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快喵新版官网入口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 A+
所属分类:花胶

(BGM——《iloveitwhenucry》劣+)

对成默温情脉脉的话,颜亦童无动于衷,她将鞋子甩掉,将纤长的腿收到沙发上盘了起来,右手搁在右腿膝盖上,撑着下巴,好奇的问:“你要创造的那个新世界......会有.....我们在‘黑梦’里遇到的‘七鳃鳗’那样可爱的怪物吗?”

“应该是没有的,赛博朋克并不是一个理想的世界模型。”

“哦。”

“不过它也许会在虚拟世界出现,冬宫的技术总有一天能够普及出去,达到民用的范围......”

“你变得真糟糕,成默。”

成默摇头,“只是不符合你的想象而已。”

“我还是喜欢原来那个现实而扭曲的你,会毫无顾忌的揭穿世界的黑暗,会堂而皇之的阐述颠覆三观的真相。可现在的你竟试着描绘一个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的乌托邦,真叫我作呕。”颜亦童偏着头甜笑,“是因为谢旻韫那个圣母表,匈比我大的缘故吗?”

成默皱了皱眉头,无奈的指了指幕布,“我们还看电影吗?”

“如果你承认这一点,我还觉得你是我所喜欢的那个渣的有理有据的男子汉。”

“我没有肤浅到那种程度。”成默没好气的说,“更何况其实你的也不算小......”

颜亦童稍稍直起身子低头,还托了两下,她叹了口气说:“谢旻韫的墓在哪里?我想去跟她上两炷香。”

“童童......”

成默转头凝视着笑容甜美的颜亦童,这种甜美有种毒药的气质,让他产生了一种此刻他正坐在一片废墟之中,月色溶溶,一个长着两颗可爱尖牙的美丽吸血鬼就盘腿坐在血红的棺木之上。莫名其妙的成默感觉到心跳急促,像是被她伸手捏住了心脏一般,有种毛骨悚然的愉悦感。

颜亦童舔了舔红润的嘴唇,“你想要说什么?”

成默回过脸,避开了颜亦童的视线,“你觉得电影会有机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吗?”

“电影不一定会。核弹一定会。”颜亦童抱着膝盖“哈哈”大笑起来。

成默沉默,他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笑的笑话。

放映室又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又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电影上。画面继续流淌,剧情已经到了尾声。男主角布莱斯参加了午餐男孩的评选,女主角朱莉最终还是将攒下来的钱放回了罐子里,没有拿出来用来拍卖和布莱斯共进午餐的机会。最后和布莱斯共进午餐的机会被学校最漂亮的那个女孩拍了下来。

当看到校花在掌声中喜笑颜开的站了起来时,颜亦童忽然之间毫无征兆的开始啜泣。微微的放映机运作声中,全是她湿淋淋的哽咽声。

成默转过头,就看见颜亦童雪白的脸颊上有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反射着荧幕流泻出来的橙光,像是一粒微小的熔岩正以缓慢至极的速度沿着陡峭的雪山下行。

颜亦童举起可乐仰头喝了一大口,像是灌了一大口酒,那粒泪珠顿时不知去向。她说:“你知道那天我在礼堂台阶上看到谢旻韫牵着你走,是什么样的心情么?”

成默没有说话。

“就像是.....被放在火上烤的章鱼.....”颜亦童握着可乐瓶子微笑,“你被签子成了一串,无处可逃,八只脚在炙热的炭火上慢慢扭曲翻滚,那个时候你已经无力思考逃跑这种事情啦!就只能想,快点把我烤熟吧!快点把我烤熟吧!”

“太浮夸了。”

“浮夸?我演伤心的情绪一向都演的很好,大概就是表演课老师所说的最高境界,不仅说哭就哭,还能哭出感觉,哭出美感......但我那天没有哭,因为我又觉得这种痛苦挺爽的。”颜亦童又“哈哈”大笑了好一会,“可能我就是情色漫画里的那种究极变态,享受被谢旻韫绿的凌虐感,也享受绿谢旻韫的那种痛快的复仇感......”

