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最火的网名 公共场合高HNP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最快更新天启预报 !

既然存续院说继续,那便继续。

槐诗毫不客气的从箱子里翻了一管源质精粹出倒进嘴里,补充了一下掉下去一截的蓝条之后,把剩下的东西随手塞进了口袋里。

送上门的羊毛,薅了!

而存续院的来客无动于衷,好像根本没看到一般,丝毫不在乎。

只是等待着接下来的数据和结果。

铸造,再启!

这一次,在槐诗手中,数珠丸恒次只是一声低吟之后,便消散无踪,像是蒸发了一样,毫无征兆。

可就在那一瞬间,槐诗却感觉毛骨悚然,听见空无一物的身后传来轻柔的脚步声。

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内心中升起的寒意。

剑圣的轮椅旁边,陪护的随从已经僵硬在原地,感到了近在咫尺的恶寒,浑身冻结。

就在那个白发老人的身后,光芒黯淡的影中,有隐隐的轮廓浮现。

像是头戴竹笠僧侣的僧侣,披着暗红色的法袍,手腕与脖颈之间缠着层层的念珠,而面目却隐藏在斗笠之下的阴暗中。

只有隐隐的血光勾勒出了眼眸的位置。

正低头,俯瞰着那个老人的背影。

上泉毫无反应,甚至连浑浊的眼眸都未曾动摇过一分。

“怎么了,假和尚?”他沙哑的问,“想着,度化我么?”

“为时已晚。”僧侣漠然的摇头:“施主尘执炽盛,六根污浊,孽业积深,早已堕阿鼻叫唤之境。佛法,已然无计可施——”

“那还等什么?”

上泉嗤笑,敲着膝前的利刃之鞘,故意将伸长的脖子,将干枯纤细的脖颈露出来:“早就听说,数珠丸恒次是杀魂诛邪之剑……”

他说,“如我这般邪魔,还请阁下试斩之。”

“正该如此。”

染血的僧侣抬起手,摘下了斗笠,自血火笼罩的面孔之上,浮现出了闻道而喜的狂热,沙哑呢喃: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那一瞬间,血色和邪意褪尽,至纯至净之刃自从鞘中展露,向着剑圣的脖颈,斩!

幻光,一闪而逝。

那速度已经凌驾于电光之上,几可同思绪和念头的运转相比拟,不,比那还要更快。因为斩落的并非是存在的物质,而是由觉悟与慈悲之精髓所缔造的泡影之刃!

剑刃所过之处,一切孽业,一切污浊,等等不净,等等妄心,尽数破灭!

死寂到来。

漫长的寂静里,上泉沉默着,只是微微闭上眼睛,无声叹息。

龟裂的声音响起,在他身后。

持剑的僧侣僵硬在原地,血色流尽,火焰熄灭,那一张模糊的面孔之上浮现出一道道裂痕,踉跄的后退了一步。

明明被斩的人并不是自己。

但却难以压抑这恐惧的悲鸣。

泡影碎裂,破邪显正之剑无声溃散。觉悟和慈悲斩不去对手的妄心和执迷,反而被灵魂中如铁的极意所斩灭。

“正法?”

上泉摇头,“不过如此。”

在他身后,影中的僧侣无声溃散,只留下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刀,再无光亮。失去了护法和慈悲的神髓之后,沦落凡尘。

再无修复的可能。

“下一把。”上泉困倦的垂眸,“起码来点……让人不会打哈欠的东西吧……”

槐诗回头,看向身后开启的箱子。

三把尘封的利刃在剑圣的低语中铿锵而鸣,邪异、凶恶、庄严……种种气魄如光焰一般扩散。

他闭上眼睛随便摸了一把出来,眉头挑起。

“童子安纲切?”

槐诗轻叹:“这应该能让装逼的老前辈打起点精神来了吧?”

五分钟后,面无表情的上泉回到了轮椅之上。

“下一把。”

可恶,又被他装到了!

然后,就是下一把,再下一把……

从暴戾凶狠,要将天下一切都握在手中的的钢铁巨猿·大典太光世、阴柔诡异,吞吃一切恶邪的护法之刃·数珠丸恒次、将曾经的酒吞封入剑刃,将灾厄化为力量的邪刀·童子安纲切、霸业在握,催山破岳的王道之刃·三日月宗近。

乃至最后,斩尽恶鬼、杀孽无穷的纯粹杀戮之刀·鬼丸国纲……

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天下五剑,在剑圣的面前,被尽数斩破。

所动用的,便只有那一手惊鬼骇神的无双剑术,令槐诗大开眼界。

专志成诚,以一念上抵天穹的天城之剑;霸道无双、催城破岳的日之一刀;虚实变幻、延绵无穷的分光泡影;性命相搏、有死无生的崩落之势……

只是随意的挥洒,就令槐诗见识到自己未曾想象的高远世界。

苟延残喘这么多年之后,那一具苍老躯壳中依旧还包藏着斩落日月的雄心,和槐诗无法企及的技艺……无关罗老总是说槐诗缺乏悟性,和真正的强者相比,他所具备的那些才能还差得远。

可谁要跟人比这个啊?

想要打击自己,除非有个人蹦出来拉一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算是槐诗拍马都闭上的大提琴曲才行。

可这世界真的还有那样的人么?

唔,或许诸地狱音乐协会的总部里还藏着那样的老怪?但就算有,大提琴这么冷门的乐器,也不会有谁具备如同槐诗这样的造诣吧?

