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中文在线 黛妃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

萧珩将小(捣)病(蛋)号(鬼)服侍得十分周到,全程泡泡浴,洗完还给做了全身马杀鸡——涂抹小药箱里的宝宝痱子粉。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哇,我好香香!”

“我要给娇娇闻闻,娇娇最喜欢我!”

胡说,明明是我。

顾娇也在洗澡,暂时见不着。

某白白嫩嫩的小冬瓜往床上一滚,单手支头,来了个小小卧佛躺,拿腔拿调地说:“阿珩呀~上茶。”

萧珩:我看你是欠打。

小净空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被坏姐夫的眼神正在变得危险。

他洗完澡浑身舒爽,没作死多久便朝后一倒睡了过去。

今日有风,还算凉快。

萧珩叫来一名国师殿弟子,让他看着小净空。

麒麟殿右侧走廊是一块比较特殊的地方,没有不相干的人住进来,最靠近手术室的那间厢房是上官燕与顾娇的,隔壁是他在住。

对面的屋子空着,萧珩让国师殿的弟子单独收拾了一间出来给顾娇。

萧珩来到厢房前,刚要抬手敲门,门便从里头拉开了。

顾娇刚洗完澡,换了一身干爽的少年长衫,长发湿漉漉的披散在肩头与背上,还有一缕搭在了额前。

水珠儿在秀发尖端颤巍巍的,晶莹剔透,折射出万千光芒。

她的乌发黑亮到了极致,更衬得她肌肤如脂如玉。

她纤长的睫羽上也挂着水珠,一双眼眸水润润的,嘴唇湿软嫣红。

萧珩的喉头滑动了一下。

顾娇含笑看着他。

萧珩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清了清嗓子,道:“我来看看你,方便进来吗?”

顾娇侧身,让萧珩走了进来。

萧珩随手带上门,来到桌边,先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凉茶,咕噜咕噜地喝了,这才感觉自己心火降了些。

随后他看向顾娇:“又不擦头发。”

顾娇哦了一声,无所谓道:“天气热,一会儿就干了。”

她去窗边的小桌上打开小药箱。

萧珩看着她拿出来的药膏,问道:“你受伤了?”

顾娇摇头:“没有,就是被蚊子咬了几口。”林子里的蚊子太毒了,咬时没感觉,洗澡时才发现长了好几个大包。

“净空被咬了吗?”她问。

“他没什么事,只有几个小红点。”萧珩说着,拿了棉巾朝她走过来,“我看看,咬哪里了?”

顾娇仰起头,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这里。”又捋起袖子,指了指自己的手腕,“还有这里。”

她毫无杂念,只是单纯展示自己被蚊子咬出来的大包。

萧珩的脑海里却闪过了不可言说的旖念。

仔细想想,他们也确实太久没有单独在一起了,饶是她换上了一身少年长衫、少年音,可只要她还是她,他心里就会难掩某种冲动。

“你……”顾娇呆呆地看着他。

萧珩垂眸:“我帮你擦药。”

“好。”顾娇将棉签与药膏递给他。

萧珩低下头来,用棉签蘸了药膏,一点一点涂抹在被蚊子咬出来的大包上。

他尽量让自己摒除杂念,某人却不给他清净的机会。

“萧大人,你心跳好快啊。”顾娇的手放在了他的胸口。

她是用冷水洗的澡,手心是凉的,可她碰上去,他的心就成了滚烫的。

他抓住她的手腕,无奈地叹道:“顾娇娇,你这样我没办法专心给你擦药。”

顾娇:“哦。”

萧珩放开她的手,继续给她擦。

顾娇不动手了,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他,一直一直看。

然后萧珩就听见了咽口水的声音。

萧珩:“……”

擦药原本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但在这样的气氛下它就成了一件很私密的事。

气氛陡然变得暧昧起来。

萧珩深吸一口气,冷静地拉过她的手,捋起她的袖子,给她的每一个患处都均匀地涂抹上药膏。

他慢条斯理地做完,整个过程游刃有余、沉稳淡定。

可就在他将药膏放在桌上,棉签扔进篓子的一霎,他忽然单手扣住了顾娇的后颈,低头朝她深深地覆了上去。

他前面那么淡定,简直像是老僧入定,顾娇还当他不会有什么举动呢。

这一下太刺激了,顾娇的小心脏都收缩了一下,随后就被他的霸道与强势吞没。

真是长大了啊,男人在这方面都是无师自通的吗?

