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 A+
所属分类:花胶

“只是这红衣大炮想要全须全尾的缴获下来估计不可能了。”姚长生颇有些遗憾地说道。

“没有就没有吧!没了咱自己造,多大的事。”楚九财大气粗地看着他们说道。

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现在有煤矿、铁矿,且银两充足,让妄想变成了现实。

这口气大的,姜钰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

“姜伯伯,有些事您还不知道,等襄阳之围解了再告诉你。”姚长生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

“既然不出列阵出兵,那就等着吧!”楚九气定神闲地看着他们道,“该干嘛干嘛去吧!”

*

姚长生他们龟缩防守,这城外的人可没有闲着,每天知道热,所以这早晚来叫阵,只不过楚九命令四城高挂免战牌。

也不会傻乎乎的跟他们对骂,浪费口水。

姜钰真是佩服楚九他们,真能沉得住气。

城内粮草顿顿管够不可能,稀粥灌大肚还是可以的。

城内实行军事管制,没有楚九的手令,不能随便出来的,不听号令者斩,那死了也是白死。

这样节约粮草,谁也不知道这一困,会困到何时。

楚九摇着蒲扇看向姚长生道,“啾啾来信了吗?”

“没有。”姚长生看着他微微摇头道,沉静的双眸看着道,“他们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须一击即中。”

“已经半个月了,一丁点儿消息都没有。”楚九这摇扇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忽然停下手道,“咱能不能劝降儋州大帅,赵世勇啊!他可是围城四人之中唯一的汉臣。”

“这个可以一试。”姚长生闻言眼前一亮道,“主上,这事我来办吧!”

“不行,不行!”楚九想也不想地说道,摇头如拨浪鼓似的。

开玩笑,虽然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但是在人家眼里,他们可是任人宰割的蝼蚁,根本不讲理的。

“这个你不能保证说服他吧!”楚九停下手中的扇子看着他一语中的地说道。

“这个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说服了,再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谁也不敢说一定可以。”姚长生黑的发亮的双眸看着他积极地说道。

“你说的是,所以没有绝对的把握,就不能让你去冒险。”楚九面色严肃地看着他说道,“咱的精锐可都在这里,只能胜不许败。现在敌众我寡,兵力悬殊,你要是出去了,马高镫短,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猛地又想起来道,“长生虽然这么说不合适,但是你这在燕廷眼里可是逃犯。”

“他们认不出来的。”姚长生苦笑一声看着他说道。

“那也不行。”楚九食指点着他道,“这个事情没得商量。”

说话当中唐秉忠他们从城墙上下来,回到了王府。

楚九等绿豆汤端上来,才看着他们问道,“外面情况怎么样啊?”

唐秉忠咕咚咕咚灌了一碗绿豆汤,扯开自己的衣领口,看向楚九道,“大哥,外面还是老样子,骂阵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拿着茶几上大蒲扇忽扇忽扇,“气死俺了。”

“骂阵吗?”楚九不以为意地说道,“不就是那些老话,什么缩头乌龟啦!祖宗八代啦……耳朵都起茧子了。”侮辱性的掏掏耳朵道,“真要有实力就攻上来了,还围着咱们打嘴仗,本质上还是虚。”

从小到大,他遭受的白眼多了,要是骂人就受不了,他坟头都找不到在哪儿。

“大哥说的是。”徐文栋随声附和道,“这么热的天,在太阳下面喊上一天,不中暑才怪。”

“大哥你和长生在聊什么?”唐秉忠目光在他们俩身上转了转道。

“聊聊看能不能将赵世勇给争取过来。”楚九皂白分明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这个可以啊!”姜钰闻言眼前一亮道,“赵元帅,别看名头响当当,其实过的也憋屈。”

“你咋知道的。”唐秉忠耿直地看着他说道,“深有体会啊!”