成默头皮发麻,有个喜欢做实验的雅典娜就已经够叫人头痛的了,现在又来一个更可怕的颜亦童,这种恶趣味简直叫他大脑都在抽搐。他猜测这种病态的心理都源自颜亦童从小到大的不安全感?只是眼下追究这种心理毫无意义,他摇头无奈的说道:“以前我也没有和你怎么样过吧?那怎么能算绿?”

颜亦童生气的说:“明明是我先的.....”

“你不是不喜欢动漫吗?干嘛还玩这种烂梗。”

“因为《白色相簿2》YYDS......”颜亦童坐在沙发里手舞足蹈,“今天好开心啊!终于完成终极复仇了呢!就是可惜谢旻韫那个圣母表已经死了。”

“在我心里她永远不会死。”

“那更好啦!”颜亦童侧过身,她也不管放在中间桌子上的爆米花和可乐,双手撑在成默的腿上,就这样爬了过来,那桶没有吃完的爆米花倒在桌子上撒了一地,可乐也“哐当”一声摔在桌子上,像是海潮一般在桌子上泛起了棕色的泡沫。她坐在成默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妩媚的说,“现在就让那个表子在你心里眼睁睁的看我飞龙骑脸......”

成默无语,他阻止了颜亦童的动作,低声说道:“能好好说话吗?”

颜亦童我行我素,“说什么?”

“我对你以前的事情挺感兴趣的,比如第一次杀人......”

“那有什么好说的啊!就是幼儿园的时候,看那个老头院长不爽,然后就好玩试了一下,结果没有想到引来了好多警察。不过哥哥替我把罪抗了,还说是那个老头要侵犯我,他就用剪刀戳了那个老头。当时那些人超级好笑,我坐在凳子上哭,所有人都一个劲的安慰我们不要害怕,大人们实在是太好骗了,他们总会被外表所蒙蔽......”颜亦童舔了舔嘴唇,声音中潜藏着一些隐约的兴奋感,“后来,哥哥害怕我惹事,就会主动出手,把可能会激怒我的那些人都杀了,这些年下来,估计得有七、八个吧!”颜亦童微笑着叹息,“哥哥....真可怜啊!”

成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剧烈的对抗中他也不太好说话,隔了好一会,他才找到了空隙又问道:“那有关你外公呢?你还记得些什么?”

在幽闭的空间里,两个人进入了一种呼吸也变得炙热粘稠的状态。

“其实外公从来没有跟我和哥哥提到过凯泽·威廉俱乐部的事情,对他来说那绝对算不上特别好的回忆,我猜他甚至都不愿意想起。”

颠簸中,颜亦童的声线很甜腻湿润,又有种女士酒精饮品的迷幻感,令人很快就进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微醺中。

成默觉得头脑发涨,意识如同在风中旋转的叶片,飘忽不定,他抓住大脑里唯一的一点清明,断断续续的问:“那....你们....是...怎么....怎么.....知道的。”

“嗯.....因为....外公早年....受到过....很多伤....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我....猜应该....是在实验中....受到的伤害....落下了....不少....后遗症,在七十....多岁...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不行了,后来....他...被送进了....医院....”颜亦童拉长了语调,像是颤抖的丝弦,“眼见....他...就要...不行..了.....于是...我爸...妈...就成天...都...守在....医院...里,嗯~嗯~~我们...也只能...呆...在...病房....我记得...有一天...突然...下了很大...的雨,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几乎....黑了,雷声不断,站在...窗户边朝外看,只能...看到一片...沉沉...的灰色,我和哥哥...坐在椅子...上玩...PSP,我妈...和外婆...一起坐..在外公...的床...边.....忽然间...有人...敲了门,我吓了...一跳,呃~~呃~~因为....我的...眼睛...和耳朵...都比...普通...人好,我甚至...能分辨....出熟悉....的人....脚步...声,但...那天....走廊....里...明明...就没...有人...走过,只有...雨点敲....打窗户...的...声音...在响,啊~~啊~....那个人...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门口,我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他的...样子,他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穿着...黑色...的...风衣,皮靴...锃亮,都没有...沾染...一滴...雨水,我....忘记了...玩游戏,抬头...看向...了..他,他也...发现...了我,朝着我....温和的...微笑,当时...我只觉...得不...寒而栗,像是...被什么...强大而...恐怖的...巨大...生物...所俯瞰,我...整个人...都在...颤抖......”

