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我的风流岳每2

  • A+
所属分类:花胶

如今的情况,与安南最开始的判断,似乎有些不同。

安南能够看得出来,他所说的都是真心话,并非是演技。

名为尤里乌斯的塔之主,的确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

他并不追求更高的力量,宁愿放弃力量来维系理性、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工作。

他践行于调停之道上,用自己为证、为其他步入这条道路的后进者指引方向。

……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很需要人指引的道路。

这样一位优秀的巫师……尽职尽责的族长与塔之主,他真会与英格丽德成为同伙吗?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安南并不打算遮遮掩掩的,根据对方的行为模式和透露出的少量情报来进行推理——很多悲剧都发生在这种“有一方不说人话、而另一方也就真不确认”的情况下。

众所周知,谜语人都应该被关进阿卡姆。

而且以安南如今的底气……也实在没有什么避讳的必要。

他不仅是凛冬公国的统治者,更是未来的神明。

看尤里乌斯的反应,他多半也是知道“天车之书”的。

……然而这个事实,反而能够从侧面证明,尤里乌斯的确认识英格丽德。不然以他的社交范围,基本不可能知道这一切。即使是神明,知道“安南就是天车”的,其实也就那么多人而已。

安南突然有些怀念。

假如是“黑安南”、另一个自己,他大概会怎么做呢?

大概还在家中,沉着冷静的进行思考吧。在没有把事情弄清楚之前,他根本不会前往熔岩禁塔、深涉险境。他甚至可能联合王国都不会来,只会无情的派遣玩家们冲锋陷阵。

但对于如今的安南来说——比起思考、他更倾向于询问,比起布局谋划、他更倾向于随机应变。

“虽然有些失礼……”

于是,安南干脆不再思考。

他直接询问道:“但有些事我需要先进行确认,尤里乌斯阁下。

“……请问您认识英格丽德吗?”

“我认识。你说的是【永恒之女】英格丽德吧,我当然认识。”

尤里乌斯平和温柔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她就是我选定的塔之子。”

对这个事实,尤里乌斯并没有隐瞒。

“那为何——”

“我也知道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安南陛下。”

尤里乌斯打断了安南的话。

他只是非常平静的发出了坦然的声音:“但我必须先说明……英格丽德她已经不在这里了。

“大概就是在几个小时前。应该是在你们动身的时候,她就已经感知到了。”

“……是偶像巫师的感应能力吗?”

“不出意外的话,是这样的。”

尤里乌斯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毕竟她也曾是千面幻塔的塔之主,一位黄金阶的偶像巫师。尽管她现在舍弃了自己大多数的力量,但她的本质依然没有发生改变。”

“舍弃了力量?”

安南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最重要的情报。

尤里乌斯并没有作出含糊的回应。

而是以那几乎没有改变的温柔语调,温声细语的回应着:“是的。她当年主动放弃了自己塔之主的权责,因此退回到了白银阶。

“虽然她依然拥有着被染色的灵魂、早就可以重新进阶到黄金,然而她并没有这么做……一直到现在为止,英格丽德也只是白银而已。具体是什么原因,我想陛下您应该也知道。”

“……是因为,黄金阶的超凡者与凡人接触不方便吧。”

安南立刻猜到了真正的原因:“她已经不是塔之主……那么这次进阶如果再度失败,她就无法重新退回到白银阶了。”

能够被“舍弃”掉的职业原本就不多。

抵达黄金阶后,灵魂本质已然与凡人有了不同之处。只是“知晓”黄金阶的咒缚、就会造成巨大的灵魂压力。甚至只要念出对方的真名,就可能会被对方感应到。低位超凡者的大多数能力,黄金阶的超凡者都可以直接免疫。

虽然安南在白银阶的时候,就干掉了不少黄金阶的敌人……但那是因为他有真理之书、还有贤者之石。

如果英格丽德保持自己黄金阶的身份,她几乎不可能从零开始、培养出一个能够进阶黄金阶的超凡者,让其对自己怀着“爱”之要素来进阶。

只是对英格丽德投以“爱”,就有可能突然感应到生命本质的压制、而忍不住觳觫不止。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和她接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我的风流岳每2

触久了、灵感过了之后就会掉san。

——而且这个过程,实在太像某种仪式了。

哪怕英格丽德抹掉自己的记忆,对方也有可能察觉到本质、进而对她心生疑虑。一旦不能“完全的爱”,也就谈不上以爱升华。

……而且,她这还真是“某种仪式”。这让她甚至无法通过“发誓”来自证清白。

“通过压制自己的力量,来获取【爱】吗?”

安南嗤笑着:“这不就是大小姐隐藏身份来谈恋爱嘛。如果不能百分之百的托付信任,将爱建立在与对方的理解之上……那么用这种方式得到的‘爱’、也不过就是一种谎言罢了。

“就算在坦白后还能继续维系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过是因为‘对方不在乎这重身份’或者‘对方认为影响不大’、再或者是‘对方觉得这反而更好’而已。

“换言之,就是经过量化、确认他们之间的爱,‘不值得’让他们因此而翻脸。

“——但她所需的,是最为纯澈的爱吧?是能够升华为要素的,不会被时间所淡化的【爱】……”

“我也的确这样劝过她。”

有些意外的,尤里乌斯对安南的说法并不反对:“我当时说,‘这会让你们之间的【爱】复杂化、变得不那么纯净’。而她驳斥我的话是——因为她原本就已经进阶到了黄金阶,这已经是一个不容更改的事实。所以无论怎样,这份爱都肯定是不纯净的,那么就要尽量选择能够‘隐瞒这份不纯净’的计划。”

安南闻言,微微皱紧眉头。

英格丽德与尤里乌斯之间的关系,甚至能够互相交流她真正的计划吗……

可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好,尤里乌斯又为什么要将这个情报说出来?

像是听到了安南的心声。

尤里乌斯温和的说道:“她之所以能成为塔之子,其实是为了得到‘能够随时被舍弃的力量’。

“她有属于她自己的道路,不会因为外物而偏移分毫。正是这种【不会贪求熔岩禁塔的传承】的本质,让她在规则上最满足熔岩禁塔的传承条件。按照规则,我必须将塔之子的位置给她。

“哪怕与镇压全世界自然灾害的风暴之塔相比……熔岩禁塔的【破坏力】,也毫无疑问是最为强大的。只有并不在乎这份力量、却能控制自己不去使用的人,才有资格继承这个位置。

“亚瑟,哪怕是重新归来的你,也不如英格丽德更适合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我的风流岳每2

继承熔岩禁塔。能够驾驭千面幻塔的传承,曾经作为‘无貌者’的英格丽德,她几乎能够驾驭任何职业。”

他的声音温和而又礼貌、礼貌到近乎前谦卑的程度。

仿佛充满了感情,又仿佛毫无感情。

尤里乌斯如此说道:“你当年的确是我选中的继承者。但你的确不如她优秀——而我必须维系的,就是这份规则的公平。”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