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小说 野花在线观看视频在线高清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郑教授尤自不死心。

“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事!”

“你小楚老师就不能克服一点困难吗?”

他这种思维,是当今很多人就都有的为国奉献的精神。

并且他们自己也确确实实做到了,说起来确实难能可贵又可敬。

然而小轩却已经不是火车上害羞的小孩儿了,他是钮祜禄……不是,人间清醒轩!

“爷爷,小楚老师

污污小说 野花在线观看视频在线高清

又不是你,你让她吃不好饭,她就能让你们什么都做不出来!”

郑教授:……

“胡闹!”

他生气道:“这种思维怎么能行?!研究所的饭菜不也好得很!再说了,津贴奖金也高,如果不是你爷爷我在那里,怎么保证咱们衣食无忧,还能养得起你?”

小轩终于长叹一口气,实在不忍心戳破郑教授的骄傲。

“爷爷,我最近半个月吃住……噢不对,吃饭,都在小楚老师家里的。顿顿有肉,有鸡蛋,还有油水。零食也有。”

“在家里,你就只会让我去食堂打饭。你养我养的还没有小楚老师好呢!”

郑教授:……

……

他心虚的摸了摸鼻子,顾左右而言他——

“跑题了跑题了。”

“咱们现在说的是小楚老师应该发挥自己能力。多好的天赋啊,祖国现在就缺这样的人,怎么能就这样在家里荒废了?”

“她一个随手,就可能拯救无数人!”

“小轩啊,你不知道,这回爷爷我跟着出去,看他们为了完成任务拿命去填,我这个心里啊……”

他也鼻头发酸:“我就恨我自己怎么没那个天分呢!”

“不行,我得打报告!大不了到时候她提要求嘛!报告一打,到时候直接给她调过去,当研究员这不比当保育院的老师舒服吗?”

小轩实在不想打击这天真的爷爷。

但是谁让这是亲爷爷呢?

他也没多说,就一句话。

“爷爷,你知道小楚老师家里的肉是怎么来的吗?”

“怎么来的?”

郑教授也很好奇,他明明工资更高,为什么不能让小轩顿顿吃肉?

更别提时岁丰家里还那么多孩子呢!

小轩大声道:“小楚老师自己上山打的。她力气大,一拳一只猪。”

郑教授:……

他想起来在火车站,两个壮小伙都没能把她行李抬起来的恐惧。

小轩还在旁补充道:“到时候进了研究室,吃不好,吃的不满意,小楚老师肯定不打人,但是打不打零件我就不知道了。”

“爷爷,你们的零件多吗?”

多吗?

当然多!

但那得看什么情况,有些零件由于材料不易,用一个少一个。这个如果是弄坏了,不说别的,郑教授首先都得哭一场。

此刻他只能恨恨道:“怎么能这样!这……这暴殄天物啊!”

……

小轩回味了一下晚上的炖腊肉,此刻诚恳的建议:

“要么爷爷你建议你们研究院重新找一个厨师,每天肥鸡大鸭子,顿顿有肉,还得做的好吃。”

“要么……要么你就别想了。”

“要我说,你还不如时常请小楚老师来家里一趟,东西摆着,零件放着,再给她准备点零食。她要是吃的开心了,说不定就直接帮你解决了。”

在这一刻,郑教授看着自己侃侃而谈的身子,突然悟了——

“小轩,以后千万要做一个于国于人民有贡献的好男儿,!”

“什么钱财,什么荣誉,什么好吃的……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只有心灵的满足才是最崇高的!”

小轩一言难尽的瞧了他一眼,伸手从兜里摸出一个鸡蛋来递过去。

郑教授之前就已经习惯孙子投喂了,此刻也毫不客气地接过来,一边剥蛋壳一边慢悠悠地教育孙子:

“所以呀,做什么事不能光想着酬劳,好处,人这一辈子,能享受多少?”

“你仔细想想爷爷说的有没有道理?哦对了,我跟你说过好多次了,以后买鸡蛋不要老留给我,你自己长身体得多吃……”

鸡蛋其实研究所也配的有,一天一个,但是这年头啥都紧张,大厨做饭都不敢可劲儿放油,他们脑力劳动确实辛苦。

一不小心就饿了。

小轩默不作声。

眼看着郑教授“啊呜”一口吃下一半的鸡蛋,这才说道:

“爷爷,这鸡蛋不是我在食堂买的,是我在小楚老师家里当老师,刘家宝交的学费。”

“噗咳咳咳咳……”

郑教授咳的蛋黄沫子到处飞,此刻正慌忙咕嘟嘟灌水呢!

