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看的电影在线观看 黑黑的肥岳

  • A+
所属分类:花胶

取了心头血,又献祭了百年阳寿,精神气被瞬间抽空,乐韵强撑着最后一点神智换好了衣服,被小狐狸扶上榻后便昏睡了过去。

当再次有点意识时,仍浑浑噩噩的,盯着床的天花板发呆,呆了半晌理智才慢慢回笼,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在哪。

神智归位,可大脑仍沉沉的,浑身无力,连手臂也抬不起来。

她听到了弟弟的读书声,读的是《庄子》首篇《逍遥游》,即“北冥有鱼,其名为鲲”的那一篇,正读到“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

弟弟奶声奶气的朗读声抑扬顿挫,琅琅读书声入耳,让乐韵的心很安静,她静静地听弟

两个人看的电影在线观看 黑黑的肥岳

弟读书。

“……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在朗读的乐善,摇头晃脑的将《逍遥游》最后几句读完,放下姐姐写的教材书,捧起水杯赶紧灌水。

听了半晌的乐韵,终于听弟弟朗读完了一篇课文,努力地挪了挪肩,碰了碰系在镂空的床围枕板花纹上的一只小小的金铃铛。

小巧可爱的金铃铛被碰得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那一声铃铛轻响传至一墙之隔的书房,美少年一蹦而起,跳起来就往东侧间跑:“乐乐,乐乐小团子,你醒了吗?”

刚灌了几口水的乐善,看到美人哥哥跳了起来,也跳下椅子,他原本坐在背对东墙的那边,因为不想绕桌子走,一猫腰钻进书桌底下,再从另一边钻出,再往姐姐卧室跑去。

美少年跑得快,从碧纱橱中间的门到了东侧间,又是一阵飞奔,从外间穿过了珠帘到了内室,一口气冲进拔步床到了榻前。

当跑到榻前,看到小乐乐睁着一双杏眼看来,心中狂喜:“乐乐,你终于醒了啊,有没哪不舒服?”

乐韵倒是想说话,奈何没力气,勉强挤出几个字:“累,没……力气。”

她连挪身都困难,没有一点精神气,声音也干巴巴的,说的话与她的人一样都是有气没力。

“没事没事,休养几天就没事了,累就不要说话,哥哥抱你起来出去透透

两个人看的电影在线观看 黑黑的肥岳

气,再请宣少华少帮你热点吃的。”

小可爱说话声轻飘飘的,好歹人没事,美少年心里的一颗大石落了地,弯腰,小心翼翼地扶起小乐乐。

乐善腿短,跑到拔步床刚一脚踩上脚踏,看到美人哥哥扶姐姐坐起,开开心心地叫了一声“姐姐”,跑忙进拔步床第一进的梳妆台前,帮忙拿梳子和扎头发的布条。

“乐善,你开这个衣柜,帮你姐姐拿两个抱枕。”美少年将自家可爱妹妹的长发理顺,拿走小被子,抱起小乐乐走出拔步床朝外走了几步,转向到一个衣柜前,让拿着梳子的乐善找靠枕。

乐善应了一声,搬个小板凳放衣柜前,拉开一扇衣柜门,再下了板凳子,从衣柜底层抱出两个蓝缎面的大靠枕,又合上柜门。

小乐善找了东西,美少年抱着小乐乐去了中堂,将小乐乐放在罗汉榻上坐着,先让她靠着自己,帮她梳头。

乐善放下靠枕和梳子、皮筋,晃着小短腿,一路跑到“宝膳橱”,告诉宣少华少他家姐姐醒了,请他们帮热点吃的。

宣少华少也听到了美少年惊喜的说话声,默默地开箱子取出熬好的药和鸡汤,生小炉子,放陶钵里加热。

小乐善跑来传话,他们一连声的应了,让小乐善回去陪他姐姐,他们热好吃的再送去上房。

乐善也想粘姐姐,风风火火地跑回琅嬛殿,拿姐姐用的脸盆兑了温开水端到中堂,给姐姐梳完头洗脸洗手。

美少年帮小乐乐梳顺长发,在后颈处束扎起来,和乐善一起帮她洗脸,擦手,擦好了手,再放好靠枕,想让她倚着抱枕坐一会儿,她不愿意,挣扎着要起来。

“乐乐,你想做什么?去卫生间,还是要什么东西?”

