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袍下的她 在车上做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所有人都怔怔的望着扶媚。

因为滴落在地上的,并非什么血迹。

“你哭了吗?”叶世均邪邪一笑。

扶媚确实哭了,脸上梨花带雨。有因为死亡恐惧的逼近吓哭的,但也有身上痛苦所带来的身体反映而掉下的眼泪,此时都融合在一起!

但显然的是,这

龙袍下的她 在车上做

些眼泪不足以透过她的身体滴落在地上。

你哭了吗?

此时在扶媚的耳朵里,却不是安慰,而是讽刺。

与其说哭,分明是尿!

不过,此时的她没有心情在乎那些,甚至更不在乎这一幕被扶天和一帮士兵所见,在活命的面前,尊严算得了什么呢?

扶媚拼命的冲他摇着头,眼神当中没有丝毫的强势,只有卑微的楚楚可怜!

“世均,扶媚已经很难受了,你……你先松手吧。”扶天也急忙劝道。

叶世均冷冷一笑,根本不理扶天,只是望着扶媚:“怎么,你是在求我吗?”

脖间连呼吸都没法,更别说说话了,此时的扶媚只能点头如倒蒜,姿态极低的认错求饶。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扶媚的模样,叶孤城仰头狂笑。

突然,声止,他猛的瞪住扶媚,厉声而喝:“不对啊?你平常不是很嚣张的吗?你平常不是都自视甚高的吗?你会向我求饶?”

“在你的眼里,我!叶世均!有什么资格让你求饶啊?啊?”随着他怒声一喝,手中猛然又加大了力度。

扶媚脸上顿时更加难受,鲜血更是顺着嘴角不断的流出。

“世均,家和万事兴。你们到底是夫妻,你们……”

“夫妻个屁!”叶世均冷声一喝,直接打断扶天的话,嘴唇微闭,眼中带狠:“我当她是妻子,她当过我是丈夫吗?”

“在她眼里,我不过只是一条让她站的更高的狗而已,我说我对吗?扶媚?!”

扶媚拼命的摇头,眼里满满都是哀伤的求饶。

“媚儿确实生性娇惯,是我们扶家人没有教育好,但她知道错了,她会改的。”扶天也急的满头是汗!

“改?”叶世均冷声一笑:“拿什么改?”

“我们成亲这么久,你问下这婊子,让我碰过她几回?”

“你以为她冰清玉洁?可她在外面却是人尽可夫,谁都可以上她!”

龙袍下的她 在车上做

“我不过是她权利控制手中的一条狗,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却在这里管辖我的私事,杀我的女人,她不该死,谁又该死?”说完,叶世均冷冷的望向了扶天。

扶天此时低着脑袋,根本无法答话,整个人哑口无言。

“好啊,既然你杀光了这些女人,可以,那你就来代替这些女人吧。”

“既然你们口口声声的说是夫妻,那便是夫妻!”

话音一落,叶世均猛然间手中一摔,扶媚整个人身躯便重重的被砸在地面上,不等她有丝毫的反映,叶世均已经猛然冲了过来。

“平日,你像条死狗一样,今天,我便让你变成真正的死狗!”狰狞一笑,叶世均的眼眸当中血红无比……

喜欢豪婿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