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车帝app新版官方下载 十八书屋

  • A+
所属分类:花胶

大秦王宫上空,一个矫捷的黑影迅速闪过,王宫内的侍卫在宫道上整齐走过,无一人察觉这个黑影。

只见这黑影从高啄的檐牙间来回穿梭,一直到秦王寝殿,这黑影将身子紧紧贴在朱红廊檐上,轻轻将头探出去,见到秦王宫内,灯火通明,不时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

皇甫烈背对着堂下的人,说:“丞相此计甚妙,如此一来,凤浅女王就只得继续留在我大秦境内,朕誓要让她同意与我秦国联姻。”

贴在寝殿廊檐上的黑影听到此言,忍不住轻声冷哼。

“陛下,依臣之见,若是这次世子能赢过燕国太子,凤浅女王自然不会再提要回灵宠的事情,陛下可做个顺水人情,将那灵宠送给凤浅女王。一来,可显示咱们大秦的大国风范,二来,可以借此讨得凤浅女王欢心,对大秦和大燕的联姻计划有益。”

“正是!”皇甫烈对丞相的这个计划很是满意,“小世子自小便跟随我秦国的高人学习,学识远胜于同龄人,就算是朝中的举子也未必比不过他。”

“话虽如此,”丞相说道,“可是据臣所知,燕国的小太子,实力亦不可小觑,世子可不能大意。”

“此话朕早已经叮嘱过,丞相不必担心。”

房廊上的黑影听到此处,冷哼一声,便要离开,却不想脚下的靴子踩到朱瓦上的沙砾,轻微的响动传进皇甫烈的耳中,他抬起头,往房檐上喝道:“什么人!”

随即跃身而出,拦住了房檐上的黑衣人。

“来者何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夜闯朕的寝宫?!”

那黑影不说话,转身正欲往别处而去,却被皇甫烈拦住,两人来回互相拆了不下百余招,皇甫烈因着身上伤势尚未十分痊愈,此刻只觉得体内气血翻腾,灵力也在心脉内暗涌。

他一个不留神,抓着对方衣角的手掌被一脚踢开,那人身手非常干练,不过瞬间功夫,转身一跃而下,皇甫烈本来还想继续追赶,但是当他从房檐上跃下时,已不见来人踪迹。

侍卫们听到大宫殿传来打斗声响,纷纷集结而来,只见秦王手中抓着从那黑衣人身上撕扯下来的一小块衣衫。

“卑职救驾来迟,陛下恕罪!”

皇甫烈将手中的残衣往地上一掷,看了一眼侍卫首领,道:“朕若是等着你们来救,只怕命早就没了。”

说完,转身回了寝殿。

丞相看着皇甫烈进得殿来,瞧其脸色并无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如今王宫守备这般松散,竟让刺客不声不响地潜入了大

懂车帝app新版官方下载 十八书屋

王的宫殿,明日臣定会严惩宫内侍卫统领,以示惩戒。”

“他的身手非凡,也难怪朕的这些侍卫察觉不出,”皇甫烈抬头看了一眼房梁,“他在这上面潜了多久?”

“陛下已然知道今日的黑衣人是谁?”

皇甫烈低下头,思索了一番,吐出三个字:“轩辕彻。”

且说轩辕彻从秦王殿出来,一面注意避开巡守的侍卫,一面将脸上的黑布拿下来,等到他走到华阳宫门前,一身的黑衣已经褪去。

正庭前,司空圣杰倚栏而立,见到轩辕彻进来,问:“师兄大晚上的,去哪儿寻乐了?”

轩辕彻瞟了他一眼,道:“我自是要事在身,不像师弟这般悠闲自在。”

正当他要走过司空圣杰身旁时,司空圣杰突然问道:“东西拿到了么?”

轩辕彻停下步子,摇摇头。

他知道皇甫烈提出让自己的儿子和大秦世子比试的目的,只是想让浅浅在大秦多留些时日,所以他原本打算趁着夜里去把小金子盗来,一了百了,可没想到还是暴露了行迹。是他大意了。

轩辕彻往内殿望了一眼,问:“他们睡了么?”

“已经睡了!”

“我去看看。”

懂车帝app新版官方下载 十八书屋

轩辕彻轻步走近内殿,又往内寝而去,只见到桌上燃着两盏微弱的烛灯,床榻上,小太子枕着凤浅的手臂,不时呷着嘴,睡得无比香甜。

再看凤浅,她斜躺在锦织的软塌上,一头浓墨般的长发肆意铺散在柔衾上,微闭着眼睛,呼吸如清风一般,她就算是睡着了,眉间那抹云雾般的忧愁还是难以散去。

轩辕彻看着她长睫微落,似蝴蝶点憩般,红润海棠唇,他抬起手,轻轻用手指揉过她的长发,最后落在她的脸颊上。

凤浅只朦胧中觉得脸上似有异样感,只见她呼吸稍紧,伸手在脸上晃了一圈,轩辕彻忙将自己的手收回来,看着她洁白滑嫩的柔荑,在空中随意摆动了一圈后,落在微微凌乱的绫罗旁,便是明珠在枕侧,亦难同浅浅的白肌争辉。

轩辕彻轻轻弯下身,在凤浅和儿子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又替他们将被角掖好,这才站起身走出去。

小太子与小世子约定比试的时间到了,这次比试可是关系到小金子,小太子为了这一战可以说是做了不少努力,这些天都要看书到半夜。

凤浅牵着小太子的手来到御书房,身后还跟着轩辕彻与司空圣杰。一行人刚踏进御书房,只见皇甫烈坐上主位,小世子也在席间。

凤浅刚要带着小太子入席坐下时,小世子坐在席间看见小太子神色惫懒,便好奇地问道:“你怎么顶着俩黑眼圈,难道是因为怕输所以临时抱佛脚?如果你现在向我求饶,我考虑给你一个阶梯下,不会让你输的太难看!”

“我们还是赛场上见真章吧!”小太子懒得跟他斗嘴,说完跟着凤浅入席坐到了小世子的对面。

“不知道今日比试的的规则是什么?”凤浅看了看四周,没见到其他人,便好奇问道。

皇甫烈看了看凤浅,举杯对她说道:“不过是孩子们闹着玩的赌约而已,没必要弄得那么紧张。倒不如一边吃酒,一边聊。”

“既然是比赛总要有个规章流程,不然这赌约如何判胜负?”凤浅说道。

这时,门外一个笑呵呵的女声传来:“凤浅女王说的是。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是比试,那就要立个规矩的。”

只见一个身着凤穿牡丹红袍的女子走进殿内,此女面上看去一副乐呵呵好相处的样子,实则心机深沉,城府极深。且敢在皇甫烈的御书房如此放肆的女子,整个大秦放眼望去,怕是没几个人,这个女子身份定然不简单。

喜欢我靠做菜独宠后宫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