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怀孕系统 调教家政妇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不可能!”萧乾立即喊道,“二哥!你

最强怀孕系统 调教家政妇

……”

“乾儿。”独孤云摁住激动的萧乾,“铁证?”

“自然,否则本王也不敢请师兄走这一遭。”萧律应道。

与此同时——

一队神策军精锐,已将独孤府的马车团团围住!

独孤珪当场大骂,“萧律!你这是挟私栽赃!”

“国丈爷。”萧律抬眸看向独孤珪,“你亦涉嫌谋逆,也要跟本王走一趟。”

“你休想!”独孤珪叫嚣道:“你这是在动荡朝纲!”

“国丈爷。”萧律平静提醒,“你要知道,本王既然敢动手,就是有十足的把握。”

独孤珪听明白了这话的深意,但他不信!

可惜……

不管他信不信。

萧律已下令,“拿下。”

神策军得令而动,已经将独孤珪扭下马车。

周遭朝臣见此,全都被震撼到了!

他们本以为,今儿在宴席上见证到的一切,已经很刺激了。

没想到还有这一茬!?

这……

这也太刺激了吧!

都是大事件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独孤氏珪,谋害德王,构陷德妃,乱造圣旨,意图谋反,罪证确凿,即刻收押大理寺!由三司会审。”

萧律利落的宣旨,也证明了这事真是大事件!而且还是秋后算总账。

独孤云在拿到那份圣旨时,就猜到迟早会有这一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他还没做好应对之策。

“师兄,请吧。”卷起圣旨的萧律,再次请道。

独孤云知道他是必须走这一遭了,倒也还算平静。

萧乾却急了,“二哥,这些事都跟舅舅无关!他当时人在剑南道,不是么?”

“是,但他写了一封信进京。”萧律说着,已经拿出独孤云当时写给独孤珪的信。

独孤云见此,只想大骂自己的父亲一声!这等重要的信件,居然看完不烧!?

可独孤珪就很冤枉啊!他明明吩咐次子烧了的!

“师兄?”萧律挑起了车帘,示意独孤云下马车。

独孤云倒也没再磨蹭,直接下来了,“走吧。”

“七弟,早些回府。”萧律说完这话,就示意神策军将独孤云带走。

虽说相比独孤珪而言,独孤云被带走得很体面了。

可落在众人眼中,没太大差别。

“独孤家这是真要倒了啊。”

“可剑南道还有二十万大军在,秦王是不是太冒进了?”

“人家秦王殿下是先知者!肯定自有安排。”

……

越是议论,越是觉得秦王好厉害的众人!十分怂。

那些依附独孤家族而生的朝臣,更是慌极了。

不过萧律在策马离去前,倒是安抚性的说了一句:“诸位大人不必太过担心,本王和父皇都清楚,部分大人昔日乃是受迫与独孤老贼合作,不会追究。”

众臣一听,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萧律转口又说:“可若被本王知道,有谁是铁了心跟着独孤老贼,并非为朝廷效力,本王必诛其九族!”

“不敢不敢!”

“对对对……”独孤一脉的臣子都流下了虚汗,只觉得盛夏的夜风,也好冷!太冷了!冷死个人了!

萧律这才带兵离开。

司浅浅远远瞧着,就是一叹:“王爷又要忙通宵了。”

“您舍不得呀?”林姑姑轻声问道。

“当然!”司浅浅现在就想抱着狗子,好好稀罕一下!可惜情况不允许。

林姑姑含笑抚了抚她柔软的发髻,“来日方长。”

司浅浅也只能这么想了,“回府吧。”

说完就放下窗帘的她,正要往林姑姑身上趴。

窗帘子却又被掀开……

司浅浅下意识转身,以为是狗子去而复返,跟她道别呢。

结果——

“失望?”

沈浪没错过心上人眼中浓郁的失望情绪。

司浅浅就干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能来?”沈浪揉了揉堵着的心,“王爷命我护送你回府。”

林姑姑闻言,这才没出声。

“怎么让你护送?”司浅浅觉得奇怪,毕竟她这儿还有金币和金刚。

沈浪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

“定是担心独孤家使坏。”林姑姑很清楚,独孤家在京城经营多年,确实得多加防范。

“你这老太婆倒是知道得多。”沈浪说着,已经放下窗帘,“坐好,我送你们回府。”

“多谢了。”司浅浅道了谢。

听在沈浪耳中,更不是滋味,可他没再说什么。

经过今晚,他再怎么不甘,他也心服口服了。

秦王待浅浅,用尽了心。

……

那头,金明就忍不住多了一句嘴,“王爷,您不先送王妃回府?”