“敬……香。”乐韵努力地挪身,想挪下榻。

“你想敬香?别乱动,我抱你去,等会儿扶着你让你焚香就是了。乐善,供桌上有香,你帮取一三根,拿打火机。”

小乐乐连榻都下不了,还记着要烧香,美少年赶紧的顺着好,将人抱起来,指挥着小乐善当跑腿工。

乐善绕到罗汉榻后,取了一柱香,用打火机点燃,再递去给姐姐。

乐韵手没力气,抬不起来。

美少年抱着小乐乐,面对着太师壁前的供桌方向站起好,让她背倚着自己,再拿着她的手握住香,带着她躹躬。

顶香躹躬三次,再抱起小乐乐,带她到供桌前将香插进香炉。

敬了香,美少年再将小乐乐抱回罗汉榻上,放好靠枕,让她倚着靠枕坐着,感觉仅有靠枕仍不靠,又去抱了一床小被子垫在她背后。

让人坐好,再去东侧间拿来玉瓶,给她额头抹药,帮她捏肩、按摩手臂。

乐善依葫芦画瓢,也学美人哥哥那样,轻轻地帮姐姐捏肩揉手臂。

年龄相差了二十来年的兄弟俩小心翼翼的当按摩师,眼神与表情都出奇的相似,即温柔又充满了担心。

美少年当了一阵按摩师,见小乐乐坐着吃力,自己坐着将枕头放自己腿上,再将小乐乐揽在怀里,让她枕着靠枕斜躺着。

宣少华少花了十来分钟,热好了药和药膳,分别用盖碗装起来,端去琅嬛殿,直接端去了正堂。

端着托盘的两少进了正堂,华少也看到了倚在晁家美少年怀里的小美女,暗中大吃一惊,小美女的样子比宣少说得只有更严重,感觉她弱得像根陈年稻草,风一吹都能吹折。

吃食来了,美少年将小乐乐抱起来,让她倚在自己怀里,再问她先喝药还是先吃点东西。

“喝药。”乐韵知道取了心头血的伤口还没愈合,还在隐隐作痛,她预留的药方即是补血的特效药,对伤口愈合也有帮助。

“好。”美少年一手圈抱着妹妹,再叫乐善去九德堂搬个小凭几来。

小乐善腿短,宣少机智的一掠就出了堂屋,去九德堂里间的四方床上搬个小凭几再回到堂屋,将小凭几放在抱着小美女的晁少面前。

华少将放药汤碗的小托盘放在小凭几,揭开盖子。

宣少华少也上罗汉榻坐着,如果有需要他们搭把手的地方,他们随时提供帮忙服务。

乐善坐在美人哥哥身边,拿着手帕,随时等着给姐姐擦嘴擦手。

美少年执起汤匙勺了大半匙药汤,吹了几下,将药汤递到自己唇边试试温度,唇畔沾了点药汤,无尽的苦味在嘴里漫延开。

药苦得没法形容,让他忍不住皱眉:“小团子,这个药,可不可以加点蜂蜜?”

“不……能。”乐韵吃力地吐出两个字。

“药有点小苦,良药苦口,乐乐忍忍,喝下去就好了。”美少年不敢说药很苦,像哄小孩子似地哄着小团子,将药汤递到她的唇边。

自己配的药,自己还能不知道是苦是甜?乐韵将一口汤咽下去,连眉头都没皱,补血药虽苦,比起助长高那种药的苦,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小乐乐喝了一口药没说苦,美少年觉得大概是她累坏了,连胃口也出现了差异,尝不出甘苦。

这样挺好!

于是,美少年勺一匙吹一吹,喂一勺,再勺一匙吹一吹,又喂一勺,一勺又一勺,很快一碗药汤见了底。

姐姐喝完药,乐善赶紧用帕子帮姐姐擦拭嘴角,还拿自己的水杯给姐姐喝了一口水。

“诶,晁少,乐善,小美女有你们这样的哥哥和弟弟,我为小美女将来的男朋友掬把同情的眼泪,除非他比你们更心细如发,要不然,分分钟被你们这样的大舅子小舅子给秒成渣渣。”

小美女的哥哥是个妹控,她弟弟是个姐控,能追到小美女的人,不仅要练就金刚之身,还必须是全能人才,要不然,连小美女的边儿都挨不着。

古修界的世家和门派其实都希望能与小美女联婚,奈何,小美女本身太强,青年后辈们望尘莫及,高攀不起。

所以,古修世家和各门派的青年们就想着能与小美女做个朋友,当然,澹台家的小少爷例外,那孩子还在做美梦,仍想撮合小美女和他哥。

“姐姐还没有男朋友。”乐善撅着嘴,姐姐哪天有了男朋友,敢不对姐姐好,他一定去干翻他。

“现在没有,以后会有的。”华少冲着乐家的小娃娃笑得露出白玉似的牙:“乐善,你想不想你姐姐有男朋友?”

