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越喊痛男人越猛烈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陈洛拄着剑,站立在内圈禁区的一个入口处。

想了想,他从储物令里拿出装着蛮族精血的水壶,又往身上均匀地泼洒了一点,小心翼翼地用落九天在衣服上弄出了几个看上去比较惊险的破口。

嗯,整个人看上去悲壮了很多。

这时,一道道人影在不远处的泥塘中渐渐浮现,陈洛连忙深吸了一口气,瞬间整个人看上去虚弱了许多。

……

谭飞鸢是云台书院的学子,为人中正,颇有古风,曾被大儒院首称赞为“古之君子”,因此名望很高。

为了这一次晶妖界,他刻意压制了修为。

虽然在摘星楼笔试中,获得的天道之力将将进入前十,但是他依然是很多儒生心目中的儒生领袖。

此时他走在人群的最前面,不是为了第一个抢好处,而是作为实力相对强大的人,他有义务走在前方探路。

突然间,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影,那道人影浑身鲜血,拄剑而不倒,仿若一尊雕像。

等到再走近一些,谭飞鸢眼中一凝,失声叫道:“万……万安伯?”

与此同时,三道身影从谭飞鸢身边飞速传出,冲向陈洛,口中称呼各不相同。

“公子!”

“大哥!”

“陈兄!”

三人落在陈洛身边,正是纪仲、叶大福和王不归。

纪仲最是紧张,望向陈洛:“公子,怎么回事?是谁伤了你?我这就去杀了他!”

叶大福则是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狐疑之色一闪而过,随后突然大喊起来:“大哥,你怎么伤的这么重!你到底为了我们做了什么!啊——”

王不归正要说话,脚上突然被叶大福暗中狠狠踩了一脚,正好踩中大拇指的指甲盖的部分,一股剧痛袭来,也跟着喊道:“啊——”

三个人的痛苦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谭飞鸢也加快脚步,越过泥潭登上陆地,对着陈洛施礼:“万安伯,你不是提前三日进入禁区了吗

女人越喊痛男人越猛烈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为何还在这里?又为何这副模样?”

陈洛拍了拍纪仲示意自己无事,又给了叶大福一个赞许的眼神,最后看着王不归,叹了口气,这才望向谭飞鸢,语气虚弱说道:“蛮族有变,用不可知秘法提前进入了内圈禁区。”

“五十蛮人奔赴此地,欲斩杀所有入圈儒生。”

“我拼死抵抗,以寡敌众,幸不辱命,将五十蛮众尽皆斩杀!”

说完,陈洛又咳了两声,身躯摇晃,叶大福连忙在一旁搀扶住了陈洛。

谭飞鸢眉头紧锁,又是拱手问道:“万安伯,此事事关重大,还请细细言说。”

纪仲冷冷看了一眼谭飞鸢:“没看到我家公子身负重伤吗?哪来气力和你细细言说!爱信信,不信滚。”

陈洛连忙拉住纪仲。

可不能不信啊,这可是一个大功劳!

陈洛微微摇头,手中的储物令一道光芒闪过,瞬间数十具蛮族尸体铺满了谭飞鸢的视线。

“只收集到这么多具,剩下的都不太完整,看着恶心,我就没要了。”

谭飞鸢望着面前那数十具蛮人尸体,他能感觉到每一具尸体身前的力量都不会弱于自己。

万安伯,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血战?

九死一生都不足以形容,定然是百战求生!

此时他在望向陈洛的眼神,已经从钦佩化作了崇敬,这一刻,他觉得那微微颤动,几乎要瘫倒在地的身影竟然是伟岸无比,那浑身的血迹彰显出豪气冲天!

他郑重地双手抱拳,深深一躬,舌绽春雷道:“谭飞鸢谢万安伯救命之恩!万安伯但有所命,万死不死!”

此时后续的儒生也纷纷登上陆地,顿时就看见血气冲天的满地蛮族尸体,以及身受重伤的万安伯,再听到谭飞鸢的舌绽春雷,大致也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随即抱拳施礼:“谢万安伯救命之恩。但有所命,万死不辞!”

陈洛“虚弱”地听了一会众人的承诺,等他们都说完,才摆了摆手:“言重了,同为人族,分内之事。”

“蛮族进入之人并非只有这些,诸位还是现在这附近结伴猎杀晶妖,恢复修为以后再往深处探寻吧。”

谭飞鸢点头,说道:“万安伯所言极是。我这就组织众儒生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提醒从其他方向进入的学子。”

陈洛再度“虚弱”地点点头:“辛苦阁下了。我伤重,无力再战,先行疗伤去了。”

谭飞鸢连忙从储物符中取出一枚瓷瓶,说道:“此乃我家秘制的疗伤之药,还请万安伯笑纳。”

陈洛摇摇头:“留着自己用吧!我自有药物。小纪、大福,扶我去个僻静处!”

