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搜子居同的日子完整 穿越大唐之睡长孙皇后的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

林云本以为自己留下小青看场子,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袁子荷也让巧变绑住了,这都能让她跑了?

这些先不管了,林云赶紧去将真理扶了起来,伸手便要给她去解开束缚。

但这海草的身体还颇为坚韧,绑的也紧,林云找不到头,干脆打算用剑划拉算了。

刷刷几剑下去,其他的地方倒是没有出任何错漏,毕竟林云的剑术也算是登峰造极了,不至于解个捆绑还伤到人。

但他毕竟是冻僵了,在正面的那一剑,一不小心抖了一下,人倒是没伤到,只是一不小心将真理的衣裳给划破了。

真理原本还一脸生无可恋,被林云划破了衣服,脸上终于泛上了红光。

她害羞地双手抱胸,勉强遮住了些许,脸上还在发烧。

“抱歉,我手抖了一下。”

“我知道的,没关系。”

真理声如蚊吟。

其实她完全不相信林云的解释。

林云何等修为,怎么会忽然手抖,何况,哪里都不抖,偏偏在这里抖。

想到林云竟故意耍小手段要吃她豆腐,真理又羞又恼,明明他不用耍手段也可以。

但是,恼归恼,真理心里欢喜得很。

林云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压根不信,有一说一,换做是他他自己也不信。

可这波真是手抖了,我林云,正人君子,何必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知道真理没有生气,但林云还是认真地解释道:“我真的是手抖。”

“我知道。”

你知道个鬼!

林云强势地揽住真理的腰,一手伸出手指,勾住真理的下巴,认真地道:“我要是想欺负你,会像现在这样,光明正大地动手动脚,绝对不会用那样不尊重你的手段,知道吗?”

真理骤然被林云搂在怀里,不由小鹿乱撞,六神无主,眼神闪闪躲躲,但听林云语气,又怕他不高兴,这次啊连忙解释道:“我知道的,我只是说你想那样也没关系,呃,不是,我是说……”

真理已经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林云看她满眼都是慌乱紧张,不由在心里长叹。

我林云真是罪孽深重,明明是他欺负了真理,却让真理这么紧张,这是在担心惹他不高兴了。

好好的一个姑娘,忽然变得这么卑微,林云心里的确有些难受。

“傻姑娘。”

林云抱着真理让她靠在了自己的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抚。

“应该解释的人是我,你哪里需要解释什么。”

在林云的怀里,真理也显得娇小了几分,而靠在林云的胸口,真理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实。

本来很慌张的,现在内心忽然就安宁下来了。

这一刻,她的快乐,比之前抱着林云蹭蹭要更加浓烈。

“是我误会你了。”

真理这个时候才算是相信了林云的话,他的确是手抖了,的确,以林云的性格,哪里会使用这种小手段。

虽然是误会,但真理的心还是有被甜到。

她不由地得寸进尺,伸手环住了林云的腰,就这样抱着他,挺好的。

倒是林云觉得真理穿得破破烂烂,被他抱着,这不合适。

呆会东方红月看到了怕是要暴走。

他连忙道:“你先换一身衣服,再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着,林云从唤魔井中拿出了一套自己备用的衣服。

真理穿上之后,稍微有点宽大,勉强也还凑合。

就是她换衣服的时候,林云第一时间没有意识到自己该出去,真理见林云没有出去,还以为他想看,红着脸就开始换衣服了。

尽管之后林云猛地反应过来,转过了头,但该看的不该看的,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

好家伙,该让你反应快的时候你脑子冻坏了,不该看的东西一眼就看清楚了,这大脑也有自己的想法不成?

林云吐槽起自己来也是毫不留情,真理面色酡红,却还是像小媳妇一样,乖巧地坐在林云的身边,并没有因为害羞而想要逃离。

为了化解两人之间的尴尬,林云连忙找了个话题。

“小青呢,袁子荷呢?”

说起这个,真理心情也有些沮丧。

“袁子荷被海草救走了,小青一开始是看到你在修炼,便飞了出去,回来之后得知袁子荷跑了,她便过去追了。”

“海草?”

这是嘛啊,乱入的新角色?

