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憩止痒 h文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

波塞冬怔怔看着骨瘦如柴的父亲,但他的脑海中,却浮现另一个克洛诺斯。

身高万米,肩扛千星,呼气成云,吸气为雾,目光所及,万物臣服。

哪怕是最后一战,克洛诺斯战败,他那染血的身躯也不曾倒下,宛如天柱一样屹立在众神的记忆中。

记忆中的天柱,倒塌了。

波塞冬微微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

这一刻,波塞冬突然觉得,克洛诺斯更像是一个老父亲,而不是暴虐的神王。

“你们,回去吧。”风烛残年的克洛诺斯用商量的口气说着。

对面的主神们扫视苏业和苏业身后的众神,目露惧意。

波塞冬叹了口气,道:“上一次我们联手,只是为了自保。现在的你……也威胁不到我们了。我替宙斯道歉,他不应该害祖母。”

波塞冬说着,转身离去。

克洛诺斯一声轻叹,望着九位主神的背影。

“打了我的人还想走?”

苏业伸手一指,六千神级魔法化身浮现。

“第三十三神术序列,虚空天狱!”

苏业说完,伸手一指,七万两千道虚空天狱喷薄而出。

天空之上,无数漆黑的虚空锁链哗啦啦响动,交织重叠,宛如厚厚的黑茧,困住整座冥狱。

与此同时,高空之上,浮现十个巨大的黑色深洞。

一头头虚空兽神咆哮着冲出来,向苏业低头施礼。

不过刹那间,汇聚出三尊虚空巨兽主神和十四头上位神。

虚空奇景,虚空召唤。

而后,这十七头虚空兽神齐齐大吼,层层叠叠的虚空波纹扩散,加固虚空天狱。

波塞冬带着众神转回头,冷笑道:“苏业,你要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

“你们以为,我来冥狱,是为了救克洛诺斯?”苏业微笑着。

“你是为了我们?”波塞冬面色一沉。

“没人知道宙斯留有什么后手,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势力。所以,在最后的之战之前,我需要一一剪除他的羽翼。我本以为,这次只会有一些古老的泰坦,但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一条真正的大鱼。”苏业道。

“大鱼和鲸鱼,不是一回事。”波塞冬冷然道。

“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们离开吧。”克洛诺斯道。

波塞冬等主神诧异地看了一眼克洛诺斯,没想到这个残暴的上一任神王,竟然变得如此善良。

众神望向苏业。

苏业露出和善的微笑,用非常友好的语气问:“尊敬的克洛诺斯,您哪儿来的面子?”

克洛诺斯呆立当场,面色青红不定。

他身后的被囚众神怒不可遏,怒视苏业。

众神还想反驳,苏业微笑道:“尊敬的克洛诺斯,当你决定吞下孩子的时候,他就注定会死,只是,今天比较凑巧,死在你面前。”

克洛诺斯张了张口,满面哀色。

众神身体一颤,无言以对。

“苏业,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波塞冬一震海皇三叉戟,身后星海起伏,巨浪翻涌,接天连地,声势浩大。

“你不放他们走吗?”克洛诺斯问。

“魔法师的绊脚石,一定要挪到绊不到我们的地方。”苏业道。

克洛诺斯点点头,望向海皇波塞冬,道:“当年,我没有做好父亲,也不会做父亲。现在有机会,我做一次父亲。”

说完,他向蝎尾龙神坎佩的方向一抓,手中浮现一颗灰色黑斑点石球。

众神身形一震。

灰色石球从上到下裂开,露出一个漆黑的眼睛。

石眼徐徐飘飞,悬浮于克洛诺斯的头顶。

一抹淡淡的黑光扫过整座冥狱。

混沌、浩瀚、神秘、伟岸的气息席卷天地,仿佛一只无形的巨手猛地一压,无论是谁,哪怕是天空中的海皇波塞冬和苏业,都被这力量直接压到地面,无法飞行。

主神之下的神灵更加不堪,他们全身匍匐在地,陷进泥土之中,无论怎么挣扎,都一动不动。

创世神器,混沌之眼。

“我说过,我曾是神王。”克洛诺斯挺直胸膛。

他还是那么干瘦,还是污秽满身,但是,他的双目之中,天空咆哮,大地嘶吼,凶威滔天。

天地突然暗了三分,漆黑的天幕与阴影之中,仿佛隐藏着无数凶兽。

整个世界都仿佛成为他的爪牙。

众神心脏猛地一跳。

那个残暴的神王,好像又回来了。

苏业盯着平平无奇的混沌之眼,微笑道:“看来宙斯失手了,真没想到,盖娅有如此大的魄力。”

说着,扫了一眼坎佩。

坎佩龙鳞一紧,本能辩解道:“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盖娅母神没告诉我。”

