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目录 过度反应by阿司匹林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待吃过几口点心,沈菀笙略略有些不安的心神才总算平静了下来。

尚书夫人又去外面忙着张罗接待来迎亲的人,柳明珠也去帮忙,睿嬷嬷和紫藤则在一遍遍清点陪嫁的东西,给每个箱笼上都贴上喜字。

沈菀笙坐在床上,铃兰在一旁陪她,偶尔将落下的散发梳上去,再补补妆容。

眼看已过巳时,只听见紫藤慌慌忙忙跑进来道:“……小姐,小姐……姑爷……姑爷来了!”

铃兰见她一副慌张的神色,便嗤笑道:“你个小蹄子,慌什么?这会子也进不来,肯定被拦在门口呢!”

说着,不慌不忙起身,小心翼翼拿起凤冠霞帔,又叫紫藤:“看什么?快来给我帮忙!”

两人合力将凤冠霞帔戴在沈菀笙头上,沈菀笙顿时觉得原本不甚清醒的脑袋,瞬间变得更加沉重了。

铃兰又细细将流苏珠串拨正了,再拿起口红纸,将方才吃东西而缺失的口红补上。

然后拿起大红盖头盖在她的脑袋上,这才满意道:“小姐静静坐在这里等,过不了多久新郎便要进来了。”

一时睿嬷嬷也跑来,额上沁出一层毛汗,边用袖子扇风边道:“快些准备好,姑爷已经带人往这边来了!铃兰紫藤,快随我去堵门!”

沈菀笙立刻紧张起来,听见紫藤

岳目录 过度反应by阿司匹林

铃兰嬉笑着跑出屋子,一时间屋内静了下来,只隐约听见院里传来声音,几人商量着怎么堵门。

她手里扭着帕子,正想着要不要掀开盖头看看,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敲门声。

几个弱女子自然是拦不住的,不多时门就被外面的人打开了。

又是一阵嬉笑声传来,沈菀笙听见门口响起脚步声,随着门被推开,沈菀笙的心也没来由跟着狂跳起来。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她被抱起来了。

“菀儿,本世子来迎娶你了!”

一句话,倒是让沈菀笙莫名感到安心,这个男人的胸膛是炽热的,声音是她熟悉的,连味道也是她习惯的。

也许这才是最好的安排,可是为什么她的内心还是有一丝隐隐的担忧。

出了院门,宇莫璃将她放下来,拉住她的小手,附在耳边道:“我们去拜别岳父岳母!”

沈菀笙愣了一下,头微微一侧,宇莫璃便已明白她想说什么:“虽然只是刚刚才认的干亲,但也可能让你往后多个依仗。”

盖头下面,沈菀笙面色一红,甜笑便漾在了眉梢眼角。

难得他竟想得如此周到,特意带她去以辞别亲人的礼仪辞别尚书夫妇,便算是认下了这门干亲,好让她以后有个能稍稍依仗的娘家。

两人辞别尚书夫妇,铃兰和紫藤一边一个扶住沈菀笙的手臂,将她送上花轿。

着一身喜服的宇莫璃则骑着高头大马站在轿子前面。

只听一声:“起轿!”

沈菀笙感觉轿子被抬了起来,随着轿子的移动,自己也跟着摇摇晃晃起来。

这一

岳目录 过度反应by阿司匹林

支接亲的队伍,浩浩荡荡,抬嫁妆的人从街首排到街尾。

周边围满了来看热闹的百姓,有人说:“这婚事真是近几年来京城中最有头脸的了!”

“对啊!听说是卫国公府的嫡孙,又承了世子之位,被皇上封为抚远大将军,迎娶的还是一位郡主,真是太风光了!”

“不过听说那郡主可是孤女!名声不大好听!”

“胡说!谁说她是孤女?他还有表兄,还有舅舅

。”

一个温润如玉的冷面公子身着暗红色长袍站在人群中,面上露出些愠色,呵斥一旁乱嚼舌根之人。

“你怎知她有表兄和舅舅?为何今日也不见现身?”

