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苏薄行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事后清晨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一间干净整洁的卧室里,邵秋息躺在床上,除了面色依旧有些发白外,已看不出半点不妥,就好像正在熟睡。

可是,再结合眼下的时间,以及身边探视的两人的对话,就可知他的情况很不妙了。临近黄昏,岂是睡觉的时候?而李凌和李莫云的对话,也对他没有半点影响,甚至连呼吸都依旧极其沉缓,那不是熟睡,而是昏迷。

“所以邵前辈这些日子是一次都未曾醒来过吗?”李凌仔细观察了他的身体情况后,皱眉问道。

“没有,虽然我每日都有喂他喝药,还有大夫来给他针灸推拿,但师父他依旧未有半点反应。就那几位名医所说,他们已经用金针刺了师父的数十处大穴,可结果……”李莫云说到这儿,已没了言语。

李凌的眉头锁得更深,自己在入京后因忙于应付来自边学道的压力,再加上相信漕帮能把人照顾好,就没特意跑来探看邵秋息他们。却不想这情况竟比自己所以为的要严重许多啊。

自当初在蓝溪镇中救下他们师徒到现在,都过去好几月了,邵秋息都不见醒转的,难道是真因重伤而成了植物人?要真是如此,情况可真就棘手了,连现代医学都无法打包票能治好的症状,放到眼下这个时代,还能救过来吗?

“公子……”见李凌蹙眉沉默不语,李莫云是越发惶恐了,不禁轻轻唤了一声。

“看来邵前辈的伤势确实比我们之前所想要重得多啊。”李凌只能叹息着道,“对了,他其他伤处可都痊愈了吗?”

“嗯,就是最严重的几处伤口,如今也都已愈合。”李莫云依旧是忧心忡忡,“可这么多药用下去,怎就不见师父醒来呢……”

李凌刚想陪着叹息一声,听到这一句时,又想到了什么:“你刚才也说了,每日的汤药都是由你喂他服下的?”

“嗯!师父对我有养育之恩,这点小事我自然不会假手于人了。”李莫云当即点头。

“那……你是怎么喂他吃药的?”李凌又追问道。

“就是,就是半扶着他,用调羹把药送进他嘴里啊。有什么不妥吗?”李莫云见李凌面色严肃,不觉也紧张起来。

李凌眯了下眼睛:“那一般这样服药需要多久?”

“也就顿饭工夫吧。”

“服药后领口处可有被药弄湿,需要更换衣裳什么的吗?”

“没有……”随着李凌的不断询问,李莫云虽也作答,心中疑惑却是不断加深了,他奇怪对方为何会在意这些细节。而后,他便瞧见李凌露出了一丝看破什么的笑容来,扫了

阮苏薄行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事后清晨小说

眼还躺在床上的邵秋息道:“那个,莫云不如你先出去,让我和邵前辈单独待上一会儿吧。”

“这……”虽感这个要求有些奇怪,但李莫云对李凌还是很信任的,只略作迟疑,便点点头,退了出去,顺带手还把房门也给掩上了。

于是,此时房中就只剩下了李凌和床上的邵秋息两人,他因嫌站着有些累,还拖了把椅子坐到床边。看着兀自昏迷的邵秋息,李凌缓声道:“邵前辈,人不能醒在我看来大致分为三种情况。其一是伤重失血,导致机体出现问题。不过你当初虽然也受了不轻的伤,但还不至于到这一步,毕竟我见过你的伤,虽重却不致命,只能算是皮肉重伤,却连骨头没怎么受损。

“其二,则是颅脑受损,这地方却是人身上最重要,也最神秘的所在了。有时候一个不小心的磕碰,就可能导致人一命呜呼,运气好些的,便是昏睡不醒。不过照道理来说,以您的一身武艺,即便是在那等凶险的情况下,也必然会确保这一要害不被重创的。

“当然,事无绝对,说不准真那么凑巧,在乱战中被人击中了脑袋呢。但是,有一点是我很在意的,若真因此昏迷,您的情况会更糟糕,醒不过来,就是什么反应都不会有,别说喝上一碗药了,就是被喂一口水,只怕也有一半得从嘴角流下。这是机体的特性,不会因为你原先有着一身过人的武艺就发生改变的。

“其三,就是其实您自己不想醒来了。不,应该是你在装昏迷,想以这样一种状态来逃避某些事情!比如说恩怨,比如说你自己的内心!这一点却是最难医治的,因为谁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同理,谁也无法医好一个装病之人。

“邵前辈,不知我这番话说得可对,你又到底是在逃避什么,担心什么呢?居然就忍心让莫云他一直陪着你担惊受怕,你不觉着这对他很不公平吗?”