苏业轻轻点头,不置可否。

“波塞冬,你

公憩止痒 h文小说

们走吧。”克洛诺斯道。

波塞冬犹豫片刻,低头道:“谢谢父亲。”

说着,他再次带着众神向远处飞去。

“克洛诺斯,你要开战?”苏业问。

克洛诺斯摇摇头,道:“你救过我,我不会攻击你,但我会保护我的孩子。等他们安然离开,我会代替母亲支付给你足够的报酬。”

苏业微笑着问:“你在他们出生后,将其吞噬;你在他们逃走后,展开猎杀;你在他们反抗后,疯狂

公憩止痒 h文小说

杀戮;你在被囚禁后,不管不问;就这样,过了几十万年,你告诉我,你想当一个好爸爸?”

波塞冬飞行的身形减慢。

克洛诺斯长叹一声,道:“我知道迟了,但,总比一错再错好。”

“所以,在宙斯准备灭世的时候,你也准备站在我们对面,用混沌之眼庇护他吗?”苏业依旧微笑。

克洛诺斯茫然地望着苏业,嘴巴不断张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让宙斯与波塞冬学会了杀戮,你让他们深陷绝望,你让他们灭世,你让他们杀我们,然后,你说你错了,改正的方式是保护他们,让他们继续杀我们?”

“我……我也不想他们这样。”

“不,你想。你的孩子,一出生,就在模仿你,模仿杀戮、阴谋、仇恨,所以,哪怕他们无比痛恨这种行为,哪怕他们长大后妄图戒掉这种行为,他们也依然被这种行为深深影响。哪怕他们想改变这个世界,也只会通过毁灭来改变。”

苏业继续道:“智慧如宙斯,也深知,毁灭无法阻止毁灭,他很清楚,灭世并不能创造完美的希腊,但是,他只懂毁灭。他一定试过很多办法,但都失败了,因为无论他想要创造多么美好的世界,他从你身上学到的杀戮、阴谋、仇恨、罪恶和愚昧,一直在支配他。”

“所有人不都一样吗?”克洛诺斯自嘲一笑。

“哲学家不一样,魔法师不一样,我们终其一生,都在认识自己,都在对抗血脉里的本能,对抗童年习得的错误,对抗世界的恶意,而后,相信至善,传播知识。”苏业道。

“你想说什么?”

“宙斯,你们,把毁灭当作解决一切的方法,但在我们眼里,毁灭只是一个极端情况下的步骤,解决问题的方法,一定是创造。”

“宙斯也想先毁灭,然后再创造。”远方的波塞冬停下,转头望向苏业。

苏业反问:“宙斯拿什么创造呢?”

“当然是创世之力。”

“无论是希腊、北欧、波斯还是埃及,不都是创世之力创造的吗?宙斯用创世之力创造的世界,和现在人类四大国度有什么不同?”苏业问。

波塞冬辩解道:“宙斯不一样,他一定能创造更好的世界!”

“他哪里不一样呢?你们的祖,乌拉诺斯,用神力创造与毁灭。你们的父,克洛诺斯,用神力创造与毁灭。宙斯,毁灭希腊,再创造希腊,他用的力量,和乌拉诺斯与克洛诺斯,有本质的不同吗?仅仅是宙斯比他的父与祖多了一点点善,所以,他就能创造更好的世界?”

“你们人类又凭什么说超越宙斯?”波塞冬反问。

“我们人类,有道德,有法律,有制度,有原理,有逻辑,有觉察,有反思,有知识,有智慧……这些,是远远超越神力的伟力。我们从来不需要超越谁,我们永远在做好自己,永远在追寻无限位面的本质。我们一直前行,宙斯也好,众神也罢,不过是前方的路人。和平共处,那就擦肩而过;阻拦阻挠,那就一脚踢开。”

“都是一些空洞无用的东西,能给我带来一点好处吗?”波塞冬讥笑道。

“就是因为你无法理解它们的存在,没有发觉它们早已给你带来的好处,所以,你今天会死在这里。”苏业感慨道。

“先解决混沌之眼吧!”波塞冬加速飞行。

苏业转头望向克洛诺斯,问:“你一定要阻止我?”

“我别无选择,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儿子死在你手里。”

苏业欣慰地笑道:“你终于有所成长,你终于在无尽的折磨与痛苦中,明白了什么是善,明白了监狱的看守者没有善与爱,会对自己造成何等伤害。但是,你的成长不够,所以,你还是太蠢。”

克洛诺斯道:“等你先突破混沌之眼,再嘲笑我不迟。”

混沌之眼轻轻一震,眼球流转,淡黑色的球状光幕笼罩众神。

喜欢众神世界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