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3之鸳鸯戏床 墨燃楚晚宁痴缠风雨夜无删减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钟心心见着门开着,没多想,直接走进来:“妈——”

一声妈堵在嗓子眼吐不出咽不下,惊愕看着与她看个对脸的高夫人。

两人太相像,冷不丁的对上,钟心心吓了一跳,惊疑不定。这人是——

郝灵用王婆给金莲介绍西门大官人的热络语气介绍:“快过来,这是你亲妈。”

惹得陈律师多看她一眼,总觉得这位怪怪的,越看越怪。

咕嘟,钟心心咽下一口口水,道:“妈,你说什么呢。”眼睛却盯着高夫人不放。

郝灵与灵灵灵道:“她绝对看出高夫人一身价值不菲了。”

灵灵灵:“看你说,谁还不愿意做个富二代了。”

也是,原本就该是人家的,都委屈二十多年了,不兴人家多看两眼?

郝灵:“当年在医院抱错了,这个才是你亲妈,快过来给你亲妈磕个头。”

陈律师:...总感觉你在调戏。

钟心心震惊,真的?

高夫人已经站起来,走过去握着她的手,眼泪流下来:“心心,我是你的亲生母亲啊,高家才是你的家。”

钟心心不由低头看她的手,同样四十多岁的年纪,陈春霞的手粗糙的像是六十岁,手心手指都有厚厚的老茧,还带着不少小伤痕,手指头又粗又硬,握住她的手像被两块粗木头握着。高夫人的却不一样,细细的,白白的,手掌不大,手指头也细长,被她握着,能感受到和自己一样的柔软。

这双手,从未做过粗活重活。

钟心心低垂的眼睛里光芒一闪,抬头看高夫人,两人如此相似,走出去别人只会以为是姐妹。而她的妈妈——养母,若是头发白一些,便是三代人。

原来,自己的母亲应该是这样的吗?

她眼里沁出泪水,一时不知为何而流,嘴唇张开:“你、我...”

陈律师看完母女俩正要看郝灵反应,不期然正对上一双冷然而趣味的眼,郝灵给他一个眼神,陈律师莫名就懂了。

他想,这真是陈春霞?

按照眼神的吩咐,他公式化的开口:“钟心心小姐,这位是咱们省金康集团的董事长夫人高夫人。您的亲生父亲是金康集团的董事长高森先生。”

钟心心瞳孔地震。

金康集团,她知道啊,全省十大企业排行前三,名下包含房地产、酒店、零售、实体加工等行业,在全国也是能数得着的。

天哪,她是高家人?

天哪,她是高家人!

等等!

钟心心忽然想起同学间相传的那些商界传闻,高家,高家夫妇只有一个孩子,也就是说,只有一个继承人!既然抱错了,那自己是亲生的,那个继承人不是亲生的——

钟心心的心火热起来。

这一刻,入职五百强的兴奋在这从天而降的奇迹面前噗的一声熄灭了。

一份工作算什么,摆在她

金瓶3之鸳鸯戏床 墨燃楚晚宁痴缠风雨夜无删减

面前的是一个帝国!

钟心心呼吸急促:“我、我——太想不到了。”

郝灵呵呵。

陈律师礼貌的垂了垂眼。

然后高夫人又开始新一轮的表演,哦,或许这次人家是真心的,只是不待说几句,她干咳了几声。

之前说话太多,她可一滴水都没喝。

陈律师职业本能的想站起来,一道压迫的视线投来,他乖乖坐好在塑料凳子上。

钟心心啊的一声,手足无措:“你、你快坐——”

她的目光一下投向小沙发,就见郝灵在上头坐着,对上郝灵平静的视线,一颤,滑了过去。扶着高夫人坐在她原本就坐的塑料凳子上。

高夫人才站起来没几分钟又坐了回去,心里一木,屁股上该有印子了。

钟心心转身去倒水,看了看桌子上的杯子,没拿,跑进自己屋拿了自己的白瓷印爱豆头像的水杯来,去倒水。

三人视线都追着她的身影,原先卧室门关着看不到,她一打开,门口正对厅里,高夫人和陈律师全看了个光。

高夫人眼睛眨了眨,想不到,陈春霞对心心这么好。

陈律师又礼貌的垂了垂眼,心里叹了声。父母捧在手心养大的,他见过不少,说实话,结果好的没几个。

或许,钟心心离开不是坏事。

钟心心一无所觉,郝灵紧紧盯着她的背影,看她将自己的杯子放在桌子上,拿了水瓶倒水,哟,竟知道她的茶叶放在哪,放了茶叶,水倒得刚刚好,端来给高夫人。

看来,人不是不懂事,不是不会做事,只看对谁了。

从头到尾,钟心心都没看见昨天下午她在郝灵提醒下给冲的那杯冲剂仍旧放在那里,纹丝不动。

看吧,人对了,什么都对。人不对,永远都不对。

“您——喝茶。”钟心心乖乖巧巧,甜美的笑着。

狗。郝灵替陈春霞不值,凉凉说了句:“您什么您,叫妈。”

钟心心脸一红,倒没觉得郝灵是在嘲讽,她还以陈春霞的性子猜,她妈迫不及待让她认亲呢。

高夫人不由转头对郝灵:“不急,不要逼孩子。”

呵,还真是母女情深。

她点点头,问陈律师:“陈律师?”

陈律师忙点头,不敢慢待。

郝灵笑着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我一个乡下来的妇女什么都不懂,该办什么手续,该走什么程序,我全力配合,绝无二话。”

陈律师:赶着扫地出门呀。

高夫人呆了呆,这么配合?

钟心心脸一白:“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算她要回归真正的家庭,也不是不认这个妈了呀,辛辛苦苦养育二十多年,她若不认,岂不是没良心?

钟心心:“妈,我要孝敬你,一辈子都和你不分开。”

郝灵抬起眼,里头全是诧异:“昨天还说你去首都工作不方便我跟去。”

钟心心:“...”

高夫人:“...”

陈律师:“...”

人才啊,她不做律师打官司可惜了。

钟心心急忙睃了眼高夫人,跺了跺脚:“我不是打算我先找好房子再接你过去嘛。”

郝灵:随你解释喽。

她歪着脑袋揉揉额头:“陈律师啊,接下来要做什么?没什么你们就走吧,我要休息了,毕竟我感冒还没好呢。”

陈律师:看吧看吧,这女人就该去做律师,这嘴里吐出的不是话是刀啊。

她都感冒了,还忍着身体不舒服听他们在这叨叨叨一叨就是一上午,都感冒了,还大爱无私的让出养了二十二年的女儿,都感冒了,她养女回来一句话都没提。

那杯冲剂,他看见了,黑沉沉的颜色简直就是在控诉他们这些硬心肠人的冷血无情啊。

钟心心:“...妈,

金瓶3之鸳鸯戏床 墨燃楚晚宁痴缠风雨夜无删减

你还没好呀,我送你去医院吧。”

高夫人也适时开口:“哎呀,看我,都没看出大姐你生病了。”您这气势,当真不像:“走走走,咱这就去医院,正好——”她眼里又汇聚了泪水:“小杰他也在医院呢,大姐您一定要去看看他啊。”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