被呵斥的人不服气问道。

公子却满面惆怅,并不回答他,只望着渐渐远去的花轿喃喃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众人只道是一个酸腐的读书人有感而发而已,所以也并不理会他,依旧惦着脚尖去看难得一见的大婚场景。

迎亲的队伍回到卫国公府时,即将到午时。

喜轿落地,鞭炮声噼里啪啦震耳欲聋。

铃兰和紫藤忙上前将新娘子扶出轿子,国公府门前早就放了一个火盆,里面放着几块燃烧的炭火。

铃兰附在沈菀笙耳边道:“小姐,要跨火盆了,小心些!”

说话间,沈菀笙透过盖头的缝隙看见脚底下出现一个火盆,便提起裙子,小心翼翼跨了过去。

众人进到府中,便是拜堂的环节。

沈菀笙被扶着站到一个软垫前,只听见旁边有人高声道:“吉时已到,请新人拜堂成亲!”

又听见周围传来些嘈杂的声响,猜测此刻厅内应该聚集着不少人。

“一拜高堂!”

铃兰和紫藤扶着沈菀笙跪倒下去,沈菀笙虽然看不见,但也能猜出此刻上首肯定坐着国公爷和扶怀两位长辈。

“二拜天地!”

沈菀笙被搀扶着转过身子,朝着厅外盈盈拜下。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整个流程下来,沈菀笙只觉得晕头转向,若不是有人扶着,只怕就会晕了过去。

好容易被送进新房,坐在床沿上刚想歇一歇,却听见脚步声响起,铃兰紫藤道:“奴婢见过世子!”

她知道是宇莫璃也进来了,心下也顾不得紧张,只想坐下好好喘口气。

宇莫璃伸手便掀开了盖头。

沈菀笙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张熟悉的俊脸便赫然出现在眼前。

“啧啧啧!我娘子果真是美貌至极!”

宇莫璃目不转睛看着她,眼中尽是惊艳之色。

沈菀笙面上一红,低下头去不吭声。

宇莫璃伸出手正要捏住她的下巴,却听见外面传来卷帘的声音:“主子,主子,快些出来,国公爷让您快些去敬酒!”

宇莫璃眉头一蹙,只得悻悻道:“娘子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沈菀笙微微点头算是应允了。

宇莫璃刚走到门口,突然又回过头来道:“你们两个将她头上那劳什子取下来,没得将人压坏了!若是我回得晚,便伺候世子妃先沐浴,不用等我。”

铃兰紫藤忙点头,他才放心出去了。

宇莫璃刚走,沈菀笙便再也撑不住了,身子向后一仰,便躺倒在大拔步床上。

铃兰忙上前将她扶起:“小姐啊,先将这头上的冠子取下来吧,不然压坏了!”

等取下冠子,见沈菀笙头上湿漉漉的都是汗水,皱眉道:“小姐头发都湿了,怎么办?

沈菀笙是累的半死,哪管得了头发湿不湿,再加上昨夜没睡好觉,除了早上吃了点知府夫人送来的点心,也几乎半日都未曾用过饭了。

她又累又饿,躺在床上连动也不想动了。

铃兰和紫藤见状,也无法劝说,只得先让她躺下休息。

紫藤又端来一盏茶,沈菀笙就着她的手一饮而尽。

过了许久,铃兰终于将沈菀笙哄着坐了起来,又让紫藤去放了热水,伺候她沐浴更衣。

直到穿上一身细棉布中衣坐在床上,才终于放松下来。

此时又有人敲门,进来个乖巧白净的小丫鬟,那丫鬟手里提着个食盒,先给沈菀笙行礼:“奴婢荷香给世子妃请安!方才世子嘱咐奴婢来给小姐送吃食。”

说着,将手中食盒放到桌上,一层层打开,取出各色碟子放在桌上,又拿出碗筷,全部摆好:“请世子妃用膳!”

沈菀笙确实觉得饿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便去桌前坐下,吃了起来。

吃了一会儿,才发现那个白净的小丫鬟依旧在一旁垂首站着,忙道:“你快回去吧!不用在我面前伺候着。

丫鬟却道:“世子吩咐奴婢来伺候世子妃,奴婢哪里敢擅自离去?”

沈菀笙暗忖,莫非是宇莫璃为自己找的丫鬟不成?便也不再催她走,只任她在一旁伺候。

喜欢重生成小狼狗的世子妃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