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说美食 歪歪漫画登录页面首页登陆

  • A+
所属分类:花胶

各方代表人物发言完毕,轮到次级议员发言。

说是说各抒己见,但这些次级议员的趋向性都是非常明确的,在心中早就站好了队,很清楚自己打算跟着谁,先前的王领家族魁首怎么说,他们就怎么随,几乎没有表达任何自己的观点,也没有人敢这么做。

言多必失。

不发表意见,就不会产生错误,也就不会留下把柄。

万一在王国全体会议这种场合说错话,乃至忤逆了领袖意志,他们或许不会被当场怎么样,但等到秋后算账的时候,那后果是谁都不愿承担的。

表决到最后,大致趋势就是:

雷格诺姆家族沉默,明哲保身。

特洛伊家族认为不该杀,会让将士们寒心。

艾力克家族以使用渎神者科技为耻,认为应该严惩。。

赫奇家族以利益为先,无利便杀,除非奇诺可以拿出等同、或超越生命价值的交换品。

达贡家族和奇诺完全不熟,不打算站队。

按照《王国全体会议章程》,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是国王,其余家族的表决只是提供一个参考,让珀修斯能知道各大家族的态度,最终决定还是他说了算。

也就是说,哪怕所有家族所有议员都主张杀,只要珀修斯说不杀,那就是不杀。

但权力这种东西,表面看自上而下,实际是自下而上——最高权力必然也只能建立在下层基础之上。

优秀的国王极少一意孤行,而是会懂得总览全局,权衡利弊,调和上下层建筑的关系。

从历年的全体会议表决情况来看,议员们的整体意向,往往和国王的最终决定是一致的。

如果这种趋势延续到现在的「第56届王国全体会议」,奇诺相当于已经是死人了。

这个结果一出,率先爆发的不是别人,正是波顿。

父王珀修斯不语,恩师斯汀沉默,蓝贤站在利益侧,角鹭盛气凌人,达贡家族置身局外,最后仅有爱德华和安德烈表达“不杀”的意向...种种因素加起来,引爆了他内心压抑已久的怒火。

“轰——”波顿猛地掀翻桌子,指着众人大骂道:“你们也配当人?嗯?!一个个废物,明明没有跟天外来客动过一刀一枪,现在却高高在上,去审判毙

陈说美食 歪歪漫画登录页面首页登陆

杀了几十名渎神者的行政官!”

“天外来客重现凡世的时候,你们有多少人吓得肝颤?又有多少人明里暗里想结交奇诺?现在他落魄了,失势了,你们就赶忙撇清关系,躲得远远的,跟特么狗一样!呸,说你们是狗那都是侮辱狗!狗好歹知道,谁对它好,它就要对谁摇尾巴,关键时候站在前面保护他,你们连狗都不如!”

在王国全体会议上破口大骂,言辞粗鄙,这种事珀修斯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更令人恼火的是,做出这种事的人还是自己的亲儿子,他顿时怒不可遏:“你给我闭嘴!”

“我不闭嘴!怎么?敢做,又怕我说?!”波顿用力戳着自己的心口,声音犹如洪钟般震响会堂,“老子今天只认一点——奇诺曾和我并肩作战,共同对抗天外来客,他是我的袍泽战友!就冲这点,老子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死!”

波顿面向会堂,手指从他们脸上一一划过:“你们这些狗东西,这一张张脸,老子都记住了!以后给我等着!想处决我的袍泽?问问老子身后的亲卫军团答不答应,问问那些服老子的将士答不答应!”

公然言及报复,还把军队拿出来说事,珀修斯的怒意已经升至极点,被血压涨红的脸仿佛随时会爆开,他指向大堂殿门,冲波顿怒吼道:“滚!!!”

波顿的脾气简直倔如牛,脾气一上来,父王说话都不好使了,他直接无视珀修斯,冲沉默的斯汀质问道:“斯汀大人!你知道我今天对谁最失望吗?对你!你从小就教育我,军人有两样东西一定要永生珍惜,一是手

陈说美食 歪歪漫画登录页面首页登陆

中的武器,二是并肩的袍泽。”

“奇诺虽然和你没有太多的牵连,但你的女儿洛娜和我一样,曾与奇诺并肩作战,而且是他的挚友!你今天一言不发,只想着沉默和逃避,你让我怎么服你?你让洛娜以后怎么服你?”

“难怪洛娜那么恨你!当年就是你的逃避害死了白龙苏拉!今天你又要逃避,害死她的朋友!你活该被她记恨!你等着吧!洛娜迟早有一天不认你这个父亲!!!”

斯汀虽然依旧一言不发,但可以很明显地看见,他脸上的肌肉在抽动,脖颈处也开始浮现起象征着龙怒的炎斑,周围的温度都因此变得极度燥热。

接二连三的放肆,甚至把白龙苏拉之死拿出来刺激斯汀,珀修斯已经愤怒得近乎失去理智,他一掌拍碎面前的实木桌,犹如狂怒的雄狮般咆哮道:“把他拖下去!抽他100铁鞭!”

两名御前侍卫上前,一左一右来到波顿身边,先是低声说了句“冒犯了”,随即擒住他的左右胳膊。

“我自己会走!”波顿猛地发力,将两名御前侍卫震开,随即一甩手,大步往会堂外走去,还很冷傲留下一句话,“100铁鞭太少,来1000下,正好给老子按摩筋骨。”

这种挑衅让珀修斯也失了理智,他指着波顿的后背怒骂道:“抽!给我往死里抽!抽死了我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

御前侍卫要忠于命令,但也要懂得变通,他们能分得出那些是真话,哪些是气话。

珀修斯说把波顿往死里抽,你就一定要抽得狠,让国王陛下看到你的敬业态度。

但你要是真的“往死里抽”,那第二天死的大概率就是你了。

御前侍卫一言不发跟上波顿,将其带往受刑台。

珀修斯重新坐下,许久后才压住余怒,伸手拍拍斯汀的肩,沉声说:“他刚才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斯汀脖颈处的炎斑早就消了,他苦笑道:“他那番话,还真把我骂犹豫了。你说,我像这样保持沉默...真的合适吗?我是不是真的给孩子们树立了不好的榜样...”

对此,珀修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加大手上的力道,用力握了握斯汀的肩,以示安慰。

被波顿这么一搅和,会场内早就气氛压抑,暗流涌动,珀修斯直接一甩手,冷声说:“都先回去吧。我决定暂不做宣判,三天后进行第二次会议,再做表决。”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