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舞陈六最新章节 至尊武魂苏莫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

看着这位求知欲极度旺盛的娘亲,程处弼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可是理智,最终让程处弼那险些要点下去的脑袋生生变成了左右横移。

看到娘亲崔氏那黯然下去的表情,程处弼赶紧解释道。“娘亲,不是孩儿不努力,而是上皇这个人……”

“嗯嗯……脾气比较古怪,很难打交道,孩儿也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求爹爹……”

“你让你爹去求的上皇?”娘亲两眼一亮,陡然打断程处弼的话追问道。

“……娘,您能不能先等孩儿把话说完,我的意思是,很艰难,才求得上皇恩准孩儿抄录。”

“娘亲放心,孩儿下次争取多抄点,满足娘亲您的心愿,只是,娘亲你说答应过爹不熬夜的。”

娘亲崔氏顿时不乐意地瞪了程处弼一眼。“三郎,我可是你亲娘,怎么,还想冲你爹告密?”

“???”程处弼整个人都不好了。神特么的告密……一边是爹来一边是娘,我就算告密能有啥好处?

“我不是,我没有,娘亲你一定要相信孩儿。”

程处弼赶紧指天画地发誓,打死也不会泄漏娘亲熬夜看书的事。

恢复了知性温婉的娘亲崔氏,笑着轻刮了下呆呆的程处弼英挺的鼻梁。

“好了好了,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实诚,跟你爹一样,答应人一件事,就得赌咒发誓。”

话刚说完,就见娘亲崔氏打了个慵懒的哈欠,。

“娘不打扰你了,娘还得回去补补觉,唉……好久都没一夜不睡了,困死了……”

程处弼就这么呆坐在榻上,看着娘亲崔氏离开了房间,然后,程处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头栽回榻上。

罢罢罢,黑眼圈的娘亲出现,就当是梦境。再眯会,反正天才擦亮,睡饱再说。

再说了,老子今年的俸禄早就扣没了,就算起早贪黑的去当值也领不到一个铜板。日!

这是一个名词,代表着那缓缓初生的朝阳,将会光照大地,赐予万物以光和热。请一定要赞美它。

#####

终于到了休沐之日,程处弼这位兢兢业业,呕心泣血的皇家专属美食供应商。

将那亲手炸制好的小鱼干,香干,还有五香胡豆打包好,往自己的治疗箱里边塞进了八瓶酒中

沈清舞陈六最新章节 至尊武魂苏莫全文免费阅读

精华。

骑着他的大宛良马,屁股后边跟着程吉程利两位忠仆,朝着皇宫而去。

对于这位程老三,宫门的禁军们早就已经熟得不能再熟。

打了声招呼,程处弼就背负着沉重的药箱,提着食盒朝宫中走去。

程处弼没想到的是,自己这才刚刚进宫行不多远,就看到了黑脸老头李渊身边的那位白眉宦官。

这位一向不苟言笑的老宦官勉强扯了下嘴角,算是礼貌地笑了笑。

“还真巧了,居然会在这里遇上程三郎,既然如此,那就先去大安宫吧。”

程处弼还能说啥,只能跟上这位老宦官的脚步,朝着大安宫而去。

进入了大安宫,行不多远,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粉红色衣裙的娇小身影,坐在殿门口。

不是晋阳公主李明达还能有谁?李明达也看到了程处弼,一下子就站起了身来,然后朝着这边快步跑过来。

大安宫中,烂漫的夏花与绿叶间,粉色衣裙的李明达,显得那样的醒目与耀眼。

跑到了距离程处弼只有数步的地方,李明达这才竖起了一根手指头在嘴

沈清舞陈六最新章节 至尊武魂苏莫全文免费阅读

前。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小声地道。“程三哥哥,我们要悄悄的,爷爷他犯困,已经睡着了。”

程处弼嘿嘿一乐,很严肃地点了点头,单膝跪地道。“殿下放心,臣一定小声说话。”

“程三哥哥真好。”李明达灿然一笑,明媚的笑容,令人目眩。然后,粉白犹如嫩葱的小手伸了过来。

“程三哥哥,今天带来了什么好吃的?快给我看看。”

“今天不光有小鱼干,香干,还有臣特地奉上的新品:五香胡豆。”

“哇……听名字就觉得好吃,程三哥哥,我们到那边去吃,不能打扰爷爷休息。”

白眉老宦官忠宝看着这一幕,那张向来僵硬的脸庞上,亦露出了难得的温柔与慈祥。

“哇……好香啊,好酥脆,程三哥哥你可真厉害。”

李明达品尝着那五香胡豆,美好的滋味让她幸福地眯起了双眼。

“喜欢吃就好,下次我再给殿下带。”程处弼看着这位可爱而又阳光的公主殿下笑道。

“好……程三哥哥,我爹和我娘这段时间都不太开心。”

吃着零食的李明达,看了一眼前后左右,悄悄地小声道。

“哦?”程处弼呵呵一乐,也摸起了一块小鱼干丢进了嘴里。

“虽然他们不说,但我能够感觉到。”李明达一脸煞有介事的道。

“对了程三哥哥,你说,为什么大人,总会遇上不开心的事情?”

“这个……”程处弼一脸懵逼地看着李明达,咧了半天嘴才道。

“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想法太多了,所以啊,就很难开心得起来。”

“为什么要想法多呢?”

“打个比方,你今天吃到了五香胡豆,可能明天,你想要六香胡豆,甚至十香胡豆,要是臣做不出来,那你觉得会开心吗?”

李明达瞬间就懵了,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六香,或者是十香胡豆吗?

噗嗤一声,突然从身后边响起,程处弼一扭头,就看到了李渊这位黑脸老头站在身后数步之遥的地方。

“程老三,你小子倒是很惬意嘛,来给老夫送吃的,倒自个先偷吃起来了。”

程处弼直接不乐意了。神特么的偷吃,食材是我挑的,我买的,我做的,结果现在居然说我偷吃?呸!

就连李明达也不乐意了。“爷爷,是我请客,我请程三哥哥吃呢,程三哥哥才没有偷吃。”

李渊能把程处弼对得生不如死,可是他被心肝乖孙怼的时候,非但不恼,反倒眉开眼笑。

“好好好,是爷爷错怪那小子了,咦,好香的味道,乖兕子,这是什么,给爷爷尝一尝好不好啊?”

“这是五香胡豆,程三哥哥特地给我做的,来,爷爷张嘴……”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