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小说 欲佛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身在梦域准备出发的时候,古不老借着搀扶姜云起身的机会,塞给了姜云一件储物法器。

姜云明白,师父是担心被魇兽看到,所以当时接到手之后,就立刻收了起来。

而来到真域虽然已经有四天之久,但是因为一直对自身所处的环境毫不知情,姜云也就没有打开。

如今,总算是有了暂时的栖身之地,姜云当然想要看看师父给了自己什么东西。

储物法器的面积不小,但却是空荡荡的,仅仅只是悬浮着两件东西。

一件是一块令牌,一件则是一块玉简。

令牌,姜云还没有太过在意,他直接将目光看向了玉简。

玉简也是修士常用之物,作用是可以用来传讯,也可以用来留下文字或者声音和影像。

因此,姜云首先小心翼翼的取出了玉简,神识探入了其中,果然听到了师父的声音。

“老四,该叮嘱你的事情,我都已经告诉你了,唯独有一件事,在梦域实在是不方便说,所以我只能以这种方式告诉你。”

“我在真域,有位朋友,曾经也是一位很有实力和身份的强者,那块令牌就是他的。”

“我这个朋友,已经不在了,但是当年他的势力极为强大,或许到现在还并没有消亡。”

“你记住令牌上的图案,不管你在任何地方,只要见到相同的图案,那就说明,那里有我朋友的人。”

“如果你有需要帮助的地方,那么拿着那块令牌,去找到他们,他们必然会全力帮助你。”

“切记,那块令牌,整个真域也只有一块,你万万不能让任何外人看到令牌。”

“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就将这玉简毁掉,不要留下痕迹。”

师父的话,到这里就结束了。

姜云却是陷入了疑惑之中。

虽然他明白了师父的目的,就是给在真域人生地不熟的自己,找了个可能的帮手。

但是,师父说的话,也实在是太过模糊了。

直到最后,师父甚至都没有将他那位朋友的名字给说出来。

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让自己仅仅凭借着一块令牌上的图案,完全是碰运气的找到对方,这和大海捞针,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姜云知道,师父这么做,必然是有原因,所以自然不会埋怨,将那块令牌给取了出来。

令牌是古铜色的,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打造而成。

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重量惊人。

姜云觉得,如果自己将令牌当成暗器来使用的话,都会起到奇效!令牌的正反两面,光秃秃的,只是都雕刻着一个相同的图案。

这个图案的样子,有点像是一个正在旋转的漩涡,又像是某种正在绽放的花,有些复杂。

反正姜云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图案。

姜云翻来覆去的仔细打量着这个图案,自言自语的道:“就算这个图案有点特殊,但是如果其他人想要仿造的话,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包括这块令牌在内。”

“可师父说这块令牌在整个真域仅有一块。”

“难道是令牌原先的主人身份实在太强,以至于根本都没有人敢去仿造他的令牌?”

“整个真域,身份地位高的,除了三尊,就是太古势力了。”

“莫非,师父的这个朋友,曾经就是太古势力的一员?”

就在姜云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始终盯着的令牌图案的双眼,却是突然花了起来。

那图案之中,仿佛伸出了一只手,要将他整个人给拉进其内。

甚至于,他的意识在这一刹那,都是出现了一些恍惚,连闭上眼睛都无法做到,只能继续盯着图案。

也多亏姜云的定力足够,在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刹那,就用最简单的方法,重重的咬住了自己的舌尖。

疼痛的刺激之下,让姜云有些恍惚的意识,终于恢复了清醒,也是急忙闭上了眼睛。

定了定神之后,姜云再次将目光看向令牌,但是却不敢直接盯着看了。

而直到这时,他才算是明白,这块令牌之所以只有一块,真正的原因,恐怕并非仅仅是因为令牌主人的身份,也是因为令牌本身所具备的功能。

只要盯着这个图案的时间稍长一点的话,就会让人陷入恍惚!这个功能,看似很多法器都能做到,但也要分针对之人。

姜云是从梦域走出来的生灵,掌握着魇兽和蜃族两种不同的梦境之力,却依然在看着这块令牌的图案后变得神情恍惚。

这足以说明,这块令牌,绝大多数人都是无法仿造的。

而有能力仿造之人,要么是碍于令牌主人的身份,不敢仿造。

或者是不屑于仿造,这才使得这块令牌是独一无二的。

自然,这也让姜云对于这块令牌主人的身份有了好奇。

而他也尝试着用自己的神识,想要渗入令牌之中,看看其内蕴含的是什么力量。

但这块令牌就如同是固若金汤的城池一样,姜云那强大的神识,根本都无法渗透进去。

姜云试了片刻之后也就放弃,不再尝试。

姜云又认真的听了几遍师父的话,确定师父并没有其他的叮嘱之后,这才伸手一搓,将玉简彻底摧毁。

那块令牌,姜云自然也是谨慎的收好。

万一真的能够遇到令牌主人的手下,那自己在真域,至少也算是有了些帮手。

处理完了这一切之后,姜云就开始思索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那停云宗和太古药宗的弟子,必然要来这里。”

“停云宗倒是无所谓,不足为惧,但那药宗弟子,却是有些麻烦。”

“他的实力应该是不如我,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会让停云宗去帮他从赵家抢盘龙藤了。”

虽然姜云还并不是很了解整个真域的修行实力,但至少知道,真域的大帝是几乎没有水分的,越是强大的大帝,越是稀少。

如果药宗弟子的实力比自己还要强,至少就是极阶大帝

五月天小说 欲佛

了。

太古势力的一位极阶大帝,为了一种药材,面对一个连大帝都没有的家族,只需要张张口,赵家纵然再不愿,也只能乖乖的双手献上盘龙藤。

因此,姜云推测,那位药宗弟子的实力,最多也就是法阶,甚至有可能都不是大帝!对方所倚仗的,不过就是太古药宗弟子的身份而已。

姜云现在所忌惮的,也是对方的身份。

就算不考虑魂昆吾的分身,姜云杀了太古药宗的弟子,肯定会得罪太古药宗。

刚来真域不过几天的时间,就得罪了一个太古势力,这实在是不利于姜云后面的行动。

如果不杀的话,那对方怀恨在心,记着自己,同样是麻烦事。

姜云皱着眉头道:“不知道,太古药宗是属于哪位至尊。”

“要是属于人尊麾下,那我杀了药宗弟子,能不能也取代他的身份呢?”

“如果能的话,那倒是减少了我不少的麻烦。”

说到这里,姜云突然抬起头来,神识看向了上方,道:“来了!”

“不仅田从文来了,那踩着火炉的年轻男子,应该就是药大师了吧!”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