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两腿中间 女生宿舍2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李舜臣的精神,在此刻受到了某种触动,却是突然“看”到了一片海,这片海,并非是现实之中的汪洋,其不存物象,而是一种,贯穿虚实两象,一切之初始,一切之根源的升华。

在古往今来的无穷岁月,对于这个事物,有过惊鸿一瞥的人不在少数,有的人称呼这个东西为天国,有的人称呼这个东西为真理,也有人称呼其为“道”。

这是天地的法理,是万物的本宗,同时,也是通向不朽的关键。

真理国度的时代暂且不提,就说如今这上下五千年,能够隐约感应到这般存在的,五千年来,都没有多个。

而能感应的如李舜臣这般清晰的,更是不超过一手之数。

上下五千年,唯有将精神境界,修炼到一个难以揣度的境地,才能隐约“嗅”到几许气息。

然而,这种对于世界本质的感应,对贤者之躯而言,只是基本的能力而已。

真理之路的强大,可见一斑。

某种意义上来说,李舜臣距离真理,距离道,的确只差一步,他站的位置,从一开始,就超越了无数的修行人。

但同时,这一步,就他现在这种情况,若是不变,则永远都不可能踏出这一步。

因为他现在只是一个容器,容器之中空空如也,不存在任何的“力量”。

他想要踏步,想要开门,唯有,将这个容器填满,使得“自我”圆满。

可以看出,真理之路,和其他许多道路比起来,是反过来的。

而将容器填满的过程,就是追逐真理的过程,真理国度将之划分为了十步,或者说,是需要在容器之中,填充十种非凡的“源质”,以此抵达不朽。

这十个源质,也被称为神之十羽,不朽十因,最初的第一因是“王国”,物质的王国,代表着物质,或者说存在的根本,是一切的承载。

若无“王国”,则一切皆是虚幻,如若幻梦,瞬息生灭,不得长存。

凌驾于王国之上的第二因是“基点”,这一因,乃是王国升华之后的概念,物质是根本,而基点,乃是物质的一体两面,是精神层面的一种概念,物质只是物质,不存意义,基点赋予了物质以意义,以灵魂。

基点之上的第三因,是野兽,野兽代表着本能,代表着欲望,代表着掠夺,代表着生存,是强大的源动力,也是生命的初始。

野兽之上的第四因,是星空,星空代表着理性,也代表着规则,代表着秩序,是囚笼,也是保护。

本能和理性相互争斗,也相互依存,也因此,诞生了第五因,象征着韧性勇气的火焰。

勇气升华,化作坚不可摧的信念,这便是第六因,太阳。

信念缔造意志,超凡的意志,跨越岁月,编制史诗,这就是第七因,史诗。

史诗之上的第八因,是世界,世界象征包容,唯有包容,才能超越,才能将位格,凌驾于世界之上。

而只有自身超然了,才能缔造出真正的智慧,这就是第九因,智慧。

在遥远的过去,在真理国度的时代,也唯有拥有了“智慧”,才有统治一个世界的资格。

至于最后的第十因,名为“王冠”,王冠,本意是王权的象征,是权与力的升华,有了智慧,还不能缔造不朽,唯有握住了至高的权与力,才有不朽的可能性。

王国、基点、野兽、星空、火焰、太阳、史诗、世界、智慧,这不朽九因,尽在王冠的统御之下,也唯有有了王冠统御,所有的“力量”才能凝为一股。

而这无上的权与力,在曾经,也仅仅只有一人拥有,那便是大贤者!

走上真理之路的人,无论是刚刚起步,亦或是已经承载了不朽九因,获得了真正的智慧,这些,都属于贤者的范畴。

唯有拥有“王冠”之人,才有资格冠以一个“大”字。

王冠一成,便已经是近乎不朽,哪怕是岁月,也难以轻易埋葬。

哪怕是不朽九因的贤者,也只有万年的寿命,这是一个极限,而拥有王冠之人,却能不断涅槃,活出第二世,第三世。

曾经的大贤者,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虽然没有长生,但却始终不死。

贤者之躯,不朽十因,合在一起,便是通天之路!

……

李舜臣此刻沉浸在得见真理的感动之中,真理之海,就在眼前,虽然可望而不可即,但能够看到,对人而言,已经是无上的感动了。

不知不觉间,李舜臣已经是泪流满面。

相较于他曾经的两世人生,其中也有诸多的起伏,诸多的感动,但那些东西,和眼前的真理之海比起来,

岳两腿中间 女生宿舍2

却是显得暗淡无颜色。

坐井观天的青蛙,终于在这一刻,跳出了那一口水井,见到了更广阔的天地。

如此境遇,回想起曾经的种种想法,可怜又可笑。

真理之海,水波浩荡,泛起万般涟漪,瑰丽而又璀璨,当然,事实上,这些都不过是因李舜臣的认知,而形成的心象。

道本无象,因心而成,从来如此!

只是,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几个瞬间,也许已经是大半日的时光,时间的流逝,在这种状态下,显得有些莫名。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李舜臣的感觉里,真理之海突然就生出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或者说,是一种,远超李舜臣想象的变化。

他“眼前”的海,陡然从一片,变成了两片,本来按照道理,两个海一起出现,连在一起,那也只是一片海。

但在认知的世界里,却是可以出现这种奇异的两海同存的形象。

因为,这两片还,泾渭分明!

那突然出现的“海洋”,带着不朽的白金颜色,变幻之间,法度森然,给人以一种极致的张力,以及恐怖的震撼。

“这究竟……”

李舜臣被吓的直接清醒了过来,意识回转,但哪怕清醒,他的意识之中,依然残留着几许,“白金”的颜色。

刚才那一瞬间,虽然他和海洋之间,还隔着一步的天堑,但他依然生出了一种,整个的容器,都要被扭曲,被同化的感觉。

不是变化,是同化,容器变化,契合天地,是以容器为主,而同化,却是以对方为主,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后果不堪设想。

李舜臣心中念转,而后眼睛就已经睁开,他的体感告诉他,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也就数分钟的样子。

但就在定睛一看,他却是再次受到了惊吓,就在他身前约莫十多米的地方,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人踏足水上,背负着双手,正“和善”的看着他。

“天妖!”

几乎是本能的,李舜臣惊叫出声,音调极高,高到了扭曲变形,而他的身体,更是下意识的后腿了数步,可见其心中的阴影。

喜欢横推山河九万里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