成默也感觉到了颜亦童发自身体深处的恐惧,她整个人都在收缩,紧绷的厉害,像是叫人窒息的危险近在眼前。他却在这恐惧中感受到了愉悦,一种纯粹的官能上的愉悦。

“当时...我...只想...拉着...哥哥...逃跑,有多远...跑...多远。但是...我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动弹...不得,就连...哥哥...叫我,我都...听不见....那个....可怕的...男人...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弯腰...摸了摸...我的..头....对,就这样....啊~啊~啊.....笑着...说道...不要...害怕,....我不是....来找...你的,今天....只是....来看看.....马克西姆,马克西姆...是我....外公...的...俄文...名字,一般...一般...恩~恩~....不会....有人....知道,在...这边....别人...都叫...他...段....国恩。总之.....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那么...说了...以后...我..就没有...那么...害怕了。他....走到...了...病床...边,原本....已经...意识...不怎么...清醒的...外公,立刻...就醒...了过来,他甚至...挣扎着...坐了...起来,还叫...妈妈...和外婆...把我...和哥哥...带出去.....在...关上门...的时候,我听...到我外公....喊他...院长......那....大概...是外公...的...回光...返照,当天...夜里....他就死了.....死...之前...一直...在...念叨...着...凯泽·威廉....凯泽·威廉....”

颜亦童断断续续的叙述,像是一首歌曲,这歌曲能够满足一切男人有关女性最美好的想象,永远是对音乐最令人心动的阐述。

成默在这令人心醉的歌声中驰骋,像是骑着马在原野上纵情狂奔,“院长?什么.....什么.....院长?”他闷声闷气的问,“又或者....记得....他....长什么....样子....的吗?”

“很难....描述...一个...很帅气的...大叔,很难....说出....他...具体...的年纪,也很...难说..出他...具体的...长相....我当时...根本....都不敢...看他,我害怕...他的那双...眼睛,像是...龙...的...眼睛...也许....你得...问...哥哥。在...离开...病房...的时候,他还...问过...我和....哥哥,问我们...谁想..拥有...超能力,我吓得...抓紧了...哥哥...的手臂,但哥哥...却举起...了...手,说\'我想’....他说了句‘很好’,就....转身....走了....”忽然间,颜亦童咬了成默一口,“别老说我了,说说你。”

“我?”

“你和谢旻韫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这不关你的事。”

“如果你想要离开冬宫,就必须老老实实的说....”颜亦童舔了舔嘴唇,“所有的细节.....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鞭尸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精疲力尽之后的成默在沙发上睡了很久,再次醒来的时候,颜亦童坐在旁边像是津津有味的在看一部恐怖片。

“我睡了多久?”成默起身问。

“没多久,五、六个小时吧!”颜亦童说。

“我得去看看.....”成默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他将衣服穿好,“你和我一起去吗?”

颜亦童摇头,“我就在这里等你,你忙完了过来找我.....”

“哦!”成默转身要走。

“等等!”颜亦童喊道。

“怎么了?”

颜亦童笑嘻嘻的说:“亲我一下才许走。”

“需要这么肉麻吗?”

“拒绝女人可是不礼貌的行为。”颜亦童点了点她的脸颊,“还有....你得清楚你的身份.....”

成默弯腰,面无表情的在颜亦童的脸上轻轻碰了一下,随后冷笑着说道:“工具人?”“啊~~~没有那么不堪啦!我只是想要试着拯救你罢了!”

“拯救我?”

“是啊!把你从谢旻韫那个绿茶圣母表的手里拯救出来。”

“她是绿茶圣母,那你是什么?”

