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小说 18书屋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咸阳外,鹤鸣学府内。

赵浪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给便宜老爹送信,说有急事相商之后。

便宜老爹却这么久之后才回来,而且一副脸色不大好看的样子。

“爹,您怎么才回来。”

赵浪带着几分急切说到。

他倒是想去咸阳找人,可连个位置都没有。

只能等着。

秦始皇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到,

“近日生意繁忙,所以耽搁了。”

听到这话,赵浪微微皱眉说到,

“爹,您又不顾身体忙了?还是要注意休息。”

秦始皇摇摇头说到,

“无妨,爹心里有数,你这次催着爹回来做什么?也不在信里说明。”

说到这事,赵浪的脸色微微严肃了一些,回到,

“爹,这事不好在心中说。”

“前些日子,我接到了太尉府的调令,这次始皇帝的出巡,让我随驾!”

秦始皇没有惊讶,而是微微点头。

这事他当然知道。

但一旁的赵浪却愣了一下。

他可告诉过对方,始皇帝的这次南巡,注定了不太平。

自己被太尉府调过去随驾,自己老爹是不是太镇定了点?

他自己这两天都在忙着安排后手,这个年结怕是都过不好了。

“爹,您怎么好像一点儿都不担心啊?”

赵浪直接问到。

秦始皇立刻回过神来,自己的反应的确是不对,但他也不慌,而是露出一个苦笑说到,

“因为爹也要跟着去。”

“什么!”

赵浪直接喊出声来,眉头也微微皱起,心中开始急速运转。

秦始皇哪里不知道对方的心思,说到,

“别多想,只是

色色小说 18书屋

爹要负责物资而已。”

赵浪也点点头,真要有什么事情,早被一锅端了,

“爹,我们父子两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只是这次我们凡事都要小心些。”

秦始皇神色微动,说到,

“浪儿,你说的那些事情,会不会和近来的流言有关?”

“流言?”

赵浪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

“您是说那个‘祖龙死而地分’的流言?”

卑贱者和蛛网都早已经报上来了。

这几天咸阳城内早已满是流言。

虽然这流言没有直接指向谁,但大秦如今能担得起祖龙两个字的,也就秦始皇了。

但赵浪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本身,而是让人去查探流言散播的源头。

秦始皇却面色极为严肃的点点头,一旁陪着的赵高也绷起了脸。

“浪儿,流言说,前几日,会稽郡有星石从天而降的,石头上的字,也就是上天的旨意。”

秦始皇当然不信命,但是对上天,还是怀有难以明说的敬畏。

而天下的百姓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当他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心中极为还不安。

就在这时候,秦始皇却看到了赵浪直接露出了一个笑容。

“浪儿,你笑什么?”

秦始皇皱眉问道,他现在的心情可不太好。

赵浪这时候的笑容却更甚了,回到,

“爹,你不要去管这些流言,很明显是有人故意做出来,想要搅乱天下局势的。”

听到这话,秦始皇顿时一愣,随后急切的问道,

“浪儿,你是说这是人为?!”

他敬畏上天,但却不畏惧任何敌人!

赵浪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说到,

“爹,天上会掉星星不假,但大多是小星星。”

“真要有那么大一颗石头,那方圆十里,甚至是百里,早就寸草不生了!”

“那上面的还有字,那就更不可能了,绝对是人刻上去的。”

赵浪没说流星坠落的原理,而是粗浅的解释了一下。

然后接着说到,

“爹,您再想想,会稽郡离咸阳有多远?”

“而且大秦其他地方也有了这些流言,这流言传播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所以,这背后肯定是有人在推波助澜。”

“对方就等着始皇帝自乱阵脚!最好能刺激得始皇帝进行杀戮。”

秦始皇听到这话,只觉得一股凉气直冲脑门,他的确想杀了那周边的人,来平息谣言!

如果真正做了,就彻底落入了对方的圈套!

秦始皇眼中精光微闪,说到,

“浪儿,你说会是谁在做这些事?”

赵浪淡然的说到,

“还能有谁,诸子百家,六国余孽而已。”

“他们最喜欢暗地里搞这种小动作了,反正只要不暴露到明处,始皇帝也抓不到他们。”

“再等一些时日,以后他们真正的扎下了根,始皇帝就更拿他们没法了,毕竟暗处的敌人,才是最危险的。”

“所以始皇帝现在身体变好了,也不一定是好事。”

听到这话,始皇帝的神色顿时越发的复杂了。

赵浪这时候继续说到,

“爹,咱们就不要多管这事情了,先把之后南巡的事情商议好,万一有个什么,咱们也好有个应对。”

秦始皇回过神,不动神色的点点头,说到,

“浪儿,你是护卫,我是运送物资的,恐怕不容易见到面。”

赵浪倒也能理解,南巡的队伍,肯定不会让人有内外勾结可能。

“嗯,这倒也不要紧,孩儿连始皇帝的面都没有见过,肯定也不会防护在核心的位置。”

“到时候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反正如果事有不对,您就来找我,我护着您,咱们一块回辽东。”

秦始皇眨眨眼,这孩子怎么总想着回辽东?

干巴巴的说到,

“倒也不必...”

话没说完,赵浪就信心满满的说到,

“爹不用担心,保命的事情,我不会放松的。”

秦始皇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到时候不会给机会让对方离开。

两人顿时再商议了一下到时候的应对。

“爹,您这几天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孩儿...”

不等赵浪把话说完,秦始皇就摇头到,

“浪儿,爹的事情还没做完,必须要回去。”

赵浪皱着眉头说到,

“爹,那您这也太劳累了,就不能把您做事的位置和我说,之后有事我再去找您。”

秦始皇露出一个笑容,回到,

“无妨,南巡之后,爹告诉你。”

赵浪也只能答应,

“那爹,我送送您。”

这次秦始皇没有拒绝,几人来到门外,却看到一个老道站在雪地里,正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秦始皇有些好奇的看着对方,赵浪笑着直接喊道,

“老黄,你又在看什么?”

老道黄石没有回头,还是看着天说到,

“天降星石,这是天命啊,可为何这天机却又变了呢。”

听到这话赵浪不由的摇摇头,说到,

“老黄,你装神弄鬼的本事见长啊,老老实实的写道书就是,别管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言。”

“你真想知道天机啊?”

“来,老黄,我告诉你个秘密,两年之后,还会有荧惑守心!”

赵浪的话音刚落,一旁就传来了两声闷响。

赵浪一看,自己的赵叔和老黄齐齐的坐到了地上。

喜欢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