林云有些疑惑地问道。

“是我捡到的一根海草,它其实是袁子荷养的海兽,对不起,它一直想要救袁子荷,但是我没告诉你。”

说起这个,真理也非常后悔。

她知道自己又闯祸了。

林云既然威胁了袁子荷,肯定是因为袁子荷作

和搜子居同的日子完整 穿越大唐之睡长孙皇后的小说

为人质对他是有用的,但她却没有告诉林云,她身上携带了袁子荷的海兽。

因为她觉得自己如果说了,海草或许不会死,但一定会没有自由。而海草也不擅长战斗,也不可能对林云构成威胁。

基于这一点,真理才没有暴露海草的存在。

因为她觉得,她喜欢林云,就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守护林云,但海草也是自己的朋友,她不能出卖朋友。

她本以为劝住了海草不动手,既避免了给林云添麻烦,也能避免出卖朋友。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海草对袁子荷的忠诚。

到底是涉世未深,处事都太幼稚了。

真理想到这里,越发难过。

她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林云不喜欢她了。

因为林云喜欢的人都是强大又聪慧,也不会给林云添麻烦的人,而她修为不高,胆子又小,还笨,老是给林云添麻烦。

“这样啊,其实没关系的。”

林云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道:“换做我是你,我也会做你一样的选择,所以你不用内疚啦,而且,不出卖朋友这一点,我很欣赏。”

虽说是安慰真理的话,但林云的确能理解真理的心情。

“你不怪我?”

林云的宽容,反倒让真理更加内疚,如果林云生气,骂她一顿,或许她还会好过一些,至少自己做的蠢事,得到了惩罚。

“怪你干嘛,我给袁子荷机会了,是她自己不珍惜,我可没骗她。”

四王之战,的确有三个是他的人,哪怕算上那一帝的传人,赵灵玉得了九州鼎,算那一帝吧,她也是自己人。

袁子澹可能以为这场四王之战是个人竞技,实际上,这是团队竞技,只不过,他的团队只有他自己而已。

林云想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袁子澹,让他投降,但他们若是要负隅顽抗,那就打一架呗!

正好,现在修罗场要爆发了,正好有个合适的转移矛盾的目标。

不如立个flag,拿下袁子澹首级者,可封正宫?

咳咳,开个玩笑。

真理的心情依然很沮丧,她觉得自己很没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师父还说她可以在师兄不行的时候,来承担太清道场的重担。

她这么没用,连师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想到自己让师父失望了,真理难过得两眼水汪汪。

但她努力地忍住了,她不想在林云面前掉眼泪。

林云看着她,忽然想到了很多刚出社会被毒打的年轻人。

想来真理虽然实力不强,但刚下山的时候,应该是信心满满地想要在江湖闯荡的,可她常年呆在山上,哪里知道人心险恶。

对所有人都充满善意,换来的却是背叛和伤害,这个阶段,真理肯定是在自我否定了。

诚然,在修仙界混,单纯这个品质会很要命。

要成长,要强大,就必须要舍弃掉单纯。

如果是以前,林云会这样教育真理。

但现在不同了。

他努力修行,不就是为了让身边的人率性而活吗?

就像现在,哪怕真理犯错了,他也能兜底。

跑了个袁子荷又如何?

咱们再把她抓回来就好了。

守护真理妹妹的单纯,我这个当哥哥的,义不容辞!

“你不用再难过了,袁子荷她跑不掉的。”

林云能感知到自己神器的所在,去将她抓回来,轻而易举。

真理摇摇头,道:“谢谢你,明明我犯了错,但你却没有责怪我,上次我差点害死王婉秋,这次又放走了袁子荷,你不要这样纵容我了,大概,我只有受到该有的惩罚,承担该有的后果,才会改掉自己那些幼稚的想法吧!”

真理并没有遗忘自己犯下的错,到现在,她依然觉得自己愧对王婉秋,尽管她已经被林云救下了。

但这事已经在她心里扎了根,宛如一根刺。

她大发善心想要救一个人,却会伤害到另一个人。

如果她什么都不做,一切都遵循该有的轨迹,或许会更好。就像这天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却是最公正,最无私的大爱。

眼看真理要钻牛角尖了,林云直接伸出手,捏住了她两边的脸蛋扯了扯。

“这样惩罚你可以了吧?”

真理有些不好意思,勉强笑了笑,但还是没什么精神。

“看来,你是觉得惩罚的力度不够大。”

林云捏起真理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

微微低下头,林云在真理的嘴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以后你再犯错,我就这样惩罚你,如何?”

真理:“!”

林云的嘴唇有点冰,那一瞬间的接触,却让她浑身的血液都热起来了。

“好了,你现在也接受了惩罚,就该由我去把那些欺负了你的家伙抓回来了!”

这一刻,在真理的眼里,林云整个人都绽放着光

和搜子居同的日子完整 穿越大唐之睡长孙皇后的小说

芒。

真理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掉了,哪里还顾得去想什么天道。

她只想让林云再惩罚她一次。

也是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阴森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惩罚?这是你们研究出的新玩法吗?”

喜欢仙界第一卧底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