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影院手机在线高清免费观看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两人就这么什么也不说,互相看着彼此。季君珩不知道薛兰兮在看什么,只觉得这样烛火挑动之下的薛兰兮有别样的美,让他心悸,让他牵肠挂肚。

这么多年过来,他终于又能握着她的手了。

到了就寝的时候,季君珩也没走,也没睡在软榻上,而是将薛兰兮往床里挪了,和衣躺在外沿。

“我守着你,睡吧。”

这样亲密的举动,薛兰兮没有拒绝,动了动,给自己寻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竟然安稳的睡了过去。等到一觉到天亮,薛兰兮醒来的时候,季君珩还没去上朝。

“你……”

“我递了折子,告了假。”季君珩看着薛兰兮恢复了血色的脸,准备起身梳洗,“昨天夜里又出了一身汗,起来擦洗一下吧。”

季君珩一起身,却发现被什么绊住,一低头,却看到薛兰兮的小手紧紧的攥住了自己的腰带。

“我,不想出去。”鬼使神差的,薛兰兮摇了摇头,并不想做任何事情。

许是因为病弱,又许是因为吓到了,薛兰兮对季君珩格外的依赖了一些。见她如此,季君珩也没有强行离开,而是帮她掖好被角温声说道,“若是你不想起来那就让她们把东西拿进来,好歹擦一擦,身上能清爽很多。”

“那你呢?”

“我在帐子外面。”季君珩轻轻的拍了

浮生影院手机在线高清免费观看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拍她的肩膀,眼中一片柔情好像能将人困在其中似的。

有了季君珩的保证,薛兰兮似乎放心了许多,点了头,让折枝拿了东西进来稍微擦一擦,果然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

昨日高热,今早起来薛兰兮身上必然是酸痛难耐的,喂着她吃了些早饭,季君珩揽着她重新躺下,一边说话,一边在她身上捏来捏去,帮她放松肌肉。

“昨日下午,岳母上门,那会儿你还昏迷着,不方便见人,所以我就让人先给回了。等你身子好些了,咱们再请岳母过来小住好不好?”

“嗯。”

“这几日你食欲肯定不会好,厨房准备了白玉蘑菇汤,你可以少喝一点。”捏着捏着,季君珩只觉得薛兰兮身上太瘦,不管怎么捏,都是一把骨头。

“好。”

薛兰兮的神思却没放到这里,季君珩说一句,她应一句,显然脑子里装着别的事情呢。

她会这个样子并不奇怪,情同手足的姐妹就这么突然没了,是要难受好几天的。

“季宵买了上好的棺木,又跟碧心的家人商量了在城外给她找了个依山傍水的地方下葬。因为她尚未婚配,不能停灵所以下葬的日子就选在今天。”

“若是棺木还没封的话,可否将我那百宝柜中最下面一层的香珠放进去?那香珠可以驱虫,至少能让她免遭啃咬。”薛兰兮听到这个,连忙支起身子问道。

“好,我让季宵先去说一声,等你一会儿,你可以再想想有没有什么要放的。”

“把碧心平日里玩的毽子留下,剩下的都让折枝收拾了放进去吧。她平日里攒了不少好东西,可惜都用不到了。”薛兰兮眼眶中的泪水瞬间滚落,季君珩拿起旁边的帕子帮她擦去。

“好,再让折枝从账上支五百两银子给碧心的家人好不好?”

“嗯,让她交给碧心的二弟吧。碧心母亲死得早,父亲另娶,若是将银两给了父母,最终银两只会留给继母所生的儿女,却不会给自己的亲弟弟。”薛兰兮是知道碧心家里的情况的,又特意嘱咐了一句。

“我会让季宵盯着的。”

零零碎碎的又交代了很多事情,薛兰兮才惨然一笑,看着季君珩说道,“我,是不是不该……”

我是不是不该回来?

“你没有什么不该的,你有你的命,她也有她的命,我们的一切,哪儿逃得过老天的安排?”

季君珩原本不信命,可是自从发觉薛兰兮就是颜愫开始,他忽然就信了。

所以,没有什么不该。

若是要怪,那就怪命吧。

“侯爷,长公主府的人过来传话说,那日行刺之人的画像画出来了。”素荷隔着帘子往里面传话,同时屏息听着季君珩的吩咐。

这个人只怕不会有什么善终了。

“让季宵拿着画像寻人,找到之后不用带过来,直接收拾了就行。”季君珩看了薛兰兮一眼,冷酷的吩咐道。如果薛兰兮命中注定会回来,碧心命中注定要死去,那么这些人也会命中注定的死在他的手里。

他这一生,沾了太多的血,不在乎这一两条。

“是。”素荷应声而去,却并不同情那几个人。

两日后,太阳还没突破清晨的薄雾,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片青色之中。诚国公府的门房打着呵欠开了门,闭着眼睛将门给堵好,就在他弯腰收拾门槛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睁眼一看,顿时吓得魂都掉了半条。

“来人,快来人!”那门房看着地上血糊糊的两具尸体吓的双腿打颤,高声叫了起来。

叫声引来了府里的仆役,聚集到门口一看地上,顿时惊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谁人敢在诚国公门口撒野!”