“不了。”萧律很清楚独孤云的本事,所以既然动手了,就绝不能让独孤云有逃脱的机会,否则后患无穷。

金明又回头看了一眼王府的马车,以及护在马车旁边的沈小将军,觉得王爷为了王妃的安危,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沈小将军那份心思……

他都看出来了!

他不信王爷看不出来。

可王爷还是让沈小将军护送王妃。

只能说,在王爷看来,王妃的安危重过一切。

好在,王妃也是这么看重王爷,这大抵就是最好的两情相悦吧。

金明如是想着……

前头的独孤云却开了口,“师弟,聊聊如何?”

萧律没拒绝,已策马上前,“想聊什么?”

“聊聊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剑南道布局?”独孤云很想知道这一点。

萧律没正面回答他,“从我有前世记忆开始。”

“那是什么时候呢?”独孤云问完,也知道萧律不会回答,就自顾自的猜下去,“是在一年前?五年前?还是,就在今年三月?”

萧律气息不变,他知道独孤云是在试探他。

可独孤云却还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看来不久吧,而且你也没什么把握,所以不敢让我知道?”

“师兄心思之敏捷,本王不及。”萧律平静表示:“可事到如今,为时已晚。”

“……确实。”独孤云知道,他败在,还是太轻敌了,他就不该回朝。

但这是命数了,他布局这么多,都抵不上一个“先知”。

不过鹿死谁手,还有最后一搏。

……

秦王府前。

将人送到的沈浪,直接告辞。

司浅浅见天色也不算早了,也没留人,“路上小心。”

“放心,你先进去。”沈浪坚持目送司浅浅进府。

司浅浅没办法,只好先进门。

沈浪等门关上了,才调转马头,当街策马而去。

街边的探子又跟了一段路,确定沈浪已经离开,才悄然潜回瑞王府。

“派沈浪护送,看来传言未必属实。”萧乾沉吟间,就听下人禀说大巫到了。

萧乾立即起身,“快请!”

尽管独孤云安排了后手,还能再搏一把。

但大巫此人能力莫测,也许有奇效!

这是萧乾的想法,他知道这也定是独孤云所期待的。

可他知道的是——

他这头才把人请过来,萧律就收到了消息,“果然。”

“王爷,您可要回府?”金明担心这些人会对王妃下手,旁人还好,这个大巫却着实诡异,怕是除了王爷,没人能对付。

若犯人是其他人,萧律肯定就回了!

但现在……

他暂时不能回,“搜查独孤府可有收获?”

“金策尚未来信。”

“有消息立即报上来。”萧律很清楚,就目前搜查到的证据,只能定独孤珪死罪,无法定独孤云死罪。

独孤云充其量只是知情不报,罪不至死。

而只要不是不可赦免的谋逆死罪,独孤朝阳就有可能拿着铁券丹书出来救人。

独孤朝阳才是独孤家的根本!

金明深明其意,已经郑重领命:“属下明白。”

萧律这才去见大理寺卿、刑部尚书和御史大夫。

作为三司主领,这三位大人在得了消息后,家都没回,都识趣的来大理寺加班了。

其他大臣虽“没机会”加班,但也一样“没得睡”。

“要变天了。”

有人惶惶惊叹。

“也是该变天了。”

有人感慨道来。

“希望一切顺利。”

有人祈祷着……

今夜。

注定是不眠夜。

哪怕是心宽如司浅浅这样的,也没睡着,“狗子~”

“王妃?”值夜的翠柳听见动静,小声唤了一句。

司浅浅就翻了个身的说,“我没事,你睡你的。”

“您可是担心王爷?”翠柳起身掌了灯,“婢子陪你说说话吧。”

“也好。”司浅浅是真睡不着。

翠柳便从旁拿出梳子,给她梳发。

靠着软枕的司浅浅就随意问道:“你说,王爷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王爷不是稍信回来了么,上面没说?”翠柳记得,王妃前脚刚回府,王爷的信后脚就到了。

司浅浅撇撇嘴,“他就让我先睡!”

翠柳笑了,“那就说明王爷也不确定忙到几时,您急也没用啊。”

“我知道!”司浅浅只是很想在睡前,抱抱狗子。

要是知道他今晚根本不回来,宴后分开的时候,她就该先抱抱!

都怪狗子,也不跟她透个风!烦死了。

殊不知——

萧律也是临时起意,毕竟独孤云的亲笔信,他也是宴后才从裴衡处得到。

所以在离席时,他还不确定代宗是否会同意收监独孤云,扣押独孤珪。

也正因为这波出其不意!