乐善想了想,认认真真地发表自己的想法:“目前不想,我还小,万一他惹姐姐生气了,我想找他算帐可能打不过。”

“乐善,没必要那么想,咱们是文明人,不支持动不动就动拳头,有事讲道理解决。小团子,你不必考虑其他,只要你喜欢,什么时候交男朋友都行。”美少年匀出手揉揉小乐善的脑袋,又摸摸小团子的小脑袋,软言软语地劝慰了一句。

“果然是这样的,我再为小美女未来的男朋友点根蜡烛。”秀美的宣少一张脸笑开了花,将来谁成了小美女的男朋友,时刻得提防被大舅子逮着谈谈人生,被小舅子抓着切蹉,被一文一武两个舅子夹击的乐家女婿,就一句话:好惨一男的!

“为什么要点蜡烛?”乐善歪着小脑袋,一脸求知欲。

“点根蜡烛祝他好运呀。”宣少被问住了,没法解释那个梗儿,只好硬着头皮含糊过去。

“宣少,不要误导小孩子,”美少年笑笑:“乐善,点根蜡点柱香都是一些流行潮流语,表示同情,有时候也表示祝早死早投胎的意思,有幸灾乐或者看戏的成份。”

“我明白了,是因为我说姐姐的男朋友对姐姐不好我会去打他,宣家哥哥是同情可怜姐姐的男朋友吧。”乐善懂了。

“哇,乐善举一反三,真是个聪明的小可爱!”宣少没有被晁少揭穿的尴尬,反而兴高采烈地表扬小乐善。

“你说错了,我姐姐才是小可爱。”乐善一本正经脸,姐姐是最漂亮最美丽最聪明的小可爱,姐姐是世界第一小可爱,不接受反驳。

“对对,你姐姐是小可爱,你是小小可爱。”

“不对,小可爱是形容小女孩子的词,男孩子是小帅哥小男子汉,不能说是小可爱。”

“对哦,乐善小帅哥说得对,女孩子是小可爱,男孩子是小男子汉,乐善小帅哥啊,我家有很多年龄跟你差不大的漂亮的小小的小可爱,宣哥哥介绍几个给你认识吧。”

“谢谢,不用,小小女孩子动不动就会哭,太难哄,还不能打不能骂,简直就是个大麻烦,我敬谢不敏。”

“?”宣少目瞪口呆,乐善他才多大啊,竟然就有那么深的人生感悟,还一针见血直指核心,简直就是神评论。

华少瞄了瞄宣少,那家伙不道德啊,故意逗姐控小娃娃,纯属居心不良。

宣少被堵得没话可说,瞅着乐善,眼神幽幽的,天被聊死了,没法继续了啊,好惨!

宣少在逗小乐善,美少年也不管,当乐善直言不讳,他直乐呵,宣少也不想想乐善是谁教出来的,哪可能轻易上当。

乐韵太虚弱了,稍稍思考一下脑袋炸着痛,不宜动脑,不宜多说话,什么都不说,就听着宣少为活跃气氛拿她当话题逗弟弟玩儿。

宣少偃旗息鼓,美少年挪了一下身,离炕几近一些,拿筷子从汤钵里的鸡骨架的鸡腿上剔下来一小条鸡肉,再放在小碗里。

因为鸡汤煲的时间久,鸡肉煲得软烂,轻轻一夹就能将其从鸡骨架上撕下来,并不费力气。

华少一向是手比嘴快,拿起另一双筷子帮忙剔肉,先将一只鸡腿肉全撕下来装在小碗里。

鸡肉凉了一小会儿,美少年夹一小块递到小乐乐嘴边,温声哄:“乐乐,鸡肉炖得很软,不用费力嚼就能吃,你昨天有一整天没吃东西了,今天要多吃点补回来。来,张张小嘴,啊-”

乐韵就很无奈,她目前是很虚弱,美人哥哥拿她当瓷娃娃一样照顾倒没啥,可也不用把她当三岁小孩子吧?

听听美人哥哥哄人的语气,比哄不懂事的三岁小娃还温柔。

体验了一把被当小宝宝的感觉,乐韵默默地听话,张嘴,她能咋的?手脚不能动的人要有该有的自觉。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