……

有亲孙子扯后腿,郑教授着实不敢再去想什么先斩后奏。

他只能唉声叹气,苦闷煎熬,第二天吃了晚饭跑去楚河家里。

“小楚老师,我来找你商量点……”

最后一个字憋嘴里去了。

因为此刻,时家刚开饭。

由于家里人多且孩子们个个能吃,因此时家每天的饭菜都还挺丰富的。

再加上大蛋统筹有道,此刻老爷子一进门,首先看到的是他们坐在院子里,满满当当的那个饭桌。

桌上有一盆老黄瓜炖肉,一盆酸菜鱼,一盆豆角炒茄子,一盘蒜蓉青菜。

最后还有一份西红柿炒蛋和丝瓜蛋花汤,所有菜都是用大盆装的。

虽然现在小鸡还没就位,家里也没有下蛋的工人,但是4分钱一个收来的鸡蛋,照样吃的香喷喷。

只有主食看起来没那么高档,杂粮饭配面饼,还有一整张焦黄色弧形的锅巴,被放在最角落的大盆里。

……

郑教授进来时,楚河刚伸手掰下来一大块。

小老头捂着肚子,只觉得今晚在研究所食堂吃的饭着实不怎么样。

他现在明白,为啥小轩一口咬定小楚老师不会进他们单位工作——

这就是差距啊!

啥单位啊天天提供这样的吃的?市长也没吃这么好的!

而楚河看到他也挺纳闷:

“老郑啊,你来接小轩吗?来得早了,我们刚开饭呢。”

半点不提请人吃饭的事儿。

好在郑教授对这种人情啊客气话什么的,同样是一窍不通,也就没觉得有什么。

只不过经话提醒,这才想起自己的孙子——定睛一看!

行吧,坐在顾安身边那个吃的满嘴油汪汪的,可不就是在家里一本正经的小轩嘛。

他羞红一张老脸,这会儿实在不好意思多留:“没事,我就转转,转转……”

背着双手若无其事的又溜达出去了。

院子外,照常晾着大家的衣服。

郑教授再一看,好家伙,这白背心这花裤叉,这不是家里小轩穿的吗?

他都没有想过孩子的新衣服哪来的!

原来,不光吃是时家包了,穿也包了。

再看这大院子,比他那小楼房敞亮多了。倘若他愿意的话,恐怕连住也能包了。

……

而这会儿,楚河也在提意见:

“我瞅你爷爷年龄大了,不怎么靠谱的样子,你要不干脆也住咱家算了,晚上还能加个班,督促一下他们背课文什么的。”

小轩犹豫:“这不好吧……”

住倒是没问题,他爷爷现在经常废寝忘食地睡在研究所,一个星期总有那么五六天是睡那里的。

他自己都已经习惯了。

但是……已经吃这么好了,再住过来,自己每天当老师根本不够啊!

大蛋接口道:“有啥不好的,晚上你还可以给我开小灶——对了,今天晚上夜宵吃啥?”

宵夜这种奢侈品,如今普通人家是享受不起的。

但没奈何家中有个大胃王,她一吃,所有人都跟着馋了起来。

再加上如今也赚到钱了……行叭!厨师长大蛋拍板:要吃一起吃。

如今这么一问,大家都有想法。

云宝妮首先摇头:“不要炸酱面了,太干了,夜里做梦一直在喝水。”

顾安也摇头:“我也不要我也不要!睡前喝太多水,夜里一直在找厕所……”

他可还是个拄着拐的小孩儿呢!

夜里上厕所什么的,太难啦!

楚河琢磨了一下,也行。

“摊几个葱油饼配绿豆汤得了,别费太多功夫,咱们这顿吃的就挺晚的。”

大蛋:好嘞!

小轩也当机立断:“我吃完晚饭就跟爷爷一起回去收拾行李。这样的话,他做研究也才能专心致志,不用操心我了。”

顾平正刨着饭碗,这会儿冷不丁又来一句:

“可你爷爷好像也没有操心过你吧。你看他出任务那么多天,都没想着嘱咐你一声。”

小轩他也冷哼一声:

“你知道为什么你看起来没有大蛋聪明吗?因为聪明人,就知道有些话不该说的不要说。”

小轩心想:我爷爷天生就这么个性子。

他那会儿在牛棚能让我从一丁点大活下来,就已经费了老鼻子劲了。

现在自己也是个成熟的大孩子了,该给他养老了,自然不能让爷爷再操心。

这么一想,小轩越发觉得不能辜负眼前的美食,他摩拳擦掌:

“小楚老师你放心,等到开学时,他们一个个的我非得弄进四年级不可!”

几个孩子坐在那里,此刻头皮一紧,瞬间感觉到了压力。

……

等到一家人吃完饭,时间已经过去小半个钟头。

郑教授在门口一遍遍转着,越转越觉得自己对不住宝贝孙子——

瞧瞧人家,有新衣服。

瞧瞧人家,有大院子。

再瞧瞧人家的地,菜地里生机勃勃,要啥有啥。

他呢?

