨……

……………………

皱巴巴的婴儿没什么好看的,李破略微瞅了瞅,心里道了一声真丑,就进到里面去看望妻子。

李碧躺在床上,起色颇佳,也未见生产之后有何疲态,就是额头上的汗水有点多,把头发都打湿了,宫人们正围着她细心的擦拭。

李破一看就放心了下来,妻子向来体格强健,随着年纪增长,好像还越来越强悍了起来,不管是动拳脚的时候,还是在床笫之间,让他都有点难以招架。

坐到床边,李破抓住妻子的手,揉了两下,手上还是有些硬茧,只不过养尊处久了,没以前那么明显而已。

夫妻对视,都是一笑,李破先道:“两个儿子,我和你都能放心一些了,好好将养一些日子,我带你四处转转,你这两年一直待在宫中,也不觉得闷?”

李碧没有平日里的生龙活虎,可却也没那么虚弱,咯咯咯的就笑了起来,确实如丈夫所说,她作为皇后,诞下了皇长子和皇次子,日后多数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而且如今宫中嫔妃也就阿史那容真生了个女儿,威胁就更小一些,再加上丈夫对子嗣什么的好像不太上心,耕耘的很不勤健,可以想见的,将来皇帝子嗣不会太多。

“人家都说儿女满堂才是福气,何况帝王乎?如今才诞下两个孩儿你就满意了?”

李破心说,生的太多可不一定是福气,到时候怕是要闹翻了天,他可不想看见什么九龙夺嫡之类的戏码。

不过这个时候他不想跟妻子拌嘴,于是笑着便道:“咱们都不老,你想生几个就生几

和老板在办公室BD+中文 学长们(NPH)

个,只要你不嫌辛苦,就都依你便是。”

李碧翻了翻眼睛,意有所指道:“文献皇后有五子,我可不能比她差了。”

李破噎住,文皇帝杨坚和文献皇后独孤伽罗是接下来的君王和诸侯们,甚或是臣民都绕不过去的坎。

那两夫妻都乃非凡之人,治政之上夫妻同心,而且有明确的记载,“帝每临朝,后辄以上方辇而进,至阁乃止。使宦官伺上,每有所失,随则匡谏,多有弘益。候上退朝,则同返燕寝,相顾欣然。”

这是前隋起居注中真实记录的一段形容帝后同临朝事的故事,毫无疑问,也将记入隋史当中。

而这也是开皇年间,帝后共治天下的真实史料,后来人多所不闻,不过是因为大隋二世而终,人们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败家子杨广身上的缘故罢了。

而且文皇帝杨坚和文献皇后独孤伽罗一生恩爱,不离不弃,在感情方面也可以说是君王中的一个异数。

到了杨坚晚年,春心有所骚动,宠爱过尉迟氏,文献皇后在病中闻听,怒杀尉迟氏,并痛骂杨坚不念夫妻之情。

据说杨坚也恼了,当即离家出走,但皇帝能走到哪里去呢?过段时间听说妻子病情愈发沉重,遂又返回探看皇后病情。

独孤伽罗殁后,杨坚深感寂寞,也找了几个美人来排遣心情,可最终他还是想念亡妻,每一思及,便心如刀割,没多长时间便把身边的美人都赶走了。

这就是文皇帝夫妻两人的故事,别说和晋末时的那些君王们大相径庭,便是算上秦汉,或者是后来的那些皇帝们,也不可能再复制这样的故事了。

杨坚生有五子四女,全都是与皇后独孤伽罗所生,你说还有哪个皇帝能与他们夫妇相比?

李破已经算是比较节制,可在这方面和文皇帝比起来也是完败,而李碧在此时提起文献皇后,自然是意有所指,差不多就是骂李破四处留情,比文皇帝差远了。

要是搁在平时,李破一定会反唇相讥,你瞧瞧杨广登位前后,杨坚那些儿子们的遭遇,就一个汉王杨谅活到了最后,却还是被人给灭了,你当那夫妻两人生了五个儿子是好事啊?

……………………

当然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杨坚夫妇的孙子,不应该过多的去评论讥刺杨坚夫妇所行,这在修订隋史的时候便有所表现。

杨坚夫妇的形象趋于高大上,所有的黑料都是杨广那厮所为,隋史一旦完整,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局面。

此时李破就笑,“你可比文献皇后宽容的多,听说杨勇,杨广兄弟几个去到文献皇后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但她也偏心的厉害,杨广若不能讨得她的欢心,怎么会做皇帝?

以后你可得把眼睛擦亮一些,别给我弄出个杨二那样的败家子出来。”

李碧哼哼两声,不满意的拍打着丈夫的手道:“少说丧气话,自从咱们第一次相遇,我就知道你鬼主意多的要命,文皇帝肯定不如你聪明,以后儿子们在你面前也抖不起机灵来。

你呢,儿子们犯了错,也当尽量引导,不要怪他们不懂事,你也常说什么事都有解决之道,想个办法让他们知道自己错了,给他们留点改过的余地,你说好不好?”

诞下孩儿之后有些母性泛滥,李破为长子李原默哀了一下,瞅这样子,老二肯定比老大得宠,他娘的杨广也是老二,李世民也是老二,于是李破觉得对自家的二儿子应该严加管教,应该让他自小就知道个天高地厚,不能无法无天。

还在襁褓之中的李二郎好像感知到了来自父亲的恶意,抽抽搭搭的哽咽了起来。

对于李碧的担忧,此时李破自然是尽量安抚,两人还都年轻,等十几年后儿子们长成再担心这些不迟,弄的和交代遗言一样,岂不晦气?

夫妻两人说了一会话,李碧精神便有些不足了起来,李破叫进太医给她把脉,顺便开些温养的方子。

李碧昏昏睡去,李破才又瞧了瞧儿子,吩咐宫人好好照看,不得懈怠,自己便出

和老板在办公室BD+中文 学长们(NPH)

了清宁宫。

数九寒天,政务少了起来,今日皇子诞生,又乃大喜之事,于是李破便溜达去了两仪殿,果然门下省的几位高官都已经等在了那里,先就向皇帝道贺。

外臣们没有他们一样的便利,只能上书道喜。

皇家添丁进口不是小事,尤其是像李破这样,多年以来还只生了一个儿子的,就尤其让人重视,更让人放心的是其母乃是皇后,那说明皇后地位愈发稳固,而以皇后的年纪,将来至少十年二十年之间后宫之地不会出什么乱子。

人们常说家和万事兴,皇家后院稳定,那兴的自然就是天下了。

几个皇帝近臣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们的喜悦都发自内心,比自己生了儿子还高兴呢。

听着几个人的恭维,李破心情愈发好了起来,便在两仪殿中设宴,也没再召外臣入宫,便和几个门下省的近臣共饮了一场。

一边跟臣下们饮酒谈笑,渣男一边想着,李秀宁那边也快生了,到时是不是要过去瞧瞧呢?不去的话是不是显得太过薄情?

最好是生个女儿,瞅着顺眼,也没那么多的麻烦,以后看来要小心一些了,李渊父子可是能生,李秀宁基因上估计也是如此。

要不他和李碧结亲这么多年了,才生了两个,和李三娘才多长时间,而且去那边府上的次数屈指可数,人家就还怀上了,李家的人果然很强大啊……

喜欢北雄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