“我啊?”颜亦童思考了一下说,面对成默笑嘻嘻的说,“一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

成默下到一楼时,冬宫和“黄泉之国”已经基本恢复了秩序。在一楼会议室他看见了所有人,除了颜复宁、保罗十四世和阿诺德·弗拉基米尔,还有零号、阿米迪欧、丈母娘和丈人佬都在。

老丈人的神情沮丧,嘴里还在低声念叨着:“德洛芙娜,我不介意你究竟是样子的,只要你出来见我就行......”

走进来的时候,阿米迪欧转动椅子,吹了声口哨,“哦!瞧!我们拯救世界的大英雄来了!”

成默瞥了阿米迪欧一眼说:“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可我并不是在开玩笑。”阿米迪欧笑着说。

成默没有理会阿米迪欧,询问道:“现在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和外界通讯。”

“最少要等十天。我们得重新把备用卫星发射上太空以后.....”阿诺德·弗拉基米尔回答道。

成默皱了下眉头说:“那潜艇船坞的闸门呢?什么时候能修好?”

保罗十四世说:“现在正在修,需要换的零件比较多,动力总成、启动机、铰链......”成默打断了保罗十四世问,“需要多久?”

保罗十四世回答道:“可能需要个四、五天吧!”

成默问:“有其他的方法离开冬宫吗?”

“没有。”保罗十四世耸了耸肩膀,“再说了现在估计北极圈附近全是卫星和巡逻的船只盯着的,最好还是等等......”

“没必要心急。”阿米迪欧站了起来,拍了拍成默的肩膀,“只是十天而已,稍微等等....”

成默转头看向了神色略微有些萎靡的颜复宁,“你出来,我们得好好谈谈。”

颜复宁站了起来,低声说道:“你别想着我还会跟你回太极龙,我不可能会回去了。”

“话别说这么早。”成默说,他走向了门口,拉开了会议室的门,等颜复宁走出来之后,才将门关上。

“去哪里聊?”颜复宁问。

“五楼?”成默说,“我记得哪里应该还有雪茄。”

颜复宁和成默并肩走向控制中心的大厅,他饶有兴致的问:“你抽烟?”

成默摇头,“我以前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抽烟喝酒,但现在想尝试看看了。”

“解决不了问题。”

成默点头说:“我知道。”

两个人停止了交谈,沿着大厅的台阶走到了甬道口,接着穿过了水母罐头长廊,上了简易电梯,按动按键时,成默仰头看了看电梯井高处的黑暗,低声问:“在你外公死去的那天,去看你外公的人是谁?”

颜复宁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偏头问:“童童全告诉你了?”

“我不知道。”成默摇头,“说实话,我现在一点也看不透她.....”

颜复宁叹息了一声,“她一定是对你说,小时候我为她背了杀人的罪对不对?”

“难道不是?”

颜复宁沉默不语,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直到两人到了四楼,又从四楼爬到了五楼电梯口,翻进五楼,他才悠悠的说道:“她是为了我杀的那个园长的,她以为我不记得了,但其实我一直都记得,当时那个园长想要性侵的是我.....”

“你们兄妹之间的事情,可以拍一部八点档的狗血连续剧了!”

“相信不相信你随便你。”颜复宁笑了笑,“我只是想告诉你她没有那么坏。”

“核弹呢?”

“确实是她的主意,她当时吸收了太多能量,以为自己再也变不回人了,有些失控,要不然也不会对我下手,甚至差点杀了我。”颜复宁笑着说,“不过,这个锅还是我的,因为是我怂恿她用核弹逼迫保罗十四世和阿诺德老师把冬宫交出来的。”

“行吧!”成默向着大门走了过去,“需要来根雪茄吗?”

“我也没抽过。”颜复宁说,“不过可以试试。”

成默走到了轨道上的货车车斗旁边,顺利的在车斗里找到了一大箱子雪茄,他打开木箱子,拿了一盒出来,给了颜复宁一根,然后自己叼上一根,亮出“七罪宗”,随意的切了一下,然后点燃。

“现在能说了吧?去看你外公的人是谁?”

“还能有谁!!??”颜复宁猛抽了一口雪茄,吐出香气扑鼻的烟雾,“李济廷啊!”

喜欢反叛的大魔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