纪仲和叶大福连忙搀扶住陈洛,准备离开,陈洛望见眼巴巴望着自己的王不归,叹了口气:“王兄,你也一起来吧。”

王不

女人越喊痛男人越猛烈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归大喜:ヽ( ̄▽ ̄)ノ

……

行走到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陈洛推开搀扶着自己的纪仲和叶大福,活动了一下:“憋死我了。”

纪仲一惊,继而脸上浮现喜意:“公子,你没事?”

“大哥能有什么事?”叶大福笑嘻嘻地凑上来,“大哥,是不是捞到好处了?”

纪仲微微一笑,手中储物令光芒闪烁,顿时一堆天道晶浮现。

“赶紧把这些天道晶吸收了,恢复实力,咱们往里走!”

叶大福眼前一亮,就要伸手去拿,被陈洛一把抓住:“说好了,这是用来恢复实力的,你可不许省着带出去!”

“大哥,你太小看我了!”叶大福义正言辞道,“恢复了实力,还怕没有天道晶吗?”

倒是王不归有些奇怪的拿起一颗黄豆大小的天道晶:“陈兄,我家族记载,晶妖界的天道晶一般都有樱桃大小,你这怎么这么多这种小颗的……”

叶大福一把抢过那颗黄豆大小的天道晶:“愿意要就要,少问那些有的没的。”

王不归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想到自己的话可能涉及到陈洛的隐私之处,连忙摇头道:“陈兄不必回答,我只是一时好奇……”

“没事!”陈洛摆摆手,反正接下来要同行,这个事情也瞒不了,就直接说道,“之前柳祖赠送我的那枚柳叶,可以将晶妖死亡散发的气凝聚成天道晶,不过只有这么大一点。”

“卧槽!”叶大福第一个跳起来,“那……大哥,咱们发了呀!”

“所以别废话,赶紧把天道晶吸收了。”陈洛说了一声,又看向王不归:“王兄,你们家族有没有记载这玩意儿?”

说着,陈洛示意他们往自己身上看,之前因为陈洛浑身血迹,还有些模糊,但此时被陈洛刻意提醒,他们才发现陈洛身上有微弱血光闪烁。

“蛮天诅咒!”叶大福和王不归同时惊叫了一声。

“那是什么东西?”陈洛问道。

王不归连忙解释:“是蛮族蛮巫的一种术法,可以锁定杀害术法在身的天道生灵。蛮族从蛮顽升级到蛮将的仪式中,有一条途径就是斩杀一名背负蛮天诅咒的天道生灵。”

“若是蛮天诅咒一直不解除的话,这股蛮天血气会阻碍体内之气的释放,就好像给体内气的河流筑上了一道堤坝。”

“不过这通常都是蛮将才会激发的巫术,所以对应中术的基本上都是夫子境。”

“按照过去的经验,十日之内,若是不消除这个诅咒,启蒙境的夫子就会完全调动不了体内的浩然正气。”

陈洛微微皱眉,试探调动体内的红尘气,果然没有之前顺滑。

纪仲脸色紧张:“有没有解决办法?”

叶大福点点头:“当然有,不过需要大儒层次的修为出手才行。可是晶妖界最高实力不过就是成诗境,上哪去找大儒!”

陈洛的脸色阴沉下来,原来以为是个追踪器,没想到还是个虚弱BUFF。

王不归想了想:“或许,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陈洛、叶大福、纪仲同时望向王不归。

王不归说道:“在内圈禁区,有一个地方,叫震雷谷,谷中有一条雷鸣河,里面吸收了崩坏之力。”

“根据先祖的记载,那雷鸣河中的崩坏之力是成诗境可以承受的。若是陈兄进入雷鸣河,或许可以借崩坏之力冲刷掉身上的蛮天诅咒。”

叶大福沉思了片刻:“我知道那个地方,河底有响雷石,加入一点石粉在乐器中,乐器就能获得‘舌绽春雷’的效果,一斤响雷石市价千两白银。”

陈洛站起身:“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啊!”

……

蛮族方向的内圈禁地。

六道黑袍人族出现在内圈禁地入口。

“终于,进来了。”那为首的黑袍人轻轻笑了一声,随后望向身后的一道人影。

“运灵最爱食用响雷石,万都,你去一趟震雷谷,取一些回来。”

那被叫做完全的黑袍人站了出来,躬身道:“是!”

随即脱离了众黑袍人,朝一个方向掠去……

……

额。希望大家力所能及地看看正版吧,追订掉的心痛。

喜欢我用闲书成圣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