天天在研究室不着家,回来了也是让小轩自己去食堂打饭……

一时间,郑教授陷入了深深的愧疚当中。

而这时,小轩跑到门口来叫他:“爷爷,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郑教授一边跟着他进了院子,一边心疼地揉了揉孙子的头:“小轩啊,爷爷对不起你!”

小轩:???

下一刻,郑教授看到了正在那里端着杯茶,慢慢消食的楚河,瞬间又把孙子忘在后头了。

“小楚老师啊,其实我这回来是来找你的!”

小轩:……行吧。

其实他就是个工具人。

楚河看到他就来气:

“你说你,老郑,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上回东西都给你做到位了,怎么就那临门一脚你还踏不过去了?”

“你瞧我们家时岁丰这这身上的伤痕!”

说着把时岁丰的胳膊一拽,好半天才摸到那已经快平复的疤痕,推出去给老郑:

“看!”

郑教授也没多想,被这快要痊愈的疤痕给惊到了,反而十分愧疚。

“是啊,我就是欠缺那么一点天分……小楚老师,你有没有考虑过换个工作,到我们研究所来啊!”

楚河倒还真思考了一下。

“你说的研究所,他每天食堂里的饭菜,就我在你家里那几天顿顿吃的那玩意儿吗?”

郑教授点头。

“对对对,当时我看你也挺爱吃的……”

几天给他们一个月的粮票霍霍光了,应该还不赖吧!

然而楚河却摇头:“那不行,那太难吃了。”

“我要不是不挑食,那饭菜都吃不下去。”

郑教授:……

……

这话他不能赞同——食堂做的有油有盐的,哪有那么糟糕?

如今他们搞研究的待遇还是不错的,除非实在是物资点短缺的贫瘠地带。可宁城又不是什么荒漠西北之类的,正常饭菜还是有的。

不过,要像时家今晚这个标准,那全国上下放到哪个研究所都找不到。

虽然孙子已经给他提过醒,可听到如今对方准确的拒绝,郑教授内心还是一股心痛。

他想了想,又问道:“那……这次能成功研发出探测仪,小楚老师你的功劳是最大的。”

“我现在要开始做报告,详细把这件事情汇报清楚……”

“别别别!”

楚河连连拒绝:“那玩意儿就是我随手弄的,你要问我什么原理,什么个思路,我是一点也不清楚。”

“别写我了,写了也没多少嘉奖,搞不好还非要让我去工作,我不要!我现在当老师非常有成就感!”

小轩看她一眼,心想:那可不是有成就感吗?

天天跟小孩子在一起又玩又闹的,每次回来,光给她洗衣服,云宝妮都得换五遍水。

小瘸腿顾安忙的啊,就坐在那个压水的把手上,下不来了。

郑教授只能黯然长叹。

不过,仍然不想放弃。

他退而求其次,决定听从孙子的建议——“那要不这样,回头我下班了带点零件啊工具啊什么的过来。”

“咱们这有单独的房间没?有的话,要不小楚老师你来指点指点?”

“我……”

楚河刚要拒绝,只听郑教授迅速补充道:“我们同事老家做有一种葱香大麻花,焦香酥脆,甜咸都有,别提多好吃了!”

污污小说 野花在线观看视频在线高清

楚河迅速改口:

“那行吧,反正屋子多的是。但是我告诉你啊,吃归吃,地方也借给你,可不保证能出什么东西,你也不要追问我这样那样的,我不会。”

这就已经很好了。

郑教授立刻点头,这会儿站在那里,恨不得现在就回研究所把他的一堆宝贝给带回来。

……

而直到这时,大蛋看了他一眼,也从屋子里抱出来一堆小零件,几个孩子坐在凉席上,个个拿着小零件拼拼凑凑,场面别提多和谐了。

“这是什么?”

郑教授纳闷地伸手在地上拔了两下,很快便凭借专业眼光,堆出来一个小汽车的外壳。

他不由惊讶道:“小楚老师,这也是你教他们的方法?”

他肃然起敬:“难怪小楚老师这么愿意教小孩,这太具有实践性和思维开拓性了。”

聪明的人不管干哪一行,都是能起到大作用的。未来这群孩子里,说不定又会再出几名科学家!

几个孩子们:……

小轩又叹了口气。

他真是……唉,过于成熟了。

楚河看他一眼:

“对,做着玩。”

有没有卖钱这种事就不必要再说了。

但郑教授这会儿蹲下来扒了半天:

“发动机呢?”