李凌一气说了许多,可床上之人却依旧平静

阮苏薄行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事后清晨小说

地躺在那儿,别说醒来了,就连呼吸都没有半点改变,还是那么的沉缓。

李凌苦笑:“何必呢?非要让我用绝招,让我揭破你的伪装才肯坦诚相对吗?”说着,他起身靠近,同时把随身的一把防身用的短刀给取了出来。

他当然不是打算给邵秋息来上几刀,从而使其醒来,这做法一来未必管用,二来,也不好跟李莫云交代。而是将这刀当成了小锤子,对准了邵秋息的膝盖,轻轻地敲了下去。

只一下间,邵秋息的小腿就轻轻弹了一下,而当李凌收刀再看向对方时,这位已足足“昏迷”了数月的大高手终于缓缓睁眼,眼中带着无奈与疑惑。他都没想到只这一下,自己的身体就会不受控制地动了,自觉已不可能再装,所以只能“醒来”。

“你……这是什么手段……”因为有段时日没有开口说话,邵秋息此时的话语有些滞涩。

“哦,这个叫膝跳反应,只要不是陷入完全昏迷的人,都可用此招来作测试……”李凌笑着回答道,只有他自己清楚这话有些胡扯了。

膝跳反应固然是这个时代所没有的医学知识,但这一手还真不是用来检测人是不是植物人的,这只能用来测试人是否完全放松。很显然,为了自己的“昏迷”不露破绽,邵秋息便是极力放松了全身机体,所以这一锤下去,他的脚就动了。

奈何邵秋息终归不懂这些科学知识,在腿脚一动间,便以为自己已露出破绽,自然就承认睁眼了。当然,这也和李凌之前铺垫的一大段话有关,他之前所言也确实在理,只这喝汤药未曾漏出就是个大问题了。

这些细节李莫云因为心思不够细,再加上对师父的敬重,自然不会生出怀疑。但李凌却不同了,这回一来,就拿了准。

“呵呵……”邵秋息苦笑,“想不到小小手段,就让我的伪装彻底暴露了。”

“邵前辈,我实在有些好奇,你到底在躲避什么,居然宁可躺在这儿装个活死人,也不肯积极面对?是不想再与罗天教的人有所接触,还是不想报仇?又或是还有其他苦衷?”

“我……”邵秋息难得露出了犹豫。一直以来,他给人的印象都是洒脱而自信的,似乎这天底下就没什么事情能难住他,即便有,当他出刀时,也能让难题“迎刃而解”,嗯,字面意思上的。

但这一回的难处,显然不是那把快刀能解开的,只见他一阵犹豫后,才轻声道:“我与罗天教间,有着你所不知的恩怨,总之是,我曾向我最尊敬的人立过誓言,今生不会背叛罗天教,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他们的事情,只要教中有事,我定会出手相助。”

李凌点头,表示理解,同时也解开了他心中的一个疑问——为何像邵秋息这样的英雄人物会与罗天教同流合污?

自打第一次与邵秋息在衡州相见,李凌就看出这是个磊落汉子了,而后的西南再遇,更是加深了这一印象。试问非有大勇气的英雄,敢在千万人中刺杀堂堂朝廷侯爷吗?

这样的人物与只知道搞阴谋诡计的罗天教,那差距可太大了。可偏偏,邵秋息居然就是罗天教的重要人物,之前李凌怎都想不明白,他为何会加入其中。做一个行侠仗义的独行侠,为百姓抱打不平就不香吗,何必要与这些宵小为伍,做一些违背自身准则的事情呢?

而现在,答案有了。这其实并非出自邵秋息的本意,他所以会有此选择,只是因为当初曾许下承诺,向他最尊敬的人所许下的承诺!

虽然邵秋息并没有坦言更多细节,李凌还是信了这一说法。同时口中道:“所以哪怕罗天教中有人几次对你出手,你都选择了原谅,依旧忠心为他们做事,甚至不惜把自己的性命都丢在西南?”

这句话问得邵秋息整个人都是一震,神色异样地看向李凌:“你是如何知道这一点的?居然连他们不只这一次对我下手也能知道?”

房门在这一刻突然开启,李莫云正好来到门前,然后惊诧地看着自己师父居然靠坐在床上,张嘴间,话都说不利索了:“师父,你怎么……醒来了?”

喜欢寒门巨子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