可太会了……

今日不算太热,屋子里凉风吹来,颇有几分惬意。

“长孙殿下,我切了些瓜果——啊!我什么也没看见!”

于禾一把捂住眼,改为用一只端着托盘迅速转过身去。

他打算离开,想了想还是摸瞎走进来,将瓜果放在桌上,而后他闭着眼往外走,不敢睁眼还撞了下墙。

于禾摸瞎跨过门槛后,又摸瞎给二人把房门带上:“你你、你们继续!”

顾娇失笑。

萧珩的耳根子微微一红。

顾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萧庆回来了会不会想打你啊?”

光天化日之下竟与男子拥吻,还被国师殿的弟子撞见了,真是清白毁于一旦了。

萧珩想了想,被抓包的是“上官

天堂中文在线 黛妃小说

庆”,又不是他。

瞬间不尴尬了。

“等他回来再说。”他掬起她精致的下巴,再次低覆上去。

……

小净空累坏了,到酉时了他还没睡醒。

大弟子叶青将沐老爷子带去了藏书阁的三楼。

顾娇与萧珩去藏书阁的二楼偷听。

二人趴在窗户边上,将耳朵紧紧地贴在墙壁上。

顾娇:“你听见什么了吗?”

萧珩摇头:“没有,你呢?”

顾娇:“我也没有。”

不该呀,她放在都看见了,他们就在楼上,正头顶,为什么听不到呢?藏书阁这么隔音的吗?

“你帮我放风。”顾娇对萧珩说。

她指的的是二楼入口住值守的两个国师殿弟子。

“好。”萧珩说。

顾娇从二楼的窗户里爬了出去,抓住外墙上的浮雕,一点一点往三楼爬去。

当她终于爬上了三楼的窗户时,就见一个比天狼还厉害数倍的国师殿死士站在窗户内,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顾娇:“……”

“大侠你好,大侠再见。”

顾娇唰唰唰地爬了下去。

萧珩将顾娇抱了进来:“怎么这么快?看见了吗?”

顾娇落地后,拍了拍手,长呼一口气,说:“看见了,他们在吵架。”

沐老爷子振振有词道:“你们国师殿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沐家干的!我沐家从未得罪过国师殿,为何要遭此污蔑!”

国师大人道:“卦象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就是你们沐家干的。”

沐老爷子仰天大笑:“卦象?哈,真是贻笑大方!堂堂国师殿就凭算卦抓人吗!都不用讲证据的!”

国师大人淡定地说道:“凭证据抓人是都尉府与三司衙门的手段,我们国师殿靠的就是占卜算卦。”

什么算卦?

一定是这个老神棍从哪里得知什么消息,但又拿不出确凿的证据,于是用算卦来掩饰。

天堂中文在线 黛妃小说

他还当国师殿有胆子抓他是手上握住了沐家的把柄呢。

如此他反倒不怕了。

沐老爷子冷笑:“国师,并非我质疑你的本事,只不过仅凭卦象便将罪名扣在我们沐家的头上,传出去怕是不能令天下臣民信服。”

国师大人陷入沉思。

国师殿果然是没有证据的!

沐老爷子有恃无恐地说道:“你若是拿得出证据,老夫就把这条命给你!”

国师大人:“叶青。”

叶青:“弟子在。”

国师大人:“传证人。”

沐老爷子脸色一变。

叶青亲自下楼。

顾娇与萧珩从书架后望着楼梯的方向。

不多时,他俩就看见叶青带了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子上楼。

顾娇微愕:“是他?”

萧珩问道:“你认识?”

“嗯。”顾娇点头。

国师大人看向沐老爷子:“沐家主,你可认得他?”

沐老爷子皱眉:“不认得。”

“他叫庞海,是齐都地下武场的管事,庞管事碰巧来了盛都。”国师大人不紧不慢地说道,“叶青,拿画像来。”

叶青拿了一幅画像递给庞海:“你可认得此人?”

画像上正是小贩的肖像。

庞海仔细盯着画像看了许久:“啊,这不是那什么……佟……佟五吗!换了身行头我差点儿没认出来!他是我们地下武场的高手,不过他已经离开地下武场好几年了。”

叶青又道:“你可记得他是被谁家请走了?”

“这……”庞海犹豫。

叶青正色道:“在陛下面前,我劝你不要有任何隐瞒。”

庞海硬着头皮道:“被沐家。”

一道晴天霹雳劈下来,沐老爷子整个人都僵住了。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