亲自带六扇门搜查国丈府的金策,还真搜出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王爷,您看!”亲自将特殊信函带回来的金策,是在萧律屏退了所有人后,才将信函呈上。

萧律虽心有准备,可当他看完信件,脸色、心态还是崩了。

金策见他久久不语,有些担心,“王爷……”

“还有谁看到这封信?”萧律问话的声音,有几分失真。

听在金策耳中,愈觉不安,“王爷放心,只有属下一人看见,是属下搜到的。”

“确定再无旁人察觉?”萧律确认性再问。

金策坚定点头,“是!”

“好。”萧律这才将信收进怀里,修长的指,抖得清晰可见。

金策看到了,更为担心,“王爷,此事……”

“本王进宫一趟,你们守好独孤云。”萧律说罢,撑桌站起。

金策立即上前扶他,“让金明随您去吧。”

“不必。”萧律拒绝,“你们二人,时刻盯紧独孤云。”

金策明白这句话的深意,再次坚定点头,“您放心。”

可萧律,其实并不怎么放心,但这件事太大了!他必须面圣。

原来……

长兄不是单纯的战死沙场。

是有人背叛!有人出卖了他。

这个可能性极大的事实,萧律无法承受。

是以,他在走出大理寺时,脸是青的!浑身都是冷的。

盛夏的夜风,对于他而言,寒彻骨。

……

司浅浅不知道,她心心念念惦记着的狗子,在承受着怎样的心理坍塌。

她在和翠柳聊完后,总算有了些睡意,迷迷蒙蒙的正想睡。

却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人进院了?

狗子回来了!?

这个认知——

“!”

令司浅浅瞬间醒神。

她当即爬了起来,并悄悄的躲到门边,准备给她家狗子一个大大的拥抱!

还没睡沉的翠柳,此时已起身,见到来人,还悄声拜见道:“王爷。”

“嗯。”如沉金玉石的低音,于夜色中晕散,“王妃几时睡下?”

“回禀王爷,刚睡下。”翠柳应罢,就被挥退了。

司浅浅听着这苏苏的嗓音,一双杏眼都笑出了碎碎的星光,可开心了!

但这份开心,很快中止!

因为当狗子推开门时,迎门而入的气息!让她瞬间清醒。

这不是狗子!

哪怕声音很像!但绝对不是。

司浅浅因而已挪入阴影,用天书赋予她的敏锐五觉,极力降低存在感,缩在被推开的门后。

进屋的人,果然没发现她,正轻声步入屋内。

“……”

借着那一盏昏暗灯烛,看见进入者的司浅浅发现,来人的身形跟狗子也很像!

想来“长得”也完全一致,否则金币、翠柳等人绝不会无所察觉。

司浅浅因而想到了,那个伪装成明善公公的人!独孤云的人,心下愈发忌惮。

与此同时——

闯入的伪装者,已经发现床上无人,他差点以为,自己伪装失败了,但他很快冷静下来,确定不存在这种可能,当即喊道:“来人!”

翠柳闻言,立即进屋。

屋顶上的金币,也及时落下来。

司浅浅一见到金币,马上躲到他身后,“不是王爷!”

金币闻言,楞都没楞!当即朝伪装者出手。

慢了一步的金刚,也立即将司浅浅护送出屋。

“嗖!”

“嗖嗖!……”

数名暗卫纷纷闻声而动。

这还不算……

“什么人!”

王府的府卫也已迅速将主院四周点亮。

只一瞬间——

伪装者就被团团围住,明亮照耀着了!

可大家一看,都傻眼了,“王爷?”

“他不是!”司浅浅很确定,“他是独孤云身边的易容高手。”

本来还想狡辩的伪装者,简直无奈,“在下自问没有破绽,敢问秦王妃是如何察觉到端倪?而且,您不睡的么?”

这都什么时辰了!?

一个小女子大半夜的不睡!躲在门后拆穿他!?

这是什么套路!?

他只想知道答案,日后坚决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然而——

司浅浅是不会满足他的,“本王妃本来就睡不着!”

“睡不着你躲门后!?”身为独孤云最得力的能人异士,这位易容高手平生第一次这么无语。

偏司浅浅还坚定反问,“不行吗?”

“行,不过……”这人后面的话还没说完。

大巫的声音就接了上来,“不过他的目的,也只是要让王府的守备暴露出来而已。”

话音未落,手已擒出的大巫!宛若从月轮中堕下来的白妖,一掌就将金刚强势拍退。

饶是司浅浅十分敏锐,也根本没时间躲闪,眼看就要被速度极快!出击极准的大巫得手了。

“锵!”

早就埋伏在府卫中的!距离司浅浅很近的沈浪,当即出枪。

“唰!”

银枪如月!

挑起一弧星光,直击大巫的贼手。

将那手及时!精准的拦在司浅浅头顶上,没让他触及司浅浅半分。

这还不算……

“收网!”

等的就是这一刻的金币,冷哨一吹!

“砰!”

喜欢全京城都盼着我被休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