“莫非是仇家寻仇不成?快去告诉老爷。”

“先等等,这好像是二小姐院子里的家丁。”

有眼尖的一下子就认出那地上躺着的两个人是谁,捂着嘴,惊讶的看着这个情况。

“这两个人怎么会躺在这里?”

“昨天还好好的呢,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这幅样子。唉呀妈呀,这身上的骨头好像碎完了,别是从哪里摔下来了。”

那两具尸体就那么随意的扔在了地上,皱皱巴巴的团成一团。仔细一看,却又能发现不一样的地方。

但凡是人,有了骨头就不能随意弯曲。可是地上这两人的胳膊腿就面条似的,弯弯曲曲的瘫在地上。不仅如此,胸腹也是,原本应该是高高的一块,可是现下却跟化了一样,软趴趴的一滩。

“甭管怎么回事,先从角门抬到柴房再说。大清早的留他们在门口,也不怕晦气!”管事的人也出来了,看到这种状况,连忙招呼人把尸身先抬回去。

众人一听,连忙七手八脚的把人给收拾了抬进去。还有人从府里抬了水,拿了扫把出来,不多时就把门口给清扫的干干净净,什么都不留下。

季宵在人群里看着沈家人把尸体抬进去才转身回了卫陵侯府汇报。

“人被抬进去的时候,沈家人非常诧异,显然应该不是诚国公或者公子做的决定。”汇报完了之后,季宵又补充道。

“你养的狗咬了人,苦主是弄死狗还是弄死你?”季君珩并不赞同季宵的想法,抬眼看了一眼季宵,“狗从来都是狗,不懂人的规矩。人既然养了狗,那就至少要做好约束。”

季宵想了想,点头称是。

沈清念还不同于其他的下属,而是诚国公的女儿,若是不约束好,确实比一只狗可麻烦的多。

不过,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就有如此阴毒的心思,跟容王那个毒蛇可真是绝配。

先前的容王妃季宵见过,是一个非常和善的大家闺秀。可是,容王为了能跟沈家搭上关系,生给害死了这个人。这么狠的角色,也真是曲家姑娘命薄。

“侯爷,夫人来了。”外面传来脚步声,季宵听了听,通知了季君珩一下。

“好,你先过去吧。”季君珩从满书桌的奏报上抬起头,站起身子往外走去。

薛兰兮在折枝和素荷的扶持下一点点走了过来,面色苍白,鼻尖留了不少汗珠,看的季君珩非常不满。

“你怎么不好好歇着,身子不好就不要出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病,这几日,薛兰兮的身子一直不见好,白日的时候恹恹的,晚上就会发起高热,一连几天,让她的小脸都瘦了一圈。

“我听说沈家死人了,是不是你做的?”

方才折枝说闲话似的把这话给薛兰兮说了,谁知薛兰兮听完之后立马就躺不住了,非要来找季君珩。折枝和素荷拦不住,只好给她套了衣服,然后扶着出来。

看着她明明没有什么力气还非要出来的样子,季君珩皱着眉上前,将她一把打横抱起,然后步履稳健的朝着卧房而去。

“是我做的。我说过,要替你报仇。”

“可是元凶未死,你这么做,只会打草惊蛇。”薛兰兮不满,季君珩如此行事实在是太过草率,若是沈家对季家做什么,只怕根本不需要理由。

“便是不做,也是打草惊蛇。”季君珩一边走,一边跟薛兰兮说道,“沈家动土到我的头上,也没问过我愿不愿意。忍辱负重,不是我的风格。如今的行事,只是先讨些利息而已。”

“那若是沈家一意维护沈清念呢,她可是皇上钦点的容王妃。”薛兰兮觉得,诚国公府肯定不会轻易的就放弃沈清念。

“欠债还钱,不是不还,时候不到。我知道你担心的,可是你放心,总有那么一天的。”

两人说话间,就已经到了卧房,季君珩

浮生影院手机在线高清免费观看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把薛兰兮放下,伸手要去解她的衣服的时候,就见薛兰兮往里面一躲,躲开了他的手。

喜欢侯爷,夫人还是想杀你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