姜钰闻言闭了闭眼,这个信口开河的家伙的,真是一点儿都不会说话。

“看他们在城外的营帐,军丁的穿着就能看出来,明显比其他三路人马矮上一截。”姚长生清冷的目光看着他们说道。

“啊!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耶!”唐秉忠眼睛瞪的溜圆恍然大悟道,“这对比简直太明显了。”眼神冒着绿光道,“这个可以一试,真能拉拢过来好事一件。”

“是好事吧!”姚长生琥珀色的双眸滴溜溜一转道。

“是好事,可你不能去。”楚九目光直视着他说道,想让别人说情,想都不要想。

“这当然不能让你冒险了。”唐秉忠闻言立马随声附和道,你多重要啊!

“那你们谁去?”姚长生沉静的眸光轻轻转了转道。

“咱去啊!”唐秉忠拍着自己的胸脯立马说道,“最合适不过了。”

“你?”楚九他们齐齐摇头,很明显不赞成。

徐文栋更是不客气地说道,“谁去都行,你不行。”

“为什么?”唐秉忠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道,“咱咋不成了。”

“你能保证说服赵世勇吗?”徐文栋目光凝视着他直言道。

“这……这个……”唐秉忠给说的脸红脖子粗的,吭哧了半天,“老子说不服,打服他不就可以了,像你一样。”

姜钰闻言这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为什么?即便是降将也不愿意让别人挂在嘴边,成天的念叨。

姜钰在心里默念,不气,不气!为他生气不值当的。

“秉忠说话注意点儿。”楚九面沉如水地看着他说道,“还不赶紧给姜元帅赔不是。”

唐秉忠站起来双手抱拳,看着他拱手,郑重地说道,“那个抱歉啊!俺是个粗人,说话不过脑子多有得罪,请多多海涵啊!”

这小子与主上是打小光着屁股长大的,冲着主上的面子,姜钰也不能说啥。

“我知道你无心的。”姜钰看他认错态度良好,大度地说道,看向楚九道,“主上,这个要有完全之策,万不可轻率。”

“就像我刚才说的,不行就打服他!拼呗!”唐秉忠大咧咧地说道。

“你还真想出去啊!”郭俊楠看着情绪高涨的他轻笑出声道,“秉忠兄。”

“当然了,咱刚才不是说了,你们拦着不让俺去。”唐秉忠看着他们委屈巴巴地说道。

“出去你准能打下来吗?”郭俊楠上下打量着他道。

“呃……”唐秉忠心虚的看了看他们,不蒸馒头争口气,“能,准能!”

“哟!”郭俊楠双手抱拳看着他调侃道,“唐将军勇猛威武。”

唐秉忠又不傻,怎么会听不出来郭俊楠打趣自己,“哎!你别笑,咱可不是说笑。”

“既然不是说笑,那请问唐将军有何退兵之策。”郭俊楠虚心地看着他说道。

“呃……这个……那个……”唐秉忠磕磕巴巴地看着他说道,眼睛滴溜溜的直转,“有了,老子拿震天雷将他给轰平了。”

“哪还有其他三路兵马呢?”徐文栋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他们就不管了。”

“没说不管呀?”唐秉忠眼神游移地硬着头皮说道。

“我去吧!”郭俊楠自告奋勇的看着他们说道。

“俊楠?”唐秉忠微微向后撤撤身体看着他说道,“你行吗?”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行吗?这里我最合适了。”郭俊楠微微挺起胸膛看着他说道。

“你合适?”唐秉忠惊讶地上下打量着他道。

“赵家与郭家有些渊源。”郭俊楠直白的说道。

“你们扯的上关系吗?”唐秉忠感觉有些迷幻,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说道。

“我爹好歹也是在燕廷做官的,这大燕的能上京觐见的,有品级的还是见过的。”郭俊楠看着他简略的说道。

姚长生闻言微微勾起唇角莞尔一笑,怎么把郭大哥和赵家的渊源给忘了。

“长生笑什么?”唐秉忠眼尖地看着姚长生说道。

“我笑,郭大哥最合适了。”姚长生清澈正直的双眸看着他说道,“赵世勇不会太为难郭大哥的。”