只能说,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怀揣着‘剑圣,不差!’的想法,槐诗随着大流的鼓起掌来。

而站立在场中,踩在那一具渐渐消散的恶鬼尸骸之上,上泉却这喝彩和掌声所动,只是回眸,看向那位站在旁边,不发一语的存续院来客。

“如何?”

佝偻的老人沙哑的发问:“老夫这把剑,还可堪入眼么?”

“足够。”

自称008的神秘人颔首,电子声毫无起伏:“比预料中还超出三十个百分点,看来衰老并没有让你变弱,和死亡纠缠这么多年之后,反而变得更强……”

“强?强在何处?”

上泉嗤笑摇头,“同那种死物对决,只是赢了几场,便称得上强了么?未免太过可笑——所谓的剑术,本质上就是杀人的方法。

也唯有活生生的人才能彰显出其精髓……”

说着,那一双浑浊的老眼,看向了旁边看热闹下饭的槐诗,让槐诗的表情僵硬了一下。

“猴戏看了那么久,总要留点东西下来吧,槐诗?”

上泉呛咳着,似笑非笑:“那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完全就没把我老人家放在眼里啊……”

“等等!”

槐诗下意识的抬手,肃然说道:“我有一佳徒,姓林名中小屋,天赋绝佳,实力冠绝同门,不如让他来陪剑圣阁下玩两手……”

“不可。”

上泉摇头:“那小子我还等着他入赘将来好操持道场呢,万一吓坏了,遥香那丫头岂不是要难过?”

“那你怎么不去找麒麟,找原家的老头,去地狱里找罗肆为啊?”

槐诗斜眼瞥着他,到现在,哪里还不搞清楚这老头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狗皮膏药:“剑圣前辈,您老搞复健运动就算了,找点有难度的不行么?

何必拿我这个晚辈当垫脚石呢?”

“就是因为绝不会输,才专门找你的呀,槐诗。”

上泉坦然的回答,“不能太强,否则会劳动筋骨,不能太弱,否则根本无法发挥,正好有你,不强不弱,还在我这老朽的解决范围内。”

他想了一下,正色的说道:“此乃兵法。”

“好嘛,你们瀛洲的兵法就光教人吃饱了打厨子了,是吧?”

眼看老前辈一想到虐菜,连咳都不咳了,槐诗就感觉今日恐怕是逃不过这一遭,叹息一声:

抖音最火的网名 公共场合高HNP

“您老人家想好了?”

“哈哈,放心。”

上泉咧嘴一笑:“我会手下留情的。”

“不,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下。”

槐诗缓缓从椅子上起身,拍了拍膝盖屁股不存在的尘土,活动起了身体:“我这块垫脚石除了又臭又硬之外,还有点滑。

你老人家小心没踩稳,反而把脚崴了。”

上泉微微愕然,旋即,忍不住摇头感慨:“我就喜欢你大言不惭的样子,槐诗君,你仿佛永远充满朝气,充满了希望和未来。”

他诚挚的轻叹:“每当遇到你这样的晚辈,都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到欢快。”

“是吗?”槐诗淡然的走进场中,反手关上了身后的门,敷衍回答:“那可太让人开心了。”

“正是如此啊。”

老人停顿了一下,咧嘴,露出了同罗肆为如出一辙的残酷笑意:“尤其是,每当想到再过一会儿,那些充满希望的面孔将会露出怎么样的挫败和绝望的神情,就让我激动的无法克制。

想到有人会在我的打击之下,一辈子都不敢握剑,一辈子在噩梦中颤栗,就让我兴奋的饥肠辘辘,难以饱足……

当出生的牛犊,真正见过猛虎的凶暴,当夸夸其谈的家伙真正领悟了山岳的巍峨,当见过无数死不瞑目的同行者那惨烈的尸骸,当侥幸在剑刃之下逃生后余生永恒在阴影下度过时……这一份铭刻于弱者心中的恐惧,方才是印证‘强大’的唯一方式!”

明明述说的话语如此的丑恶和狰狞,可老人的神情却如此的肃穆和郑重:“所谓的剑术,所谓的搏斗,所谓的技击……撇去一切冠冕堂皇的借口之后,世间一切斗争的方式,都是为此而存在的!”

在寂静中,槐诗忍不住摇头。

“说实话,我对你们的道理都没什么兴趣。不过,事到如今,就算我说我其实是个音乐家,你也肯定不会放过我了吧?

所以,我就只有一个问题……”

他停顿了一下,看向场外,认真的问:“你们报销么?”

【008】颔首,毫无迟疑。

“十倍。”他说。

那一瞬间,槐诗微笑着眯起了眼睛,再无顾忌。

就这样,向着剑圣,向着现境一切武者都无法逾越的高峰,踏出了第一步。

“如此,赤手空拳么?”剑圣嗤笑:“你的天阙呢,槐诗,你的鹦鹉螺号,为何不拿出来给人见识一下?”

“不是已经近在眼前了么,剑圣阁下。”

那一瞬间,槐诗抬起手,打了一个响指。

令整个钢铁建筑,轰然鸣动,层层沉重的结构迅速的翻转,庞大的设备升起、降下,无数线缆迅速的延伸,当一个个庞大的模块彼此碰撞时,就迸发出炽热的火花。

伴随着那清脆的响指声,整个世界仿佛都在低沉的共鸣。

触目所见,钢铁的天穹和大地,整个深埋在地下的结构,乃至突出在地上的铸造中心,都不过是鹦鹉螺号的延伸。

此处,早已经在天阙的笼罩之下!

现在,庞大的主炮突兀的从槐诗头顶的天花板之上伸出,对准了前方毫无防备的老人。

随着尼莫引擎早已经运转至极限的潮声轰鸣。

悍然开炮!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