楚河:“太贵了,没钱也没材料。”

郑教授也沉默了——确实。

小发动机的材料,现在都还挺贵的。

但是他翻来覆去,也提出一个建议:

“收音机那种大电池如果能装上的话,内部仓改造一下,应该也能勉强用一段时间。”

现在的他看了,是拉弦的。给孩子玩儿可以,物理应用教育作用不大。

但是如果加电池仓的话,就涉及到物理方面的知识了——

“孩子们要不要听啊?”

他倒真把这当作教学的玩意儿了。

然而楚河却眼睛一亮:

“对啊,大电池可以的!你那有电池吗?给我拿几节过来。”

这话说得毫不客气,郑教授倒是没在意:

“研究所里的材料是不能乱用的,但是百货大楼有,你可以买两节回来看看。”

一旁一直没插画的时岁丰看着楚河亮晶晶的双眼,想了想:“急用的话,我去找老胡借两节,他家里有收音机。”

……

“快去快去!”

楚河一个劲的催他:“我现在就想改造!”

郑教授也兴致勃勃地蹲在旁边:“我跟你一起来。”

拿起一个孩子们已经拼凑好的雏形,这会儿想了想:“车子大小不改的前提,想想把电池仓装进去让它跑动,车座这些装饰就没有地方了。”

“所以咱们要先试验的话,得先把这些东西拆掉。”

说完,只拿着车子观摩了两下,很快遍迅速将这些结构拆解下来。

这速度,看得几个孩子叹为观止。

——郑教授明明是头一次见,他怎么这么快?

郑教授终于找了点自信。

他看着几个瞪大眼睛瞅着自己的小孩,诱惑道:“怎么样,想学吧!”

“我跟你们讲,这都是上学学到的基本知识,只要你们好好学习,以后也会这么聪明的。”

“等会装上电池,还涉及到物理化学方面,我教你们!”

说话间,只见他已经又从一堆材料里面找出些铜片铁丝之类的,开始动手了。

这个一心科研的小老头也没注意到——正常人家里,怎么会攒这么多零件?

反而兴致勃勃地利用手边上一切可利用的工具,没多大会,就改造出来一个电池仓。

只要再将4个轮子的启动条件衔接一下,电池就位,搞不好车子就能跑了!

“不过,你们怎么这么多零件?”

郑教授突然纳闷。

大蛋瞬间紧张起来:“我们爱玩!”

想了想,又哼哼哧哧说道:“郑教授,做车子这种事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啊!”

郑教授一乐:“怕别的小孩也想要啊?你放心,我保密工作做的特别好!”

楚河却已经拍板,直接把人拉下水了——

“小轩,以后就给你加工资了!”

这加的,就是小车改造的一点点提成了。

真·一点点。

小轩:啊?

聪明的爷孙俩此刻都有点懵了。

片刻后郑教授才反应过来:“你还有工资呢!”

他指着孙子。

小轩点头:“对啊,一个月5块钱,包吃包穿。负责带他们上小学。”

小孩子能教什么?不就是玩玩闹闹?

就这,一个月五块钱,还吃那么好,穿那么好。

此时此刻,郑教授心里只有一个心酸的念头——

搞研究的,不如打野猪的。

瞧瞧,一拳一头野猪,这日子过得多富啊!

都能给孩子发工资零花了。

而他现如今,还吃着孙子每天赚来的一个鸡蛋啊!

好在时岁丰回来的很快,拿到电池的激情让郑教授也没时间伤感了。

如今的电池又粗又大,一个小汽车里只能容得下一个电池仓。

而他将正负极调好,轮子重新调整,只保留了外壳框架和底盘。

当电池扣进去的那一刻,车轮子骤然发出一阵“滋嗡”的轰鸣声,瞬间,所有孩子都激动起来!

顾平更是兴奋地跳了起来:“它自己会动!自己会动!”

这也是物理吗?

真的太神奇了!

说着,大家伙连忙手忙脚乱地将那张铺在地上的凉席清出来:“快快快,把车子放上面,能跑吗?”

“肯定能。”

郑教授得意道。

随即将车放到竹席上。

只见小车一往无前,直接闷头往前冲去,很快便又冲进了石子地,一路磕磕绊绊,直接栽到了旁边的菜园里。

最后,被浅浅的沟壑拦住,这回爬不过去了。

然而大蛋已经顾不得心疼他的菜苗了,这会儿只兴奋得把车子捡回来,车轮还在转呢!

“姑,我们可以做这个吗?”

装电池的,一看就比那拉弦的更高档啊,价格也会更高吧!

而楚河则又从屋子里抱出一大箱还没改造的零件,这会儿哗啦啦全倒在地上:

“来,咱们现场做一个更好的!把它那电池重新拆下来……”

看来,明天就得叫陈长海过来,重新把他们的车子估个价了。

喜欢楚河记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