“为什么?”在场的人齐齐看向了郭俊楠。

“这个,赵世勇刚崭露头角的时候,杀敌有功,被皇帝钦点去京城献俘的。”郭俊楠眸光平静的看着他们继续说道,“没啥背景,又是汉人,这进京了结果可想而知,被那些官场老油子给耍猴似的,耍的团团转。家父实在看不下去,提点了一二,才没有闹出更大的笑话。这小子人也机灵,知恩图报,一来二去关系就近了许多

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加上家父当时掌管兵部,在军饷和军需方面有他垫话的话,下面就不会克扣的那么狠。如此赵世勇才能比

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别人发迹的快,当然赵世勇会做人,孝敬也很丰厚的。”

“孝敬?”唐秉忠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这郭伯伯还收……”压低声音道,“受贿呀!”

“整个京官到地方没有不这么干的,都是千方百计捞银子的。”郭俊楠黝黑的双眸看着他说道,“见怪不怪了,没人管百姓死活,所以我们才跟着主上解救万民与水火呀!”

姚长生在心里摇头失笑,这马匹拍的太生硬。

“这不信你问问姜将军,他是深有体会。”郭俊楠目光转向姜钰道。

“这每到王朝的末年,吏治腐败,蔓延朝廷上下。这腐败犹如过江洪水般波涛汹涌危害无穷,轻者压榨百姓,造成上下不良风气,重则引起朝局动荡王朝覆灭。”郭俊楠看向他们继续道,“秦用重金收买六国重臣,达到霍乱朝政方达到统一的目的,当然这只是手段之一。东汉更是公然的卖官鬻爵,南宋宰辅秦桧,开门受贿,富可敌国,外国珍宝,死犹及门。大燕现在是悬称卖官,离覆灭不远了。”

楚九敛眉沉思,吏治啊!自古最难治了。

姚长生眼神转了转道,“主上,说服赵世勇的话俊楠兄最合适了。”

“行!”楚九闻言抬起头看着他们说道,“不过要去得话,得等咱们把那一百零八门红衣大炮给炸了,这样增加俊楠说服他的底气。”

“大哥,大哥,啥意思?”唐秉忠闻言眼睛瞪的溜圆看着他说道。

“字面意思,不炸了我心不安。”楚九简单直白地说道。

“不会是六一,金虎他们吧!”郭俊楠机灵地看着楚九问道。

“他们才三千人马,能行吗?护送那一百零八门红衣大炮的可是两万人马。”徐文栋无比担心地说道。

“还有丁大和大奎他们的五千人马,足够的震天雷,这样应该可以了吧!”楚九炯炯有神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哎呀!”唐秉忠一拍大腿高兴地说道,“没了红衣大炮,这官军就像是没牙的老虎,在把赵世勇给说服了,他这十万兵马,就剩下一半了。”傻呵呵地笑道,“打他们还不是一二三的事情。”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他们的战斗力都不弱。这些年镇压义军可一直都在一线打出来的,战斗经验丰富。”楚九目光一一扫过他们提醒道。

“知道,知道。”唐秉忠大咧咧地说道,看向国军那好奇地问道,“那俊楠何时去?”

“等六一他们来信。”楚九看着他们微微一笑道。

“这襄阳被围的水泄不通,六一他们插翅也难飞……”唐秉忠一拍手道,“啾啾!是它吧!”

“对,埋伏好会来消息的,而且行动的时候咱们能听见爆炸声的。”楚九满脸笑意地看着他们说道,“而那爆炸声,就是咱们进攻的号角。”

“呀!太好了。”唐秉忠激动地搓搓手道,“快把老子给憋死了。”

听到熟悉的鹰唳声,姚长生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支棱着耳朵。

这冷不丁的把大家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长生?”楚九关心地看着他说道。

“有消息了。”姚长生疾步就朝外走去。

其他人闻言脸上一脸的欣喜,跟着出了大堂,站在院子外,果然看见啾啾朝他们俯冲下来。

姚长生解下啾啾叫上的竹管,双手呈给了楚九道,“主上。”

喜欢反派大佬的农家媳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